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三国小驸马

作者:墨柱
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姜述篇

第329章 大张皇后

星彩娇颜欲滴,羞不自抑,更让姜述心动,他替她脱去衣物,轻咬着她的耳垂。星彩耳珠最为敏感,被他吻上来,娇躯如遭电击,不由轻颤起来,强忍着身体的敏感反应,说道:“夫君怜惜。”
只听一声压抑不往的娇呼声响起,星彩紧紧搂住姜述,牙齿咬住枕巾一角,继而瘫软在姜述怀中。室内不断扬出的娇呼似是流畅的音符,随风轻送到室外守护的女卫耳中,比及声音全部停下,室内方才止住云雨,此时东方已经渐亮。
昨夜牵连之人,未来齐侯府解释之人便是铁心附逆者,刘表、刘瑶、刘岱、刘范、刘瑁、刘虞皆刘氏宗亲,从皇族跌为普通贵族,不得不冒险一搏。王浩是东海公主丈夫,被姜述戴了一顶大大的绿帽子,除了国仇还有家恨,此人情有可原。卢植、朱隽、鲍信向来忠于汉室,陶谦原与姜述不睦,应劭、张京为其亲信。赵范为刘表亲信,投降后未得重用,因此响应刘岱倡议。但就善、规莫、带素这些降王,投降后姜述待他们不薄,不能不让姜述恼怒。
姜述道:“士大人本来已有决断,决定不去搅这趟浑水,却又想知晓众人商议何事,因此赴宴之时甚晚。后来见众人所谋之事,与自己料想暗合,不愿虚与委蛇,因此提前离席。”
姜述道:“杨修为了杨彪,皇甫健为了皇甫嵩,孔融、孔岫m.hetushu.com皆不愿孔家牵扯此事,朝馥为人懦弱,担心惹祸上身,是来自辩。你与他们讲一下,就说我心中有数,让他们放心便是。”
姜述笑着摇了摇头,道:“诸皇族之中,刘表空有名望,胆略太小,虽去赴会,必然不敢轻易参与。刘虞、刘瑶皆重文轻武,旧部多是文官,鲜有武将心腹。刘岱、陶谦原本势力就小,旧部入朝以后,少有得到重用者。韩馥、孔妯之流,有谋事之才,无谋事之胆。张鲁为明智之人,又有张李氏出面说服,必然不会附逆。至于士燮此人,极识大体,必是前去探听虚实,以便过来通报消息。”
两人在一次激情热吻以后,姜述开始疼爱起那对美丽的双峰,看着山峰充满青春气息的颤动。星彩忍耐不住,发出令人迷醉的声音,身体不停地扭动。
星彩被抱到宽大的香榻上,玉腿间突然被硬物顶住,她不由一惊,娇羞地说道:“夫君,别……我还要替你脱衣。”
步练师又道:“刘表在荆州降官中影响力巨大,刘瑶、刘岱、刘虞、韩馥、孔妯、陶谦、张鲁、士燮原来皆割据一方,旧部多有在地方或军中出任高官者,若是联合作乱,麻烦不小。”
两人饮了交杯酒,星彩先为姜述斟好茶,然后走到榻边坐好。还未坐稳,玉体突然被人抱起,吓得星彩不由一和-图-书声惊叫,抬眼看着这张熟悉的脸庞,浑身顿时像一泫春水般软了下来,美丽的脸庞飞上两抹红霞。
姜述来到星彩房中,见她如一株山谷幽兰,静静地坐在榻上,她知道今夜次序安排,明白姜述很晚才会过来,却坚持未睡,一直在榻上静坐等候。
士燮道:“昨晚赴宴之人,刘表、刘虞、刘瑶、刘范、刘瑁等皇亲国戚,因为关乎族中大事,皆言齐侯代汉应可商榷。杨彪、韩馥、皇甫嵩、孔妯出言附合。卢植大骂齐侯此举为谋逆不道,附合者有刘岱、王浩、朱隽、鲍信、陶谦、陶和、应劭、赵范。西凉旧将、张鲁、张京、孔封等皆不言不语,就善、规莫、带素等降王虽未言语,但是面带喜色,想是以为诸人合力,或将齐侯推翻,其复国有望。”
感觉到星彩的身体有点蹭来蹭去,姜述开始正式动作。只听一声痛呼,落红点点,世上又少了一位纯真的少女。
听着星彩逐渐高亢地娇呼,姜述的动作突然加快,只听屋内喘息娇呼声大作,星彩双手紧紧抱着姜述的脖子,修长的腿盘在姜述腰上,像是挂在姜述身下,丰满的双峰紧贴在姜述胸前。
士燮进门之时,见齐隶在府门迎候,心中便觉诧异,姜述如此一问,心中更加奇怪,道:“齐侯如何知晓?”
姜述送走土燮,李儒、华雄赶了过来,说和*图*书起昨夜饮宴之事,言西凉诸将赴宴前不明其意,当初虽未表态,担心受到诛连,因此今晨相聚,皆奔李儒府上商议,李儒听闻如此大事,怎敢耽误?急与华雄来寻姜述说明情况。
姜述的手如水中的游鱼,熟悉地游入丘壑之间,另一只手在她耳垂上轻轻一勾,星彩不由蠕动一下嘴唇,美眸泛起羞涩的涟漪,只觉浑身燥热,不由自主地向姜述怀中靠去。
送走李儒,张李氏身着道袍,头带道冠,笑吟吟走进门来。姜述迎她就座,道:“莫非是为昨夜聚宴之事而来?”
等到晚饭之时,姜述思及刘范兄弟,不由怅然若失,谓齐隶道:“帝王之利太大,足以使人漠视友情、亲情。我与刘范兄弟有救命之恩,彼此交往多年,交情深厚,因为族中之事,却固要附逆,真是让人难以接受。”
士燮拜服道:“向闻齐侯得神人授识,还有些不信,如今听君一言,实在佩服。”
姜述默然一会,忽然招呼齐隶,道:“你去府门迎接一下士燮大人。”
张李氏道:“鲁儿为人机智,怎会被人利用?担心卫儿性格莽撞,这番大事若被人利用,或被牵连合族,因此求我进府一趟,以免齐侯误会。”
姜述怎会知道星彩所要的只是一个程序,只要由周氏或万年公主说明要收她入房,她本已嫁入门中,自会投怀送抱。因为缺少这个环节,星http://m.hetushu.com彩认为与姜述调笑,与婚前与未婚夫同房一样,虽然不属违法之事,但应算是失德。
还未讲完,齐隶带着士燮进门,相互施礼完毕,姜述挥退众人,道:“士大人可是前来通报消息?”
昨日公主将星彩唤进房中,与她交代一番,今夜与姜述同房,自此便有了名份。星彩低声说道:“夫君,昨日公主允许我与你同房,从今夜起我才是你的女人。”
姜述抬眼看着无双娇颜,在诱人的香唇上轻啄一口,继而热烈地吻了上去。星彩烫热的鼻息中不时带出一声轻哼,如春燕呢喃,身上散发着淡淡的女儿香,清新如兰。
因为痛极,星彩用手搂着姜述的腰,不让姜述动作,姜述怜悯地伏在她的身上不动,用手在星彩光滑的身上上下抚摸。过了很长时间,星彩一双美眸已经蒙上了一层水雾,姜述见状,这才慢慢活动起来,速度逐渐加快。星彩逐渐品尝到一点痒意,继而变为酥意,最后疼痛全部消失,只剩下无边无际的快意。
姜述之所以在继位之事上拖延推阻,又暗使贾诩等人串连天下文武齐聚京城,便是为了看看究竟何人与他离心离德。果不其然,有心人果然串连生事,正好借此一网打尽。
与张李氏说笑一会,姜述见她容颜如花,不如动了兴趣,两人在书房又大战一番,两人皆习玄功,将近午时方才休战。送走张李氏,齐和图书隶来报:“杨修、皇甫健、孔融、孔岫、韩馥求见,已经等候多时。”
只见冰肌雪肤,丰丘贲起,玉沟深陷,说不尽的销魂。姜述灼热的眼神似要将星彩融化,星彩体内不由燥热起来,白腻如脂的玉肤染上片片桃红,原本淡然优雅的神态早已含羞带怯,无限娇柔。
姜述这才明白星彩以前抗拒的原因,不由哑然失笑,见星彩脸色潮红,柔美身段不断起伏,显得身材火爆,勾魂夺魄。姜述忍耐不住,揉搓那浑圆丰润的臀瓣,柔软富有弹性的手感让他血气陡升。
次日上午,步练师过来寻找姜述,道:“昨日夫君婚宴以后,建节将军刘岱私下串通多人,昨晚在府上聚饮。入宴者有卫将军刘表、宗正刘虞、侍制中王浩、原乌孙国王就善,原龟兹王规莫,原夫余太子带素,杨彪、王允、卢植、皇甫嵩、朱隽、鲍信、韩馥、孔妯、陶谦、陶和、应劭、张京、刘范、刘瑁、孔封、张鲁、李催、郭汜、牛辅、董璜、李肃、胡轸、张横、杨秋、梁兴、赵范等共计五十余,士燮与会最晚,走得最早。”
姜述见星彩反应甚是激烈,反而有些愕然,这些日子清闲,数次与星彩调笑,被她责难数次,弄得都有些心虚。今天星彩却与往昔大不相同,热情主动不说,竟然也会浅吟低唱,百般回迎。
姜述笑道:“今夜你是新娘,这些事我自己做就行,余事以后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