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三国小驸马

作者:墨柱
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姜述篇

第344章 姜华建功

再说甘宁率领水军主力,往西奔袭流月港,要突破自谓海战天下第一的身毒水军的防御,把大齐军队带到身毒腹地,让战火燃烧身毒沿岸的各大城池。
五十余艘大型战船,平均每艘有四百左右士卒,这些士卒皆是汉人老卒,又有驽炮营又有弓箭手,这才是世界上最强的水军。海战的最犀利的手段是远程攻击,拥有火炮、小型投石机、巨驽的大齐水军,在海上足能以一抵十。
姜华道:“身毒人后路被断,一定会孤注一掷,凌将军那边压力更大。再说先烧船,其军大营防守必严,不若先烧其大营,待其军救火时,我军趁乱烧掉他们的船只。再在远处以灯光设置疑兵,身毒人心中疑惧,夜间必不敢狂攻,其栖身处已失,说不定会因此撤兵。”
两位少年站在姜华左右,比姜华稍微大一些,一名姜敏,一名姜捷,是姜述派给成年皇子们的暗卫,少年营出身,得于吉、左慈调教,学文习武,身手很高,还精通军略。
娑迦陀略想一想,道:“往东西二十里派出哨船,倘若发现敌踪,立即燃起希腊火报讯。”
五十余艘战船皆挂着三叶帆,借助风力,如风驰电掣一般,当中一艘大船,挂着“甘”字将旗,甲板上站着杀气凛冽的甘宁。甘宁身着金色军将甲胄,腰间挂着一柄宝剑,手上握着一柄大刀,背着一个巨大的箭壶。全副武装的大齐水军,同样杀和-图-书气凌人,看着望风而逃的身毒守军,双目透出无比的快意。
副将道:“我军善于海战,不擅攻城,又无攻城器械,只用云梯攻城,战果很差。我观城上守兵不多,若是集兵四面狂攻不停,我军兵力优势就会体现出来。”
李丑又道:“身毒兵力太多,即使集兵攻城,守营兵马也不会少,我军兵马少,袭营难度很大。”
姜华笑道:“这事我带人去办,李校尉带人去摸哨船,待军营火起,再带人将敌船烧掉。还有一个任务,烧掉敌船的同时,还要干掉敌人的哨船,追击漏网之鱼,这件事谁去办?”
李丑道:“我请命前去,不过要调些箭法好的汉卒同行。”
娑迦陀此时神色冷厉,望着已经无法扑救的军营,又望着逐渐被点燃的战船,大声喊道:“快去抢船,先将船保下来。”
姜华现是一名副舰长,代理舰长,此次领兵护船避到此处,凌统分兵时,将领兵任务交给了姜华。在此处的三千官兵,比姜华职级高者有多人,此时听从这位少年指挥,多多少少都有一些心病,但是大齐军令严酷,心中即使有意见,也不敢不奉军令。
校尉张倍、黄贵上前请命,姜华就让张倍带人清理东边哨船,黄贵清理西边哨船,继而领兵在外侧,负责剿灭漏网敌船。军令分配完毕,约定时辰,诸将分头回去准备。
姜华点了点头,道:和_图_书“难度的确很大,难点在于清除身毒营外明岗暗哨。军港建筑多是木制,十分密集,只要接近敌营,顺着风口泼上火油,只要点上十余个火头,火势便不可控制,我军第一个任务就能达成。”
副将在侧说道:“将军,军营被烧,战船已失,我军现在若不速退,只有集中兵力速下都卢城,粮草物资才能得到补充,还能得到夫甘都卢人的援助。”
当年,大齐水军初次西上时,只有三艘战船二千余人,身毒水军以绝对的力量,可以压制大齐水军,迫使大齐水军不得不远远避开身毒沿海,绕到湿国建立军事基地。
正在这时,只见东南方向燃起十余个火头,火借风势,很快向四边弥漫开来。身毒军营顿时乱了起来,守营士兵都忙着救火,攻城士兵见状攻势也缓了下来。
这位少年正是姜述与貂婵之子,皇次子姜华,国学毕业后分在南州,战前已经升为军侯,不久前领兵进攻林邑时,因功升为部司马。姜华兄弟从在国学上学时,就隐姓埋名,因为出身皇族,都化名为黄。
军营、战船皆被毁掉,军粮从何处来?物资从何处补充?现在港口也被同时烧掉,身毒这两三万兵马连个栖身之地都没有。望着港口和海面上的熊熊大火,身毒官兵都目瞪口呆,都望向脸色极其难看的主将娑迦陀。
身毒人战船载量很小,每船配员一百二十人左右,和-图-书比起装载数百甚至上千的大齐战船来讲,只能算是些小不点。但在海上作战,并非船大战斗力就强,小船调头快,十分灵活,使用群蚁战术对付大齐战舰,也是一件让人头痛的事情。凌统之所以不愿在海上与身毒人缠战,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距离都卢港不远一处海岛上,一位年仅十五六岁的少年,站在高处,拿着望远镜,正往都卢港附近观察。这时一名情报官匆匆送来一封密函,道:“禀报黄司马,凌将军有军令送到。”
姜敏接着说道:“身毒人没了船只,我军在海上便可进可退。我观敌军营寨依港口而建,若趁乱再烧掉敌军大营,身毒人怎还顾得上攻城?”
此长彼消,身毒人士气大落,再无战心,待听退兵命令下达,如潮水般退了下去。
姜华看完信件,两眼眯了一下,道:“这身毒人要搞人海战术,凌将军今夜将会十分被动,我们也不能避而不战。你们两人说说,我们如何策应凌将军?”
不久,海面上又亮起火光,一艘,二艘,三艘,很快泊船处燃起熊熊大火。从火光中可以看到,周围出现许多庞大的船影。大齐人已到危急时刻,见状不由雀跃道:“援军来了!援军来了!”
姜华只带着二十余人,乘坐四艘小船,于夜摸到岸边。姜敏、姜捷身手高,人也机警,很快干掉明岗暗哨,清理出一条道路,众人抬着火油桶,潜到身毒军http://www•hetushu.com营东南方向。
娑加陀双眼一凝,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道:“死伤这么多人?”继而长叹一口气,道:“汉人根本没伤多少人,如此进攻如何能攻下此城?”
这批身毒兵马也是精锐,娑迦陀军令下达,立即抢出几标人马,都奔海边疾走,攀上还未引燃的战船,从空隙中往外逃去。只是这些小船,若不形成合力,如何能斗得过大齐战船?身毒战船很快被封堵回来,侥幸从空隙逃出去的,也会遇到张倍、黄贵等人阻截。
这些汉人精锐不纯粹是弓驽手,踏上陆地也是精锐汉卒。每千名士卒中,皆拥有一百神刀手,配上大齐顶级盔甲,无论海战还是陆战,综合战斗力都让人感到恐惧。
姜捷道:“只需派小船潜到其船舶附近,在其船上淋上火油点燃,先断掉这批身毒人去路再说。”
娑迦陀冷哼一声,道:“强攻?怎么攻?你看那些战船了吧,你看看那艘大船的旗号,这是甘宁杀回来了。我估计这些战船只是一部分,你再看看远方的那些灯光,不下百艘大船。我们若是攻城,大齐水军会抄我们的后路,到时两下夹击,我们退都没机会退。传命各军,火速启行,往北撤到夫甘城。”
副将在旁说道:“大齐都卢水军战船东撤,或会回救都卢,或者大齐水军主力回防,战船是否有危险?”
姜华又与姜敏、姜捷研究一会,回船吃了晚饭,见天色逐渐黑透www.hetushu.com,命人召集诸将集议。众人齐聚姜华战船,姜华道:“将军方才来信,言今夜身毒人使用人海战术,船上兵马都上岸攻打都卢城。将军虽有信心保全城市,但三千兵马已经苦战一天,夜间稍一疏失,就可能陷入被动。我的意见是趁夜火烧敌营,待敌军慌乱时,再烧掉他们的战船。”
校尉李丑道:“敌军必派有哨船,如何穿得过去?”
其实远方那些灯光,不过是大齐人坐着小船故布的疑阵,看似一艘艘大船,其实都是大齐人的救生艇,士兵举着高高的火把伪装而成。今夜烧了身毒军营,尽毁水军战船,吓退身毒水军主力,姜华这几招用得妙到巅峰。
娑加陀点点头,道:“全军埋锅做饭,准备夜战,传令每船只留十人看护,余兵都上岸参与进攻,我就不信我军攻不下这都卢城。”
姜华道:“无妨,我方才已经观察过,身毒哨船分散在东西两侧,南边派有三四条哨船,空隙很大,我军偷袭时只派小船,趁着天黑,完全可以瞒过哨船穿过去。”
这时都卢城边人声鼎沸,战况已经达到白热化,凌统部下人少,应付身毒的四面进攻,的确十分吃力,即使有都卢人帮忙,兵力也全补充上去,手中已无可以调配的机动兵力。数次身毒人攀上城墙,都是凌统带着亲卫亲自上前杀退,场面变得十分被动,都卢族人见状,也都生出惧意,莫非惧怕大齐督战队的利刃,恐怕早已四散而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