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三国小驸马

作者:墨柱
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姜述篇

第307章 潮河大捷(一)

胡持脸色不由一红,他消息灵通,明白窝藏彻里吉会给族人带来灾难,方才彻里吉进门之时,便暗中派人做了布置,准备擒拿彻里吉送给汉人,以免惹火烧身。彻里吉主动提出此事,胡持少了许多尴尬。胡持道:“请西羌王放心,我让这位兄弟入我王族之籍,那些族人我也断然不会少了他们的衣食。”
彻里吉苦笑一声,道:“我身边这位马以会兄弟是烧当羌逃出之人,当夜亲眼目睹此事过程,还是由马以会给你讲吧。”
马匹受伤者很多,竟有千余匹战马在碰撞时不同程度受伤,骑兵将马甲卸下,换上备用战马,而军医快速上前为受伤士兵疗伤。伤兵因为外披重甲,大多伤在四肢上,也有受到重武器进攻受到暗伤者,总数约有四五百名。辅兵帮助受伤士兵卸下重甲,军医迅速做出判断,不能继续作战者随即送到伤兵营,由预告挑选好的预备兵补充进来。在这期间,其余士兵跳下战马,休养马力,检查武器,为踏驽换上驽箭,很快五千重骑兵重新恢复了战斗力。
彻里吉又问道:“我族无逃出之人?”
吕中来到右翼五千精骑面前,不再嬉皮笑脸,而是脸色凝重。吕中在国学兵科培训时,曾经听过姜述授课,在战略上藐视敌人,在战术上重视敌人。想起姜述所言,吕中不由心中振奋,大声喝道:“吹号,众军随我冲锋。”
“看我部下兄弟建功吧!”吕马长笑和图书一声,策马来到本部,引领部下冲击敌阵。
宋法是宋宪之弟,也是好战之徒,见被吕中拿了先锋,愤愤道:“你得意什么?”
吕中统兵小胜一场,并不与敌纠缠,而是径直奔回本阵。方才与鲜卑兵马碰撞,并非没有伤亡,而是因为兵卒与马匹捆在一声,除非战马倒毙,否则兵卒不会坠于马下。
彻里吉闻言,沉默一阵,从怀里掏出一枚印章,交给马以会,道:“此是西羌王印,自今日起你便是西羌王,西羌虽然灭亡,但有这枚印章在,终有一天西羌会重新兴起。”
汉军三路大军共十五万之众,柯比龙知道以目前兵力定然不敌,尽起各部壮丁,甚至不少壮女也随召入军,共得三十万兵马,在王城以南潮河之畔与汉军决战。
左翼万余勇士阵亡,沉重地打击了鲜卑士兵的士气,步度根双目圆瞪,内心更是惊惧难安,他不是没有见识过骑射,但这应是鲜卑人最拿手的手段,为何汉人使用起来威力竟也如此强大?步度根自然不会知道,重骑兵远程打击威力并非因为硬弓,而是新式踏驽。这种踏驽外观与旧式踏驽无异,但是内部构造不同,驽匣也不是一个尺寸,皆是可以连发十驽的连驽,威力远超普通驽箭。
吕中跟随吕布南征北战,经验丰富,他选择的地方是左侧高丘之处,重骑兵借助下冲之力威力更大。高丘间或有些山石,但在坐骑钉有马和*图*书蹄铁的汉骑眼中,皆如同平地。
五千大汉重骑兵奔腾而来,大地顿时为之颤抖,鲜卑族左侧顿时迎上数万将士。若是仔细观察,却能看出大汉骑兵人人斗志昂扬,而鲜卑士兵脸上大都露出畏惧之色。
马以会提起此事,双眼依然透出恐怖的神色,他是斥侯出身,口才不错,绘声绘色讲完,发现胡持已是脸色苍白。彻里吉叫了一声,胡持这才回过神来,抹掉额头上的冷汗,道:“幸亏听你们说起这件事,看来以后即使与大汉争锋,也不敢伤汉人平民性命。”
吕中是吕布族弟,为中军骑兵校尉,闻言顿时大喜,叫道:“将军,看我的吧!”说罢得意洋洋瞥了宋法一眼。
扶罗汉望着面前冲来的汉骑,指挥部下启动马速,准备迎上前去,却见汉骑排成一线,从右往左侧行。扶罗汉还没反应过来,锋利的弩箭已经疾快地射入迎战的鲜卑骑阵中。
熟练战阵的精兵,精制的兵器护具,强壮又有马甲和蹄铁保护的战马,科学合理的战术安排,完善的后勤保障……这就是姜述打造的强大汉军,这就是汉军伤亡率极低的原因,实则就是两个因素,一是科技,一是金钱。有此为基础,加上为国为民的强悍军魂,汉军自然无往而不利。
吕布天生就是战争坯子,逢战必求前锋,诸将因他爵位高,又是姜述岳父,皆不好与他争执。吕布此时望着面前黑压压的鲜卑兵马,http://www.hetushu•com道:“老七,带着骑兵上去冲一冲。”
再说鲜卑双雄争战,死伤皆多,元气已经大伤的鲜卑族至汉军入境时,双方兵力相加不足二十万。柯比龙闻知消息,连忙与步度根议和,两人划定领域地盘,暂息兵戈,共同迎敌。
吕中来到阵后,呼喝道:“马匹受伤者出列两骑位,人员受伤者出列四骑位。”
胡持闻言也是好奇,道:“您手下精壮皆杀?听闻汉军往昔作战,即使匈奴刘豹杀了数千汉人,汉军也没有斩尽杀绝,皆使其族人为奴。赵云虽然尽屠丁零族人,但听说其国降兵也皆为奴,只有南疆孟获一族,想是串连诸国得罪了齐侯,其族无论男女老幼,这次一律未留,合族只残存孟获身边数万蛮兵。难道你等出兵之时,伤了汉人平民百姓?”
随着鲜卑骑兵加速,汉军军骑却改一线为两列,继而变成四列,最后形成一个锥形突击阵形,骑士们收弓取出长武器,向迎战上来的鲜卑骑兵猛然冲撞上去。很快胜负便分,鲜卑剩余的五六千残军狠狠被犁了一遍,汉军精骑所过之外,留下死尸枕籍、哀鸿遍野的悲惨景象,血腥气随风飘到鲜卑军阵,熏得人作呕。
彻里吉长叹一口气,道:“方才与你见面,已经露出行藏,汉人信息灵通,想来不久就会寻上门来。余头王不需为难,将我交出便是,我只求余头王一事,这位兄弟虽是普通族人,但是我的救命恩http://www.hetushu•com人,请余头王收其入族,免受牵连。那些烧当羌族人,无手无脚,更是可怜得很,请余头王代我照料。”
来人道:“刚才接到探子来报,说汉军与鲜卑大战,鲜卑大败,步度根战死,柯比龙自杀身亡。汉军宣布原鲜卑合族领地皆属大汉,并入海州管理。又宣布成立西州,辖西羌、烧当羌原领地。”
胡持尴尬一阵,道:“族人逃出一些,但大汉发布公文,放其过境者、收留者,一经查出,与其同罪。如此一来,何国敢留?何人敢放其入境?”
此次统兵出击的主将是扶罗汉,扶罗汉是步度根兄长,因是庶出,在族中地位不高,却是一员身经百战的勇将。扶罗汉布置左翼防御之时,恰恰忽略这片高丘,在他想来,山丘碎石最伤马蹄,汉军不可能从此发起进攻。扶罗汉见汉军骑兵行走山丘,丝毫不受影响,不由暗自惊异,见汉军重骑兵飞快冲将过来,连忙调整阵形迎战。
胡持点头道:“这就对了,听闻齐侯最是重视百姓。若是两国交锋,胜了使俘虏为奴,这些与草原一般,并无什么可以指责之处。若是伤了与战争不相干的百姓性命,其报复起来可是让人害怕得很。如今大汉商人硬气得很,即使犯法诸族也不敢处理,只能送到大汉官府,依照大汉法律处置。不过大汉法律严谨,汉商们虽然硬气,但是规矩得很。咦,对了,那些无手无脚的怪人是怎么回事?”
彻里吉话音刚和*图*书落,有人来报,道:“有紧急情报。”
“妈的,什么时候汉人改练骑射了?重骑兵不用来冲阵,用来放箭,这队骑兵真是邪乎得很。”
彻里吉脸色一红,道:“我与烧当老王起兵之时,杀了数名口吐狂言的汉民。这些汉民说话的确让人气愤,当初守着部下对我狂言:你等敢伤害我们,齐侯定会灭了你们一族。我当初气愤不过,便让人拖出去杀了。想必烧当老王与我一样,若是汉人不如此嚣张,我们两人也不会无谓去杀汉人平民。”
胡持看了彻里吉、马以会一眼,道:“从速报来。”
扶罗汉在后面督阵,见形势不妙,连忙向侧处疾奔,这才险而又险地避过杀身之祸。统领的万余鲜卑骑兵一个照面几乎全军覆没,这让扶罗汉大吃一惊,他惊恐地发现方才冲撞之时,汉军竟然没有一人落马。他在错马时仔细观察一番,发现汉军脚下似乎踏着一个奇怪的东西,人马似乎捆在一起,士兵即使伤亡,也不会坠下马去。
扶罗汉愤愤地骂了一会,但劲箭并不停歇,一波接着一波连绵不绝,迎战的万余鲜卑骑兵还未与汉军接战,便一下子损折了半数人马。战场上顿时惨呼不断,皆是中箭的鲜卑骑兵,汉军竟无一人落马。
彻里吉闻言,万念俱灰,胡持同情地看了他一眼,让左右将其押送到汉境官府。胡持按照彻里吉要求,收马以会入籍,因为其拥有西羌王章,分出千人并划出一块领地给他,让他重建西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