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三国小驸马

作者:墨柱
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姜述篇

第300章 丁零灭族(二)

“这是魔鬼!太恐怖了!”前锋将看着这位汉将一刀斩杀一人,几乎没有任何停顿,不由瞪大双眼,恐惧地大呼。
汉骑突然向两边分出,露出摆好军阵的汉卒,奇里博犹豫一下,喝道:“随我上前冲阵。”
丁零人终于汇聚在一起,合共还有五万余兵马,围着丁零王,惶恐不安地望着四周黑压压的汉军。随着一声轰鸣声响起,炮弹不断落在丁零人拥挤的区域,收割着这些可怜人的生命。而恐惧让丁零人不得不挤在一起,炮弹的威力此时发挥到极致,一颗跳弹夺去了至少五十人的生命。
丁零王望着前方没有骑兵,而汉卒距离尚远,正在庆幸得脱重围之时,坐骑忽然失蹄,将他狠狠地抛在地上。紧接着,陆续踏上这块区域的胡骑接连摔倒在地。从地上爬起来的丁零王晃了晃脑袋,有些发蒙的脑袋瞬间清醒过来,又一位丁零人在他身边失蹄,他忽然发现地面上挖着一个个深深的小坑,只要战马踏入其中,马脚便会折断。
姜泸就像毒蛇一般缠住了丁零人,这次惹得丁零王大怒,派兵包围姜泸部。若是姜泸部皆是骑兵,完全可以掉头跑开,可惜部下还有一半步卒,不可能跑过几乎全是骑兵的丁零人。
没有马鞍马蹬的骑兵一个个飞抛起来,正好落在密密麻麻的长枪阵上,锐利的枪头瞬间穿透只着皮甲的胡骑身体,惊人的惨号m•hetushu.com声此起彼伏,顿时响彻草原。随着敌骑不断撞击,摔倒的战马倒在车阵前面,后来的骑士借此发力,开始连人带马跃过车阵。
望着这血肉横飞的场面,丁零王不由哀叹一声,喝令道:“全部放下武器,投降!”
丁零王此时茫然地看着前方,望着子民们战战兢兢地在汉军的指挥下排成两列,往南方步行而去。一部分汉卒进入战场,开始收拢马匹,收拾武器,打扫战场。
黄忠笑道:“丁零人未伤汉人百姓生命,也无斩尽杀绝的道理,匈奴人快要脱籍,这些免费劳力何乐而不纳之?”
汉卒已经连好车阵,组成车阵严密防守,若是没有特殊情况,丁零人今日将会全军覆没。随着旗号不断变幻,汉军步卒不断将车阵往内移动,战场空间被压缩得越来越小,汉军骑兵此时已经撤去阵外。
汉骑此时从两侧狠狠追了上去,踏驽根本不需瞄准,便会准确命中簇拥在一起的胡骑。大汉精骑在高速行使中,依然能够将利箭抛射上半空。
汉军骑兵狠狠地向胡骑队伍肋部插了过去,直到杀透军阵,这才远远绕了一个圈子,往前方奔去。博里奇打量一眼地上部下的尸体,虽然查不出有二千余尸体之多,但知晓吃了一个大亏,不由怒从心来,见汉骑数量不多,招呼部下迅速追了上去。
汉军和-图-书与丁零人的装备相差太大,丁零人的皮甲根本挡不住汉军锐利的横刀,但汉军的兵甲却能挡住丁零人的马刀。在如此不对等的情况下,丁零人很快便失去了战斗下去的信心,随着一位丁零人放下武器,张口号啕大哭,受到感染的丁零人纷纷放下武器投降。
一心打算美美吃上一口的丁零王,忽然发现周围陆续出现的汉军,愣了足足三分钟,看着四方八方不断涌来的汉军主力,他知道凭借部下的战斗力,取胜只是美好的愿望。丁零王沙哑着嗓子,大声下令道:“诸将往北突击。”
这支已经不足七千人的胡骑呼啸上前,狠狠撞上汉军军阵,不料正好撞在铁板上。车阵整齐摆列出来,上面竟然漆着与汉军军服同样的颜色,冲击汉军步卒的胡骑,好不容易逃过了弓驽的攒射,到了眼前才遇到这种残酷的事实,但是减速已经不及,只能狠狠地撞向坚固的车阵上。
汉军没有接到受降的命令,并没有因为丁零人跪下求降而有所怜悯,照样一刀一个,杀得不亦乐乎。最终还是黄忠看不下去,命令部下受降,这才免了这些丁零降兵被杀尽的悲惨下场。
在后面指挥战斗的奇里博,在听到部下此起彼伏的声声惨叫,及时止住了后军的进攻,但这两刻钟左右的时间,又有两千余勇士倒了下去。面对如屠杀般的场景,奇里博控制不住内心的恐和_图_书惧,连忙下令撤退,自己带头勒马回转。
远方的汉军斥侯远远盯着这万余胡骑,计算过大约数量以后,快马向姜泸报告。姜泸闻言大喜,昨日一战没有过瘾,这万余胡骑正合胃口,他招呼一下马镫马鞍齐备的精骑,往胡骑方向绕袭过去。
发现了这个秘密的丁零王连忙呼喝部下,但是战场上杀声震天,几乎遮掩住丁零王的声音,丁零人接二连三踏入这个区域,然后就是马失前蹄。丁零王抬眼往前看去,这些小洞一直延伸到汉卒排列车阵的地方,他这才明白这块看来防守空虚的地带是汉军精心布置的陷井。
在丁零人将要杀到阵前之时,只见汉军前阵一分,黄忠统领骑兵狠狠地撞了上去。丁零前锋将很快注意到了异常,部下纷纷落马,根本挡不往汉军的冲击。前锋将的头皮开始发麻,仅仅片刻工夫,一马当先的黄忠已经杀到他的面前。
看着丁零人放下武器,跪在地上求降,吕布望向旁边的黄忠,道:“汉升,全部受降?”
黄忠此次出战,有权节制各将,既然决定受降,随即传下将令。汉军顿时停下手来,场面顿时变得非常宁静,随着丁零人双手抱头逐一出去投降,场上只剩下孤零零的丁零王。
“撤!”还想伺机再冲撞一阵的姜泸,见胡骑追了上来,心中不由大喜,招呼部下迅速往后撤去。
追击时损失了一千余众,撤和-图-书退时又损失了一千余众,加了遇上袭击损失的二千余众,还有强攻汉军步卒损失的二千余众,奇里博狼狈逃回后查点士兵,不由欲哭无泪,万余精兵只余三千余众。
先锋将上半截躯体被刀力震上半空,旋转了一圈,正好全方位地观察了一下战场,发现三万部下只余下数百骑,可惜凌空时间太短,先锋将尚未来得及仔细回味,便重重地砸在地上,很快失去了意识。
黄忠一马当先,统领精骑狠狠插入丁零人中间,所到之外无一合之将,迅速穿透丁零人的战阵,留下一地尸首,将丁零人切割成两半。同时,马超统领骑兵从东方杀来,将分隔在战场北部的丁零人再次冲击一阵,丁零人的军阵顿时崩溃。而远方,汉军步卒正排起车阵相连……
好战的姜泸并不畏惧,两场小规模战斗已经杀敌过万,面对不识阵法的丁零人,姜泸有信心坚守到援军到达。姜泸计划的坚守还未来得及实施,四方八方便围拢上来大量汉军。按照汉军的计划,姜泸部就是引诱丁零人的诱饵,只需丁零人包围上来,汉军就会实施反包围。
长枪阵主动往后撤退十米,露出脚下的短枪阵,尖锐的短枪被固定在地上,非常坚固。胡骑的马匹被短枪穿透,露出峥嵘的枪尖,刺入部分倒霉的丁零人的大腿或是屁股。
汉军早已布置好了一切,守在北方的是汉军主力没羽营,为首大和-图-书将是威名远扬的黄忠。没羽营的弓驽手之强,比及姜述亲卫军也不差多少,让丁零人吃尽了苦头。
黄忠奋马挥刀,强大的气场让前锋将浑身发抖,前锋将避无可避,只能硬着头皮挥刀迎上。只见黄忠锋利的横刀猛然挥及,先锋将连刀带人,皆被一刀两断。
丁零人大部分还是幸运的,没有让短枪将人马串在一起,但是长枪手却举枪轻松穿透了他们的身体,后面的弓弩手也从间隙中准确的射击,为长枪手分担部分压力。
摆起箭阵的六万精兵皆能使用弩箭,一轮便是六万利箭,再一轮又是六万利箭。丁零人前锋在两轮箭雨之后,便损折万余精兵,前锋部队显得十分凌乱。事情还未结束,没羽营士兵箭壶中各有八十支利箭,很快第三轮利箭又飞疾而来。距离越近杀伤力越大,三万左右的丁零人前锋,还未真正接战,就损失了一半兵力。
方才想拼命突围的丁零王被围在南侧,心中战意早无,瞅准机会突然拐向右侧,想趁步卒未曾合拢之前,从缺口处破围而出。被围在南侧的丁零人见王旗转而向东,皆尾随在后蜂拥而去。
奇里博自恃人多,不断催促部下加速,然而他的脸上很快现出惊讶之色。他惊讶的不是汉骑速度奇快,而是汉军均能在急速驰马中转身射箭,密集的箭矢一波又一波射来,前方胡骑不时发出惨叫,摔落下马然后被袍泽的马蹄踩踏如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