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三国小驸马

作者:墨柱
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姜述篇

第321章 小家碧玉

历史上月彩曾为蜀国皇后,也是三国名缓之一,姜述自是不愿放过,见周氏如此模样,知晓母亲担心公主吃醋,谓张飞道:“待会我入宫去见太皇太后,求她颁下懿旨便是。”
只觉邹容浑身渐烫,玉股上竟浮起一片红晕,与周边雪白的肌肤相映成趣。
两人便又颠鸾倒凤起来,邹容苦尽甘来,感觉美极,丢意早已荡漾于心,红云上脸,眼睛水汪汪地十分娇媚。姜述心头火起,更是大起大落,将邹容弄出百般娇态,唤出千种娇声。姜述有如狂风暴雨,杀得邹容似是涛里轻舟,颤哼不断,连连迎起,强忍着酥酸用心向前迎合。
姜述转首一看,见一位十一二岁的女子,正羞羞怯怯躲在星彩身后,相貌与星彩有七八分相似,姐妹两人春兰秋菊,各擅胜场。周氏打量月彩一番,笑吟吟刚欲开口,忽然想起万年公主,打住话头。
张飞道:“到了年末,正好入京述职,一般旧属下约好时日,共推主公继位。”
姜述听着身底美人接连颤啼,刹那间有一种十分满足的感觉,蓦地浑身畅美。姜述运功又是吸纳一番,循环一周天后,邹容略微恢复一些,顾不得浑身酸软,连忙起身伺候姜述束发穿衣。
姜述道:“益德文武双全,若非脾气急躁,与长生http://m.hetushu•com(关羽之字)能力相若,皆是独当一面的大才。上次诸羌来攻,还是益德与孙征西(孙坚)出力,保卫凉州平安。”
“我明明感觉……感觉……”邹容见姜述表情古怪,羞嗔道:“我还以为…原来没有。”
姜述问道:“益德此次进京,莫非是文和约来?”
张星彩十三岁,正当妙龄,生得便如《孔雀东南飞》描写那般,“鸡鸣外欲曙,新妇起严妆。著我绣夹裙,事事四五通。足下蹑丝履,头上玳瑁光。腰若流纨素,耳著明月当。指如削葱根,口如含珠丹。纤纤作细步,精妙世无双。”姜述本来有意近日收其入房,恰好张飞此次回来,她回家归省,收房恐怕也是年后。
姜述将邹容抱在怀里,伸手一捞,见股间甘露密布,知是方才听了壁角的缘故,如此省了前戏,手擎怒杵,抵住蛤缝,猛然用力一耸,已经进入近半。
姜述名声太大,又手握天下权柄,有得是少女争着投怀送抱,女卫之中也有不少绝代佳人,姜述却轻易不肯伸手,收邹容入房,生得艳丽是一个方面,主要还是因为那种成就感。
邹容双颊如火,娇喘不断,娇躯渐又绷紧,只觉下边仿似便意频频,不由惶急的说道:“我不知和*图*书是怎么了,似是要……,别弄脏你!”
姜述看邹容东翻西找,不觉好笑:“你在寻什么?”
姜述将邹容一把拉入怀中,笑道:“那是正常现象,不是尿液,而是高潮。”
姜述见她低声下气软语相求,脸上满是娇羞之色,着实诱人之极,任由邹容起身,不料只有微微的落红,不由好生纳闷。
邹容绷紧的娇躯渐渐松软,口中颤啼也慢慢变成呻吟,雪腻的肌肤上浮现大片大片的晕红,虽不均匀,却愈显迷人。姜述在她耳旁问道:“可好了么?滋味如何?”
姜述只是不理,运功完毕,继续抽送起来。
邹容已尝到些美妙滋味,羞羞怯怯道:“刚才很痛,现在很痒。”
邹容顿然花容失色,只觉下体如割似裂,虽知这是少女变为少妇的必然过程,但是本能地反手来推姜述,颤呼道:“侯爷,轻点!”
张飞忽道:“还有一事与主公禀明,次女月彩,心慕主公日久,欲效俄皇女英故事,未知主公意下如何?”
姜述对这位邹容,纯是集邮者一般,便如当年收杜一娘、甘怡、冯玉儿等女一般,只是因为邹容为三国名缓,史上初为张济之妾,后来被曹操收入房中。
邹容此时满口乱叫,声声娇媚入骨,谁知还没等到姜述消火,自个便挨http://m•hetushu•com不过去,不由娇啼道:“啊……妾身……又要……啊!啊!哎呀!丢啦!”
姜述午后收了曹羡、邹容入房,刚刚收拾完毕,周氏派人来寻。姜述事母至孝,闻言连忙过去,却是张飞携家人来给周氏请安。张飞见姜述进屋,连忙上前行礼,道:“属下驻守远方,不能随同主公身侧,常以为平生憾事。”
又是上百下重击,曹羡再也忍受不住,只听一声高亢的娇呼,竟是飘到了云端。姜述静静地吸纳元阴,练功一个周天,见曹羡初次承欢,再也无法奉迎,下边弊着火气无从发泄,便让邹容进房。
姜述只觉那物发胀,丝丝麻感直透内心,赶忙暗运玄功锁住精关。邹容还道自己排了小便,想到秽物弄在主人身上,不禁羞得无地自容,偏又觉得畅美欲绝,“啊呀呀”娇呼不住,却始终语不成句。
姜述心中明白,笑道:“你尽管放心,没事。”
只见,挼香作露,宛象双珠,想初逗芳髻,徐隆渐起,频拴红袜,似有仍无,菽发难描,鸡头莫比,秋水为神白玉肤,还知否?问此中滋味,可以醍醐。衣解处堪图看,两点风姿信最都,似花蕊边傍微匀玳瑁。浴罢先遮,裙松怕褪,背立银红喘未苏。谁消受,记阿候眠着,曾把郎呼。
姜述http://m•hetushu•com只是美美享受,他府中娇姬美妾虽众,但这处女元阴每女只有一次,当下依法运功,吸纳元阴为己用。邹容终于稍微缓下,心智才回,便急叫道:“主人,放我起来收拾,脏死了!”
姜述道:“此为公务,在家只言家事。”转向旁边的张星彩道:“益德常年驻于凉州,星彩近日可以归家省亲,待益德启程,再返回侯府不迟。”
姜述见她苦不堪言,伏下身子停下动作,又用舌头轻挑邹容耳垂,他身经百战,采撷过无数娇花,手段自然老练非常,过不多时,已将邹容苦楚减至最低。
姜述采撷过无数鲜花,知道邹容就要达到高峰,初次产生的高潮功效非常一般,当下并不点破。邹容口角流涎,浑身香汗淋漓,蓦地美目翻白,娇呼一声。
邹容央求道:“待我收拾了再玩,那……那东西好脏。”
姜述拿床薄被遮住曹羡春光,谓邹容道:“我想将你收入房中,你可愿意?”
邹容闷哼一声,几乎就此崩溃,颤啼道:“快停!”
邹容今日虽与姜述初识,但能嫁给姜述为妾,是她天大的福分,当下不顾羞涩,连忙点头应允。姜述遂让邹容脱衣解带,上榻侍候。邹容羞答答地,内心又喜又羞,当下脱出衣物,躺在姜述身边,却不知如何动作才好。
邹容通体皆麻和*图*书,心头生出深深惧意,偏偏心中又爱煞这位如意郎君,急得埋枕抽噎,却不再用手推拒。
神鸟机构在文武重臣身边皆安插人手,诸将言行姜述掌握得一清二楚,知道张飞所言不虚,执着张飞之手坐下,道:“到了家里,该称你一声岳父才对。”张飞连忙谦谢。
张飞忙道:“我近年根据主公教导,经常默诵心经,心情不复以前急躁。不敢忘记主公教导,在军中也不敢饮酒。”
姜述将她紧紧按住,虽然未停,动作轻柔却起来。邹容痛得几欲晕厥,泪水已在眼眶内打转,她初为人妇,娇啼道:“那物太大,会把妾身弄死!”
邹容晕着脸道:“我方才……方才不是尿了……怎么没有呢?”
姜述忍俊不禁:“没有什么?”
邹容见爱郎似有无比凶悍,激动得眼睛都有些赤红,心中不禁又悚又酥,情火也被挑至顶峰,丢意已是迫在眉睫。曹羡在旁听观战,更是惊心动魄,面红耳赤地暗忖道:“夫君真是风流,可这两女同榻,却是丢人得很!”似乎也感同身受,花底早已湿滑一片。
邹容今日初到府上,那里见过如此场面,站在门口又不敢擅离,听着房内云雨声大作。听闻姜述召唤,以为是让进来收拾战场,来到内室一看,两人皆是赤身裸体,榻上一片狼藉,不由羞得抬不起头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