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三国小驸马

作者:墨柱
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姜述篇

第366章 征伐贵霜(四)

艾少此次征战,见过太多的如炼狱般的惨状,荒芜如废墟的村庄和随处可死的尸体,这些并非汉军所为,而是贵霜兵马的杰作。缺少物资的将领,对部下劫掠民间也充耳不闻,不时可以撞见兴高采烈的军官,带着劫掠来的财物,驱赶着大群牛羊牲畜,呼号喧嚣地去上官处请功。
要想换身好的行头装备,则要用拼命抢来的战利品,与元帅所辖中军辎重营交换,所以贵霜军队给百姓造成的伤害,远远大于汉军。财货之利也是威运能够驱使这些军队卖命的代价之一。
贵霜正在煎熬地等待预期的决战,此时竺头城内的关羽接到一个坏消息:吐火罗部叛乱。因为担心吐火罗部于路抢劫,运输队不敢起行,致使一批军用物资无法按期送到贵霜北部。
“汉人在北线的主要任务并非攻打城市,而是以劫掠为主,那些军队收复的城池,都是汉人主动放弃的。”随着北线与东线部队不断退却,贵霜军队的防线已经联成一片,真相很快流传开来。
随着不断向前推进,遭遇的抵抗强度逐渐加大,在洛阳遥控指挥的姜述,也适时推出新占区域尽贬为奴的军令,一来可以补充军费,二来可以补充因为大量开发边州引发的内州劳力不足,三来分散数量庞大的贵霜国民,利于新占区的长治久安。
高州驻军原有关羽、曹仁两部,关羽部统兵南下www•hetushu.com,偌大境内只有守军五万,曹仁部勉强又调兵五千来助,若再想增兵,便无能为力。以汉军战力,二万五千马步军迎战八万波斯萨珊武装的蛮骑,若无奇计,只能保持不败,要想取胜十分艰难。
所幸汉军不为所动,曹仁率领中军压住阵脚,无论蛮司部下还是叛军,凡是进入射程者皆以弓驽消灭,破了叛军以败军冲乱汉军军阵的阴谋。吐火罗蛮司一战之下部下尽失,又身负重伤,车帐甲马都被遗弃,尽为叛军所获。叛军因此声势大涨,又有波斯萨珊境内数只同种大部来投,共推支怀为吐火罗人共主,号称吉罗可汗,拥兵八万大军与曹仁部对持。
在他们不断退却的过程中,北方河流下游,不时有尸体从水面上飘过,大部分都是老人,这让军中流传的俘虏皆被贬为奴隶,即使儿童也不放过的传言得到了印证。
火药武器的提前出现,让这场战争很不对称,即使本地潮湿多雨的气候限制了火器威力,也未影响火药破城。随着一声巨响,萨而尔南城墙倒塌一大截,大量守军随着城墙倒塌而丧命。
根据情报司提供的情报,贵霜国内因为这场战争,物资已经相当匮乏,经济已经处于破产边缘,国内军队除了威运嫡系部队及禁卫军,其余兵马和勤王部队,都是自筹衣甲武器,没有薪饷,军队每http://m.hetushu.com月只能供给半月口粮,其他全靠各军抄掠所得。
酷似孙策的孙诩叹息一声,说道:“但愿这种情形不会持续太长日子。”
望着向敌占区蜂拥而去的百姓,骑在马上的贵霜东部战区部将艾少,让亲兵通知设卡的部下放行。随在身边的亲兵不由有些迟疑,道:“放任这些百姓投敌?”
“这是无奈之举,物资太过匮乏,难道让士兵饿死不成?禁卫军劫掠更是厉害,我等也只能随大流,少害人命便是。至于别人所作所为,我等还是不要多事。”艾少无奈地告诉部下,然后摇了摇头。
随着这声巨响,小城内充斥着绝望的气息,作为王城东部的防御重点,在汉军惊天动地的破城办法面前,根本没有达到设想的阻击效果,汉军以出人意料的行军速度,迅速推进到贵霜王城周围,标志着贵霜东部区域已经全部沦陷。
涉水而过的流民,渡过河后便去投奔汉军兵营,自愿为奴,被收容之后还面露喜色。正与艾少部隔河相持的姜维,望着营前这番景象,对面露同情的部将孙翊说道:“我们身为将领,就要为部下负责,一定要明晓一件事,我们是在敌境作战,爱护百姓的军纪,并不适于敌国百姓。正如陛下所言,敌国百姓为本国缴纳财赋徭役,会壮大敌国实力,给我军带来阻力和障碍。贵霜百姓不是汉人,不值得和图书我们怜悯,现在他们成了大齐的奴隶,至少不会饿死。”
事实上很多最新征召的贵霜将士,都会产生类似的疑惑,有极少数正直的人无法熬过这种心理考验,不得不请辞遣送回去。艾少身为声望甚高又正直的将领之一,看不惯应该保家卫国的士兵所为,但是元帅都视若不见,他又有什么好办法?
这支吐火罗从西域南下,先是依附唐羌,后来迁到贵霜西北地区,汉人征服唐羌以后,吐火罗率先宣布归附大汉。姜述因为其辖地与高州有山脉隔离,交通不便暂时鞭长莫及,封了该部首领一个蛮司称号,做些象征性的羁縻,并未派官员前去治理。
大量随军汉商大发战争财,转卖汉军缴获的大量物资只是一个方面,贵霜密集的人口是巨大的财富,这些人口无论男女还是少年幼儿,都可以转卖到内州牟取暴利。还有新占区的房产、土地、矿产,以低廉价格拍卖下来,等到时局稳定下来,就能以不错的价格出手。
贵霜小将布以汉身着袍甲,带领部下正要换岗,一声巨响之后,他被眼前的异像惊呆了。南城墙上密密麻麻的精锐兵马,在纷扬的黑烟和尘土飞扬下,甚止未来得及发出惨呼,便被埋在了废墟下面。布以汉的部下皆是征战多年的老卒,此时却如同初次拿起武器的新兵,畏畏缩缩不敢继续向前,敌人还没有出现,就已经丧失了和图书战心。
原本表现恭顺低调的吐火罗西种人,突然联合在一起,推举大酋支怀为盟主,对大齐委任的吐火罗蛮司为首的亲汉势力发动攻击。蛮司势力遭到突袭大败,领地户口尽失,东逃到高州州城寻求支援。高州兵曹曹仁以吐火罗蛮司残部为先锋,出兵两万往讨,一战斩首叛军数千才逼得叛军败退,再战于射月河时,波斯萨珊境内蛮族来援,两军血战四日,不分胜负,到了第五日,叛军已经不支露出颓态,曹仁乃令轻骑绕道上游渡河侧击,不想风云突变,其中蛮司两支附庸临阵退兵,致使人心动摇,正在纠缠的蛮司残部大溃。
“我们尊贵的陛下,慷慨而宽大,在日后战事中,愿意倚重富有经验的勇士,并给予相应的政治地位。”甘宁分派完诸事,以此为结语,结束了此次诸部会议。
为了拖延汉军的推进速度,威运在东部地区采用坚壁清野的战术,无数百姓被强迁到王城附近,但是物资匮乏的王城如何能养得这许多人口?许多百姓迫于生计,不得不转而投向汉军占区,即使合家被贬为奴,也胜似活活饿死。
萨而尔小城城池不大,却建在战略要冲之地,威运派出最精锐的步卒在此防守。此时汉军特有的工兵,正在巨盾兵掩护下,冒着贵霜守军的弓箭,在城下凿洞埋设火药。
继小棹河防线失守以后,威运元帅以萨而尔城为中心,以一连串http://www.hetushu•com城市为据点,构筑了一条严密的新防线,从贵霜王城不断补充上来的禁卫军,逐渐成为这条防线上的核心力量。
“我们的北线军队,已经在北部泽拉城,挫败了敌人的进攻,收复了许多城池。”军官们用这些不着调的消息,鼓舞着士兵的士气。
艾少摇了摇头,苦笑道:“投敌至少可以保全性命,难道眼瞅着他们饿死不成?”
只有撞见元帅战旗或禁卫军战旗,这些桀骜不驯的将领才会收敛起张狂和暴虐,恭谦避让在道路旁边,唯恐礼数不够周到。这不由让艾少传统观念中的士兵护卫百姓的概念出现偏差,并产生了想不通的困惑。
大齐朝廷自建立以来,朝中文武重臣皆换成了姜述心腹,再无掣肘者,国内新政、经济、军事、航海、教育诸事发展很快。此次征伐贵霜,最新军事科技逐一展现,贵霜士兵根本无法阻挡汉人推进。因为担心后勤保障不力,而导致突进的大军溃败,故而从战争初期,各部皆遵循姜述的战略指导,并不急于夺地建功,而是步步为营,稳妥推进。大量国学弟子随军跟进,在新占区担任文武职务,部分大户子弟见国内发展机遇渐少,也请命来南州发展,极大补充了新占区的管理人员缺口。
大月氏种族分支的吐火罗人,风俗习性更加游牧化,居无城郭,游牧而治。以毡为屋,随逐水草。生性残暴,多行杀戮。好祀鬼神,生杀血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