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三国小驸马

作者:墨柱
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姜述篇

第327章 纺织女工

门前贺客见齐隶立在门前,纷纷上前寒喧,正在此时,见左侧上来十余百姓,有农民打扮的,有织工打扮的,有商人打扮的,众人不明缘由,心中暗自猜测。齐隶望见这批人过来,与众人施个礼,迎着付盏一行而去,与数人问答几句,确定十人皆是东莱百姓,引着众人从侧门入府。
齐隶总理此次婚宴安全事宜,听情报司手下说府外来了一伙不明来历的百姓,便让人仔细探听。不久手下来报,说是入京送万民书的东莱百姓,不由暗自琢磨。齐隶为人精细,知道姜述亲民,这些百姓今日若被拒之门外,于姜述声名不利,便寻找甄姜商议此事。甄姜知道姜述对东莱感情深厚,吩咐手下在厅中临时加了一桌,又让齐隶亲自出府来迎。
中年人登记时已经知道付盏的身份,抬眼打量一下付盏,问道:“甄夫人知道你来见她?找她有何事情?”
付盏道:“我们来为侯爷贺喜,见只有手持请柬之人才能入府,正在寻思办法,正好看见大人,请大人想个法子,让我们也入府见见世面。”
齐隶唤左右送付盏至内院,又有女卫上前接引,直接送到张宁居处。张宁是张氏工坊的主家,付盏的身份是张宁雇工,张宁另一个身份是张角嫡女,付盏是黄巾军遗孤,因此付盏与张宁相处,内心十分紧张,战战兢兢不敢就座。张宁笑道:“你是黄巾人,平时管理工坊辛苦,也是有功之人,既然入府m.hetushu.com贺喜,就是客人身份,不必拘礼。”
付盏回头找到伙伴,先去礼品登记处,交上礼物,填上各人姓名,见负责登记者是位慈眉善目的中年人,付盏道:“我想求见甄夫人,不知找谁通报?”
付盏一行摆在末席,与蒯良所在距离不远,蒯良见付盏带人入府,以为付盏与甄姜私交甚笃,怎敢打官腔,也挤在这张桌上与辖下百姓聊天。
付盏略微想了一想,心想齐隶方才安排在那边,现在再随张宁到女席怕不妥当,答道:“刚才齐大人已经为我安排好席位,私自改变怕是不妥。”
蒯良略想一下,道:“曹将军今日是亲家身份,何将军推他坐在首席。”稍微一顿,接着说道:“再往下是卫将军刘表刘景升,原来担任荆州牧。”
正在说话之际,远远看到东莱太守蒯良,付盏不由喜出望外,连忙迎着蒯良前去行礼问安。蒯良在东莱地面是顶级大员,来到京城却不算大官,虽然能够参加姜述婚宴,也是排在宴会末席位置。蒯良是荆州有名才子,以往去过张家织坊多次,与付盏十分熟悉,这番又与付盏等人同行进京,猛然听见有人招呼,扭头见是付盏,不由有些诧异,道:“付管事也有为侯爷贺喜?”
蒯良见张宁召付盏入内,猜测她与张宁关系定非一般,当下也不回席,与众人挤在一起。此时朝中大佬先后入场,蒯良给众人小声介绍,道:“和_图_书坐在右手首席那位黑脸短须的是卫将军曹操,原是长安朝廷丞相,今日齐侯新娶夫人有三人为曹将军之女。坐在次席的是骠骑大将军何苗,是何后嫡兄,万年公主的亲舅舅。”
付盏谦虚数句,忙说明日定来给甄姜请安,然后跟随女卫来到宴席厅。众人此时早已聚齐,忽见一名女卫送一名青年女子入席,大家皆心生好奇,不知此女是何方神圣,竟然可以入席,纷纷打听此女来历。有知晓底细者悄声说出付盏来历,众人不由众说纷纭,猜测此女以织坊工人身份入席,说不定暗示着朝堂有什么变化。
张宁也不勉强,招呼一位女卫送付盏到前厅。付盏如愿进了侯府,又与张宁见面聊了一会,想到回东莱后身份会提高不少,心情十分高兴。行到半路,正逢一群人簇拥甄姜入内,连忙上前行礼,甄姜见付盏打扮得十分新潮,比往昔显得年轻漂亮不少,笑道:“小付近年保养得好,比前些年显得还要年轻些,真是不错。我今天杂事繁多,让张宁妹妹陪你说会儿话,明日你若有暇,可来府中聊上一会。”
蒯良听完,不由苦笑道:“齐侯大婚,合郡有资格入府饮宴者,只有我与冯郡尉两人。你等要想入府,我实在帮不上忙,实在有心无力。”
此人正是齐隶,现任情报司副管事,因为常随姜述左右,凡能樊得上姜述之人,少有不识齐隶者。齐隶这次现身,顿时吸引住了众人目光,hetushu.com只见齐隶径直来到礼品登记处,环视一圈,对正要离去的付盏道:“这位想必是付管事,二夫人听说你们前来,让我来迎你们进府。”
付盏答道:“我等来京,是来送百姓万人书的,甄夫人不曾知道。”
张宁已经育有两子,摇身变成一位绝美熟女,此时语态平和,让人如沐春风,付盏忐忑之心渐自放下。张宁问了一下张家工坊近况,又问黄巾退役兵在东莱的情况,转眼已到饭时,周氏打发人来催。张宁问付盏道:“付管事是随我至女席,还是与同伴一起?”
姜家富可敌国,姜述又是讲究之人,侯府装饰得虽非富丽堂皇,但是布置合理,外观大方,内里精致,付盏一行瞧得眼花缭乱,路上见仆伇忙忙碌碌,脚不沾地,却不纷乱,井井有条。
蒯良下首是东莱商人衣兼,当年曾因姜述出手脱过大难,对姜述一向感激涕零。姜述主政东莱之时,凡事积极响应,又有商业能力,借着东莱发展的大势,数年之间竟然成为一位巨商。衣兼走南闯北,见多识广,好奇地发问道:“骠骑大将军职在卫将军之上,何将军为何坐在曹将军下首?”
旁侧一人嘲笑一声,附合道:“齐侯不久就是天子,想来攀附富贵的人多了去了,齐侯府是什么地方?怎是这些无官无职者轻易能进的?”
来到就餐之处,蒯良远远望见齐隶引领付盏等人进厅,连忙上前,与齐隶见个礼,小声询问付盏和-图-书几句。齐隶引着付盏一行在餐厅角落就座,就退了出去,忙活预前分工的相关事务。
付盏听到有人七嘴八舌的嘲笑,不由又羞又怒,灰头土脸,正要离开,却见府门口出来一人,路上之人纷纷施礼问安,此人打个团揖,道:“有事在身,不能诸一见礼,请诸位见谅。”
马腾、韩遂实力比刘表远远不及,但是凉州屡逢战乱,马腾、韩遂两人名字反而比刘表响亮得多,众人仔细观察一番,只听蒯良接着说道:“再次那位无须男子是上军将军吕布,紧挨其后的红面长须将军是镇军将军黄忠,那位相貌堂堂的长须将军是辅国将军关羽。”
蒯良笑道:“景升公本是文人出身,曾是本官的上官,文才斐然,因为献地之功而封此职,并非依仗军功。再往下是抚军将军马腾、中军将军韩遂,两人原来割据凉州,也因献地之功获职。马将军之女也是齐侯夫人之一。”
来此处登记礼品者多有品秩不够的官员,在旁边听到两人言语,不由窃窃私语,有人道:“齐侯何等身份,我等尚无资格入府,一个织工怎能进得去?”
方才灰头土脸的付盏此时红光满面,急匆匆地寻到同伴,喜道:“二夫人派人来接,你们速随我进府。”
刘表坐镇荆州时间不长,荆州也几乎未动刀兵,刘表名声在士大夫中十分响亮,在百姓耳中却是籍籍无名。众人打量一番,衣兼道:“这位卫将军不似将军,倒像文士。”
姜家内事和_图_书名义上是万年公主总管,实则全部委托甄姜管理,她入府早,年纪大,又有才能,合府上下皆称呼她为二夫人,此事早已形成惯例,即便灵帝当年赐婚的田丰儿,位置也排在甄姜之后。姜述今日大婚,甄姜主持内府事务,又要过问安全事宜,虽有不少人员分忧,依然是合府最为忙碌的人。
付盏不由又惊又喜,见齐隶身着官衣,又得诸人礼敬,知道是个大官,连忙上前见礼,道:“多谢大人。”
付盏方才向同伴吹嘘,说与甄姜、张宁十分熟识,却连府门都进不出,感觉很没有面子,但她所认识的最大官员就是蒯良,蒯良既然开口拒绝,想想再无别法,只好诺诺退下,想法寻找甄姜。
这下子众人瞧往付盏的目光发生了质的变化,方才嘲笑之人纷纷开始转舵,方才出言嘲笑者担心惹祸,不敢上前登记留下姓名,趁众人关注齐隶时悄然离开。
正在此时,齐隶又回到厅上,径直走到付盏面前,道:“宁夫人有请,请随我来。”
甄姜心思最多,既然迎了付盏等人进府,便存了以此事收百姓之心的念想,但是手上事多,便让人通知张宁,接待一下付盏。张宁性情括淡,不喜世务,手中没有职事,与诸妻正陪着来贺喜的女眷说话,听说付盏等人进府,心里转念想了想,都是冰雪聪明之人,不用齐隶交待,早已猜透甄姜心意。
中年人笑道:“甄夫人今天最是忙碌,定然没有时间见你,不若你明日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