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三国小驸马

作者:墨柱
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姜述篇

第309章 潮河大捷(三)

姜述接着说道:“以前我与学校的老师给你们讲仁讲义讲格物,目的其实只有一个,就是想让你们多学些知识,多懂些道理,在以后的工作中少犯前人犯过的错误,少走别人曾走过的弯路,多创造一些利民利国的奇迹。今天我在此再与大家讨论一下仁,朝堂之上部分官员非议我的一些做法,认为异族也是人,大汉以仁义立国,对异族也要行仁义之道。我认为不然,讲究仁字得分场面对象,对大汉百姓来讲,确实应讲究仁字,因为汉人骨子里刻着仁义两字,你敬他一尺,他敬你一丈。在大汉境内,我始终认为仁者无敌,大爱无疆,大汉的子民们皆懂仁字,行仁事,官员们行仁政,符合国情符合民意。但是异族与我们并非一个种群,文明不同,信仰不同,与不懂仁的人讲仁,不是对牛弹琴吗?异族讲究什么?讲究实力,拳头大的是老大。异族骨子里刻着什么?强者为尊。我不是贬低异族,也不是为汉军屠灭异族辩解,我只是在说异族与我们文明不同,处理异族关系与处理国内问题不一样。以前,异族杀我汉人,夺我财物,掠我子民,朝廷也曾经征伐,但我们汉军抛头颅,洒热血,耗去无数钱粮,最终打败异族时,我们得到了什么?诸位皆看史书,异族只需向朝廷服软低头,朝廷便放其一马,因为大汉讲究仁义。朝廷以前的做法是错的,他们将仁义用错hetushu.com了地方。我们大汉的治国之策,应当是内圣外王,国内遍施圣贤之仁义,对境外异族就要坚决地行王道霸道。异族敢杀一个汉人,我们便灭其一族,以后谁敢杀害汉人?外王之意就是以暴制暴,向异族宣扬我们的实力,他们就会低头臣服,这是异族的文明决定的。真正要让异族臣服,并非只有屠杀才是唯一的办法,而是让他们也学习仁义之道,与我们的文明融合,让他们从骨子里变成汉人。一个异族青年融入汉人很难,因为在成长过程中,他们所处的环境已经将异族文明刻在他的骨子里。一个异族儿童融入汉人很简单,只有让他们在我们的人群里生长,成人后思想就和汉人类似。南方有生蛮和熟蛮之分,生蛮容易生乱,熟蛮容易生乱吗?熟蛮数代生活在汉人文明中,被动或主动地接受我们的思想观念,多少代下去,便会同化为汉人。我们大汉是世界的霸主,未来不是仅靠屠杀来征服异族,而是要让我们的文明流传四方,让周围的国家民族都习惯接受我们的文明,我们大汉就会永远站在世界之巅……”
礼堂内响起热烈的掌声,随着一名学长提议,全体学子起立鞠躬三次,齐声连喊三声老师。姜述坦然接受了这个称呼,也坦然接受了三个鞠躬。这些学生的培养耗费了他不少精力,得到学生的礼敬理所当然hetushu.com
姜述强硬的对外政策,曾经遭受过很多非议,很多老夫子认为屠杀异族是为不仁,但是姜述在屠灭乌恒、匈奴、三韩以后,异族鲜有再敢欺凌杀害汉人者,姜述用事实说明了一个道理,以暴制暴也是仁道,这让老夫子们集体失声。
“鲜卑被灭了!可恶的北胡如今皆亡,齐侯丰功伟绩,比武皇帝还要厉害。”
后来就是拓展版图,先是兼并扶余、肃慎,灭了丁零,成立海州。然后夺得南疆南洞蛮之地,恢复西洞蛮之地,继而又夺得唐羌、兰羌、西羌、烧当羌之地。大汉的版图比以前大了数倍。
百姓们听到军报,不由议论纷纷,这些日子百姓们听到的捷报实在太多。开始时是益州捷报频传,先是退了南洞蛮,接着退了北洞蛮,继而退了唐羌,然后退了兰羌;等到北疆战事再起,先是击败丁零,接着是鲜卑,继而是西羌和烧当羌。
周瑜统领一万兵马出征占城,本来有些大题小做的意思。占城国人口不如中国一郡,合国士兵只有数千,只需一千精兵便可以灭掉其国。周瑜明白肩上的重任,知晓姜述的期望并非只是占城一国,而是要以占城为根基,夺下交州以南的大片疆土。
正在监视鲜卑左翼的黄忠部随即启动,大军滚滚往前杀去。一道整齐的黑色骑阵迎向鲜卑左翼,一路畅通无阻,径直杀透战阵。黄忠部下精锐虽然比不上刀锋营http://m•hetushu•com,但是讲究驽箭之威,此时显示出强大的远程打击威力。
姜述讲了一个时辰,他相信这批学生能够听懂这些道理,只要他们明白内圣外王的道理,他们就会以仁义之道处理内政,以王霸之道处理外事。姜述首次在公开场合阐述文明的重要性,指出要想臣服异族,只有两个办法,一是靠残酷的屠杀毁灭一个文明,二是靠文明的融合让异族文明在融合中消失。世界上最大的冲突是因为信仰不同,若是信仰统一,将会最大程度地消灭战争的源头。
姜述回到府上,刚刚坐下,齐隶进来禀告,道:“周瑜战报到了。”
捷报多得有些令人麻木,但是依然让人兴奋。公开捷报是姜述的点子,一来可以提高军人地位,让百姓感受到军人开疆拓土的不易;二来增加汉人凝聚力,树立大民族意识。这个办法效果很好,百姓们除了身为汉人自豪以外,又会感受到军人保家卫国的不易。年轻男子更是以当兵为荣,不时有人去太尉府打探有无招兵名额。
坐在礼堂主席台上,望着下面三千余位将要结业的学子,姜述缓缓开口道:“我今天来这里给大家讲话,是因为我是这个学校的创办者,也是这个学校的名誉教育长,同时也是你们的老师。除了正式场面,我希望你们见到我,不要称呼我职务和爵位,而是称呼我为老师或是校长。在以后的工作中,希望你们因为和图书有我这个老师而骄傲,而我因为有你们这些学生而自豪。”
柯比龙见到如此悲惨场面,不由痛苦地闭上双眼,他知道鲜卑完了,他此时双手拇指已失,上不得战场,但并不影响他对战局的判断。柯比龙的声音显得无力而低沉,颤抖得让人几乎听不清楚:“合族归降!”
“潮河大捷,斩鲜卑首级十八万余,鲜卑合族归降,……”报捷的士兵一路喊来,嗓子皆有些沙哑,踏入洛阳城门的瞬间,疲惫的士兵们不约而同拔高了声音。
潮河大捷,幽、并、凉以北之境全部并入汉境,姜述命令将鲜卑全境划归海州管理,迁内地失地百姓和境内牧民三十万,在鲜卑区域设立一郡,定名威扬郡。
旗令兵依命打出了白旗,步度根在远处望见,心中虽有不甘,但是望着战场上被屠杀的族人,不由痛苦地闭上了双眼。他不愿接受被削去双手拇指的结局,捡起一柄长枪,毅然策马杀上前去,只见数十只驽箭疾快而来,步度根浑身插满驽箭,从马匹上滚落下来,仰面向上,瞪眼看着天上的蓝天白云,不甘地停止了呼吸。
占城因为王位之争,乱兵抢了汉人商铺以后,汉人大多在商船接应下撤到了交州。占城王位最终让二皇子撤马巴夺得,撤马巴登基以后,政局稍一平稳,就开始忧心大汉的反应。
汉军铁骑犹如秋风扫落叶一般,将鲜卑兵当成飘零的树叶绞成粉末。骑阵如同一阵飓风,所过之处www.hetushu.com满地狼藉,几乎变成修罗地狱,已经变了颜色的草原上,遍布残缺不全的尸体,他们五官扭曲成一团,失去光彩的双眸直视天空,仿佛在向苍天质问什么……偶尔有些人还未死去,伸出肮脏血污的手,徒劳的呻吟求救。
占城商业发达,消息灵通,大汉与南疆诸蛮甚至与北疆诸胡作战的消息,不出数月便会传来。前来占城经商的汉人信誉很好,鲜有偷税漏税者,大汉朝廷势大又强硬,撤马巴打心眼里并不想得罪汉人。乱兵所为最终导致汉人撤出占城,税收损失一半有余,又树下大汉这个强敌,撤马巴内心对乱兵十分愤怒。
“听说北疆苦寒,还是等夺了南疆,到南疆发展去……”
国学新一届学员结业,姜述身为名誉教育长,照例要去给学生讲话。姜述是年轻人崇拜的偶像,现身国学,顿时惹得弟子们蜂拥而来,若非身边许多亲卫阻拦,姜述怕是很难短时间抽身。
姜述打开一看,笑道:“公谨深得对外征伐之道,以夷制夷用得不错,大汉疆界已经推到极南大海边了。”
“这下朝廷又要分地了,听说鲜卑占地极广,去那边怕要分上数百亩。”
姜述不屑于与老夫子们争论,那会耽误很多时间,他现在忙得很,除了军政事务要处理,还有寻找时间多陪陪后宅的许多位妻子。政治是靠实力说话的,老夫子们没有军政权力,如果连提不同看法都要强行压制,姜述一言堂的名声便会更加响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