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三国小驸马

作者:墨柱
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姜述篇

第302章 击退鲜卑(二)

柯比龙此时双眉紧锁,经过汉军这波冲击,麾下骑兵又减了一半,如今只余万余,面对火炮轰击和十余万汉军的轮番冲击,全军覆没是必然之事。柯比龙也是能屈能伸之辈,当下派使者去见黄忠,意欲谈判归降一事。
黄忠道:“我代表大汉所言,自然不会出尔反尔,我何曾说要斩了你等?”
吕布当即命令部下士兵上前,两人一个,不一会将贵族们绑个结实。柯比龙受辱,大声抗议,汉军只是不理。黄忠待鲜卑贵族皆被缚好,大声说道:“鲜卑犯我汉境,我大汉有好生之德,故此饶恕你等性命。普通士兵奉令不得而为,可以原谅,贵族乃是决策者,若不受罚,于理不合。”
黄忠冷笑一声,道:“你等既然挑战大汉,就要接受失败后的悲惨命运。下次若有异族进犯,就是不伤汉民性命,可以饶其性命,但需斩去双腿双手!”
黄忠道:“如何出尔反尔?”
黄忠、吕布、马超三路兵马沿路追击,间或冲击后军,各部一路之上吃尽苦头,等到汉军撤离,查点部下,共损失五万余众。若非姜述担心凉州有失,命令三军撤回,各部恐怕也会遭到柯比龙部下一样的后果。各族首领在汉军撤退以后,这才安顿下来,又听北方传来战报,步度根统领兵马兼并各部,不顺从者皆被屠杀,各部担心部族安危,分别统领属下,各自赶往本部落。和*图*书
黄忠处置完柯比龙等人,让人分批押送俘虏进入关内,当即与诸将入关,拜见姜述。原来姜述闻知幽州大捷,快马赶到雁门关主持,入关之时,正好听说柯比龙请降,为了避免汉军士兵多有损折,便让黄忠允降,又故意留下语病,饶了鲜卑诸贵族性命,但让其自此失去战斗力。
柯比龙此时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当即招呼一声,先走出来站好,其余贵族依言出列,排在柯比龙身后。鲜卑最重血统,贵族皆出于一姓,枝叶繁育多代,二十余万降军竟有五千余名贵族。
等到场上逐渐安静下来,柯比龙大呼道:“我等不服!”
柯比龙不由浑身发颤,想象被斩去双腿双手的悲惨局面,还不如直接斩首为好,再也不敢复言,生怕惹恼黄忠,真被斩去双腿双手。
使者闻言色变,交出兵器马匹,不是将二十余万鲜卑士兵性命交给汉军了吗?使者道:“若是我等不降,两军相战各有损伤。我来谈判归降一事,很有诚意,如将兵器马匹交出,我军生死皆系你们之手,这如何可以?”
步度根不由大惊,急问情况,才知随从柯比龙回归者,只有五千余众,且皆带伤,步度根不由心中大定。但是柯比龙回归,还如何称王?步度根一不做二不休,索性领兵去攻打柯比龙。
“不伤你军官兵性命。”黄忠盯着使者,缓和_图_书缓说道。
步度根闻言大喜,随即命令各部坚守营寨,自领本部兵马匆匆北上。各部匆忙间不及辨别真相,依令严守营寨,见吕布部并不来攻营,只在附近扎下大营等候主力抵达。
柯比龙顿时无语,只听黄忠又说道:“你等挑起战争,但因没有杀害汉族平民,又领兵主动投降,所以免去死罪。但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来人,将鲜卑贵族左右两个拇指给我斩下。”
柯比龙道:“方才使者说,你答应饶恕我军上下性命,如今要将我们斩首,不是出尔反尔吗?”
黄忠、吕布、马超三路大军十五万,加上四营重骑兵四万精兵,共十九万兵马立即西上。姜述派遣民夫运送物资,又让重骑兵押送二十门火炮随军同行。
诸部首领皆不是傻子,步度根部当夜未归,诸人意识到不妙,探明汉军主力有十余万时,各部知道以目前实力绝对无法抵抗,诸部商议决定退兵。
再说步度根此时实力为各部之首,所到之处无敢迎战者,迅速占下不少地盘,准备会聚诸部首领,推举鲜卑新王。正在步度根志得意满之时,有人来报,道:“柯比龙回归本部。”
柯比龙以为黄忠欲要斩杀众贵族,大声道:“久闻大汉为仁义之邦,如何出尔反尔?”
使者打着白旗,来见黄忠,道:“我族与贵军有些误会,能否同意我等归降?”
黄忠不由感和*图*书到好笑,暗想主公当年曾言,胡蛮势强时侵边,视汉人如无物,势弱时蜇伏,似养不熟的白眼狼。黄忠刚欲拒绝,只见情报官匆匆过来,小声在黄忠耳边嘀咕一会。
姜述召集黄忠、吕布等将商议,决定众军在雁门关休整一天,然后西上,攻打正在清理新兴道路的鲜卑其余兵马。让公孙瓒、潘凤两将押送鲜卑贵族随军而行。
黄忠道:“鲜卑失了马匹,聚成锥形阵迎敌,关上炮弹众多,不若将火炮运来,先轰一阵再说。”
等到火炮停下,吕布、黄忠、马超、公孙瓒、田畴、高览、庞德、潘凤、魏延等将各引本部精骑冲阵,鲜卑人军阵既乱,骑兵又少,怎能抵挡汉骑猛攻?诸将大杀一阵,见马力渐尽,黄忠一声令下,诸将又统兵撤到外围。
使者得了黄忠答复,因为时间所限,不敢耽误,立时回去告诉柯比龙。柯比龙踌躇满志而来,不料却是这般下场,但在汉军火炮精骑的双重压力下,实无再战胆量,因此下令,合军出营投降。汉军收拾好战场,将兵器、马匹等送入关上,黄忠当着鲜卑合族降兵当面,道:“听闻鲜卑是贵族当家,请贵族出列。”
斥侯东行三十里,正逢吕布统领部下杀来,斥侯人少,见势不妙,拼命逃回报信。步度根闻讯大惊,忙与泄归尼商议,泄归尼道:“汉军主力出现在此,说明传言是真。柯比龙本部兵http://www.hetushu.com马近三十万,今被汉军逼降,说明汉军战斗力极强。此处兵马三十余万,兵力虽比柯比龙本部兵多,战斗力却不及柯比龙本部。再则其余各部心思各异,如何能令其拼命?不若让诸部固守营寨,只言我等绕路去汉军后面埋伏。柯比龙部下皆降,诸部又被拖在此处,失败是必然之事。鲜卑境内空虚,可以趁此兼并鲜卑各部,鲜卑王位垂手可得。”
斩上两个拇指,基本已是废人,柯比龙此时欲哭无泪,但他也是硬气,硬扛着一声未吭。鲜卑降兵见状,不由噤若寒蝉,不敢稍动,生怕一个不慎惹恼黄忠,也被斩上两个拇指。
黄忠节制各军,魏延随即传下军令,天色刚亮,火炮已经部署到位。只听魏延一声令下,五十门火炮顿时轰鸣起来。鲜卑士兵攻城时吃过火炮苦头,听到炮响,纷纷奔走躲避,军阵立时乱将起来。
使者不解其意,当着众人之面又大声复述一遍,因为远处降兵听不清楚,黄忠又让使者分别去左、右、后三个方位大声复述一遍。黄忠待众人皆听清楚,谓吕布道:“奉先可派部下健卒,将这五千余贵族绑了。”
黄忠遍视众人,见使者也在其内,呼其上前,道:“你前番来此,你如何言语?我如何答复?”
黄忠冷笑道:“你等失了马匹,又无粮草,我军只需用火炮攻击加上精骑强攻,你们能抵挡多长时间?你若不能决断www.hetushu.com,可速告柯比龙,给你们半个时辰时间,若是不降,我军即刻发动进攻。”
使者道:“若是我族大军归降,能保众人性命否?”
步度根等众清理道路倒是积极,再有十余日便会打通道路,不料突然得到消息,言柯比龙部被汉军偷袭大败,柯比龙被汉军逼降。步度根立即召集诸首领商议,众人以为柯比龙近三十万大军,不可能被汉军逼降,皆以为传言不可信。步度根最后也有些犹豫,复派斥侯仔细打探情况。
五千余鲜卑贵族闻言,表情反应各异,有呼冤枉者,有呼大汉违言者,有大骂柯比龙糊涂者。行刑者不理众人反应,两位健卒按住一个,行刑者一人两刀,很快便斩下万余根拇指。场上顿时惨呼连连,哀声不断,直至医官上前逐个为其上药包扎,场上方才安静许多。
黄忠脸色数变,目送情报官匆匆远去,道:“你回去告诉柯比龙,归降可以,须将兵器马匹交出,至于如何处理你们,要等朝廷决断。”
使者是族中精明伶俐之辈,否则柯比龙怎会派其出使?时间未过多久,使者记得清楚,遂将两人言语复述一遍。黄忠道:“现场肃静,请使者当着众人之面,用汉语和鲜卑语再大声复述一遍。”
黄忠未及答话,只见魏延、公孙瓒、潘凤等将统兵出关接应,见是黄忠诸将,笑道:“还想在此坚守一段时间,未料到你等倒是快速,竟将柯比龙陷于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