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三国小驸马

作者:墨柱
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姜述篇

第301章 击败鲜卑(一)

泄归泥道:“柯比龙虽然发下赏格,但草原之境实力为上,若是众部拼光族人,赏赐越多招灾更易。明日攻城,料定诸族还是不会出力,我族若是出力攻城,损伤严重不说,更会惹诸族猜忌。”
败军逃回营中,向值夜将领室里禀告,哨骑黑暗里不知汉军兵马多少,室里犹疑一会,认为是雁门关骑兵夜晚袭扰,没有向柯比龙报告,派出斥侯到遭遇战发生之地详细打探。
步度根尚未觉悟,道:“此话怎讲?”
柯比龙却是心花怒放,他虽是众首领推举的大王,但对许多部落掌控力很弱,今日攻城时部下损折最多,他心中便暗自生气,但正是用人之际,又不能明着指责众人,自有不能言语的苦楚。
黄忠在外边接应,让吕布部下暂且休息,谓马超道:“此次奉先居功甚伟,鲜卑马匹所存不足一二,合军骑兵只有数万,如今粮草辎重皆毁,我等只须以逸待劳,设法破去其骑兵,柯比龙本部二十余万兵马则为我军鱼肉。”
步度根性情耿直,一言直中诸人软肋。草原上崇尚武力,一切以实力说话,若与汉军拼得两败俱伤,手中没了兵马,立即便会被别人吃掉。诸人皆是心知肚明,存着保存实力的想法,因此前番攻城,皆是柯比龙嫡系出力,死伤也最为惨重。诸首领皆非庸者,自然会避及此事,闻听步度根此言,心中皆和图书暗骂步度根多事。
斥侯还未出营,营寨数处燃起火头,数股骑兵一齐发作,合数十匹马力拽出营寨木栅,从空当处杀了进来。吕布一马当先,不去寻找柯比龙,先赴内营马场而去。
丁零完了,没有壮丁保护的老弱,即使汉人不去斩尽杀绝,周边异族也绝对不会放过这块肥肉。雄纠纠地前来,不料却是如此悲惨的结局,丁零王不由后悔不已。
黄忠策马来到丁零王前面,大刀指着他,道:“你是投降还是继续战斗?”
柯比龙所言虽有不合理之处,但部族兵马损折多者,多分配些战利品众人也不好挑剔。诸首领皆点头表示同意,柯比龙又道:“攻城之时,杀敌者有赏,杀敌众者加赏,如此勇士自会努力。”
柯比龙因此分兵,让步度根统领诸族清理道路,攻打新兴郡,自率本部兵马也不攻城,只是屯于城下相持。浑然不知丁零人已经失败,数路汉骑正绕路草原疾奔西来。
比能势力虽小,但其习学汉学,是鲜卑有名智者。见众人皆不出声,比能道:“汉军虽然不足十万,但有险关可依,我军不若分兵,绕路攻打新兴、太原、西河,汉军闻我军分兵,也会分兵防御,如此我军或会有机可趁。”
严格来讲,雁门关应该属于幽州,但因雁门关是并州门户,所以雁门关在姜述恢复并州以后被划到并州http://m•hetushu.com。并州兵曹魏延和来援的庞德、潘凤两将,此时站在关墙上,遥望关下偌大的鲜卑大营,营内是来势汹汹的六十多万精兵。
泄归泥道:“雁门关之险,众人皆知,攻下此关损折必众。众人之所以出工不出力,皆不想损耗实力,故此众部损失少而柯比龙损失众。今叔父点明此事,众首领表面不说,内心对叔父肯定十分不满。”
诸胡立营皆与匈奴大营相仿,人外马内,草料放在最中央核心区域,从中央向外圈出马场,再往外是鲜卑兵营帐。吕布部下精骑,此时皆奋勇争先,杀到马场,便开始驱赶马匹。马群被惊,皆往外营奔去,一时间惊马踏胡营,鲜卑兵将顿时乱成一团。
步度根恍然大悟,道:“险关难破,故此心忧,因此实话言之,未考虑其中深意。以侄儿之见,我当如何行事才好?”
北方草原之境,姜述早让人绘成详图,黄忠、吕布、马超、公孙瓒、高览五路十七万兵马,无论步卒还是精骑,皆一人双马,正依图上所示道路疾行。
柯比龙老于用兵,虽然未在大营以北放出斥侯,但营寨五里范围皆设有暗哨。吕布统领部下进军途中,被暗哨发现,继而与鲜卑巡骑遭遇。吕布部下精骑皆汉军老卒,经验老到,不一回将巡骑杀个七七八八,但因夜晚黑暗,免不了有漏网m.hetushu.com之鱼。
鲜卑皆为骑兵,依照骑兵阵式摆成锥形阵,形状虽然类似,威力与汉军军阵相比,却无法比拟。马匹被吕布部驱逐,为鲜卑士兵收拢者不及一二,聚在一起,骑兵不满一万。因为骑兵数量有限,因此骑兵在前,弓手次之,刀手排在最后。
汉军最重消息,部队之间消息传达快捷通畅,草原上遇到异族则杀之,遇到汉人也暂时拘押,因此大批骑兵西行,柯比龙一直蒙在鼓里。次日傍晚,汉军精骑在雁门以北三十里处聚齐,在草原择一隐蔽处休整。午夜起行,三更时摸到鲜卑营寨附近。
丁零王有王的尊严,他刚要持剑上前拼命,却看到威风凛凛的武将那森严的目光,寒光闪闪的大刀更是让他胆寒,宝剑不由“咣啷”一声掉在地上,丁零王颓然跪在地上,哭泣道:“我不配为王,我连死的勇气也失去了。我对不起祖先,对不起子民。”
待诸首领会齐,柯比龙道:“汉军精锐,又善守城,连续数日攻城,损失惨重,诸人有何妙策?”
次日攻城略有起色,各族轮番上阵,但在汉军严密防守之下,丝毫没有进展,又损折不少士兵。回营查点人数,仍以柯比龙本族损折最多。柯比龙听到结果,心中暗怒,请步度根前来商议。
步度根闻知柯比龙来请,猜测必是为了攻城之事,寻泄归泥商议。泄归泥道:“不若建http://www.hetushu•com言柯比龙领兵攻关,诸族打通其余道路,攻掠别郡,以为策应。”
“别嚎了,能活着便是祖先积德。”黄忠冷冷说了一句,挥手让左右上前,将丁零王缚住,推嗓着向南走去。
吕军统兵驱逐马匹,又使部下纵火,烧毁敌军辎重粮草,见敌军聚拢,不与其交战,却纵兵破坏敌军营帐。待柯比龙统兵追及,便引兵退出敌营。
步度根回营,其侄泄归泥前来,道:“叔父今日之举欠妥,诸族头领皆有怨言。”
汉军自从灭了乌恒、匈奴,得了大片马场为育马基地,又采取人工授精,马匹繁育极为迅速,野战兵团此次战役皆配备双马。长途行军,给养是个关键,姜述让族人研究出压缩饼干、午餐肉、风干肉等食品,骑兵倚此根本不虞供养不及时。
柯比龙不亏为鲜卑领袖人物,就在外围汉军躲避惊马的空当,组织士兵列成阵式,先让亲兵列成锥形阵,然后使乱兵不按族群,依次至阵后排列。很快聚得鲜卑士兵六万余,虽然马军改为步卒,阵式并不整齐,鲜卑乱军却因此有了主力骨,不断往这边汇拢,纷乱场面逐渐得以控制。
柯比龙道:“通往新兴等郡的道路已被汉军破坏,若是劳众修筑,至少月余,此为缓计,暂不可行。”
幽并两州北部草原,多是一马平川之地,乌恒兵又熟识道路,因此行速很快,十余日已经赶到雁门关以东五http://m.hetushu.com十里处。途中黄忠得到情报官通报的信息,知晓鲜卑分兵,柯比龙大营只有本部不足三十万兵马,与吕布等将相商,决定发动夜袭。
柯比龙果然询问攻城之事,步度根道:“诸族皆不出力,在此作用不大,不若我与诸族皆去打通新兴道路,如此两路呼应,可分雁门关守兵,或能建立奇功。”
马超笑道:“鲜卑一向爱马如命,此次说不定会杀马以食。不过早晚必会突围,不若在营外多挖陷马坑,我骑兵在外围以逸待劳,待其突围之时,衔尾而追,一口一口将其吃掉。”
柯比龙咳嗽一声,道:“步度根所言极是,此事我们认真合计一下。以我之意,战利品分配与各族伤亡比例等同分配,诸位以为如何?”
步度根道:“前面数次攻城,各部为了保存实力,皆不愿出全力。应有奖惩之法,重奖攻城出力者。”
柯比龙沉思一会,感觉步比度所言有理,诸族若不出力,留此有何用处?若是集中打通新兴道路,汉境内无险可守,南下可以直指太原,也是一步妙着。
在强大的汉军面前,鲜卑诸族合力应对,与柯比龙一向不和的素利、蒲头、步度根等首领皆领兵来到。面对七万汉军把守的险关雁门关,数日来攻打数次,皆无功而返。柯比龙心事重重,召集诸位首领聚议,素利、蒲头、步度根等大首领及泄归泥、扶罗汉、比能、弥加、厥机等小首领皆奉召与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