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三国小驸马

作者:墨柱
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姜述篇

第338章 还魂秘术

于吉道长此时坐在案后,清癯的脸上露着一股凝重,喝了一口清水,向西方喷去,道:“请纸笔。”
站在于吉道长左侧的左慈,闻言起身焚香祷告,先向北拜了三拜,然后左手拿起一张紫纸,右手掐诀指向紫纸,口中念起咒语,然后拿起紫纸放在香炉上来回熏,熏完提起毛笔,来到旁边的房间,在桌上摊开紫纸。
左慈画完这道符纸,也是脸色苍白,跌落在地开始打坐。良久,于吉、左慈脸上恢复红润,先后醒功。于吉见姜述面露好奇之色,道:“合魂术的符纸原来都是恩师所画,现在恩师闭关未出,我与师兄合力才可为之,上天护佑,虽然耗些心神,但这符纸总算大功告成。”
左慈上前把了把齐眉的脉,道:“这次积累了不少经验,下次试试能否独立完成。”
皮宗颜道:“大齐兵强马壮,灭掉皮宗只是举手之劳,我国大王有意归降,是否请将军收拢部下兵马,暂时在城北立营,军粮物资由我们皮宗负责。另外,港口防务可以交给贵国,但请放开海禁,以免影响商税收入。”
这时正是夕阳最红之时,姜述将齐眉抱在院中案桌上,见于吉示意自己离开,强自按捺住心中好奇,去前堂暂时等候。
皮宗国书启行之时,姜述正在皇宫道观忙活甄婧还魂事宜。还魂并非想象中那样简单,蜀山派送敬齐眉来到洛阳时,敬齐眉失魂已近两和-图-书年时间,身体已经十分虚弱,全凭蜀山派丹药吊着口气。
姜家家大业大,不怕花钱,琅琊宫有不少秘方,又有华佗、张机这些神医在,即使如此,敬齐眉身体恢复到可以合魂的程度,总共耗时将近两年时间。
皮宗王要举国而降,皮宗境内可以不战而下,战后恢复花费人力财力也少,王双当然大力支持,道:“你国可以国书形式,将事情写明白,我负责送到京师,静候陛下回信。”
这时于吉、左慈同时动作,一张紫色符纸封住齐眉百会穴,其余符纸悬空飘浮在齐眉身体四周,闪闪发亮。大约过了半刻钟时间,符纸上面光亮消失,既而飘落在地上,未燃却化为灰烬。
于吉笑道:“你将她抱到内室,现在不宜见风。甄姑娘不久就会醒来,但因魂魄刚刚合体,头脑眩晕得很,要昏醒几天才能逐渐适应。”
待圆圈内黑线渐无,左慈又是一声暴喝,道:“安魂!”
现代人穿越而来的姜述,亲眼目睹此事经过,自此对道法十分敬畏,认为这些道法自上古传下,应是上古文明或外星文明流传下来的秘术,当今科学虽然不能解释,但并不代表这是封建糟粕。
等着符纸画完,于吉、左慈准备好道具,于吉对姜述道:“陛下将齐眉抱到院中案上,我与师兄随后作法。”又对吉贞道长道:“师妹,你来回巡视,五十米内不得m•hetushu.com有人停驻。”
这时于吉取出紫金葫芦,揭开贴在葫芦口的符纸,又拔出里面的塞子。一股黑线从葫芦口逸出,但是凝而不散,就在这时,左慈暴喊一声“疾”,然后疾快念着咒语,手中不断变幻手印,于吉同时施符,只见四周金光闪闪,将黑线圈在一个圆内,左慈这时不断施法,用符纸圈成的这个圆缓慢向案桌上移动,到达齐眉头顶时,左慈手中桃木剑一挑,圆圈开了一个小孔,一道黑线从里面逸出,开始向四周逸散,就在这时,只听左慈高呼一声:“入舍。”随即几道符纸打出,将黑线逼向齐眉百会穴上。百会穴似有一股吸力,待黑线临近尺许时,将这黑线迅速吸入体内。
姜述恢复洛阳那年,黄河水灾,大水漫堤,数段河道已很危险。左慈书铁符投洛阳北边黄河,顿时天闪雷鸣,水中出现一蛟,抬头对天长啸,啸声未毕,迅雷劈下,巨蛟顿时化为灰烬,水位立降,黄河水患消除。
这时,于吉口中念起请水咒语,左慈念起请笔咒语。两人念完,于吉握笔在手,左慈又念起另一段密咒。于吉叩齿三下,嘴里含一口净水,朝东方喷出,然后开始画符。只见他凝神运气,下笔极快,书写时始终念着咒语。
姜述有些不放心,不时从正堂向这边探视,这时见两道停止施法,问身边的吉贞道长道:“那边是否施法完毕?”和图书
姜述与吉贞道长说着话,一起来到院中,姜述急问道:“婧儿何时醒来?”
洛阳皇宫从外观看,与后世故宫有些类似,但是风格古朴,也是前朝后寝格局。皇宫道观在北宫门东侧,建有观门、大堂、后堂、寝殿、花园等,规模并不很大,但院内古樟参天,浓荫蔽绿,环境清幽。
对于画符,姜述一窍不通,吉贞道长则熟悉得很,不过这道符箓,吉贞道长并不认识。姜述小声问道:“这是什么符,怎么这样费劲?”
华佗百思不得其解,请教于吉不得心得,回到临淄请教姜述。姜述起初不信,遍问华佗一行,确定此事为真,也无法解释,也去请教于吉。于吉道:“这些秘法传承方式十分古老,这是道家最传统的道法。画什么符,念什么咒,结什么煞,自古以来都是师父口授,没有文字。口授时,徒弟要向师父起誓为盟,不得泄露天机。符法能否灵验,与结煞方式有关,符无煞不灵,许多道士也画符,不灵验的原因不是符画的不对,而是结煞方式有问题。我与左师兄画符念咒皆授于恩师,虽然灵验,但要我说出其中道理,我也讲不明白。”
这时院中除了于吉、左慈,再无一人,于吉道:“师兄作法,我来协助。”
于吉上次护卫姜述不利,导致甄婧丧命,心中存着内疚,担心还魂有所失误,自敬齐眉来到洛阳,就集中精力琢磨这事。敬和-图-书齐眉的状态与当初姜述不同,姜述合魂时是突遇变故,虽然陷入昏迷,但身体其他方面机能正常,齐眉失魂已达两年时间,身体已经处于濒死状态,若想甄婧借齐眉躯体还魂,首先要恢复齐眉的身体机能。
经过华佗、张机把脉,认为敬齐眉身体状况已经恢复到常人水平,于吉、左慈顿时忙活起来。姜述听说这个消息,与吉贞道长(张李氏)也过来帮忙。
左慈点了点头,从案上取出桃木剑,取出两张道符,贴在两个剑面上,念起咒语。说来也怪,咒语一出,四周顿时阴风习习,左慈挥动桃木剑,隐约有风雷之声。
说句实话,画符念咒、驱鬼降妖这些神秘道法,不仅姜述认为是装神弄鬼,即使吉贞道长内心也不相信。事实上,后世的龙虎山张天师一脉,也源自琅琊宫,龙虎山一脉的强项就是画符念咒,颇有神秘色彩,有许多现代科学不能解释的奇异现象。
吉贞道长探头向院中看了一眼,道:“左师兄开始收拾道具了,说明法术已经完毕。”说到这里,笑道:“看两位师兄的表情,应是大功已成。”
于吉、左慈同时长吁一口气,两人都是面露疲态,眼神却洋溢着喜色。于吉笑道:“大功告成,以前都是恩师画符,我们施法。现在证明,我们师兄弟合作,也可以完成合魂术。”
姜述身为合魂者,对合魂术最是上心,又询问几句,但是于吉、和图书左慈只会施法,其中道理委实不知。于吉、左慈又画了些黄色、紫色符纸,见吉贞在旁边闲着,于吉道:“师妹,你也过来帮忙,还差几张镇魂符。”
姜述来自现代,原先对道法根本不信。任青州牧时,济南府瘟疫横行,华佗等人率领医科弟子前往救治,整日为这事疲于奔波。于吉听说这事,主动请命奔赴济南府,画符投入蓄满水的大瓮中,凡是染上瘟疫的病人,饮半瓢水,一日病情好转,三日内病情皆愈。
合魂术是琅琊宫秘术,除了于吉、左慈之外,温播等数名高辈长老也接触不多,同是南华真人弟子的吉贞道长,甚至从未听说过合魂术。吉贞道长进了密室,见于吉、左慈身穿八卦衣,手持桃木剑,腰悬宝镜,正在画符念咒。
吉贞道长小声说道:“画符念咒是琅琊宫的法术之一,会画符箓只是入门,琅琊宫弟子皆会画符,但这些高级符法,我也不懂。相传,符箓是天神的文字,是传达天神旨意的信物,可以召神劾鬼,降妖镇魔,治病除灾。”
于吉、左慈的神情极为虔诚,于吉画完最后一笔,似乎耗尽浑身精力,脸色苍白,即刻盘膝打坐。左慈上前接过符纸,口中念念有词,从中指挤出一滴血,在符纸上画了一个奇怪的图案。
两国就此罢战,叶柳准备好国书,让皮宗颜送到王双手中。王双将国书交给情报官,情报官自有快捷通道,将国书送到洛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