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三国小驸马

作者:墨柱
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姜述篇

第332章 益州平叛(一)

李应选择设卡之地,是蛮兵必经之路,地形险要,虽然兵少,但是足以抵挡一会。待高定拍马赶到之时,李应部已经做好万全准备,要想从此地经过,唯有强攻一途。高定自幼读过兵书,远远观察一番,谓鄂焕道:“汉卒将才无数,一个小小校尉,短时间内能做出如此安排,足可独当一面。事已至此,欲罢不能,鄂焕只管统兵进攻。”
次日,高定自缚请降,姜述果然如高定料想那般,效防乌恒故事,贬其族人为奴,修筑益州道路,五年后入籍分至各州为民。姜述忆起高定功劳,并未害其性命,让他与族人一起服役。
要说这五十颗手榴弹的威力其实不大,杀伤敌军不足百人,但是场面看起来十分惊人,一时间烟雾弥漫,残躯断肢四飞,让进攻的蛮兵感受到强烈的恐惧。
鄂焕跟随高定走南闯北,见多识多,闻言大惊,连忙打发左右急报高定,命令部下于路旁就地歇息,策马上前观察。只见前方一队汉卒就路设卡,路旁已经立好军营,军营门口挑着一杆大旗,上书一个大大的“陈”字,又有一面稍小的旗帜,上书一个“李”字。鄂焕见识不凡,一见便知此是益州兵曹营将陈武部下,鄂焕此行本想突袭漏江,若是与此路兵马发生战事,战前计划便须做出改变。
手榴弹是长山军事要塞研究而成,与后世手榴弹相比,显得十分笨重,威力也远远不及,但在和*图*书汉代来说,这种手榴弹已经是神兵利器,远非寻常百姓所能想象。
高定一路既平,再说建宁雍闿一路,自从张羡、田利设谋以后,派人密切监视雍闿举动。张羡、田利在姜述登基以后,跟随刘晔、李严等一道返回益州,高定造访雍闿之时便已得到消息。
这一队掷弹手只有五十人,五十颗手榴弹猛然抛出,在这偌大的战场上如同射了五十箭一样普通,但是效果却截然不同,只听一连串爆炸巨声传来,五十颗手榴弹在蛮兵人群内爆炸,顿时血肉横飞。
方才箭头处排列的皆是盾兵,此时伤亡大半,李应部下弓驽手开始发威,尚未正式接战,蛮兵前军五百人已经损失惨重,去了大半。高定部下皆是依照汉军训练之法训练,军令未下,只能硬着头皮前进。而掷弹手在敌军稀疏之时,并不浪费手榴弹,只待蛮人集兵上前,才按照日常训练掷弹。掷弹手两次密集掷弹,配合李应部弓驽攻击,高定三千精锐部下已经损折三分之一。
江小河早已计量好掷弹位置,问李应要了一队盾兵卫护,让部下运送手榴弹过去,此时见蛮人逐渐攻上,连忙引领部下来到预定位置。掷弹手阵地位于路侧小丘之上,巧妙的融入李应组成的防御阵式之中。
高定族中勇将鄂焕,原是夷奴,自小跟随高定左右,身长九尺,面貌丑恶,使一枝方天戟,有万夫不当http://www.hetushu.com之勇,此时正率领前锋向漏江县城急行。忽有斥侯来报,道:“前方官路有汉军军卡,阻断道路。”
鄂焕泣而退下,连夜逃往深山躲藏,后来辗转逃到占城境内,往周瑜军营投军,因功提拔为郎将,成为周瑜手下一员干将。
李应见蛮军退回,也不追击,只是让部下打扫战场,对蛮族伤兵根本不问情形,补上一刀就地解决。等到收拾完战场,李严、陈武也已统兵赶到,看看天色已晚,就地扎营立寨,连夜派出斥侯,打探高定主力去向。
高定原任高官,知晓姜述对待异族手段之毒辣,因为错估形势,鬼迷心窍,竟然想谋反作乱,此时族人地盘被汉军稳步吞食,族人被杀者不计其数,听着斥侯不断报来的噩耗,高定不由后悔不迭,为了保存族民火种,高定让亲信手下将部分幼儿送入深山,以期逃过这次灭族之祸。高定一族在益州落根多年,分枝散叶,族人计有十四万之众,经过三日屠杀,减员已有三分之一,其中精明者见高定败局已定,不往深山而逃,反而扮为流民,向汉人区域逃去。
鄂焕不能自决,只能静候高定决断。鄂焕这边停下行军,汉军已经得到消息,汉军斥侯潜上前去,将来敌具体情况探听明白,急赴军营报告。在此地设卡者是校尉李应,部下六百人马,听说敌军人多势众,不敢怠慢,急忙集合全军,于和*图*书路摆好军阵,又使人急报陈武。
高定从未听说过汉军这般利器,在后面呆呆看了半晌,忽然发现自己正在做着一件断送身家性命的蠢事,看着族人壮丁排成密集的箭矢阵式上前,那箭头处在掷弹手的攻击下,很快变得稀疏起来。
因为蛮寨密集,一路之上刀光剑影,血光横溅,因此行程甚慢。高定族人有听闻汉军屠寨消息者,纷纷扶老携幼,皆往高定堡寨而来,一时间高定堡寨人满为患。
掷弹手、炮兵在益州兵曹各营皆有编制,其中炮兵一营,掷弹手一营,火炮、炮弹皆笨重之物,往来全部依仗后勤,因为行程极慢,至今尚未送到。掷弹手皆配有双马,一马载人,一马载物,行动甚是轻便,此次随同李严一同赶来,分配到各部配合作战。
高定依托险峻地形,固守堡寨不战,然而堡寨于汉军眼中,只要稍有破绽,便会爆破开路,不到三日,前方三道关卡皆失,高定的大本营暴露在汉军的刀锋之下。
高定曾任太守,知晓汉军弓驽厉害,准备了不少铁质和巨木盾,携带时甚费力气,此时却派上了立场。只见盾兵排起盾阵,开始向前移动,后面长枪手和朴刀手跟在其后。
次日清晨,李严汇总情报官和部下斥侯消息,认定高定已经缩回老巢,当即兵分三路,近万汉卒浩浩荡荡杀往蛮寨。李严往昔征战南蛮,心性十分坚定,行军途中,凡经蛮寨,只要不是汉人,http://www•hetushu•com则族灭之,高定藏兵于民袭扰汉军后路的计策顿时告破。
望着天上干净清澈的明月,高定内心起伏不定,实话而言,高定治政能力不弱,又熟悉番务,出任车师太守,为稳定当地局势做出不少贡献。若是没有野心,安心为朝廷效力,久后或会积功封个侯爵,得以光大门楣,族人久后也会融入汉人。无奈野心作怪,竟然想做个逍遥自在的番王,触了姜述逆鳞,身家性命不保不说,合族老小怕是也在劫难逃。
李应仔细观察逐渐上前的蛮兵进入射程,并未命令弓驽手放箭,悄声向随军情报官说了几句。情报官疾快回营,不一会,随他过来一队精锐健卒,衣着与益州兵马稍有不同,正是姜述直管的掷弹手。
高定一族与汉民杂居已久,会说当地汉人语言,又明白汉人习俗,寻常关卡轻易就会瞒过。可惜姜述执政以来,实行户籍登记制度,到了流民收容所,一经审讯,登时露出马脚。法政也是狠辣人物,非常时期怎会行妇人之慈?这些以为逃过一劫的熟蛮,逃过李严的屠刀,却遭到法政无情的屠杀。
高定叹了口气,回到书房,唤鄂焕过来,道:“明日清晨我自缚去汉营,族人或会效仿乌恒旧事,皆贬为奴。你武艺高强,又非我族族人,日后可报名从军,谋个前程,护佑族人平安,便是报我往日之恩。”
高定见不是路,急忙下令部下撤回,高定部下兵将被手榴弹之威http://www•hetushu•com早吓得失了胆魄,闻听回军命令,忙不迭地转身退回,连受伤的族人也不管不顾。前进道路被阻,奇袭漏江的计划已经不可行,高定认为以目前战力,若想攻破前方汉军,精锐部下或将损失干净,当下决定退回山寨,据堡而守。
江小河目测敌军已经进入掷弹范围,下令道:“全部掷弹手都有,从左到右分为十个区域,各依日常训练,划区试掷。”
汉军之中有四个兵种,主将并无管辖权力,一是军功体系,军功统、军功记、军功督察等,隶属军功司管理。二是炮兵体系,士兵皆是正宗汉兵,出身皆是良家,直属姜述管辖。三是情报体系,情报官皆属情报司管理。四是新兵种掷弹兵,士兵皆是青州籍人,日常训练与日常汉卒不同,自成体系,隶属姜信管理。
掷弹手小队长名叫江小河,是东莱江四海的族人,国学毕业后分至掷弹手营。江小河贫苦人家出身,学习训练十分刻苦,因为成绩突出接连升任。李应方才召集部下之时,李应向情报官了解情况,知晓目前以寡击众,只能固守以待援兵。想在这险峻之处破关而入,只能凭借密集阵法,以人海战术取胜。而应付密集阵法最有效地手段,除了弓驽,便是炮弹和手榴弹。
高定原在益州任职,借职务之便,贪墨汉军衣甲三千余套,长枪、弓箭无数,其族精兵三千,还有数万壮丁,此时准备完毕,准备就近奇袭漏江县城,抢夺武库兵甲武装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