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三国小驸马

作者:墨柱
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姜述篇

第350章 策反敌将

娑迦陀在狱中听说被扎木参了本,又被判死刑,不由气得浑身颤抖,对前来看望他的将领说道:“扎木居心叵测,当初我与娑多迦罗尼、冯耶那等统兵灭了孔雀王朝,他身为孔雀王朝后人,这是借公事报私仇。”
松亚奔走宫中,信息灵通,将朝堂消息及时传达给神鸟机构。神鸟机构得知这个消息,当日聚众谋划,让人伪造严加阿手令,又让松亚偷出娑敬巴坦玉牌,策划了那次劫狱事件。
娑迦陀长叹一口气,当即下了决断,让人升起白旗,率军投降大齐。应该说娑迦陀归降,神鸟机构居功甚伟,有了娑迦陀这位外姓老将为先例,就能说服其余外姓将领归降,对于大齐征伐身毒意义重大。
甘宁不解其意,道:“自是从海上来。”
吕蒙是个很善于学习的人,刚入军时并不突出,这些年来进步很快,已经逐渐成长为一员名将。马谡提起这事,吕蒙感觉此话有理,问马谡道:“幼常以为应该如何应对?”
波得不假思索地说道:“人马不计其数,具体兵力我也不知。”
亚松等人对别字迦城十分熟悉,于路画出详图,吕蒙依照图纸推演,未到别字迦城,就已预先定好袭击方案。别字迦城外面河道只有民船,并无水军,吕蒙部杀到水门时,并未遇见有人阻拦。
为了坚定娑迦陀之心,在逃亡路上,又使人故意露出破绽,杀了十余位巡街官兵。娑迦陀见事m•hetushu.com已至此,既然严加阿不仁,就不能怨他不义,偷出城外以后,就潜去水军营地,召集军官们说严加阿因为水军兵败,要严惩水军合军军官。军官们一听祸事临头,就分头回去动员,说严加阿因为水军兵败,要严惩水军全部官兵。这下水营整个被鼓动起来,趁大军还未围拢过来,往河道处劫了官船,随同娑迦陀一同南下。
正在这时,外面隐隐传来呼喝声、兵刃撞击声、士兵受伤的惨呼声,湿杰波底这时脸色忽变,道:“大齐人长着翅膀不成?我们路上设的关卡都是摆设,竟放敌人长驱直入?”
遇到这样开明豁达的国王,实则是湿国人的福分。水军自从开建邬那补给点,一直与湿国关系良好,邬那补给点后来升级为军港,湿国人都提供了不少帮助,甘宁对湿国观感印象不错。湿杰波底生性诙谐,与甘宁聊得很愉快,又给部下将领写信招降,十分配合,甘宁因此未贬湿国人为奴。王城安民安毕,湿将诸将渐次引军归降,甘宁让蒋钦挑选降兵近四万,会合身毒万余降兵,编成五万降兵,分派汉卒为军官,分屯湿国各处要害,让蒋钦统领本部驻扎湿国王城,又在城外建设水营,向各城镇派出军官行使军管。
湿国一战而下,大齐在身毒以西,正式拥有了一块飞地。湿国以西是贵霜,以东是身毒,甘宁起初不敢轻易动弹,和_图_书后来见贵霜国按兵不动,就让蒋钦抽出两万降兵,袭扰身毒西边国境,自引余兵由西往东,再次袭扰身毒沿海地区。
吕蒙见敌人退走,统领部下上岸,各大仓库皆淋上火油,点起数十个火头,在敌军赶到之前,统兵退出水门。行出水门之时,水军营将马谡省起一事,谓吕蒙道:“若是身毒人狠下心来,掘堤放水,我们搁浅在河道上,不是成为瓮中之鳖了吗?”
娑迦陀犹豫之时,听闻前方士兵喧嚷起来,出舱往前方一看,只见无数大齐战船从水路逆流而上。松亚见快要接战,急劝娑迦陀道:“将军,我们只是民船,不是大齐人对手,正好借着这个机会,降了大齐吧。”
松亚道:“将军可知严加阿为何要杀你?所谓胜败乃兵家常事,将军拼死力战,势危不降,忠心可嘉,战败并非死罪,至多免去官职。严加阿要杀将军,一是因为扎木搀言,二是将军并非严加阿嫡系,三是因为水军溃败,军心动荡,严加阿要找一位替罪羊,来缓解来自军民及大部落的怨言。将军若投娑多迦罗尼,严加阿肯定不会放过你,到时想后悔也晚了。大齐兵强马壮,又夺了制海权,身毒战败只是早晚的事。现在大齐人兵力稍弱,将军带兵前去投奔,正如雪中送炭,必得大齐人重用,日后族人在大齐也会因此站稳脚跟。”
众人一齐出门看时,甘宁已经带人杀开宫门,望着m.hetushu.com这边人多,统兵直扑过来。湿杰波底见状,问波得道:“大齐来了多少人?”
湿杰波底环视四周,见兵马只有数百,叹道:“大齐人已经杀到王宫,我们尚不知人家虚实,这还打什么仗?别让子民送死了,合国投降。”
湿杰波底虽是敌国国王,但是现在已经投降,而且笑意盎然,让人无论如何也发不出火来。甘宁实话实说,道:“不过是伪造了你们的通关文书,打着你们水军的旗号,正大光明来到城外,见城门未关,就抢了进来,就是如此简单。”
松亚办出这事,已经无法回去,跟在娑迦陀身边同行。娑迦陀南下之初,只顾上逃命,往南行了一会,脱出追兵视野,这才想到要逃往何方。依娑迦陀之意,想去投奔娑多迦罗尼,说服娑多迦罗尼脱离身毒王统治。若是娑迦陀办成这事,算是为大齐立了大功,但松亚久随娑敬巴坦左右,娑多迦罗尼是娑敬巴坦的嫡亲兄长,因此松亚最是了解娑多迦罗尼的禀性,在旁劝道:“娑多迦罗尼此人心计深沉,在未寻好后路以前,不会为了我们与王室公然结仇。何况娑多迦罗尼家小都在王城,只需严加阿一纸手令,就会执将军献给严加阿,借此表白心迹。为今之计,投奔大齐才是正着。”
杀开水门以后,见沿岸都是大官仓,里面满是物资粮草。防守仓库的身毒人此时排出军阵,准备迎击吕蒙部下。吕http://m.hetushu•com蒙也不让人部下上岸接战,只是利用火炮、巨驽,对守兵展开血腥屠杀。身毒人何时见过这等场面,被吕蒙部杀了小半,顿时吓破胆子,有人开始逃跑,士气大落,残存的水军很快跑得无影无踪。
马谡道:“我们不如向上游杀去,我们有火炮、炸药,沿途毁掉河道桥梁,可以断掉身毒人陆上交通。过上几天,待身毒人不备时,趁夜间全速启行入海。”
甘宁见湿杰波底身着王衣,举着双手迎上前来,还不知是何意,通译道:“这人说是湿国国王,要投降。”
吕蒙这次率军偷袭别字迦城,合军速度飞快,只想抢在报信的快骑前面,不等身毒人反应过来,就烧掉敌人的官仓。这次行到半途,忽见前方出现不少船只,不由吓了一跳,待看清多是民船,这才放下心来,招呼部下准备迎战。结果未等接舷,对方已是打出白旗出降,待亚松拿出神鸟机构腰牌,说明情况,吕蒙这才恍然大悟,当下派人引领娑迦陀带兵回都卢港休整,讨了亚松等百余人为向导,船队重新加速,径往别字迦城杀来。
湿杰波底望向垂头丧气的群臣,道:“你们看看,大齐人造假都比我们厉害,只凭一纸文书和旗号,就能混进我们王宫。罢了,反正已经降了,大家也别垂头丧气,还得继续过日子不是。”
湿杰波底面露疑惑之色,道:“贵军也没长翅膀,怎似从天下掉下来一般?将军你说说,你hetushu•com们到底是怎么来的,好让我开开眼界。”
湿杰波底来到甘宁面前,朝着甘宁上下打量一遍,道:“将军从那里来?”
娑敬巴坦有位亲信,名叫松亚,是摩揭陀王室后人,与身毒王室有灭国之仇,起初是奴兵,后来因为战功恢复平民身份,分在娑敬巴坦手下。松亚出身王室,识文断字,又熟悉朝堂黑暗,数次为娑敬巴坦献策解了难题,成为娑敬巴坦的心腹。后来娑敬巴坦调入京城,松亚跟随进京,补为宫中侍卫。神鸟机构无孔不入,很快将松亚的出身挖掘出来,派人秘密说服,松亚被发展成一名线人。
娑迦陀与大齐人相战兵败,才落到这般状况,内心很不愿意,断然道:“不行。我就是吃了大齐人的亏,才落到阶下囚的下场,我不愿投降大齐。”
回头再说娑迦陀投降大齐的过程,娑迦陀虽然能力不济,但在军中威望很高,隐然是外姓将领的领袖。那日身毒王当朝发下话,诸位异姓将领不敢说情,回去后聚众商议,感觉娑迦陀冤枉,在身毒王眼前又说不上话,一起到牢中看望娑迦陀。
甘宁没想到对会湿国如此简单,愣了半晌才回过神来,道:“传令下去,湿国国王已经投降,别再杀了。”
娑迦陀与娑多迦罗尼、冯耶那是通家之好,娑敬巴坦是娑多迦罗尼之弟,诸将之中以娑敬巴坦与娑迦陀最为亲近,娑敬巴坦虽知娑迦陀甚是冤枉,但是有心无力,只能劝慰几句,最后挥泪而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