退出阅读

三国小驸马

作者:墨柱
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姜述篇

第295章 痛歼唐羌(一)

来人道:“你等来了多少兵马?还有多少粮草?”
姜维统领八万步卒,按照情报司提供的名录,从南向北尽屠附逆生蛮。山地营主力以山越人为主,皆出身山林,善于攀爬,又有蛮司派人引导,分兵数路,行速甚快,此时进入汶山地界,正在挨村挨寨屠杀。
唐羌犯境之前,霍峻得到消息以后,派部下三千步卒皆驻于必经之路界山关,自领精骑三千急赴汶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夜袭汶山蛮首领城豪大寨。
城豪为川西生蛮领袖,往昔刘焉任益州牧,以抚为主,封其为汶山蛮司,令其治理川西生蛮,因此蜀郡生蛮较为稳定。马良到任以后,认为城豪掌管生蛮过多,倘若不加控制,久后恐成大患,上书姜述,请另封蛮司四人,分其权势。内地生蛮不附唐羌之乱,与此事很大关联。
接近午时,寨中依然没有反应,李风正要下令进攻,寨门突然打开,走出一个生蛮。李风不由大喜,急忙唤此人上前,道:“我是城震请来的客人,尚请贵寨寨主放行。”
城震不知寨中已生变故,也未带从人,走到寨门下方,大呼道:“我是城豪次子城震,此次引唐羌精兵前来,请寨主出来答话。”
李风一路上餐风饮露,受了不少苦楚,眼看将要苦尽甘来,自然不会得罪城震,下令各军原地休息。羌兵行路辛苦,眼看村寨就在眼前,皆和*图*书眉开眼笑,彼此开着玩笑,神色极为放松。
李风见这山寨位置险要,属于易守难攻之地,又不想和蛮人撕破脸皮,当下派个使者前去说明情况。使者来到门前,大呼几声,寨内却是一言不发,几支利箭却疾飞过来,顿时夺去使者性命。
蜀道路途艰难,小路更是难行,城震引兵行了月余,才到达生蛮居住之境。也是城震和三万羌兵倒霉,刚露出头来,就与姜维先头部队遭遇。
羌兵走出山林之际,正好邓艾刚刚带兵屠灭附近山寨,汉军岗哨发现山林中走出数名蛮人,还以为是漏网之鱼,因此隐藏行迹,欲要擒杀建功。未料后续蛮人不断出现,皆手持刀枪,身着甲衣,大出哨兵想象,一位哨兵连忙去通知邓艾。
李风见状,不由傻在那里,若是强攻此寨,即使得胜,也会与当地蛮人结仇,这次本是攻打汉人,若与生蛮火拼起来却非好事。但寨中人不理使者,连相互沟通都不能够,如何让其开门放己方兵马通行?
唐羌侵犯汉境并不顺利,二十万羌兵被李严部将霍峻,统领六千步卒阻于界门关。霍峻字仲邈,南郡枝江人,史上曾为刘备麾下名将。其兄霍笃在南郡聚部众数百人,后来霍笃逝世,刘表以霍峻继承其部曲。刘表病逝,霍峻便率部曲归降刘备,并被任为中郎将。后随刘备入蜀,刘备从葭和-图-书萌关还袭刘璋,留霍峻守葭萌城。张鲁遣将杨帛劝降霍峻,霍峻严词拒绝,杨帛退去。后刘璋部将扶禁、向存等率万余人由阆水上攻打霍峻,城中兵不过数百人,霍峻坚守一年,伺机出击,终究破敌。
蜀郡太守马良也是一名能臣,治政才能显著,因蜀郡位置重要,大族林立,又多生蛮,姜述因此任命马良担任太守。马良到任之后励精图治,设法震慑郡内大族,对生蛮也是恩威并用,政绩斐然。唐羌进攻之前派人串连,唯汶山蛮响应,其余生蛮皆赴官府首告,此马良之功。
到了傍晚,李风也没有想出解决办法,只好让部下就地扎营。邓艾部下皆离此不远,得到消息陆续赶到这里,寨中防守顿时稳固。姜维也得到消息,通知各部皆往这边集中。
邓艾这般做法,正是要让羌兵疑神疑鬼,拖延时间等待部下赶到。李风不知寨中情况,愣是没下决断统兵进攻,两伙人就此僵在这里。
张燕自张角病逝时归了姜述,一向兢兢业业,原任关羽副将,后来因为战功升为主将,一直驻守豫州。此次奉命援救川西,知道事情紧急,昼夜急赶,于月初抵达成都。姜述因为张燕不识地埋风俗,派李恢为其军师。
邓艾所在山寨据道而建,却是一处利于防守的绝佳位置,寨内又有防匪的木石,完全可以抵挡一段时间。望着蛮兵m•hetushu•com逐渐靠近,邓艾分派部下任务,部下迅速行动,按照分工各负其责。
次日,李风刚刚起床,军粮官来报,道:“军粮只够一天之用。”原来启行之前,唐羌王曾唤李风、城震及军粮官商议,为了减少士兵负重,仔细核算随军军粮。军粮官计算十分准确,若是昨天进寨补充粮草,恰好将补给衔接起来,不会影响行军打仗。谁知却遇上这般狗血之事,李风寻思半天,派一队士兵上前大喊,说明情况,倘若寨中再无人理睬,只好统兵杀入寨中抢夺粮食。
姜述以前观看史书,记得这段史实,数次进行推演,不由对霍峻大为叹服。恢复荆州,姜述使人探明霍峻担任枝江县尉,召其随于左右,见其熟知兵法,并不限突将之才,让他去国学学习兵科。恢复西川时,姜述任命霍峻为李严部将,独领一营。因为霍峻防御能力突出,当初布置防御之时,委以霍峻以重任,使其部防守界门关。
霍峻胆量很大,事急从权,未做请示便屠城豪合族,又使另一蛮司乌述代管城豪辖区。灭了这个心头大患,霍峻率领精骑星夜赶赴界门关,防御唐羌大军。
李风关心城震安危,又派一队羌兵上前,手持盾牌武器,先去探查城震生死。这队羌兵小心翼翼,到了寨门外面,隔了好远一看,便知城震已经死透,上前抢了城震尸体,迅速退了回来。
hetushu•com门关比慧道关还要险恶,道路因是开山而成,关外险峻不能攀爬,即使云梯也不好支。唐羌王李撒统兵到了关下,望着关城愁眉不展,待要绕路而行,担心时日久长,或会错过时机。李撒因此广派部下,探听路径,以期绕过界门关。不料周边甚少人烟,即使寻找到一二户人家,皆言不知晓。如此一来,竟然拖了一月有余。
往昔城豪在川西自大惯了,这下分出五分之四权力,自然心中不服,但是汉军屠杀异族,威慑力极强,内心尽管不服,却不敢有任何动作。唐羌派人游说,恰中城豪心意,因此首起响应。
来人道:“我家寨主与城震有仇,因此杀了城震,认为你等是城震朋友,担心贵军趁势夺寨,故而不敢放行。”
邓艾在内听完城震所言,已经明白其中原由,也不答话,寻个隐蔽所在,弯弓搭箭,瞄准城震。城震见寨中无人答话,又放声大呼一遍,话音未落,一只利箭疾飞过来,未等城震反映过来,利箭已透前胸。
城豪次子城震,因随友人出游得免大难,间小路投奔唐羌。李撒闻知城震知晓路径,不由大喜,承诺为城家报仇,又重赏城震,让其引导三万步卒从小路进入汶山。
邓艾从山寨上往下张望,能看到的蛮人估计已有上万,又皆身着兵甲、手持武器,绝非平常蛮人。邓艾部下分为五拨,正在附近山寨屠村。手中兵力hetushu.com只有两千,不敢露面与其相争,派人分头通知其余部下,又让情报官迅速通知姜维。
城震只觉身体一震,俯首一看,只见箭簇尚在颤动,还未想明白是怎么回事,又一箭疾奔过来,正中他的喉咙。城震左手捂着胸部,右手捂着喉咙,“扑通”倒在地上,再也没爬起来。
李风在那癔想一会,再扭头去看城震,还没爬起身来,这才发觉不对,让城震数名从人上去探视。从人奉命过去,走近一看,城震已经中箭身亡,正待发声招呼,数只劲箭一齐招呼过来,数人顿时也死在这里。
城震见前面蛮寨大门紧闭,谓羌将李风道:“族人长居山林,忽见大军来到,必然心生惧意,若是生出误会,却是不好处理。请将军约束部下兵马,就地休息一会,我去前面叫门。”
李风这时看清数人被利箭射中,心中不由暗骂一声,心思城震或与寨主有仇。但城震是连结唐羌与本地蛮人的纽带,若是城震死了,如何在大山林中行走?无他引路,即使退回也已不能。
李风在下面山道往上张望,因为距离甚远,未看出城震已经中箭,只看见他摔倒在地,还以为城震正在叩首,行其族中的礼节。李风环视四周,见周围风景秀丽,比唐羌不知好了多少倍,心道将这里纳入唐羌境内很是不错。
李风忙道:“我等不想与贵族成仇,因此没有强攻,只要求寨主放行,绝无恶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