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三国小驸马

作者:墨柱
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姜述篇

第337章 南疆小国(四)

皮宗颜奉命出使,来到军营,求见王双,递上国书。王双取来国书看完,道:“你们责怪我们无故犯境,根据我们的消息,身毒派人联络你们共同出兵,可有此事?”
李爱领命出帐。甘宁又道:“都无王说王弟混冲领兵与皮宗作战多年,可为你军向导。”
皮宗完急忙阻止,道:“我们举国而降,皮宗就此除国,依大齐政制,此地会被划为郡县,即使联姻成功,大王子女获封皮宗王,也只余其名,皮宗实已名存实亡。”
都无兵好战,若是配上兵甲,练熟兵阵,比王双部下战斗力要强。现在都无王已降,不日将迁到内州,有人质在手,也不怕混冲领兵叛乱。王双送甘宁出营,回来授予混冲军令,从降兵中挑选三千精壮随军,余者皆放归回乡。
皮宗颜一怔,心思我们在谈两国邦交,怎么转到都无人身上去了,点头道:“是。”
叶柳闻言,转向皮宗颜道:“二舅,如何联姻?”
皮宗与混冲部下相战,损折近两千余众,水军被甘宁部歼灭,皮宗城内守军总量不到五千。皮宗守军对上都无人没有心理负担,但在王双引领主力赶到时,五百骑兵予人排山倒海的气势,马上骑士高举着的战刀,似乎马上就要砍到守军的脖子,守兵皆面露惊惧之色,尚未接战已先怯了场。
姜述文武全才,人也生得好,担任丞相兼大将军时,就是天下少女的梦中情人,这般神仙般的传奇人和图书物,对叶柳同样有吸引力。叶柳脸色一红,继而恢复常态,道:“若是联姻能够存国,我愿意嫁给大齐皇帝。但以前有过故例,邪马台女王嫁给大齐皇帝,受封皇淑妃,但国家亦除。”
皮宗与别国不同,历代国王都是女子,女人地位比男人高,所以皮宗掌权的贵族,并非国王的兄弟叔伯,而是国舅。皮宗守军分为三部分,一是水军,负责港口和海域,由叶柳四舅皮宗耶统领,前番保卫皮宗港口时,被甘宁部将蒋钦俘虏;二是北方军,主要防御都无人,由叶柳三舅皮宗律统领,前番与混冲屡败屡战,前天统领败兵退入皮宗城;三是王城护卫,是皮宗城的防守主力,由叶柳大舅皮宗完统领。叶柳二舅名叫皮宗颜,担任皮宗国相。
蒋干道:“都无王已经举国而降,都无人现在是我大齐人。都无人与皮宗国有仇,就是大齐人与皮宗有仇,王将军应都无人要求,统兵来皮宗寻仇,从道理上讲不通吗?”
随军司马姓蒋名干,与周瑜总角之交,以辩才闻名,这时见王双语塞,哈哈大笑,道:“国相辩才真是了得,将自家责任推得一点不剩,好像我们大齐理亏一样。我问你一句话,你们与都无人是否有仇?”
不一会,一什士兵押送混冲过来。混冲进门见到混瘭在此,立即拜了下去,脸露愧色,道:“兵败被俘,愧见王兄。”
混冲往年带兵与皮宗大小数十战和-图-书,在都无士兵中威信很高,对皮宗防御也异常熟悉。都无国力与皮宗相仿,士兵总量也差不多,现在混冲部下有三千精兵,皆换成大齐兵甲,又有王双部在后撑腰,此次出征底气十足,进入皮宗境内,打了几仗都十分漂亮,很快破开皮宗的防御线,兵临皮宗城下。
皮宗颜道:“若是大王嫁给大齐皇帝,生下子女求为皮宗王,不是可以存国了吗?”
叶柳长叹一口气,道:“大舅所言有理,但若顽抗到城破之时,皮宗城内将会血流成河,我们王室人或是被杀或是为奴,那时皮宗才是真正的灭亡。如果我能嫁到后宫,子女又获封王位,在大齐会有一定的话语权,无论皮宗王室还是皮宗百姓,都是受益良多。二舅,你先去吧。”
皮宗完眉头一皱,不服气地说道:“难道只有投降不成?我观敌军多是蛮兵,实力未必强到那里去。若是集兵一战,胜负未可知。”
皮宗王室姓皮宗,后来部落强盛,独立建国,以姓氏为国号。国王名叫叶柳,年方十七八岁,登基已有四年。叶柳生父是汉人,叶柳生得花容月貌,识汉字,能读书,心性极高,至今还未婚配。
皮宗国在亚洲大陆最东南角上,海商兴起以后,皮宗港日益繁华,各国商人在皮宗多设有货栈,商税已达皮宗国财政收入的半数。皮宗境内土地肥沃,近年请汉人教习耕种之法,一年三熟,国库内钱和*图*书粮无数,是个非常富裕的国家。
皮宗颜不由目瞪口呆,蒋干说的也对,王双打着替都无人报仇的借口,就可以唐而皇之出兵,根本不用以身毒人为借口。皮宗颜斟酌一会,道:“我们国小力弱,你们持强欺负人,这是不容辩驳的事实。我们大王说了,要我们投降也行,但要答应我们两个条件,一是我们大王要嫁给大齐皇帝,二是我们大王未来的子女,得有一人受封皮宗王。”
叶柳沉吟一会,道:“二舅,你去趟大齐兵营,探听一下对方的虚实。要我们举国而降也行,但要答应我们两个条件:一是我要嫁给皇帝,名位不能靠后;二是我所生子女之一,须获封皮宗王。”
皮宗颜道:“身毒确实派人来过我国,但我国非身毒属国,与身毒人还有旧怨,并没有理会。将军若是因为此事犯境,有些强词夺理、以大欺小之嫌。”
皮宗颜道:“国家存续分为许多种,目前这种情况,无论皮宗降或不降,灭国是必然结果。能与大齐皇帝联姻,为大王子女求得皮宗王封号,皮宗一样可以存续。”
王双在都无停了几天,让甘宁留下那两百匹战马,又征都无境内战马,湊成五百骑兵,让亲卫统领王则训练。混冲本是都无大将,统领三千都无兵,很快操练完毕,领命担任攻伐皮宗的前锋。
皮宗完、皮宗颜、皮宗律皆站在叶柳身旁,也如叶柳一样,满脸焦虑之色。皮宗颜年轻时曾http://www.hetushu•com在汉境游学,在皮宗算是少有的智者,治政也很有天份。皮宗颜此时开口道:“倘若只是城下这些兵马,我军只要坚守不战,再派兵袭扰敌人后路,或可逼迫敌军退兵。但是大齐兵马太多,南州驻兵就有二十万,这拨兵马攻不下,后面援军定会源源不断而来。大齐既然下达侵略我国的军令,不达目的绝不会罢休。皮宗想要继续存国,难度不是一般的大。”
混冲与帐内诸人见过礼,沉吟一会,道:“我们与皮宗是世仇,这次征战我们降兵可否参战?”
皮宗颜摇头道:“固守尚不能够保护守住,出城野战更无机会。若想存国,唯有联姻可行。”
甘宁急着西征,引兵从都无城返回都无港口,留下五百人驻守港口,领兵从北向南,攻占皮宗沿海城镇和港口。王双领兵来到皮宗城下时,甘宁部已绕过南端打到皮宗西边海域。
王双分出一部兵马防守都无,甘宁又急着西进,攻伐皮宗兵力不多,闻听混冲主动请战,正中王双下怀,去了一宗心事。王双道:“这样更好。混冲就在我手下担任向导官,选拔精兵三千,暂由你统领。待平定皮宗,再报到兵曹,如何安排让兵曹决断。”
叶柳此时站在城门楼上,忧心忡忡,大齐骑兵正排着整齐的骑阵,围着城转圈。叶柳虽然不习军务,但骑兵不能攻城这点常识叶柳还明白,叶柳知道敌人如此做的用意,是想展示强大的力量,威慑皮宗和*图*书守兵,是心理战术的一种。
混瘭上前扶起混冲,道:“都无是小国,不然怎会受身毒欺负?更不是大齐对手,此战非你之罪。我已举国而降,不日将率领王室前往洛阳面圣,荐举你为大齐兵马向导。你会说汉话,也会写汉字,懂得军略,以后在军中尽心尽力,若能凭军功谋个一官半职更好。”
皮宗女王年少貌美,远近闻名,南州驻军将领大都知道,喝酒聊天时还有不少关于女王的荤段子。王双思索一会,道:“这事我答复不了,事关陛下婚约,得请示陛下才行。”
姜述是个传说很多的人,从少年时就有神授之人的传说,当初为了顺利接掌皇位,姜述登基前曾经进行宣传包装,刻意编造故事,使人传扬天下,姜述本身就是一个传奇人物,加上许多故事美化,几乎是个神仙般的人物。
皮宗颜所言有理,林邑受身毒王诏书册封,算是身毒属国。都无国相是身毒人,与身毒殖民地相仿。皮宗国与都无国对立多年,身毒人曾派海军帮助都无,与安南、皮宗打过几次仗,从这个方面讲,皮宗并非身毒属国,而是身毒仇人。皮宗国重视商税,无论汉商胡商还是本国商人,都一视同仁,在汉商中口碑很好。皮宗国又聘请汉人,教习国民耕种,对汉人一向十分友好。皮宗颜以理相责,王双即使辩才不错,一时也无法回答。
王双恍然大悟,笑道:“一直忙着整军,将这人忘在脑后了。来人,请混冲过来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