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三国小驸马

作者:墨柱
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姜述篇

第322章 兼并西域(一)

一阵风到了绝境,瞅准一个机会,领着部下趁夜冲出封锁,一路逃到龟兹境内藏身。拜亚领兵追到边境,担心引起两国冲突,不得已引兵退回。一阵风实力大损,龟兹王也不愿接纳如此巨匪,无处容身,只能到处躲藏,身边只余数百人,实是到了生死攸关的关键时刻。
自姜述执政以来,大汉奉行大民族主义,对外政策异常强硬,周边诸国无敢轻易伤害汉人性命者,这个消息传来,朝野顿时哗然一片。姜述当即入朝,分派兵马,直奔西域。
乌孙与龟兹两国向来执西域诸国牛耳,两国贵族集团明白凭借己国之利,难以兼并对方,若是大打出手,只会两败俱伤,因此彼此之间十分克制,又和亲联姻,十余年未动刀兵。
姜述恢复洛阳以来,对外异常强势,西域诸国皆遣使入朝,复为大汉属国,姜述任命孙坚为护西域将军,以兵威相挟,调解各国边事。初期国内还未统一,四周边患未清,凉州防守压力很大,孙坚部因此长驻凉州。后来四夷皆平,大汉不仅恢复全境,又相继灭掉乌恒、南匈奴、三韩、东倭、高句丽、扶余、肃慎、鲜卑、西羌、唐羌、兰羌、北洞蛮、南洞蛮等周边蛮胡,武功自有史以来称为最盛。西域诸国更是老老实实,夹得尾巴做人,每年皆派使赴洛阳上贡。
高顺带领刀锋营先行,孙坚、吕布、黄忠、夏侯渊、夏侯淳五部随即出动,近三十万大军西行,一时间西域诸国惶恐不安,纷纷遣使入朝。姜述早和*图*书有算计,通知西域诸国献境而降者,可保富贵。
张飞大喜,与姜述说些凉州官场故事,告辞离去。张飞前脚刚走,张济寻上门来,拿着二十金银票,谓姜述道:“我家钱庄掌柜说起邹家之事,才知侯爷还了贷款,只是区区小钱,怎能劳齐侯破费,权当是我为侯爷纳了一妾。”
场上顿时分为两派,有不舍祖宗基业欲战者,以龟兹王为首;有认为迎战纯属鸡蛋踫石头者,以月氏王为首;两派数量相当,各执一词,纷纷嚷嚷,半天过后,也未形成定计。
廖化让情报官取出地图,仔细研究峭壁位置和附近的山势,认定后崖借着索钩之便,可以轻易上去。刀锋营有攀岩训练,配备特制的攀岩工具,翻越峭壁时,只须一人登上,放下粗索,余兵就会迅速越上峭壁,经由“捷径”展开行动。
西域诸国以乌孙国和龟兹国疆域最大,人口最多,两国之间恩怨复杂,一言难尽。西域诸国皆小,夹在大国之间最是煎熬,西汉之时大汉与匈奴强大,亲近大汉得罪匈奴,亲近匈奴得罪大汉,后来诸王认为大汉仁慈,只须问罪时赔礼道歉,低头认错,就可以获得赦免。久而久之,诸王为了避祸,表面皆成了匈奴属国。后来汉武帝击败匈奴,逼迫匈奴北迁,诸王又去大汉上书进贡,自愿为大汉属国,大汉在西域设都护府治理。恒灵之时,朝廷暗弱,周边异族如鲜卑、南匈奴、西羌、烧当羌、塞外羌皆强大,西域诸和_图_书王采取敬而远之的策略,不主动亲近某一方,在夹缝之中艰难生存。
廖化部顺利寻到一阵风的老巢,还是神鸟机构建功。神鸟机构有一套独特的管理模式,秘密而且有效,属下分为明线与暗线两类,明线是联络人员,暗线为特勤人员,分工很细,许多线人皆采取单线联络,西域数国宫内都有神鸟机构的线人。
先说刀锋营奉令剿灭一阵风,前锋廖化借了臧家数名向导,统领部下千名精锐,迅速抵达乌孙境内。廖化骑在马上,四下环顾,只见大山草原之上,能够大望大批羊马正悠闲自得地吃着碧绿的青草。进入春季不久,草原已是一片绿色,与冬季的萧条相比,显得生机勃勃。
一阵风名叫安不拉,虽然是龟兹人,却在乌孙国长大,其父回站跟随龟兹公主出嫁到乌孙国,因而在乌孙国落户,后来公主成为王后,抬举回站为余涩城主。后来王弟就善夺了王位,囚禁王后,担心回站引兵做乱,寻个由头将回站杀害。
定好婚期,齐侯府内一片忙乱,曹操、张飞等也是一番忙活。婚期将至之时,孙坚传来消息:乌孙国内马贼打劫汉商,至汉人十死四伤。
等了将近两月余,探明一伙三四十人的汉商返回汉境,途经乌孙国,一阵风便冒险潜回乌孙国境内,在要途设下埋伏。这些汉商只有十余名护卫,自然不是一阵风对手,若依往常惯例,马贼土匪劫了汉商,只是抢夺财物,不仅不敢伤害汉商性命,还要留下丰厚盘和图书缠。一阵风此次手下却不容情,指挥手下大开杀戒,若非臧家商队及时赶到,恐怕这伙汉商性命全部难保。
姜述为安张济之心,欣然收下,笑道:“安南将军既有如此心意,不纳反而不好,我府中有些好酒,将军回时带上一些,权作回礼。”
安不拉从小拜了一名汉人为师,学习汉文,练习武艺,文武双全,为人豪爽重义,乐于助人,在余涩城附近名声响亮。其父遇害,安不拉在朋友帮助下,奉母潜逃。杀父之仇不共戴天,安不拉深恨就善,拉起一群人,自称一阵风,在乌孙境内抢劫杀人,势力不断壮大。就善派人剿除数次,一阵风深得游击战精髓,见事不妙便引部下东逃到汉境,打探大军撤回,再领部下回来。就善被一阵风搞得十分头痛,但是一阵风如油浸泥鳅一般,也无好法收拾,听了国相之言,在东部城堡驻留重兵,逐渐压缩一阵风活动空间,又派奸细打入马贼内部。
奸细很快将一阵风底细打探明白,就善派大将拜亚调度重兵剿匪,杀得一阵风大败。一阵风拼命血战逃出,收拢旧部,只余小半,便驻留在凉州与西域之间。拜亚乘胜追击,逼迫一阵风继续东逃,到了凉州边境,慑于大汉之威,不敢越境一步。
马后心情郁闷,听说姜述在何后宫中,来寻姜述说话,却见姜述正与何氏大战,不由心头火起,就着何后香榻,让姜述享受一番一龙双凤的滋味。
一阵风潜思对策,一日听说乌孙王、龟兹王派人和_图_书赴凉州为孙坚贺寿,想起大汉对待异族的强硬政策,心中暗自定下一条毒辣之计,欲利用大汉怒火对付仇人就善。汉人行商一般皆结群而行,以一阵风目前实力,对付大伙汉商根本不行,只能打劫小伙汉商。
前期一阵风走投无路,统领残部进入龟兹以前,曾经派人与龟兹王联络,龟兹王态度暧昧,没有任何回复,但也没有拘留使者,只言龟兹不欢迎为祸乡里的贼寇。一阵风听到这话,明白龟兹王碍于乌孙王的脸面,定然不会公开接纳,不拘留使者就是收留之意,再也不理官府,将巢穴建在距离边境不远的一处山上。
龟兹王规莫年纪二十出头,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听乌孙王讲完会议议题,大声开口道:“往年汉武帝派大将攻打大宛,历经数年,耗费士兵钱粮无数。所谓兵来将挡,诸王坚壁清野,严守城堡,汉军粮尽就会退兵。”
自姜述执政以来,朝堂之事皆行法度,姜述即使不上朝理政,若非遇到特殊情况,也出不了什么麻烦。姜述因为避嫌,正好有闲暇时间,与周氏、万年公主等诸妻商议,索性再举行一次大婚。
西域诸国历经兼并,还余四十余国,大国除了乌孙、龟兹,于寘、康居、疏勒、月氏、鄯善、车师等国稍大,余者皆是小国,占地不过三二城,人口不过数万。月氏距离汉境最近,有史以来与大汉最是亲密,月氏王亲赴洛阳数次,最是了解大汉情况,道:“西域诸国士兵合计不过二十万余众,如何与汉军争锋和_图_书?汉军五大主力兵团西出,鲜卑强盛时亦不敢与其争锋,何况我等小国?”
乌孙国王就善,突闻马贼一阵风惹下如此大祸,忧虑大汉来攻,当即统领全国兵马,往剿一阵风。一阵风为龟兹国人,此次抢劫杀害汉人是有意为之,并非不知杀害汉人的严重后果,明明知晓后果而在乌孙国境内作下如此大案,就是要嫁娲乌孙国。
一阵风毒计得逞,果然惹得姜述大怒,派出重兵西下,通知西域诸王,不献地归降者皆屠灭。姜述一言九鼎,守信之名传于四方,诸王皆知大事不妙,乌孙王会合诸王商议对策。
张济欢天喜地离开,姜述随即进宫,求取何后懿旨。何后心中只有姜述,无有不允,当即盖了玺章,令月彩为姜述平妻,顺便赐邹容为姜述媵妻。
曹羡、曹华、曹节、关凤、卑弥乎、张月彩、邹容皆与姜述婚约,七位新娘此次一起迎进门来。世人皆知姜述即将继承大位,此次大婚人数虽少,但是新娘身份却不一般,卑乎弥原是邪马台国王,有献地之功。曹羡三姐妹是曹操之女,关凤是关羽嫡女,张月彩为张飞嫡女,只有邹容身份低微。
自从扎下营寨,官府也不管不问,似乎这处地方不在龟兹国境一般。更为蹊跷的是,龟兹王下令全国清匪,各地兵马一齐行动,消灭大小匪帮无数,唯独一阵风营寨未见一兵一卒。马贼土匪相互间信息互通,听说这个情况,皆不约而同涌来,月余共有数十拨大小残匪来投,一阵风部下此时已达千余,与鼎盛之时相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