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三国小驸马

作者:墨柱
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姜述篇

第346章 夺取海权

娑迦陀部在路上吃尽苦头,损失惨重,得娑多迦罗尼接应,这才得以逃得性命,出行时意气风发的三万水军,此时残存士兵不足五千。
从东方沿海岸线直袭流月港的周泰,统领部下驾驶五艘最新型的大齐战舰,载满火油和易燃物,从港东小港前面一掠而过,代表流月港的敌方船只已经不可挽救。
……
“哗拉……嘭……哗拉……嘭……”
身毒王严加阿反应过来,命令诸军齐动,三皇子须慕迦统领北方军队,向东北方向移动,配合西穆卡部、掸国兵马,进攻驻防南州西北方向的姜维部。大将娑多迦罗尼统兵进入夫甘都卢境内,迎击徐晃部,救应受困的娑迦陀部。严加阿又让大皇子塞建陀室伐底领兵五万东上,会合七皇子室利部,进攻周瑜防区。
在娑迦陀退往夫甘城的途中,夫甘都卢王举国而降的消息传了过来,此时娑迦陀真是进退两难。后面是实力强劲的大齐水军,前方是实力更强大的徐晃部,娑迦陀军中粮草已失,在倚强逼着夫甘都卢一个城镇献上军粮后,娑迦陀带领部下往西方急速撤退。
天色将亮时,各营陆续回来,向甘宁汇报战果。刚才眯了一会的甘宁,这时精神十足,望着满面征尘却满面笑意的部下,哈哈大笑一声,道:“好,你们做的很好,现在你们再努一下力,将这地方烧成一片平地,我们再换个地方烧。”
距离四尼卡只和*图*书有十余步之遥的甘宁,却是另外一番心情。已经接近港口,战船速度已经降了下来,各船根据旗舰军令,正在变幻阵式,准备泊船停靠。
大齐官兵们士气很高,在欣赏完这场冲天大火后,情绪十分亢奋,将平常牛得不行的身毒水军,压在陆地上打,这是多么让人热血沸腾的事情。
火炮、投石机、巨驽轰鸣起来,紧跟着是身毒人的惨呼声。不久,失去战心的身毒人,再也无法忍受这种如地狱般的惨状,自第一个人扔下兵器逃走,就似有传染病一般,呆呆地排起军阵,任由大齐水军用远程武器屠杀的身毒人,顿时一哄而散,自相践踏,战场上乱成一团。
未来几个月内,只要甘宁能看到的港口、城镇,都会化成一片火海,继而成为一片废墟。身毒水军的命运,在流月港被烧毁之后,已经不可更改。
无数躲在建筑物的身毒残兵,惨叫着连滚带爬出了藏身处,有些身上着火的士卒嚎叫着跳入海中。满眼都是地狱般的景象,整个场景十分凄惨,当大火熄灭,只留下一地的废墟,甘宁此时率领部下已经继续西下。
空气里弥漫着木头和油漆燃烧后的浓郁气味,海面上飘浮着无数杂物,周泰带领的前锋部队,此时正在清理海面,为大部队泊船提供条件。
望着还在积极配战的身毒水军,甘宁怜悯地摇了摇头,继而扳起脸来,冷冷下令道m.hetushu.com:“火炮,巨驽,投石机,弓箭手,各自标注目标,准备好后,自由射击。”
“嗖……嘭……”
幽暗的天空下,流月港的大火已渐渐熄灭,原本暗淡的明月,重新变得明亮起来,高高挂在头顶。甘宁部主力押着数十艘身毒降船,在欣赏完这场焰火以后,到达流月港近旁。
周瑜会合王双部,兵力虽然单薄,但是应对室利六万兵马,若是只守不攻,短期内还能支持得住,塞建陀室伐底部杀到之时,曹休等将也会回防到位。正在周瑜盘算防御计划时,益州兵曹李严统领益州两万援军,已经到达姜维防区,周瑜闻讯大喜,即令李严部与姜维部合军,加强西北方向的防御。随即水军吕蒙等军赶到都卢港,南线防御也稳固下来,只待交州兵曹和荆州兵曹援军赶到,整个战局形势将会发生逆转。
“轰,轰……”
等待娑迦陀的是徐晃部将铁塔和会也齐两营,万名骑兵早得到消息,于半路等候着这两万余身毒水军的到来。铁塔和会也齐都是异族人,最擅长的就是骑兵围猎步卒,两人从战俘凭军功升为营将,是大齐最出名的杀神,娑迦陀遇见这两人,算是倒了大霉。
甘宁现在是什么感觉?除了爽还是爽。火烧敌军主力战船,后续任务就变得异常轻松,只需要杀一路烧一路,等烧到湿国境内时,身毒国力至少得弱三分之一。让你自以为是www.hetushu.com南亚老大,让你自以为水军天下第一,这下水军天下第一的名头已经没了,南亚老大的位置已经更名为大齐。
“一营准备完毕。”
四尼卡呆呆地望着那边的夜空,直至官兵们的惊呼惊动了他,他茫然四顾,发现自己这支船队,已经陷入大齐无数战船的包围下。四尼卡并未孤注一掷,上前拼命,而是当机立断,下令道:“全军投降。”
放火也是件艺术活,但在大齐士兵眼中,只是小事一桩,在风口处堆些易燃品,烧上一桶火油,这些大半是木质建筑的港口,很快就会变成一片火海。
大齐新型战船的速度很快,根本没给身毒水军任何机会。沿岸水军发现并传出消息,然后报给指挥官,或是快马通知流月港驻军,整个身毒水军的反应速度,绝对赶不上新型战船的速度。
“中军准备完毕。”
甘宁部的战船比凌统部的战船,超越了不至一代,现在他部下的战船,大半是威海船厂的新品。以三帆为动力,巨大的船体一经启动,速度不亚于奔马,身毒水军那些单帆船,如何追得上大齐的新型战船?
王双解释道:“最初公谨将军确有这个计划,但在水军攻克流月港后,已经全面取得制海权,总体战略修改了一下。身毒王这次调集全国之兵聚于东线,西线防守空虚,所以这次建功的并非陆军,而是南洋水军。”
失去战船保护的流月港,如同赤裸羔羊hetushu.com一般,让甘宁心中一片火热。这次甘宁接到的任务就是烧,烧毁身毒的战船、港口、城市、仓库。分布在海边的身毒港口有多少?城市有多少?这些占了身毒一半人口的聚集区,若是统统烧掉,不知道身毒王的心是否会痛到心碎。
甘宁站在船队上,身边不时飘过缕缕黑烟,甘宁深嗅了一口带着热量的空气,饶有兴趣地观察着海边正在结阵的身毒士兵。
徐晃此时已经统兵顶上前去,与娑多迦罗尼部隔着浴河相持。这时周瑜派王双整编夫甘都卢降兵两万,前来相助。徐晃不知周瑜的实际战略意图,以为王双率兵前来助战,是想尽早拿下娑多迦罗尼部。
依靠新式战舰的绝对速度,奇袭身毒最大的军港,竟然一举成功,印度洋上已经插上大齐的旗帜,随着南洋水军不断西进,印度洋不久就会变成大齐的内海。
甘宁部在协助攻克都卢港后,剩下的任务就是全灭身毒水军,侵扰身毒沿岸城镇。在东方配合周瑜作战的,换上了赶来支援的南洋水军吕蒙、全琮、丁奉、马谡、杜袭、和洽、庞淯、任峻、李继宗等九营,除了极少数兵马留守军港和补给点,参战人数超过两万。
此时身毒国参战兵马总量还是三十八万,加上掸国五万余兵马,兵马总量是四十三万余。南州三军兵马总量是十八万,加上三州援军六万,水军二万余,可以动用的兵马总量是二十六万,高州曹仁还有和-图-书五万兵马,参战部队总量三十余万,战斗力已经超过身毒兵马。
身毒水军惨败之后,制海权已控制在大齐手中,海岸线漫长的身毒沿海地区,到处都是防守漏洞,身毒王不得不拿出极大精力,调派兵马,防御大齐水军的侵扰。
王双笑着摇手道:“此战是虚,无需拿下娑多迦罗尼部,就是让身毒人知道我们要对南路军下手就行了。”
“战船上前,先是远程武器打击,然后各军以部为单位,上岸追击。”甘宁冷冷地下达命令。
有内鬼的感觉就是爽,身毒海边的军事布置、军力分布,都卢也探听得一清两楚。情报司、神鸟系统战前,也费了很大精力,在身毒探听各方面消息,但始终不及身为身毒友军的都卢人提供的情报详细准确。
但是四尼卡最终失望了,因为左前方亮起了火光,一点,二点,三点……直至那边的火花冲天而起,耀亮了西北方的夜空。四尼卡知道,大齐人的诡计得逞了,流月港的水军从现在起,真正变成了步卒。
主动投降的四尼卡,并没有被捆绑,只是被卸下武器和甲衣。四尼卡站在船头上,望着眼前的景象,脸色苍白,神色呆滞,浑身冰冷,他几乎不敢相信,诺大的船队竟在短短一个多时辰之内,已经化为灰烬。
徐晃未免有些疑惑,道:“我们兵马总量已有七万,加上都卢港两万水军,实力以我们南路最强,取胜把握最大,为何我们这路又成了佯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