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三国小驸马

作者:墨柱
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姜述篇

第311章 平定南蛮(二)

挝轮城保卫战十分激烈,挝轮士兵虽然略少于占城兵,但是众人齐心协力,兵威反压过占城兵,若非昌怀率领士兵前来援救,保卫战十有八九会成功。
忙牙里统兵与姜维部交手,数次皆惨败,对汉军十分畏惧,得到将令以后,心思南路汉军并非主力,战斗力肯定不高,兴高采烈地统兵南行,想建立功业让大家对他刮目相看。实则木鹿大王用忙牙长实乃无奈之举,诸蛮将皆顶在关键位置,只有忙牙里和孟获两军可用。木鹿大王对孟获颇为忌惮,不敢放他领军独行,又知大汉南路军多为新征蛮兵,这才给了忙牙里独当一面的机会。
蛮兵距离木桥尚远,汉军小船却已驰近木桥,数百支火箭同时攒射,顿时引燃木桥。木桥已经修建多年,早已经干透,一经引燃,顿时燃起大火。海边风大,风助火势,不到一刻钟时间,木桥便烧成数段。
蛮兵一路寻找汉军,并无半点踪影,南部蛮人都逃个精光,连个向导也不好寻找,蛮将忙牙里正是无计可施之时,忽见右前方升起一股烟柱,忙牙里不由大喜,指着烟柱方向,道:“全军速往那个方向行军,放火烧山者定是汉军。”
南洞蛮皆着铁甲,又不停乱动,陷得更快,待到没胸之时,压力压迫胸腔,人很快便没了呼吸。许多陷入其中的蛮兵眼睁睁地看着袍泽失去呼吸,死前的恐惧最能摧毁人的神智,不少蛮兵和-图-书大哭大喊,声嘶力竭,现场弥漫着一种难言的恐怖气氛。
周瑜年轻立功心切,扎根占城以后,手中又有强兵,当然不会安于现状,见南洞蛮沿海防守空虚,让王双、毛玠、郝昭统领两万新兵,乘坐战船从海上入境,以战代练,侵扰南洞蛮后方。
忙牙里不知其中秘密,以为地下藏着巨大的吃人怪物,不敢久待,带头蹿出沼泽。残余的蛮兵连受惊吓,正在手挽手救助袍泽的士兵也放弃救助,跟随忙牙里逃了出来。陷于死地的蛮兵们绝望地悲呼,许多人开始咒骂忙牙里指挥无能,以致大家深陷绝地。
统兵者为蛮将忙牙里,乃南洞蛮皇族的一支奇葩,为木鹿大王一位堂弟,但自小失落在安南境内,至十六岁时方被族人寻回,信仰与南洞蛮不一,十分胆小怕事。其部下也非南洞蛮本族,皆是木鹿大王新兼并的诸族壮丁,战斗力虽然不弱,但因信仰与南洞蛮不一,诸蛮将皆不愿统领。木鹿大王为此甚是头痛,想起忙牙里闲置无事,便任命他做了此军主将。
王双是员智将,文武全才,见蛮人迁入山林,并未统兵入林追击,而是放火烧山。这招若在现代,必被无数人诟病,认为此举破坏生态环境,此时谁会指责他?
蛮军被战船吓了一跳,正在驻足观察,却见一队体形较小的船只,正沿海边往东速行,很快转到大河入河口处,逆http://www.hetushu•com流而上。忙牙里四顾一看,见南边是海,东边、北边皆是大河,西边却是大片草地,不愁没有退路,当下指挥部下上前赶杀还在海边的汉军。
这片沼泽乃是死地,上面虽然长有浮草,却与山草不同,不能聚根,陷人于无形,当地人皆不敢行走此地。王双是在屠杀附近蛮人时,见蛮人宁死也不往这边逃跑,因此使人试探,知晓这是死地,因此设计将蛮人驱赶到此地。
王双掠夺挝轮国数万族人,皆安置在占城西境,挝轮与占城两族势同水火,根本不放撤马巴使者过境,占城国与周瑜因此隔绝。撤马巴担心汉军对其国军政指手画脚,如此正好遂其心愿。
南洞蛮虽然建有水军,战船只是独木舟而已,如何与大汉水军交锋?很快,沿岸船只皆被汉军夺去,制海权牢牢掌握在汉军手中。有了制海权,南洞蛮漫长的海岸线漏洞无数,汉军渐次攻伐,沿海地带蛮人逐渐被清空。
往南转过一个山坡,站在高处,忽然望见一队汉军正往海边撤退,忙牙里不由大喜,连忙指挥部下追击。眼见汉军走过一条木桥,再走极短一段路程就到海边,忙牙里担心汉军逃脱,命令部下全速追赶。
蛮军过了木桥,前军与汉军相距只有百米之时,从高丘遮掩处突然转出十余艘战船。这些战船体形庞大,挂着三帆,以战船大小来讲,比南洞蛮王宫还http://www.hetushu.com要高大。
南部山林大半消失,蛮兵行军很难遮掩,很快为汉军斥侯探知。王双得到蛮军异动消息,与副将毛玠、郝昭传递情报,约定时间,依计破敌。
汉军参与攻城,破城自是一举而下,挝轮王战败自杀。撤马巴夺得挝轮城,命名此城为占城新城,迁族人居其内,重新建国立制。王双部以攻代练,部下兵马经过此战逐渐成长起来。
一时间,南洞蛮南部山林烟火四起,大量山坡被烧成秃地。在此生活了许多年的蛮人,不是被大火烧死,便是被迫背井离乡,往更北方逃去。这下惹恼了木鹿大王,不顾主战场战局劣势,分派三万兵马南下剿灭汉军。
蛮兵落脚之处,距离海岸较远,土质多为原土,非常坚硬,极易生成跳弹。炮弹在蛮兵阵中蹦跳翻滚,遇到密集之处,一发炮弹伤敌三四十名。蛮兵驻足之地顿时成了屠宰场,只见断肢乱飞,血肉飞溅,吓得主将忙牙里远远避开。所幸蛮兵有见识过火炮者,嘱咐众兵分散,蛮兵早被吓破了胆子,此时见大事不妙,又见忙牙里率先退走,随在后面蜂拥而退。
没想到这下捅了马蜂窝,弓箭未对战船造成威胁,战船上的弓弩却如暴雨一般倾下,临近海边的两千余蛮兵顿时丧命大半,一时间惨呼连连。忙牙长也不傻,让部下救了伤兵到阵后,计算汉军弓弩射程,让部下退到射程之外,一起跳着高大www.hetushu•com骂。
挝轮之西是木鹿大王领地,撤马巴当初只考虑选择弱国安置族人,未想到占据挝轮以后,三面皆面对强国。除了南边是大海,东是大汉,北是安南,西是南洞蛮,皆是不可招惹的庞然大物。所幸撤马巴依附汉人,安南不敢轻易招惹,而木鹿大王正在应付徐晃、李严、姜维等汉军,无暇顾及其它。撤马巴拥有占城国数十代积蓄的大量财富,挥重金重建王城,城市很快呈现一番新气象。
战船之上多是异族汉军,大小军官及炮驽手却是正宗汉人,只闻水军将领凌统一声令下,火炮顿时轰鸣起来。船载火炮吨位最大,射程更远,将蛮兵狠狠削了一顿。
远远望见汉军正在海边张望,想必正在等待船只。忙牙里担心汉军逃脱,匆匆挥军急追,追到木桥之上,往桥下一看,河面很宽,水流也不是很急,河水十分清澈,一眼看不到底,应该很深。忙牙里心中暗自庆幸,心道汉军方才若是断去木桥,此时便只能顿足大骂了。
方才一阵炮击,杀死四五千名蛮兵,数量并不是很多,但是场面极为吓人。忙牙里被吓破了胆,夹在蛮兵之中,看到前方部下皆停下脚步,连忙大声喝问,前方蛮兵答道:“将军,我们拔不出腿,正在慢慢下沉。”
若是军中人有经验,只须将衣服脱下拧成绳子,外围有人用力,便会将前军拖出来。但是蛮兵皆无经验,想手挽手拖其上来,结果坏了菜,原本只和图书是陷入数千名,如此又被连累了不少。
眼看就要进入弓箭射程,却见汉军皆涉水往大海里走,数十艘小舟上前接应,将涉水汉军迅速接回战船。忙牙里眼见到手的鸭子飞了,又气又急,下令部下弓箭手射击。
周瑜部下汉人兵少,为了避免部下蛮兵势大,蛮卒多训练为枪兵,武器是一根木杆加上锋利枪头,配上淘汰下来的旧式衣甲。这些汉军配置最差的枪兵,比起占城等国最精锐的士兵装备也要强得多,对挝轮守军产生了巨大的威慑力。
山林一旦燃烧,范围十分之大,忙牙里领兵转到此处,抬眼四顾,足足二十里方圆浓烟滚滚,烟火迷漫之时,那里能看得远?忙牙里见部下被烟火呛得睁不开眼,下令大军避开烟火,绕行南边小路。
蛮兵见不是路,便往后退,又畏惧火炮威力,不由都朝西方走去。西方草地绿葱葱地甚是好看,蛮兵踏入其中,开始还不觉得有异,往里走了二十余步,脚下渐觉泥泞,正是胆寒之时,皆未感觉有异,一齐往里疾行。再往里行数十步,泥水已经没膝,行动越加吃力,待泥泞没过大腿,便无法再动。双脚站在泥泞之中,最初感觉不到什么,过了几分钟,才发觉有异,感觉正在慢慢下沉。
木鹿大王得知消息,却是无计可施,主力正在北边与徐晃、李严、姜维三路汉军相争,本就处于下风,被打得接连败退,南边此时无力卫护,只好下令族人北上进入山林避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