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三国小驸马

作者:墨柱
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姜述篇

第351章 鞠义攻掸

不久,坏消息接二连三,连续传了过来。一是身毒西方盟国湿国降了大齐;二是交州兵曹鞠义,领兵杀入掸国;三是次相扎木并未如愿夺得军权。
鞠义前番不想攻打掸国,并非因为不想出战,而是因为部下分出两万去了南州,麾下可调兵马只有两万,孙策兵马又是客军,因此不敢轻易动兵,这下黄祖等人赶回,心中顿时有了底气,让黄祖带领一营兵马驻守边境,统兵三万余杀入掸国境内。
姜维身为姜述三弟子,是位智勇双全的人物,无论艺业还是谋略,皆不弱于周瑜、诸葛亮两位师兄。姜维接到放任掸国兵马离境的命令时,就已明悉周瑜的战略意图,是想集中兵力将西穆卡部全部吞掉。西穆卡部退兵时,姜维、钟会、李严三军一齐行动,围追堵截,对西穆卡部展开轮番进攻。
东汉末年,汉帝国群雄并起,有的拥兵自重;有的招贤纳士,占州郡以待良时……。此时,与掸国接壤的东汉帝国交州,治下各部族纷纷不服管理,开始威胁到掸国的安宁,掸国失去汉帝国的军事支持,南面骠国开始大规模向北用兵,直接占领掸国尊莫、东帕一带的领土,并继续向北扩张。
周瑜已得姜述明旨,全面指挥与身毒一战,考虑孙策与鞠义职级相当,不好协调,孙策到达掸国边境第二日,周瑜发来军令,让孙策引领部下向东南行军,与周瑜亲领的中路军会合。让驻于姜维防区的交州援兵,赶往西北与鞠义合兵,集合交州兵m.hetushu.com马,从北边攻打掸国。
鞠义出兵时机拿捏得很准,正好是身毒与惮国联军进攻姜维部时,雍仙若想自救,就得撤回东上主力,那便给了姜维机会,可以集中兵力,歼灭身毒北路兵马。若是惮国主力不回撤,以鞠义的三万大军,可以轻松灭掉掸国。
自从鞠义攻入掸国,打破相恃平衡,周瑜根据情况变化重制规划,调派吕蒙统领万名水军精锐,沿浴河北上,在身毒北路军回途建立水营。同一时间,将要攻入掸国王城的鞠义部,也接到周瑜军令:暂缓攻打掸国王城,等待掸国主力回援,以免掸国主力闻知王城被破,断了念想,合军投往身毒。
孙策引军与鞠义合军,就急不可耐地来见鞠义,商议出征掸国之事,孙策没有防御负担,鞠义还需担负交州防务,在攻守这个环节上,两人意见相左。
掸国国王雍仙见大汉自顾不睱,派使者出使身毒、北洞蛮、南洞蛮、安南等国家,希望得到这些势力的支持。安南偏在东方,面临大汉和南洞蛮的双层威胁,自身难保,即使有心援助,也帮不上太大的忙。北洞蛮领袖孟获彼时忙着兼并周边势力,无暇理会南边这个小国。南洞蛮领袖木鹿大王和身毒王,对日益扩张的骠国有所忌惮,都向掸国伸出橄榄枝。后来三国联合出兵,灭掉骠国,分了骠国的国土人口。
身毒人只学会了汉人的铁索横江,却不知铁索横江只是水面防御的一个环节,与其配套的m.hetushu.com还有沉船江底或巨石沉河,上面有铁索拦住去路,下面有硬物使战船触礁。铁索打造需要时间,硬物沉江速度却很快,只学了一半的身毒人不懂,只是派人加班加点打造铁索。
姜维部此时得李严和荆州兵曹司马钟会相助,兵力已达十二万,已经超过身毒与掸国联军兵力,正在部署反攻,得到鞠义出兵消息,不由大喜过望。
鞠义是个有心人,判断朝廷迟时会出兵掸国,早将掸国地理打探得明明白白,心中已有破敌腹案。掸国北高南低,北方多是崇山峻岭,只有一条大路可以通车马,掸国据险修筑不少险关,都是易守难攻之地,分驻兵马防守。
鞠义行军之前,几乎将交州诸武库火药搬空,沿路遇上险关,就埋上火药爆破,似是修路一般,硬炸出一条路来。掸国守兵这下尝到了火药的滋味,本来留守人数就不多,炸关时又损折不少兵丁,失了关隘依仗,根本不是交州兵马对手。很快,鞠义领兵临近掸国王城掸城。
雍铅担心国家安危,从身毒兵营出来,匆匆拨寨,星夜赶路,返回掸国救急。西穆卡次日上午拔寨,缓缓向西撤退。来时容易回时难,姜维忍耐多时,此时得了机会,怎会轻易放过身毒人?
交州兵曹是后将军鞠义,此人是史上名将,性情直爽,练兵、指挥很有一套。鞠义接到朝廷调兵军令,因为西南方向是掸国,不敢大意,让老将黄祖为首、名将王威为副,统领两万兵马和-图-书支援南州,自引两万精兵屯于掸国交界处。
因此地缘关系,崛起的掸国与南部的骠国开始发生冲突,骠国不断对掸国进行侵扰。东北有强大的汉帝国,南面有骠国侵扰,受到两面夹击的掸国,选择了向更加强大的汉帝国靠拢。汉和帝刘肇赐予掸国国王雍由金印和紫绶带,掸国正式成为大汉属国。
掸国位于身毒东北方向,与大齐高州、交州、南州交界,西北方向是高州,但是此处都是崇山峻岭,无路可通,东部是南州地盘,北部是交州地盘。因此说这次南疆大战,交州也沾着一点边。
姜述当初逼降安南,建立南州,有意统一南疆,不会答应境内出现属国,惮国的请求理所当然被姜述拒绝。惮国畏惧大齐吞并,无奈只能抱紧身毒的大腿,与夫甘都卢等国家联盟,奉身毒为主国,共同应对强大的大齐。
扬州兵曹是勇将孙策,扬州身处内州,山越之乱又让姜维处理完毕,孙策平常闷得发慌,数次上书军衙,请求外调参战。孙策之父孙坚是野战军主将,孙策则再为野战军主将,显得孙家宠幸甚过,所以孙策的请求并未得到姜述批准,这次好不容易得了这个机会,让田械代理扬州兵曹职务,引领两万中军,一路急奔,比荆州兵马到达边境还早。
吕蒙毁掉上游不少桥梁,这日见风力颇大,突然杀个回马枪,带着部下迅速往下游退去,时间把握得刚好,行到别字迦城时,正好午夜时分。吕蒙这时已经超额完成任务,担心身毒和-图-书掘堤阻断后路,并未袭扰城池,悄无声地掠过城下,真奔海路而去。
西穆卡是严加阿最信任的兄弟,严加阿争储时两人就并肩作战,感情远比其余兄弟深厚。西穆卡长年统兵,通晓军务,在军中威信也高,但是缺点明显,性格刚直,谋略不足。
掸国与汉帝国建立外交关系后,不仅解除了汉帝国的军事威胁,还得到汉帝国的支持,掸国民众与汉帝国境内的族人来往频繁,双方使臣也频繁互访,掸国吸取了汉帝国的先进文化,引进汉帝国的历法,农业生产得到提高,民众开始富足,军事也得到加强,南面的骠国慑于逐渐强大的掸国,停止了对掸国的大规模军事侵略,只敢时不时试探性地对掸国进行骚扰。
严加阿若是昨夜听说这事,说不定真会令人掘堤,然后集兵攻打这路水军,但是大齐这些战船皆使用新式船帆,速度很快,事隔又有数个时辰,吕蒙统兵早已远离,即使掘堤放水,对远在下游的吕蒙影响也不会很大。
姜述统一大汉,攻伐四方,建立起汉帝国更加强大的大齐,灭掉北洞蛮、南洞蛮后,已将掸国包夹起来。掸国国王雍仙派使者出使洛阳,想求为大齐属国。
鞠义领兵进入掸国时,雍仙心道大齐即使兵力众多,但要攻破险关,也会耗时日久,士兵损失惨重,待破了北方关隘,那时东方战事早已结束,掸国援军也已回军,所以不以为意。直到鞠义接连破关的消息传来,雍仙这才慌了手脚,派人通知东征将领,说大齐和_图_书人犯境,让东征兵马火速返京救援。
严加阿琢磨一会,心道此事已经过去,值守将领也无什么过错,索性不再提及这事。此时又有消息传来,大齐兵马分别战胜无雷和列伊主力,为了震慑周边诸族,对两族实施了残酷的灭族政策,所过之处血流成河,两国很快就会成为无人区。
东汉中期,汉帝国在哀牢境内与滇国残余势力展开厮杀,平息哀牢王族的反汉斗争,导致哀牢民众陆续迁至怒江以西及伊洛瓦底江上游地区发展。后来哀牢叛军反汉失败,统治中心开始转移到怒江以西的伊洛瓦底江上游地区,成为怒江以西地区、伊洛瓦底江上游地区各部族的盟主,很快又在伊洛瓦底江上游地区崛起,成立新的国家——掸国。
即使吕蒙小心谨慎,毕竟船队规模庞大,不久被守兵发现踪影,但是战船并未袭扰,守兵空自担心一场,待轮守将领匆匆赶过来,船队早失了踪影。将领欲向严加阿汇报,又进不得宫,只好闷在心里,静候次日行宫开门,才向严加阿禀报此事。
掸国将领名叫雍铅,是正经王叔身份,与雍仙之父同父同母,与雍仙父子关系亲密。雍仙继位前得了雍铅不少助力,继位后授予重权,掌握南路大军。雍铅得到雍仙王命,不敢大意,第一时间亲赴身毒军营,向身毒王弟西穆卡通报消息。西穆卡听说掸国接连失城陷地,事关掸国存亡,他也阻拦不得,不得不同意掸国兵马回国,同时急报严加阿,又通知部下做好准备,也要撤出海州地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