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三国小驸马

作者:墨柱
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姜述篇

第305章 两羌族灭(二)

齐侯的声音很和缓,听着让人感觉很舒服,马以会突然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姜述此话刚落,他左右的将领们忽然产生一股强烈的自信,没有任何举动,这种转变也不需言传,虽然隔着好远,马以会依然能够明显感觉得到。
马以会听到这里,忽然产生一股出去与老王汇合的冲动,或许老王说得对,汉人不会杀俘的。但他又从老王的话语中觉察到一些不妥,他想了想,终于找到不妥的来源,老王说话时似乎没有底气。
马以会心中剧震,原来这位青年就是大汉最有权力的齐侯,关于齐侯的传说早已流传四方,即使烧当羌处于蛮荒之境,但依然流传着齐侯许多传说,如同老王在族人心目中一样,齐侯就是汉人的精神领袖。
烧当老王此时暴跳如雷,原本想为族群保存火种,放下尊严哀告一番,不料却是这个结局。老王指着黄忠,大叫道:“这便是你们的刑罚?还不如直接杀了!你们太残忍了!”
姜述笑道:“大汉自有法度,一切皆按法度而行,我虽为丞相兼大将军,却不能因私改了法度。一切皆依法度而行。”
马以会武器已失,身上只有一把解手刀,还有一包肉沫和一个水囊,此时狂逃一夜,安定下来以后才发觉饥饿,刚喝了一口水,吃了一把肉沫,突然发现左前方路上有个蠕动的黑影。马以会此时如惊弓之鸟,随即隐hetushu.com蔽起来,小心翼翼上前观察,待到近处一看,原来是位受伤的族人,看他身着将官衣甲,应是贵族出身。
烧当老王此时万念俱灰,道:“我要和你决战,你可敢应战。”
马以会看见这般惨状,不敢再看,通过星辰辩明方向,慌忙向西方逃跑。马以会只怕被汉军抓住,也会被斩去四肢,几乎忘记了疲累,不要命地往西狂奔。到了天亮时候,马以会早已逃得远远的,选择一处高地,环顾四周皆无汉兵,这才放下心歇息一会。
青年走到烧当老王面前,道:“你是烧当老王?”
烧当老王此时悲愤万分,接着宝刀,大吼一声杀上前去,只见“咣啷”一声,宝刀前端掉落在地,继而烧当老王停住身形,过了很长时间,方才“扑腾”一声倒在地上。倒下之后,身体才诡异地分为两半,原来是黄忠一刀从头劈下,连人带刀斩为两截,因为刀锋锐利,老王站立时竟然看不出来,倒下以后这才因为外力迸为两半。
马以会先寻了一处水源,将此人脸上血污洗净,定睛一看,惊得差点跳将起来,此人正是西羌国王彻里吉。原来彻里吉昨夜往外突围,因有亲卫保护,侥幸从汉军防守疏露处逃了出来,但又不幸被汉军发现,亲卫为了保护他全部牺牲,他身中两箭,战马也被射中,逃出不远便倒毙。强http://www.hetushu•com烈的求生欲望下,彻里吉步行往西逃出好远,直到在此昏迷被马以会发现。
烧当老王不断哀求,姜述望着跪在地上的降兵,对身边一位长须大将道:“汉升,按理说蛮兵无故杀汉民者,屠族。既然老王哀求,又是主动投降,你当初处置鲜卑时,曾言死罪可免,活罪难饶,既然老王死前有这个遗愿,便依你当初所言执行。”
烧当老王虽然不知什么刑罚,但毕竟能保得族人性命,不由闻言大喜,连连叩谢。黄忠冷声下令道:“听令,两位健卒按住一人,刀手行刑。”
马以会暗自猜测:“这应是大汉王子吧。”
黄忠冷笑道:“我当初处置鲜卑贵族时,因其并未杀过汉人平民,因此砍去他们双手拇指,此所谓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当初我对柯比龙曾言,后来有入侵汉境者,投降者若留性命,则断去四肢。齐侯对这个提议十分认可,以后会将这个方案列入法令:入侵汉境,但没有对汉人尤其是百姓造成伤害者,主动求降者斩去双手拇指以为惩戒。入侵汉境,给汉人造成伤害者,主动求降者获得主将允许,可断去四肢,否则杀无赦。齐侯已经给足了你面子,我军随军医师皆良医,你的族人即使断去四肢,也会存活下去。不过这些残疾,我大汉却不会供养,以后会送还给你们羌人。”
彻里吉这才感觉和-图-书到背部疼痛,龇牙咧嘴一会,问道:“这是何处?”
马以会依照汉军军医之法,先行做好准备,先取下彻里吉头盔,取水烧沸,将解手刀和布条放在其中煮了一阵,小心将彻里吉战衣除下,将伤口附近衣物撕弄,用解手刀取出箭头,伤口处血液猛然涌出,他连忙用布条将伤口堵住,待血液止住,又用同法治疗另一处箭伤。
为首汉将命令部下暂待,步行向大营走去,想是汇报情况去了。很快,一大群人簇拥着一位青年出营,年约二十上下,外表非常文雅。马以会还发现了一个熟人,就是今日大战时的汉军主将,那位面无表情的中年汉子,正恭顺地站在青年左右。
想到这里,马以会忽然庆幸自己没有现身,待脚步声远去,马以会爬出马腹,见前方火把明亮,一大群汉卒押着一群羌兵正往大营方向走去。马以会想向反方向走,但是内心又十分好奇,想看看汉人如何对待降兵。
黄忠爽朗地大笑道:“既然是老王临死遗愿,我便满足你这愿望。”转身下令道:“将烧当老王的刀还给他。”
存了念头的马以会偷偷跟在这群人身后,所幸汉军均未意识到身后有人,竟让他跟到了大营门前。马以会趴在地上,望着数百名袍泽跪在营门口,烧当老王跪在最前面,他已被去了兵甲,此时跟族中老汉看起来没有多大区别。
“为何战场上没见过您?http://www.hetushu.com”老王问道。
烧当老王虽然跪着,腰板却挺得很直,他看着眼前这位青年,没有答话,只是点了点头。马以会离得很远,看不清老王的表情,心头有些隐约发酸。会也齐只是普通羌人,不会从民族大义去考虑问题,但老王是整个族群的领袖,沦落到如今这个模样,是整个族群的耻辱和悲哀。
青年优雅地点了点头,道:“你猜得不错,本侯就是姜述,也是这次大战的汉军主帅。”
马以会以前见过烧当老王,他是他们的王,是高高在上的王。以往马以会非常崇拜烧当老王,认为他是族群的骄傲,今天忽然听到他的求饶声,马以会感觉老王其实也是一个平凡的人,也会为了族民的生存向敌人求饶。
烧当老王此时欲哭无泪,气得浑身颤抖,指着黄忠半天说不话来。只听黄忠又说道:“老王,该你了。念在你是王者身份,你可以选择自杀还是斩刑。”
“我军败了,我可以死,但请齐侯大发善心,饶过我们的族人。”烧当老王苦苦哀求,为了族人的性命,他已经放弃了尊严。
羌人骨子里存有上下尊卑,马以会也不例外,连忙跑上前去,见此人身中两箭,因为失血过多,已经昏迷多时。马以会略通兽医,又亲眼见过汉人军医治疗被斩断四肢的降兵,多少有些心得,上前用解手刀斩断箭杆,背起伤者寻地疗伤。
只听黄忠一声令下,行刑士兵m•hetushu•com刀光四闪,接连挥击数下,只听场上惨叫不断,此起彼伏。医官紧急用药止血,好一阵子才安顿下来。马以会定睛一看,不由吓得屁滚尿流,原来降兵四肢被硬生生砍了下来。
“您是齐侯?”烧当老王忽然开口发问道。
烧当老王不在赦免之列,没人前来按住他,他转身看着被按倒在地的族人们,不知汉军将行什么刑罚。答案很快揭晓,一队汉卒手持利刀,分成数行,进入场中,站在降兵身前。
忽然有几声惨呼声响起,吓得马以会头皮发麻,继而老王的声音响起,“儿郎们,停下反抗吧。我们只要顺从,就会获得汉人的宽恕,毕竟他们以仁义治国。”
姜述说完,转身回了大营。黄忠对烧当老王道:“既然你苦苦哀求,留下你等生命可以,可不要后悔!”
“侵我汉境,就要承受结果,主公下令,参战诸族皆族灭。老头子,你息了这心吧,你们入境之后杀过汉族平民,即使你们投降,也不会免死!”一个汉人说道。
“对付你们,并不需要我亲自出面,我身边的将领身经百战,现场指挥并不比我差。”
彻里吉也是命大,遇到颇懂医术的马以会,以偷学到的汉医手法帮他治了箭伤。彻里吉醒来,见一人正在旁边忙碌,一下子爬将起来。马以会被惊动,扭头看时,见彻里吉已经坐起来,连忙上前说道:“大王,您可醒来了。你切莫猛烈活动,莫崩裂了伤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