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三国小驸马

作者:墨柱
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姜述篇

第323章 兼并西域(二)

望着汉军仔细琢磨一会,一阵风指着汉军刚刚建成的军营道:“汉军扬名天下,所向披靡,这些兵将皆是精锐汉骑,但是十分轻敌,营房根本没有布置防御,粮草辎重皆集中于此,若有友军从后面杀上,汉军定会吃个大亏。”
一阵风讶然道:“千人迎战万骑?就是这支队伍?”
赵敬统领部下翻山过来,顺利夺下马场,还未来得及吃晚饭,见贼人逃走,也未下令追赶,让部下士兵吃饭休息,恢复体力。赵敬沿着周围转了一圈,布置诸般防御,准备迎接马贼攻击。
营寨距离马场很近,一阵风带兵赶到之时,赵敬统兵早已严阵以待。一阵风一声令下,马贼们开始蜂拥而上,盾牌手在前,其余马贼手持马刀紧随于后。
回亚见一阵风面露不信之意,急道:“千真万确,当初我曾参战,因为右臂受了箭伤,提前离开战场,这才得以活命。这些人是恶魔的化身,是杀不死的魔鬼,千万不要与他们交战,他们是不可战胜的!”
一阵风忧心马场,正在营侧向这边张望,见回亚一行很快返回,心中顿时升起不祥的预感。果不其然,回亚还未行近,远远望见一阵风,便大喊道:“马场被汉军夺了。”
廖化道:“贼人马匹皆散在敌营左侧山岰,山泉也源于此地,赵敬只须夺其马匹,断其水源,贼子定然不战自溃。”
若是被汉军夺了马场,失去战马的马贼战斗力下降大半,即使突围逃命也不可能。www.hetushu.com一阵风连忙点了数伙人,让他们跟随回亚返回马场,负责马场保卫。
一阵风所布营寨,在一个相对封闭的山坡平地上,三面皆是陡峭的山体,只有北面有个狭小出口,营寨据险而建,营后有一条山溪,的确易守难攻。但有一致命处,便是没有退路,一旦被人封住出口,只有从陡峭的山体步行逃命,马匹根本无法随行。一阵风与龟兹王心有默契,认定龟兹王不会派出重兵来攻,却没想到汉军来得如此迅速。
其实一阵风低估了汉军的防御,汉军行军防备埋伏,后勤重视粮道,立营防备劫营,廖化从军日久,岂能如此麻痹大意?廖化行军,五里范围皆设斥侯暗哨,谁人能躲过汉军兵王的侦察过来偷营?
廖化引着一伍斥侯靠上前来,仔细观察营寨一番,奇道:“这一阵风莫非汉人不成?扎营之法皆习汉营,岗哨布置也极其相似。”
说到这里,一阵风眉头一皱,看着把通道围得密不通风的汉军,暗忖以汉军威名,谁敢与其敌对?对方并非轻敌,而是认为无人敢上门挑战。
赵敬部越山而来,粗重辎重无法携带,部下弓弩齐全,巨盾等物却无。赵敬知道敌军必会全力来攻,利用方才这段时间,早已准备妥当,部下皆寻好藏身之所,闻令开始寻找目标。
廖化赞赏地点了点头,转头看了一眼傅全,继而又盯着军营,说道:“布营之人绝不简单,并非他学识不和-图-书到,而是这群马贼实乃乌合之众,操练时日太短。”
回亚是名勇士,向不畏死,一阵风对他甚是重用,今见回亚一反常态,语声颤抖,面露惧色,不由好奇地问:“汉军陷阵营?”
一阵风还未说完,只见有人匆匆入帐急报,道:“汉军挑灯出营,估计是要夜战。”
一阵风心头咯噔一下,当初立营之时,考虑龟兹王态度暧昧,若无意外发生,短期不会派兵来攻。何况龟兹、乌孙两国兵力不过数万,千余人据险而守,即使统兵攻打,对方也会损失惨重。没想到汉军来得如此迅速,显然龟兹国内布有内线,或是龟兹王出卖了他。
陷阵营名扬天下,便是屠灭南匈奴之时,以千人硬抗右贤王万余披甲精骑,这些故事传至外邦,主角汉军陷阵营往往简化成汉军,外域之人很少知晓陷阵营的大名。
赵敬冷静地计算贼人距离,进入弓箭射程以后,断然下令道:“自由射击。”
回亚忽然大声嚷道:“马场,马场!前方汉军只是诱兵,定有汉军前去抢夺马场!”
一阵风内心一紧,继而想起马场一失,水源也失,这营寨如何能守?一阵风脸色顿时苍白,只留下两三百人驻守营寨,主力皆随之上前回夺马场。
一阵风脑子转着念头,来到营前观察,却见汉兵在下面布好防守阵式,分出士兵正要砍伐树木,选择的皆是丈余的松木,把一端削尖,一排排堆在地上。
一阵风正在帅帐,只见探和_图_书子惶急来报:“汉军封住去路!”
元裕原是龟兹国巨盗,入伙时间不长,但与一阵风相识多年,甚得一阵风信任,此时跟在后面,骇然道:“这招确实有用,只要前后三排挤在一起,连滚石都不怕。又可阻挡守军视线,根本看不清下面形势。”
斥侯伍长傅全是国学弟子出身,年纪不大,眼光甚是犀利,道:“这是依据汉营骑兵布营之法,根据山势做了一些改变,布营虽好,可惜马贼毕竟不是汉兵,虽是学了表像,却理解不透其中精髓。”
一阵风心中嘀咕,旋即恍然,谓左右道:“这是攻打我们营寨的工具,只要把这些树干一条条并排在斜坡上,不惧我们箭矢石攻击。”
另有百余人手持锄铲等工具,看样子是想在盾兵掩护下,破去斜坡布置的种种障碍,填平装有尖刺的陷坑。后面还排列着百名手持弩机强弓的远程攻击手,然后是百名手持长兵器的汉军,整个场面井井有条,阵容十分严整。
元裕刚从前营回来,道:“汉军用松木杆制成木排,把下山通道封了起来,木排之间只留尺许空间,仅可容一人通过,不能过马。木排后方挂有风灯,布有箭阵,汉军轮流驻守,就是派人出去求援也是不能。”
百人将乔阳见廖化十分兴奋,上前问道:“看来将军已经胸有成竹,否则为何如此泰然?”
回亚反应很快,一阵风当机立断,但是依然晚了一步,回亚带着两百余名贼人来到马场,马场hetushu.com周围已经全是全副武装的汉军。回亚粗略判断一下,知道凭两百余人,上前争战只是自寻死活,慌忙带人撤了回来。
一阵风苦笑道:“求援?去求何人?何人敢与汉军过手?现在我们只能固守,等待龟兹王派使责问汉军擅自入境。”
回亚脸色苍白,道:“就是这支陷阵营,虽然只有千人,当年硬抗我匈奴右贤王亲卫万名精骑,以少胜多,右贤王及其三子皆死在这些魔鬼手中。”
廖化观完敌营,便与部下会合,发下军令,让副将赵敬率领三个百人队攀岩偷袭敌营后方,自率主力封堵马贼正面。七百汉军兵力稍薄,排成数列,恰好堵住贼营出口。
众人心中一紧,急随一阵风同去营前观看,只见汉军于木排外列阵,百人举着高及人身的巨型木盾,若是组成盾阵,可以步步为营,借以抵挡矢石的攻击。
一阵风望着汉军鼎盛的军容,不由暗自心寒,忽有一名手下惶急地说:“报告首领,此路汉军旗号应是汉军陷阵营。”
大头目灰狼见回亚说话时浑身发抖,耻笑道:“匈奴人被汉人杀怕了,提起汉军便屁滚尿流,我们却不怕。”
廖化立营以后,见贼军坚守不战,部下准备工作还未完备,命令部下分批回营休息。黄昏时分汉军埋锅造饭,廖化让部下全部撤回营中,休歇体力,只候军令。
一阵风扭头一看,却是一名匈奴人,名叫回亚。回亚在南匈奴举族投降以后,坚持不降逃走异乡,他原是刘都和图书部下,当年曾经参与匈汉战事,是极少的幸存者之一,对刀锋营旗号十分熟悉,也最是恐惧。回亚与十余名属下负责牧马,牧马地因有山林阻挡,看不见山下汉军,回亚并不知道详情。方才一阵风通知大小头目聚议,回亚刚从牧马地匆匆赶到,听说一阵风等人皆在营前,便寻了过来。路上仔细观察汉军,看到旗号之时,突然脸色大变,匆匆来见一阵风。
一阵风摇头道:“从正面突围可能性不大,从左侧山壁偷出不是不可能,但是马匹皆失,如何逃过追杀?”
元裕道:“汉军唐而皇之兵围我等,根本未将龟兹王看在眼里,指望龟兹王未必能够行得通。听说数路汉军皆赶来西域,这不过是前锋部队,不如夜间突围便是。”
一阵风刚刚回营,听手下汇报汉军回营,估计今夜汉军不会发起战事,召集手下大小头目一同商议。虽未交战,但从汉军行止,却能见识到汉军的强大,想起汉军对待异族的残暴,一个个皆面如死灰。
灰狼说完大笑起来,周围不少头目也随之大笑,望向回亚的目光满含嘲弄。一阵风了解回亚,也知道万名匈奴铁骑的厉害,望着回亚说道:“回亚,我知道你所言都是实情,可是我们如何逃脱呢?”
一阵风默然一会,道:“营内粮草充裕,又有水源,固守不战,汉军想要拿下我们,也要付出可怕的代价。”语气虽然显得轻松,心中却知汉军既然迅速到达,就是为了脸面,也会不惜代价剿灭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