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三国小驸马

作者:墨柱
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姜述篇

第325章 兼并西域(四)

廖化飞起一脚,踢掉掷来的硬弓,三尖两刃刀刀光一闪,直刺一阵风胸膛。只听“咣啷”一声激响,两人又过了一招。一阵风险险挡着此招,但因仓促招架,而廖化是蓄势而发,又借了马儿前冲之力,整个人被劈得仰翻在马背上。
回亚忠心护主,一直随于一阵风身后,见状上前挡住廖化,廖化一刀劈来,回亚勒马闪过,却被刀杆顺势横扫,击中腰际,顺着惯性被扫落下马,此时廖化部下赶将上来,一匹战马收势不住,其中一匹马铁蹄下踏时,正好踹在倒地的回亚胸膛处,骨折肉裂的声音立时爆起,把这残存的匈奴人当场踩死。
此时汉军占尽优势,路上早已组成军阵,一阵风在这狭小的山坡平地上,绕着一个圈,见无路可走。此时廖化策马追赶上来,见一阵风马快,乘隙取出手驽。
过了数日,孙坚统兵进入乌孙国境内,乌孙王见西域诸王难以合力,不敢交战,乖乖交出军政权力,成为首位献土而降的西域国王。吕布、黄忠、夏侯渊、夏侯淳四部兵马渐次而至,兵威相加之下,月氏、于寘、康居、疏勒等国随即宣布举地献降。只余龟兹、鄯善、车师三国不降。孙坚、吕布、黄忠三军分别征剿三国,月余而下,尽屠三国贵族。
汉军本身配有双马,又占了马场,此时大部分汉军皆骑马追杀,贼兵皆是步卒,如何能逃得性命?不到半个时辰,此役圆满结束,廖化未留一个活口,让部下将全部贼人取了m.hetushu.com首级。
次日,廖化聚合部下,将首级堆成景观,祭祀遇难的汉人同胞。祭祀过后,将一阵风等贼首首级用石灰保存,派轻骑送回洛阳。
一阵风见势色不对,掉转马头,朝着马场方向全速奔逃。廖化扯掉身上甲衣,减轻重量,狂追过去。如此一来,他的坐骑负重比一阵风那匹至少轻了数十斤,兼之坐骑本是健马,转眼便追到一阵风两个马位以后。
姜述传授技艺向不藏私,又是日后患难与共的夫妻,因此倾囊传授。两女基本功扎实,年纪最是合适,又识字通文,理解能力很强,进展十分神速。
廖化大笑道:“陷阵营主将廖化,你是何人?”
这次大婚比起前面数次大婚还要隆重,但侯府上下已有经验,显得比以前大婚轻松许多。数位新娘只有曹华、曹节、张月彩、关凤四人还未收入房中,曹节年纪还小,万年公主与甄姜商议,同时将已经成人的张星彩趁此吉日收房。
只听一声沉响,却是一阵风的左腿与廖化的刀杆踫在一起,一阵风发出一声惨呼,左腿已经骨折。如此一来,一阵风即使弃马而逃,也无攀岩之力。一阵风知晓今日到了绝境,要想逃得性命,唯有骑马冲过汉兵营寨,当下策马反向战场中心杀来。
是役斩贼过千,汉军只轻伤五人,伤亡如此轻微,实属异族人难以想像的奇迹。自此战过后,陷战营大名响彻西域,此后所到之处,难觅敢正面厮杀者。和-图-书
关凤从小受其父关羽教导、张雁从小受伯父张角教导,资质又高,年纪虽然不大,但是底子很好。娶到侯府以后,张星彩、徐环等诸女当初年纪还小,姜述就为诸女安排课程,习文练武。
一阵风会说汉话,持马反杀过来,大喝道:“来者何人?”
关羽往年追随姜述左右,知晓姜述剑术不低,近年驻守外地,却不知姜述武艺已经突飞猛进,见关凤这般厉害,详细询问一番,竟然受益匪浅,武艺因此突破瓶颈,几乎已与吕布、黄忠并肩。
姜述彼时玄功虽然刚刚起步,但是武艺却高,间或前来传授武艺。诸女好武者也随之学习,孙仁、祝融夫人、马云鹭等女长进很大,但是受益最大者,却是张雁和关凤。
铿锵声中,两人擦马而过,交换了三招,谁也没有占到便宜。廖化想不到一阵风膂力既强,武术又精,掉转马头时,纯以双腿控马,右手持刀,左手取出手驽。
西域正式归于汉境,姜述下令西域之地划归西州管理,设立乌孙、月氏、于寘、康居、疏勒、龟兹、鄯善、车师八郡,任命士郁为月氏太守,乔豪为乌孙太守,曹演为于寘太守,曹彬为康居太守,夏侯衡为疏勒太守,士壹为龟兹太守,钟繇为鄯善太守,高定为车师太守。又命令孙坚部于西州择地屯田。
张雁自张角临终时托付于姜述,一直居住在姜家,与关凤年纪相仿,两人资质极高,一经点拨便能领会。夏侯霸、关兴、张和-图-书苞初入门之时,自以为家传武艺不凡,与两女交手皆非对手。
姜述诸弟子之中,诸葛亮、周瑜、姜维、邓艾、钟会、陆逊及士家子侄皆文武双修,其中以姜维武艺最高,邓艾、钟会次之,周瑜、诸葛亮、陆逊再次之。后来收的士家子侄六人,因为入门甚晚,士徽、士祗、士干、士颂四人姿质不凡,长进很快,估计成人以后,武艺应会超过周瑜。武艺潜力最大者,是后来拜入姜述门下的丞相府司直文钦之子文鸯、诸葛亮族弟诸葛诞、夏侯娟次兄夏侯霸、关羽长子关兴、张飞长子张苞。
十月二十一日,名州、郡、县主官联名上书,拥立姜述为帝。十月二十三日,姜述再次大婚,此次新娘原本只有曹羡、曹华、曹节、关凤、卑弥乎、张月彩、邹容七人,后来应张宁所请,多了张宝之女张雁。
那些持着火把从马场赶回来的贼子,此时后有追兵,前来强敌,早已心慌意乱,又见有人手提一阵风首级,知道大势已去,一声发喊,皆往四方八方逃窜。
战场上此时杀声震天,贼人溃不成军,一时间血流成河。廖化此时豪气涌动,手挽一阵风的首级,不理还在流淌的鲜血,飞身上马,迎着贼兵大呼道:“一阵风毙命!”
马儿狂奔而去十多丈外,一阵风的尸身这才翻跌马下。一名汉兵在路上捡了廖化甲衣,刚好追赶上来,廖化安然落地,先取了一阵风首级,然后穿好甲衣,又赶往战场。
一阵风一声长啸,举起马刀http://m.hetushu•com格挡,同时侧倾往外,借势飞起一脚,直奔廖化腰际。这一脚是由草原民族骑战之时甚有威力的侧踢,劲道十足。廖化身为张角弟子之一,虽然不是出类拔萃,但一身艺业不在一阵风之下,兵刃径直迎向突袭而来的这记飞腿。
廖化一声不响,径直射出劲驽,此时一阵风将要杀到马场,见前方出现火光,不敢继续前行,索性勒马回身,刚好避过劲驽。这处恰好是在贼营与马场之间,四周无人,变成一对一局面。
姜述诸妻之中,自小练习武艺者不少,张宁、张雁姐妹,张星彩、张月彩姐妹,杜一娘、孙仁、祝融夫人、马云鹭、吕雯、关凤、曹苑儿、魏雨儿武艺皆不错,年纪尚小、还未收房的徐环、鲍三娘、王元姬三女也好武艺,其中武功最高者不是祝融夫人和孙仁,而是关凤和张雁。
女卫平常与亲卫一样,除了当班轮值,日常都要练习武艺,操练军阵,各百人队之间甚至各伍之间,每季度皆有比武大会。当初祝融夫人怀胎之时,关凤负责百人队日常训练,比武之时获得冠军。
汉军早已配备马蹬、马鞍,廖化大半时间都在马背上度过,骑术自非吴下阿蒙。一阵风也乘机将腰刀咬在嘴上,取出硬弓,以迅捷手法弯弓拱箭,“飕”的一声劲射一箭。
关凤自定下婚约后留在侯府,关羽此次回京,关凤回府探望,说起侯府诸女练武之事,义兄关平有些不以为然,以为只是健身康体的花拳绣腿。关凤年少气盛,当即和-图-书拉着关平到练武厅较艺,竟将已得关羽七分武艺的关平打得无还手之力。
一阵风道:“我乃一阵风。”
女卫最先由孙仁组建,张宁、祝融夫人先后参与管理,马云鹭、杜一娘手头没事,也各组建了一队女卫。女卫先前只是卫护齐侯府内院,后来又接过后宫警戒,已从最初的五十人发展为五百人。由孙仁总领,与四女各掌一支百人队。吕雯、关凤、曹苑儿、魏雨儿、张星彩五女娶进府中,皆好武艺军阵,姜述分派曹苑儿为女卫中军百人队副手,吕雯为张宁副手,关凤为祝融夫人副手,魏雨儿为马云鹭副手、张星彩为杜一娘副手。
自孙仁组建女卫,所择皆是有武术根基的良家少女,其中不少是勋贵之后。诸弟子日常接触女卫最多,妻子多是女卫出身,诸葛亮之妻张莹是张济侄女、张绣堂妹,周瑜之妻樊许是樊稠次女,姜维之妻乐冰是乐进长女,钟会之妻曹凤是曹性长女,邓艾之妻官惠是官亥三女,五女皆是孙仁当初挑选的首批女卫。
廖化动作很快,只听一声暴喝,径将手中长兵器往一阵风身上掷去。投掷标枪是汉卒日常训练科目,廖化自然不是庸手,这记飞掷劲力十足。这时一阵风刚坐直身体,两脚夹着马腹,给锋利无比的三尖两刃刀贯背而入,顿时死于非命。
廖化训练过闪避弓箭,岂会惧怕?往侧一闪,避过来箭,一夹马腹,加速前冲。一阵风想不到廖化能避过这必杀一击,大骇下将硬弓往他掷来,伸手取过口中咬着的腰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