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三国小驸马

作者:墨柱
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姜述篇

第296章 痛歼唐羌(二)

原来张燕统兵迎击唐羌,行至半路,接到霍峻军报,说凭借险关,以部下兵力足以阻击羌兵。张燕即与李恢商议,两人均非简单人物,细问来使战场情况以后,决定改路包抄羌兵后路。
羌兵漫山遍野到外乱跑,但怎能有山越兵灵活?姜维统兵大杀一日,羌兵几乎全军覆没,就连主将李风也免不了乱箭穿心的悲惨下场。只能数百名羌兵,早在断粮之时便悄悄溜走,得以保得性命,在大山里转了数月,待到钻出山林之时,早已物是人非,唐羌境内已是血流成河,此是后话。
此人道:“若要粮食也行,先拿银钱出来,我寨可以卖给你们一些。”
李撒知道事急,统领重兵来攻,公孙越竭力挡住。两侧伏兵又出,巨石擂木纷纷滚下,杀伤不少羌兵,木石渐渐塞住道路,马不能过。李撒不顾士兵损伤,指挥羌兵清理道路,发起一波又一波强攻。
此人从寨墙上看了一下,道:“这些银钱能卖多少粮食?肯定不够你们一顿。我看你等也不容易,不如这样,你等留下十五万箭矢,我寨送给你等十日军粮。”
第二天继续交战,连续用野菜果腹的羌兵体力严重不足,损伤更大。李风见不是事,此时进不能进,退不能退,悬在此地,已是危机重重。
李风没有深思,顺口答道:“共三万步卒,粮草已所剩无几,尚和-图-书请贵寨救助一二。”
行至半途,忽见一股羌兵奔将过来,原来是界门关汉军趁兵营空虚,集兵杀入营中,将粮草辎重皆抢个精光。李撒更是心惊,整顿兵马,又重新向后路杀去。
次日一早,军粮官勉强为羌兵凑合一顿稀粥,李风统兵来到寨门下,大呼道:“请寨主出来答话。”
来人点点头,道:“既然如此,我即回去请示我家寨主。”
再说唐羌王自李风统兵离去,便指望此路奇兵见功,不料过了月余,关上依然十分平静,没有任何异状。唐羌王不由暗生退兵之意,谁知突有信使来报,道汉军截断退路。
李风默然不语,登高四顾,见蛮寨扼守要地,又有精锐汉军防守,攻破甚是不易,思索半天,愁眉苦脸回到营地。见部下士兵面有菜色,有气无力,更是愁上加愁。
所谓“在人屋檐下,不容不低头”,李风忍气吞声,下令全军后退五里。那人见李风领兵走远,下寨对邓艾道:“将军,不辱使命。”
邓艾笑道:“张南,做得不错,这次记你一功。”
李风扭头传令道:“各将去士兵处凑钱,记好账目,此次战事结束必会归还。”
李风心思也是这个道理,就让军需官收集箭矢,在寨门前摆了极大一堆。此人又道:“你等暂时退出五里,待我寨细细点检一下。”
和*图*书军并不心急,羌人来攻则大打出手,羌人不来则置之不理。李风却忍受不了,知晓这般下去,不用汉军动手,士兵势必崩溃。便分出一些士兵往两边山林打猎,可是双方交战如此大动静,猎物早就跑得无影无踪。
来人回寨,李风一直等到傍晚,此人也没出来。李风无奈,只好再让部下就地扎营。军粮官晚上来报,道:“粮草已尽,若是明日寨主再不借粮,我军危也。”
李撒与李风不同,杀伐决断,军营丢失,已无路可退,便指挥部下,发起不计损失的夜攻。张燕部下虽有火炮相助,又占得地利,但在羌军如此狂攻之下,也感觉甚是吃力。
李风等人在下面往上张望,部将忽然说道:“寨中出来搬运箭矢之人,如何皆穿兵甲?”
寨墙上一人现出身来,正是昨日来人,道:“我家寨主说,你等已经无粮,说是借道,定会趁机袭夺我寨,抢夺我寨粮食。因此不敢借路,请贵军绕路而行。”
公孙越征战多年,经验丰富,前锋暴露以后,便择险地驻扎,让弓驽手多备巨石擂木,埋伏山路两侧,当路垒石为墙,借助险要地形,构成一道完美的防御线。
此人道:“你军军粮已尽,若无粮草供应,大军如何生存?如何保证不夺我寨粮食?”
李风立即统兵杀上,刚刚杀到寨前,只见上面巨石、http://www.hetushu•com巨木一齐滚下来,一下子伤了数百士兵。等到进了弓驽射程,墙上箭飞如云,又折了数百士兵。因为道路狭窄,兵卒施展不开,又缺少箭矢,因此攻打数次,皆未见效,士兵又损折不少。
李风问得哑口无言,良久才道:“军中确已无粮,还请贵寨供应一些,我等必有厚报。”
各将分头传达命令,士兵皆将身上银钱拿了出来,怎奈羌兵很穷,此次出战又要轻装而行,因此三万大军只凑了很少一点。李风让人拿着这些银钱,放在寨门前,道:“我军这次轻装出行,银钱只有这些。”
三万大军合计不过二十万支利箭,这一下要去十五万,部队战斗力就要大加折扣。一位部将在李风耳边说道:“将军只管应承便是,等其打开寨门,还不得乖乖听我们的!”
原来姜维统兵灭完通敌生蛮,奉命赴界门关助战,关上兵力顿时宽裕。上午,关上士兵望见羌兵整队往西,急忙向霍峻报告,姜维、霍峻已得情报官报告,知是张燕部已经断了羌兵退路,两人商议决定劫营。羌营主力尽出,只有万余老弱,怎敌得住数万精锐汉军,很快便被杀透营寨。汉军夺了营寨,也不追赶羌兵,只将合营物资均拆卸搬运送到关上。
次日上午,李风领兵撤退,姜维部下出寨追击。山地作战,弓驽威胁最大,羌军利箭被熟www.hetushu•com蛮出身的张南骗去大半,数次攻寨已将弓箭耗尽,自然不能抵挡,又数日未得饱腹,被姜维部杀得大败。
李风仔细一看,不由大骂一声,道:“娘的,这不是汉军吗?我们被汉狗给骗了。”
午后李风又统兵猛攻一阵,损折士兵更多,检点人数,数日间折兵近万。前路既然不通,又无粮草,李风决定立即退兵。却不知数日间优柔寡断,耽误了退兵的绝佳机会,姜维部主力皆已聚齐,岂容羌兵安然撤退?
李风苦笑道:“往那里撤?来时城震都走过数次错路,我们如何辩认道路?现在后撤,十之八九都要把命交代给山林。”
部将道:“士兵连续数天吃菜,体力严重不足,由下向上攻又缺弓箭,要想攻下重兵防守的村寨甚难,要不再寻找一下别的道路?”
过了午时,羌兵缺粮,军粮官无奈之下带人去采些野菜,和着粮底,勉强做了几锅糊糊,让士兵稍微垫一下。下午再攻寨时,效果依然不佳,循环攻了两个来回,不少士兵因为腹饥,已是没了力气。
唐羌王李撒得知后路被断,不由慌了手脚,连忙派人详细打探情况。唐羌到界门关路途十分险峻,只有一路可通,前面险关挡路,后面大军若再扼守险要,粮草供应不上,羌军便插翅难逃。
午时,李风这边用野菜果腹,寨中却传来猪肉的香味,众多羌人皆咽了和图书几口唾液,眼巴巴地望着寨墙内升起的炊烟。李风心事重重地坐在地上,良久没有说话。部将上前说道:“汉军兵力不少,又占据地利,不如撤退为上。”
两军杀到午时,公孙越部下兵少,竟被杀出一个缺口,公孙越统领亲兵上前,好不容易才重新封住。正在艰难之时,幸好张燕统领中军赶到,替下精疲力竭的前军,与羌兵激战起来。
绕到界门关西侧,从富春关出关经羌境,多出一倍路程,所幸道路可过车马。张燕担心唐羌退兵,催促部下星夜兼程,让公孙越统领轻骑为前锋,沿路屠灭附近羌民以隐瞒行迹。前锋行至界门关西三十里处,方被羌兵斥侯发现。
部将道:“难道我等在此坐以待毙不成?”
李风摇摇头,道:“以前问过城震,过了此寨才有岔路。”
随即邓艾下令,让部下士兵出去,将箭矢全部搬进大寨,就连那点银钱也未放过。
李撒在后看到这般惨状,恨得双目欲裂,但还存有一丝理智,不得已下令撤回。此时已经临近傍晚,李撒查点士兵,强攻不到三个时辰,竟然损折三万余精兵,见夜色来临,统兵回营。
李风顿时急了,道:“我军只是过境,绝对不会袭击贵寨。”
中军携带物资陆续抵达,火炮安装完毕,炮弹开始发威,狭窄山路上拥挤的羌兵顿时遭了大难,山路上很快便血肉横飞,残肢断躯铺满路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