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三国小驸马

作者:墨柱
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姜述篇

第361章 迎娶三嫔

若是迎娶正宫娘娘,得从正门进门,三女皆是普通嫔妃,走的是偏门。敬齐眉打头,叶柳居中,娑桑最后,在喜娘搀扶下进了宫,一同到勤政殿前停下。
娑桑虽然知道张宁身份高贵,却不知张宁是黄巾系领袖,也不知道黄巾系在朝野的影响力,待到出门上花轿时,只听周围百姓齐声高呼:“黄巾子弟恭送娑桑娘娘进宫。”声音整齐划一,估计周围几条街都能听得见,娑桑被震得耳朵都有些疼痛,见四周百姓密密麻麻,贺喜声此起彼伏。同轿做为喜娘的张宁侍女,见娑桑一脸疑惑,道:“这些都是咱们黄巾子弟,德妃娘娘是咱黄巾人的领袖,德妃娘娘发了话,这些多是城外赶来捧场的黄巾人。”
卑弥乎道:“待会我去寻德妃商议一下,黄巾人在洛阳无数,挑选一家送婚就是。”
姜述目送左丰出门,见已经晚饭时,笑道:“既然要麻烦德妃,这顿饭也去德安殿吧。”
这时左丰在外通传:“淑妃娘娘求见,祝融娘娘求见,双桑公主求见。”
卑弥乎领着祝融夫人、娑桑进来施礼问安,姜述招呼三女坐下,打量娑桑一遍,见娑桑相貌、身材、气质皆好,心中暗自点头,道:“娑桑上午进的京?”
姜述笑道:“你不用紧张,坐下说话。”又问卑弥乎道:“淑妃平常很少来御书房,有什么事吗?”
黄巾子弟在京将领http://www.hetushu.com多集中在刀锋营,一大早,除了轮值的何仪,裴元绍、赵弘、韩忠等将皆来捧场,洛阳黄巾公会也动员不少黄巾百姓前来,数条大街被挤得水泄不通。
这时宫中后妃簇拥周氏过来,周氏在天庭北面宝座坐下,姜述换到西侧,三女走到姜述右手边,在内侍高喊声中又拜了三次。
四人面向供奉天地神位的主案跪下,郑重地三叩首,礼毕起身,只听内侍又高喊道:“拜长辈。”
娑桑见周围无人,侍女也和善,悄声问道:“德妃娘娘势力如此庞大,陛下不忌惮吗?”
娑桑这辆轿子先到,不久敬齐眉的轿子也赶过来,皮宗叶柳的轿子来得最晚。待轿子会齐,三辆轿子摆在南宫正门前面,敬齐眉居中,叶柳居左,娑桑轿子居右。只听一名内侍大声说道:“敬请新人下轿。”
姜述将回信密封好,先召情报司副统领齐隶入内,道:“这是给老四的回信,以密函方式送过去。神鸟机构调查孟起案,线索几经中断,十分不顺。这事须你亲自出马,我授你全权,抽调神鸟机构、情报司精英,定要将幕后黑手给揪出来。”
卑弥乎笑道:“娑桑给太后请安,怕冲撞太后,让我与祝融陪她同去。方才说起后日婚礼一事,娑桑想与静嫔、叶柳一同嫁进宫,太后已经允了。太后担心时间不够hetushu.com,特来请示陛下,若是时间充足,最好一同嫁进门来,若是时间不够再说。”
娑桑连忙立起身来,恭声答道:“是。”
大婚如期隆重举行,新娶三女虽然品级不高,却是大齐立朝以来首次公开迎娶嫔妃,不说诸地文武纷纷发来贺信,就是洛阳百姓的热情也让这场婚礼热闹非凡。
宗正府派人簇拥十二抬花轿,分成三路,一路前往廖家迎娶娑桑,一路前往驿馆迎娶皮宗叶柳,一路前往甄家迎娶敬齐眉。
甄府收拾得干净整洁,敬家人都聚集在甄府,与甄家人共同将敬齐眉送上花轿,街道两旁全是围观的百姓,整个场面十分热闹。相比而然,叶柳虽有众多异族贵族捧场,但是做为异族新娘,前来围观的洛阳百姓少了许多,远比不上敬齐眉那边热闹。
祝融夫人道:“我兄弟在洛阳附近,我让他们出些人,权作女家送婚。”
廖化接了送娑桑出嫁的任务,别着姜述这里,不好认娑桑为义女,认了她为义妹。廖化担心场面冷清,让其余两女比下去,不仅通知了在京的黄巾系将领,还通知了洛阳黄巾公会。
婚礼当夜,姜述点的是敬齐眉。甄婧与姜述互有情愫,在姜述遇刺以身相代,后来得于吉道长收魂,借敬齐眉之身还魂,前后总共耗费四年余时间。敬齐眉醒来以后,身体没有完全恢复,直到回蜀中省亲时,和图书得玉霄道长再授技艺,寻回往昔武艺,身体这才恢复如初。姜述与甄婧现在结合,可以说是艰难曲折,如今诸事理顺,两人终于遂了心意。
齐眉现在脱得一丝不挂,横陈在大红床榻上,柔顺的乌云散落在雪白的枕头上。面色微红,星目朦胧,腰肢微微地向上弓起,曲线优美,极具诱惑力。
姜述点了点头,道:“异族人可以不行汉礼,前番严加阿国书附有婚约,需要补的汉家礼仪就免了。只是婚礼需要女家人到场,娑桑父母兄弟皆在身毒,得有人代替女家送婚。”
待女笑道:“黄巾人皆是汉人,当年天公将军起兵,与旧朝皇帝争天下,兵马数百万,子弟不计其数。德妃娘娘是天公将军独女,天公将军临终前,将黄巾基业交给陛下和德妃娘娘,现在的黄巾人都奉德妃娘娘为主,奉陛下为主夫。廖化等诸位将军都是黄巾人,我们黄巾将士在京人员不多,大多在地方,时间仓促赶不过来。若是时间充裕,只要德妃娘娘一声令下,就是张牛角老将军也会赶来。”
姜述笑道:“刚才去给太后请安,莫非也让德妃跑了一趟?德妃是个热心肠,既然插了手,你们就寻她吧。”
侍女笑道:“咱们黄巾人现在的少主,就是陛下与德妃娘娘的儿子,名叫张靖。少主是陛下之子,陛下怎会忌惮自己的儿子?”
这时姜述出了殿门,来到前庭东和-图-书方,三女站成一排,在姜述右手边站好。只听一声内侍高喊道:“拜天地。”
娑桑望着喜气洋洋的百姓,问道:“黄巾人?也是异族人吗?”
娑桑不知其间过程,听到这里,不好再说。就在这时,只听前面鼓乐喧天,侍女道:“宫门到了,要先与陛下叩谢天地、太后,然后到皇庙祭祖。你不用紧张,我跟在你身边,有不对的地方会提醒你的。”
姜述与郭嘉议完印州兵曹、南洋军的军官名单,又商议西方战事,诸事有了眉目,郭嘉告辞离去。姜述拿起张靖密报,对智勇双全的四子十分满意,沉思一会,给张靖写了回信。
侍女摇摇头道:“若说兄弟争储,的确有些传言。但是少主是个十分聪明的人,与陛下关系处理得极好,最得陛下宠爱,而且明事理,知进退,不会让陛下忌惮的。”
这些仪式进行完毕,宗正府官员引领姜家长辈,陪着姜述与三妻同到家庙,叩谢上香。整个仪式算是完成个大概,下面就是入洞房,等时辰。姜述还要摆宴答谢文武诸臣,赐宴三女家长,晚宴结束后才进了洞房。
现在身毒王虽然归降,但是还没交接完毕,身毒战事可能还会反复。若是一般后妃,在局势没有完全明了以前,不会承担风险帮助素不相识的娑桑,张宁等人倾力相助,让明悉宫廷黑暗的娑桑十分感动。
娑桑这次入宫,算是找对了贵人,卑和_图_书弥乎、祝融夫人心向异族人,帮她求了张宁。张宁是个热心肠的人,帮着引见太后不提,晚饭时姜述说起代娑桑寻找人家送婚一事,也一力应承下来,让廖化出面张罗此事。
姜述摇头道:“你的族人不懂汉家礼仪,到时莫闹出笑话来,这事得寻汉人送婚。”
姜述又召左丰进来,道:“你传我口谕,让宗正府加娶娑桑,男家由德妃寻找,明日上午商议好章程,提前做好相关准备。”
齐隶领命下去,姜述伸了个懒腰,活动一下脖颈,道:“传淑妃等人进来。”
身毒之战已经有了眉目,身毒王已经献了降书,新占疆域异常庞大,无雷、列伊、康居粟特皆是小国,疆域虽大,人口却不多,设立郡县治理即可。身毒却是大国,疆域比南州还大,人口也多,需要设立新州,州下又要设立郡县,调派文官武将,都要权衡再三。所幸国学弟子无数,前期弟子已经挑起大梁,不乏无人可用。印州刺史张松是员能臣,周瑜文武双全,又有姜维、徐晃相助,接手身毒军政没有太大问题。
周氏受礼完毕,给三女送了礼物,随即在后妃簇拥下进了殿堂。姜述与三女分列东西,只听内侍又喊道:“夫妻对拜。”
娑桑自小听着权利争斗的故事长大,也亲眼见过兄长争执,对侍女看法并不认可,道:“就是亲生儿子,势力若是太强,也会让皇帝忌惮。大齐不是这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