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三国小驸马

作者:墨柱
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姜述篇

第335章 南疆小国(二)

王双吩咐道:“李爱,你部摸到池塘南部,分兵在池塘东西两边为疑兵,能杀多少杀多少。”
皮宗国在现在新加坡附近,都无国在皮宗国正北五百里,国都离大海一百余里。都无国大小与林邑国相仿,兵力武器还不如林邑国,国王平常不管事务,皆由国相管理。都无国相是身毒人,所以说都无国算是身毒的殖民地。
林邑以前与南洋都督府关系良好,区连与周瑜也有数面之缘,周瑜见区连投降,也未难为他,让他尽起王宫财物,带领家族去洛阳安置。报请朝廷在此地建郡,称为林邑郡,划归南州管理,南州与交州至此疆界全部连上。
都无军的弓箭并不密集,比起北方胡族的弓箭威胁差得很远,饶是如此,方挺部下也乱了步伐,混乱了一阵,在汉人军官的喝斥下重新组军,按照军令重又杀上前来。
王双领军杀入营中,这时前面厮杀声音传来,吸引了守兵的注意力,王双赶到帅帐五十步左右,都无主将的亲卫才发现他们。都无人以无备应有备,以弱势兵力迎战,很快败下阵来,又逃无可逃,无奈只得举手投降。王弟混冲引领亲卫冲突数次,都被王双部下截了回来,最后领着数十亲卫,拼死守住帅帐。
汉人军官数量不多,或是射出强弓,或是操作手驽,准头也好,力道也足,因此杀伤力很大。守营弓手很快哑了火,有些受伤的都无士兵开始鬼哭狼嚎,其余守和-图-书军见到战友躺在地上不住哀叫,不由自主受到影响,士气大落。
再说王双领兵杀入后营,却不像前营那样费劲,让亲兵借树丛掩护,悄悄摸到近处,用弓箭射杀哨兵。王双亲兵都是汉人,而且都是老卒,上前的亲兵箭术都不错,两人瞄着一人,对付这些哨兵自是轻而易举。
甘宁这路水军任务最重,灭了林邑,与周瑜部下交割防务,即日启程赶往占城,在占城补充物资以后,杀奔都无国而去。
汉人军官都是随从周瑜南下的老卒,大都参与过北方战争,这般不密集又无力道的弓箭,在他们眼中根本不算什么。这些汉人军官都配有弓驽,这时躲在军阵内,开始定点清除守营的都无弓手。
区连连忙来到城门观看,见大齐兵马势如破竹,追着败兵已经杀到城下。区连见状,知非其敌,叹息一声,令人悬起白旗,合国投降。林邑国自立国到国灭,总共两代十余年。
正是一天内最热的时候,军营内外一片安静,几乎无人巡逻,如同蒸笼般的营房内更无人愿呆,除了数名在营门前站岗的哨兵外,一部分官兵都泡在池塘里,另一部分士兵在池塘边的树荫下打盹。泡澡以后在这凉风徐徐的树荫下睡个小觉,是件十分享受的美事,正在舒服的都无官兵,丝毫没有发觉有人正悄悄摸上前来。
这时营外的大齐兵马已经合围,前排盾兵往里挤压,第二排的和-图-书长枪手从缝隙中突刺,一枪一个,被围在核心的都无官兵人数越来越少。一名头脑灵光的军官见状,扭头寻找穿白衣服的官兵,让他们脱下衣服,举着白衣服舞动,用生硬的汉语高呼道:“投降。”
所幸都无弓手没有百步穿杨的准头,也无穿透兵甲的力道,只有几名新兵蛋子躲开头脸,却没注意防护四肢,受伤退往阵后。军医随即过来,为伤员拔箭敷药,这些新兵虽然受伤,狠劲却不小,治疗时都咬着牙一声不吭。
军营营门是用硬木厚板制成,门栓也十分坚固,众人撞了十余下,营门纹丝不动。这时情报官上前,在方挺耳边说了几句,方挺大呼下令,道:“两人一拨,搭成人梯,攀上营墙。”
大齐蛮兵弓箭不行,近身搏杀却有一套,这时在营前摆起军阵,这头合力猛冲营门,那边将退到此处的都无官兵截住。都无官兵没穿兵甲,也没有武器,赤手空拳与全副武装的大齐兵马作战,就像飞蛾扑火,损伤极众。
这也不怪这些蛮兵,周瑜担心蛮兵久后叛乱,训练蛮兵主要是枪兵和刀盾手,与敌人对阵时,刀盾手摆在前面,抵御敌人弓箭,枪兵竖枪应对敌人骑兵,弓箭根本不练,标枪也只是选训项目,蛮兵没将标枪投到自家人身上,就算不错了。
王双招呼一名懂汉语的都无降兵上前,道:“你用都无话告诉你们主将,若不立即出降,我就放火将他们烧http://m.hetushu•com成熟猪。”
李爱领兵到位,都无蛮兵并无人发现,李爱蹲在齐腰的杂草丛中,打出一个手令。大齐蛮兵此时手持标枪,各自找好位置,突然现出身影,助跑加速,数千标枪一齐投向都无官兵。
都无气侯又热又湿,午时暑气正盛,空气似乎也在沸腾,走路也会出一身大汗。都无城北军营,背倚山峰,面临池溏,规模在大齐来说并不大,但在人口稀少的都无国来说,这已是都无国最大的军营。
王双部下八千兵马,都无兵马不足五千,又是有备战无备,王双如此小心翼翼,感觉有些小题大做。其实不然,王双部下这八千兵马,只有数百军官是汉人,余者皆是蛮人。这些蛮人虽在征战南洞蛮时见过血,但是比起大齐正兵,相差不是一星半点,打顺水仗可以,一旦遇到挫折,心理承受能力如何,王双心中实在没数。
如果是汉人正兵,这数千标枪至少得消灭上千都无蛮兵,但是大齐蛮兵与正兵战斗力不是一回事,没有准头不说,力道也不太行,投掷前也没有标注目标,所以这批出其不意的标枪,杀伤率低得吓人,只伤了上百人。
都无国共有八千兵马,除了王城守军、王宫护卫等,这所军营共驻有四千兵马,主将是王弟混冲。混冲与都无国王混瘭同父同母,混瘭将主力军权交在混冲手中,足以说明兄弟之间关系良好。
混冲这些贵族,早就听说过汉人对付m.hetushu.com异族的手段,知道王双所言放火烧人并非虚言,当下不再顽抗,一行人出来投降。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身为主将的混冲投降,还在顽抗的都无兵见状,也不再挣扎,相继抛械伏地投降。
蛮族无论建城还是立营,与汉人都无法相比,营墙只有一人高,这时大齐蛮兵两人一组,都往营墙上面攀登。都无军半数以上在营外,还有不少没赶过来,守兵十分单薄,很快被齐军破开口子,杀近营门处,打开营门放大齐兵马进来。
都无人好战,汉人建立南州以前,都无常年与皮宗开战。损失大小不说,这些都无人经过战火磨砺,稍稍慌乱一阵,马上镇定下来。十来个都无军官观察一下周围,见东西两个方向都有大齐兵马,招呼士兵往军营速退。
正在享受的都无蛮兵还未反应过来,标枪已经铺天盖地而来,一名军官望着南方冒出来的齐兵,不由打了个激灵,慌忙起身,喊道:“有人劫营,汉人来劫营了!”
都无军此时都陷入绝望之中,见状都省悟过来,一齐高喊“投降”。都无国与大齐并无仇恨,王双临行前也没接到不准受降的军令,统兵的李爱和方挺商议一会,各自下达军令,允许都无官兵投降。
周瑜行军讲究神速,定下计议,便调派兵马。临邑国土虽大,但合国兵丁不过万余,又没有什么准备,失败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又吩咐一人道:“方挺,你带兵摸到军营左侧和图书树林处,李爱那边发动,蛮兵见东、西、南都有人,定向军营处逃窜。你部这时插上前去,一标兵马守住前门,其余兵马围杀那些不带兵器的蛮子。”
这时李爱领兵追上前来,那边方挺也领兵现身,先集中力量夺取营门。大齐兵马人多势众,排成四列,跑步疾行。可惜动静太大,现身不久,就被哨兵发现。
王双带领部下伏在半山坡上,头上身上皆以树枝做好伪装,像一颗颗低矮的灌木。王双拿着望远镜,仔细观察一会,笑道:“这群蛮子真会享福,只想乘凉享受,不着兵甲也罢,武器也不带在身边,这下省了我们的劲了。”
南洋水军在占城驻有一营,甘宁得了军令,带着这营兵马,会合中军亲卫,于夜袭夺林邑港。区连听到消息,连忙聚齐兵马,待要复夺港口时,外面警讯不断传来,原来周瑜部下兵分五路,已经相继杀到。
营门哨兵只有十余人,见状不管营外士兵,先将营门关上。这时营内弓手现身,营前没有遮拦,视线极佳,风也不大,基本不用瞄准,就能射中方挺统领的大齐蛮兵。
继而扭头对传令兵道:“传令其余兵马,跟在中军后面,从军营北门进入,兵分三路,中军跟我包围帅帐,左右两路依序杀入,一个也别放过。我们到营前门集合。”
甘宁统领五千水军从水路出发,周瑜部将王双统领八千步卒从陆路启行,甘宁部停靠都无港口时,王双统兵也已进入都无北方边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