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三国小驸马

作者:墨柱
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姜述篇

第359章 齐眉回宫

牡丹点头应下,道:“二皇子今年立功已经升为校尉,四皇子毕业只有一年,前年实习便封了军侯,今年在军中又立大功,封了校尉。少主现在职级略低,得让人出把力,升一下,否则面子上有些难看。”
甄姜坐了一会,以公务繁忙告辞,万年公主送甄姜出门,回来吩咐一名心腹女官,道:“你唤牡丹过来一趟。”
甄姜得令,先去万年公主处商议。甄姜之子皇长子姜中,现在西州任职,万年公主之子皇三子姜逆,国学毕业也在地方任职。姜中和姜逆都很优秀,一位是皇长子,一位是皇嫡子,是文武百官眼中最有可能继承大位的皇子。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原先十分和睦的甄姜和万年公主,表面看来关系良好,私下却是别着苗头。除了朝朔或例行节日,甄姜近年很少到万年公主宫中。
祝融夫人思索一下,笑道:“淑妃娘娘将好办的事揽在手中,将难办的事推到我身上。这事其实并不复杂,只需跟德妃说一声,让德妃出一下面,估计事情能办得到。”
敬家女入宫前后过程充满传奇色彩,外界传言各种版本皆有,敬家又是益州世家,无论是明白内情的姜述、甄姜,还是不明内情的太后、皇后,都认为应当隆重操办此事。
说完齐眉当先而行,姜述突然启动身形,右手疾往齐眉头顶抓来。敬齐眉闻听疾风临身,身形立即下蹲,疾而一记扫堂腿,对着姜述攻来。待到转过身来,http://m•hetushu.com见是姜述偷袭,齐眉忙不迭地停下动手,皱眉道:“陛下,蜀山派武功厉害得很,若不小心伤了陛下,我如何吃罪得起?”
两人在客堂坐下,甄姜道:“蜀中敬氏进宫已久,现在身体已经恢复,名号经陛下御赐,定为静嫔,今日让我与皇后娘娘商议,择个日子娶她过门。”
祝融夫人道:“其实也无妨,只是嫁进门早晚的事,陛下想必也不愿折腾,三女同嫁说不定能行。”
万年公主稍顿一下,道:“这事得禀告太后一声,明日一早给太后请安时,先听听太后的意思再说。”
祝融夫人嫁给姜述较早,性格活泼开朗,又善解人意,颇得姜述宠爱,建朝时受封十二婕妤之一,属于品级较高的三品嫔妃。祝融夫人往昔曾是女卫统领,与女卫出身的孙尚香、马云鹭、关凤、张雁等关系极好,品级虽低,但在宫中很吃得开。
姜述笑吟吟地说道:“你说的对。姜府绿茶取自普通茶树,香头自然比不上这些老茶,若是这些老茶让族中茶师炒制,味道会更好。”
敬齐眉笑道:“师祖平常在蜀山极高处练功,那里地势很高,十分陡峭,却有一处洞山福地。这数株野茶就是那里生长,以前不知炒茶手艺,以前都浪费了,现在派中子弟每年会去采上许多,请茶师傅炒制,口感淳厚,不比姜府绿茶差。”
卑弥乎收到拜帖,让人寻祝融夫人过和_图_书来商议,将拜帖递给祝融夫人,道:“前天皮宗叶柳进宫求见,我们不好拒绝,见了一面。今天身毒双桑公主又来求见,日后都是宫中姐妹,不见不妥,但若相见,又怕后宫有人编排我们拉帮结派。姐姐见多识广,认为此事如何处理是好?”
大婚前两天,双桑公主来到洛阳,也在洛阳驿馆安置。双桑公主见皮宗叶柳这边热闹,让人打听此事过往,听说是皮宗女王后日出嫁,触动心事,吃过午饭,令人准备名帖,准备进宫拜见太后、皇后。
甄姜尝了一口,也赞不绝口,嗔怪道:“妹子也是,我方才过来,茶也没有一杯,陛下来了,才将好茶拿出来。”说完话锋一转,道:“妹子名号已定,不如择个日子将喜事办了?”
万年公主想了一会,道:“逆儿聪明得很,不须助力也会寻机建功,若是派人背后谋划,拂了陛下历练的心意不说,日后贵妃那边还会拿这事说事。这事你提醒得对,我这边不好出面,你派心腹秘密见一下逆儿,询问有何难处,再商议如何行止。”
姜述一招便探出齐眉虚实,齐眉这招虽然简单,但是反应很快,出招又疾又猛,后妃之中恐怕只有张雁、孙尚香、关凤数人能够招架得住。敬齐眉天姿聪慧,本是练武奇才,甄婧还魂以后,得玉霄道长指导,寻回身上武艺,再习练数年,武功会有大成。
双桑公主自小在宫中长大,深悉宫中情形,知http://www.hetushu•com晓若想赶上这波婚礼,非得太后、皇后允准不可。但若贸然拜见太后、皇后,一旦被拒绝,此事再无变更余地。双桑公主初到洛阳,身毒王尚未受降,洛阳举目无亲,双桑公主打探情况,听说皇淑妃卑弥乎是前东倭女王,祝融夫人是前西洞蛮公主,来到宫前时改了主意,先给卑弥乎和祝融夫人送上拜帖。
甄姜笑道:“皇后娘娘也不是不知道陛下的性情,此事既然提了出来,我们还是抓紧办理为上。否则耐不住性子偷吃,传将出去,有损皇家脸面。”
万年公主笑道:“陛下这些年娶的嫔妃不多,今年喜事却是不少,皮宗叶柳也已进京,听说还应了身毒双桑公主,若想隆重些,最好待双桑公主进京,一并办理喜事。若是陛下心急,就让皮宗叶柳和敬齐眉先进门,双桑公主的婚事以后再办。”
次日一早,万年公主与甄姜一同去给太后请安。周氏身体康健,头脑十分清楚,听完万年公主禀告,道:“陛下未登基前,娶妻论十计,登基以后娶妻很少,除了数名女官、女卫,外面还未娶一名嫔妃。这次迎娶敬家女,是初次迎外面人入宫,得办得隆重些,以免皇室脸面有损。至于皮宗女王和身毒公主,其中定有政治因素,我等女流不懂政务,何时举办婚礼,隆重些还是低调些,这些我们不要做主,只依陛下之意行事就是。”
卑弥乎略一思索,道:“双桑公主莫非想与敬氏和皮宗氏和*图*书同嫁?这事是陛下、太后、皇后、贵妃定的,别人谁能说上话?”
卑弥乎原先身份尊贵,将东倭作为嫁妆送给姜述,可以说是有大功之人。也正是这个原因,姜述登基以后,将卑弥乎列为三夫人之一,排名在张宁前面,仅次于皇后和皇贵妃甄姜。卑弥乎是异族人,与祝融夫人最是亲厚,两人皆是明事理者,知晓儿子没有资格成为储君,不想沾染争储之事,平常行事十分低调。
甄姜身为皇贵妃,是三夫人之首,排名只在皇后之下,协理六宫,又兼情报司统领,在宫中地位十分尊贵。万年公主虽是皇后之尊,却不得不高看甄姜一眼,闻听甄姜来访,出门迎她进门,道:“姐姐真是稀客,请里面坐。”
姜述登基以后,共娶过五名嫔妃,万年公主侍女牡丹和芍药,祝融夫人侍女小兰,张宁侍女若兰,太后周氏的侍女枝儿。五女生得美貌,人也伶俐可爱,自小与主母一起长大,感情深厚,与姜述认识日久,不愿接受宫中指婚,后经主母说合,被姜述纳入宫中。五人身份低微,宫外又无家人,收房时只在主母宫中设宴,宗正府补上名号,皇后签发名位,并未传扬到外界。
祝融夫人也从怀里取出一张拜帖,笑道:“这位双桑公主怕是已经打听明白,不然不会先给我们两人送帖。我们向不惹是生非,陛下又是明白人,怎会怕别人流言?见见倒是无妨,只怕双桑公主进宫,不单纯为了见面,怕是还有事相求。”http://www.hetushu.com
牡丹和芍药原是万年公主的侍女,两女生得美貌,又知书达理,求万年公主说合,已被姜述收入房中,封了六品御女。两女与万年公主感情深厚,是万年公主的绝对心腹,万年公主唤牡丹来此,是有机密事情交代。
齐眉本想解释几句,听甄姜说完,只顾羞红着脸,低着头不吭声。姜述笑道:“姜儿与皇后碰个面,再讨太后句话,挑个好日子,风风光光将静嫔娶进门来。静嫔再不嫁过门来,就是实打实的老姑娘了。”
万年公主挥手让左右下去,道:“敬氏女自进宫以后,陛下不知何种原因,对她十分亲厚。这些事我出面不妥,你寻个时机接近她,探听一下她的虚实,若有机会便拉她过来,免得被贵妃拉过去。”
齐眉温言道:“陛下和姐姐里面坐。”
经姜述允可,皮宗叶柳随同敬齐眉同嫁。皮宗叶柳是小国女王身份,族中人自不消说,原先南州境内各小国贵族也都来湊热闹。安置皮宗叶柳的洛阳驿馆人来人往,皮宗王室成员满面笑容,迎来送往,一片喜气洋洋。
姜述进屋坐下,女官奉上香茶,姜述饮了一口,道:“这是从蜀中捎回的雾茶?蜀山名产,果然非同一般。”
卑弥乎笑道:“我们分一下工,若是双桑公主请托,我负责去陛下处请命,你负责去太后、皇后、贵妃处说。”
不一时牡丹奉召而来,进屋后与往日一样,服侍万年公主坐下,又亲自泡了一杯茶,道:“主子,可有什么事情吩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