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三国小驸马

作者:墨柱
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姜述篇

第349章 启用王弟

通夫则是严加阿四子,曾在西部军队任职,在西部军中有班心腹朋友,现为二皇子副手,主要负责王城外城守军。通夫则性急好斗,不是独当一面之才,担任费陀副手正好相互弥补。费陀闻言,犹豫一会,欲言又止,上前领命道:“是。”
再说姜阳部统兵守御邬那军港,以六千兵马应对湿国合国精兵,已经苦苦支撑月余。湿国兵马水陆并进,共计兵马三万余,日夜攻打。幸亏姜阳部下皆是汉卒,战斗力十分强大,军港陆地有险关可以依仗,海上又有强大的水军,还有数千民兵协防,局势虽然紧张,但并未遇到真正的凶险。
甘宁部乘坐经过改造的身毒战船,船上装备小型火炮、巨驽、小型投石车,还携带了大量火油,昼伏夜出。从冯特余亚港到婆湿河入海口,大约百余里路,再从入海口逆行百余里,就能到达湿国王城。
湿杰波底还是不信,对波得兄长首相惠得道:“惠得,你弟弟是不是发疯了?大齐人只有招架之功,如何能杀上门来?”
神鸟机构力量十分庞大,在湿国埋有钉子,早将湿国内部情报打听个大概。甘宁部整兵之时,情报官将神鸟机构情报送上,甘宁阅完大喜,道:“真是天助我也。”
南疆战事进入相持阶段,姜维、周瑜、徐晃三路兵马只守不攻,曹仁部袭扰数座城镇,劫掠一番,也收手缩了回去。甘宁部水军失了制衡,横冲直撞,甘宁率部杀到身毒西部边境,这才收手,聚和-图-书拢兵力,准备奇袭湿国王城。
亚夫道:“二皇子宁古沙现在王城,通晓军务,应是上佳人选。”
费陀脸上并无喜色,出列道:“臣弟离开军中多年,西部军队并无心腹,想从冯耶那手中收回军权,怕是十分艰难。”
严加阿遍视殿内众人,看到躲在人群里的七王弟费陀,眼神不由一亮,道:“七弟,你去接掌西方军队如何?”
严加阿并未立即表态,在御驾亲征前,让宁古沙辅佐首相坐镇王城,并将京师军权交在宁古沙手中,兵力虽然不多,却是精锐之师,也是十分关键的位置。若将宁古沙派去西方,王城军权该由谁接掌,严加阿不得不多思量。
费陀文武双全,身毒先王在世时,多次领兵征讨叛乱,是最受宠的皇子之一,也是严加阿继承王位的主要竞争者。严加阿继位以后,夺了费陀的兵权,只让他参与政务,费陀十分知机,自此十分低调,在朝堂议事,皆是一言不发。身毒现在到了危急时刻,严加阿不敢信任外姓将领,终于决定启用这位能力出众的弟弟。
严加阿点点头,道:“传讯首相之事由你负责,会议以后取我手令,派出快骑速回王城,让首相派兵软禁三家老小。”说到这里,严加阿稍微一顿,道:“亚夫,你熟悉军队,认为该派谁接掌西方军队?”
温国兵力合计不足五万,攻打邬那港去了三万多,还要留下兵马驻守各处关隘,王城留守兵马不多。大齐水和-图-书军攻到身毒最西部的冯特余亚港,甘宁收拢兵马休整,派人打探湿国情形。
湿杰波底年约四旬,登基五年,生性幽默,常与众臣开玩笑,众臣皆知他的禀性,平常都不怕他。湿杰波底笑道:“波得,你莫非喝醉了?再开这样的玩笑,我就砍下你的头,送到邬那去,那里真有许多大齐人。”
严加阿点了点头,道:“我已向掸国借粮,粮草不用分给东北诸军,只供中路军吧。南路军的粮草供应嘛……如今粮草紧张,改为一日一供。”
甘宁胆子很大,获悉湿国王城防守空虚的消息后,开始盘算奇袭湿国王城的可能。随行部将周泰、蒋钦都是胆大包天之人,听说甘宁这个计划,也一同建言献策,极为支持此事。
其实在座众人也有资历老、能力强的将领,但是这些人都是外姓将领,在娑迦陀降敌,娑多迦罗尼之弟娑敬巴坦参与劫囚事件被捕后,外姓将领已经失去严加阿信任。这时若是举荐外姓将领接任冯耶那职务,严加阿百分百不会同意。况且冯耶那在西方领兵防御贵霜多年,在军中根深蒂固,寻常将领想从他手中夺过军权,是件十分艰难的事情。二皇子宁古沙是严加阿选定的继任人选,文武双全,现在辅佐首相坐镇王城,是接任冯耶那的最佳人选。
严加阿笑道:“七弟莫要担忧,我让通夫则担任你副将,你们两人出面,冯耶那即使违命,也会取得大半部将支持。”
甘宁与吕蒙当初m.hetushu•com奇袭别字迦城一样,想从水路逆水而上,但是甘宁想得很细,思虑几点不利之处。一是婆湿河水位较浅,大船不能通过,只能使用小船,大火炮也不便携带,远程攻击力弱了不少;二是湿国人若是掘堤改道,战船就会搁浅,水军变成步卒,战斗力就会下降不少。但是也有有利的地方,湿国人想不到大齐水军敢奇袭王城,准备不足之下,或会一击而下。甘宁左思右想,最终还是定下方案,自领精兵袭击湿国王城,让周泰、蒋钦引领六千兵马护住河道入海口,一旦发现河水断流,立即派兵北上救应。
费陀所言也是实情,自从严加阿坐上王位,费陀为了自保,平时深入简出,与老部下再不往来,这么多年下来,费陀在军中影响力已经很弱。想从身握重兵的冯耶那手中夺得军权,正如费陀方才所言,难度极大。
湿国国王湿杰波底正与众臣朝议,忽有将领跌跌撞撞进殿,道:“禀报大王,大齐人杀了过来。”
这位大臣说道:“安息水域少,水军本来就弱,罗马水军虽强,但是隔着陆地,鞭长莫及。纵观邻近诸国,能够帮助我们对抗大齐水军的,只有波斯萨珊。波斯萨珊与安息不和,行远交近攻之策,与大齐关系良好,即使派使者前去,怕也会无功而返。西北有消息传来,无雷、列伊两国与大齐交恶,目前赵云部已经进入列伊国内,关羽部进入无雷境内,消息真伪还未得到证实,战果也未传来。以这和*图*书些小国的实力,若无罗马人或安息人在后撑腰,必不敢与大齐人为敌。我想战事既然已起,罗马和安息两国不会就此罢手,会继续对北匈奴、康居粟特等国施加影响力,大齐人四面作战,对于我国来说是件好事。”
严加阿似能看透费陀心事,笑道:“费陀王弟,你持我手令,今日就出发,急赴王城,与通夫则同去西方。通夫则性急鲁莽,你身为叔父,得多看顾一二,我再赐你道手令,若通夫则不听你话,就以犯上论罪。”
一名大臣出列说道:“臣以为目前我国水军已无恢复之力,可以实行禁海政策,沿海迁界,百姓迁入内地,在要道建立关隘防备大齐水军。若是如此,我国贸易将会受到重创,税收也会大幅度下滑。”
波得急道:“大王,如此大事,我怎敢开玩笑?真是大齐人杀进城来,一彪兵马正往王宫杀来,我部下正在拼命阻拦,但是人数相差悬殊,怕是抵挡不住。”
这位大臣依命退下,亚夫出列道:“南边传来消息,娑迦陀叛军一部分人跟随大齐人北上,应该参与了袭击官仓一事,余者跟随大齐人南下,证明娑迦陀确实领兵降了大齐人。娑迦陀与娑多迦罗尼、冯耶那关系交好,娑多迦罗尼防区与大齐人相连,冯耶那防区通过海路也能与大齐水军连接,臣建言急命首相,派人看住娑多迦罗尼、冯耶那、娑迦陀三人家小,以为人质。另外,应派心腹将领前往西部,接管冯耶那手中军权。”
湿国面积和_图_书并不很大,南北长约三百里,东西长约六百里,土地十分肥沃,人口相对比较密集。湿国王城建在汇河西侧,背倚山峰,面临婆湿河,借地势修成这座坚城。
严加阿摇头道:“无雷、列伊这些小国,不是大齐人的对手,若无其他变故,两国灭亡已成定局。不过西北战事已起,大齐调兵支援南疆的可能性变小,的确是件好事。但是远水救不了近火,还得设法对付大齐水军,不然沿海城镇皆为平地,我国经济会受到致命打击。”
湿国主力西下攻打邬那军港,王城驻军合共不足五千,甘宁部下超过一万,又是有备而来,形势一片大好。进入王城以后,安照既定方案,先去夺了四门,又在要路设卡,将王城官兵百姓切成块状,阻碍湿国军民信息交通。
严加阿默思一会,道:“此法虽然笨拙,伤人先伤己,但是如今之计,也只有此法可行。你就负责处理此事,负责督促沿海百里百姓内迁。”
费陀等人领命退下,分管粮草的大臣道:“现在各军粮草,只够用半个月,已经急调附近各城镇存粮,也是僧多粥少,最多再支撑十余日。从王城往这调粮,路途遥远,水路又不通,到时粮草跟不上,或会引起兵变。”
神鸟机构在湿国安插有钉子,早已备好通关文书诸物,战船上挂上湿国水军军旗,官兵皆以黑布掩面,竟然接连骗开湿国水路关卡。大军到达湿国王城时,王城内竟无一人发觉有异,至甘宁率人抢门时,守军还未反应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