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三国小驸马

作者:墨柱
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姜述篇

第367章 征平贵霜(五)

部分忠诚王室的守军陆续逃往王宫,但是占据王宫四周的是精锐关羽部下,这些守兵拼死而战,留下层层叠叠的尸体,堆在王宫大门外的通道上。
周瑜站在高处,望着城内激烈搏杀的战状,摇了摇头,道:“依此番战况来看,即使取得胜利,两路蛮营也将损耗将尽,还是让掷弹兵和炮兵出动吧。”
幸亏自从与贵霜开战以来,姜述让吕布部驻守长安附近,黄忠部驻守洛阳附近,其余野战部队皆西行,防备波斯萨珊和安息两国。为了避免高原反应,刀锋营高顺沿水路经南、印两州,刚刚抵达贵霜战区,逢命急援曹仁部。张辽、孙坚、赵云、马超四路兵马,已经陆续抵达西州,重骑兵营公孙瓒、高览、庞德、潘凤、黄盖、张百阳六部也已踏上征途。
夺得王宫,杀了贵霜王,可以洗涤自己所犯的暴行,并能立下战功,在这个念头支持下,以贵霜叛军为主体的句水营和胡山营一次又一次发动强攻,像冲塌堤防的洪流一般,从火药炸开的城墙处涌进王城,疯狂地对惊魂未定的守兵发起攻击。
因为计划周密,行军迅速,吉罗可汗得到消息之时,汉军已经聚集重兵围困阿珲城。吉罗可汗退兵回救王城,正中汉军围点打援之计,八万吐火罗士兵在阿珲城外,与列阵以待的马超部发生激战,战况胶着之际,赵云引领伏兵从两侧杀和-图-书出,曹仁部骑兵又从后面杀上。
美丽动人、身材妖娆的王后出身波斯大族,此时一脸恐惧,搂着年仅两岁的王子,珠泪满面,嘴里念叨着保佑平安的光明教咒语。
波斯萨珊虽有资敌之嫌,也在境内禁绝汉商,但是并未公然与汉兵撕破脸皮,马超、赵云两部并未犯境,奉命派出游骑,隔绝波斯萨珊通往东方的道路,又分兵进入贵霜境内,从西部对贵霜守军发起攻击。
姜珍是国学一期学生,在关羽军中担任情报官已有数年,他足智多谋,因功从普通情报官一步步升为负责一军情报的尉官。姜珍挥了挥手,如狼似虎的卫队顿时像抓小鸡一般,将王后后面的宫女内侍抓出室外。
威是可亲自扶起威运,握着王叔的手,惨然道:“汉军实在太强大了,能够延缓汉军数月时间,王叔已经尽力了。城中还有精锐十余万,粮草也可支持多日,我等只能苦守待援,若是安息与波斯萨珊出兵,我国就有恢复之日。”
从高州通往贵霜的官道解除威胁,但是路途遥远,对贵霜战事西路的后续支援输送,成本相当高昂。马超、赵云商议,决定就食于敌,但又不想毁坏名誉,索马胡刚刚组建的句水营,便承担起光荣而艰巨的任务,由此产生的副作用和破坏力,自然只有贵霜百姓来承担。
守兵开始有人逃跑,但是www.hetushu.com战斗并没有结束,守军将领多是王族族人,英勇的守军们在将领带领下,一次次发起凶狠的反冲锋。街道上很快堆满了尸体,战死最多的不是守军,而是不占地利的句水营和胡山营士兵。
威运威信极高,又是指挥此次作战的元帅,各将知晓情势严峻,闻令不及请示贵霜王,皆匆匆出宫。贵霜王虽然在军报上听说过汉军破城邪术,但是并不知详情,等威运简单说明经过,这才恍然大悟,对威运方才擅自发号施令的怨念早已消失,亲自率领亲卫一同赶往前线。
一阵欢呼声传来,王宫被攻破了,用琥珀和香木装饰成的大殿,祼露在汉军面前。汉军诸将把握时机很准,率先攻破王宫的并非句水、胡山两营,而是全部是正宗汉人组成的关羽部。
凡是能拿起武器拼命的,皆被冷酷的汉军杀死,不愿意遭受奸淫和焚烧的嫔妃,也拿起武器往外冲锋,然后被汉军弓弩手射成刺猬。威运元帅和贵霜王相继战死,奉命点火的亲卫关键时刻却被王后喝止。
城内失去主官指挥的守军,很快发现由本国人组成的句水营和胡山营拒不纳降,纷纷转向汉人为主体的军队投降。一片混乱的王城内,陆续入城的汉军主力开始发挥作用,他们将降兵集中在中心广场,李继宗和索马胡也派出亲兵,引领执法队,开始在城中巡hetushu.com逻,制止胡乱杀害平民的暴行。
易蓓王后更觉诧异,仔细看看这位年轻军官,黄皮肤,黑眼珠,头发黑而直,是典型的汉人,不由开口道:“你怎么熟悉波斯萨珊之事?难道你在波斯萨珊生活过?”
威是可、威远等人带着残兵退守后殿,将绝望的嫔妃和王子公主们都集中起来,房间内堆上了淋满油脂的柴薪。威是可大呼道:“贵霜王家的血脉,还有皇家的荣耀,不会任由敌人践踏。”
姜维、徐晃皆有同感,一齐望向级别最高的关羽。关羽沉默一会,道:“句水营兵将出于一族,胡山营又多是南方部落,蛮兵数量太多,再习汉军兵阵,于国家而言并非好事。待两营减员超半时,再让儿郎们出动。”
杀红眼的句水营、胡山营的士兵们,进入守军据守的建筑物,无论守军是否投降,拖出来便剁成肉酱。而建筑物内每一个被发现的女人,不分老幼都会成为这些蛮兵露天狂欢和施暴的目标。
姜珍接着问道:“你的父亲是波斯萨珊次官,长兄是大场行省总督,三叔是第一军团指挥官?”
身着金纹服饰的王后虽然十分恐惧,但是为了王族的尊严,她依然端坐在案几后面,盯着站在殿门口的年轻军官。姜珍开口道:“你叫易蓓?是波斯萨珊贵族易比拉家族的长女?”
按照姜述军令,孙坚部驻守西州,张辽部移驻西州与高http://www.hetushu.com州交界处,马超、赵云两路兵马,从西域南下,抄袭吐火罗后方。由于吐火罗各部壮丁,皆跟随本部首领在外跟随吉罗可汉征战,因此内部空虚,无法阻挡马超、赵云两路骑兵袭掠,担心曹仁部有失,两军拒不受俘,一口气杀到吉罗可汗本部王都阿珲城,所过之处鸡犬不留。
汉军随军携带的是小口径迫击炮,虽然威力略小,但是最适合于巷战。随着声声巨响,城内很快黑烟密布,火光冲天。在这骇人听闻的威势下,守军士气顿时消失,请降者不计其数。
威是可继位以来,还是首次与数位手拥重兵的王叔见面,却是在亡国在即的悲惨时刻。随着威运败回王城,宣告前期在王城周围构筑的防线已经全部失陷。一脸愁苦的威运元帅来到王宫,摘下头盔,向侄子请罪道:“尊敬的贵霜王,您信任我重用我,而我却丧师败军至此,无颜再继续领兵,特来谢罪。”
王后抱着王子坐在御座上,身后只余下十余位正在发抖的宫女和内侍,所有卫兵都英勇地战死在殿外。直到这一刻,主将关羽依旧没有出现,奉命踏入殿内的是情报司校尉姜珍。
吉罗可汗见势不妙,急领本部兵马往侧向冲杀,顾不得族人家眷,逃到波斯萨珊境内时,身边只余三千余众。吐火罗部八万骑兵,阵亡两万余众,余者皆贬为奴。
正在此时,忽闻外面传来一声巨响和*图*书,贵霜王尚不知缘故,但深受汉军火药破城之害的威运却如丧考妣,众人互望一眼,眼神里皆流露出恐慌之色。贵霜王没注意诸将脸色,转身吩咐左右出宫打探,威运元帅苦笑道:“这是汉人用邪法破城,过不多时,汉军主力就会入城。各将需要迅速出宫,趁着敌军主力还未入城,组织部下重新构筑防线,组织巷战。”
汉军和本地附庸军陆续杀到贵霜王城,城中军民的血泪随着火焰和哀号流淌,贵霜到了最危机的生死存亡时刻。帝王偌大的疆界已被吞食干净,汉军从东南西北四个方面迅速突进,在汉军恐怖的战斗力面前,贵霜军队虽然奋勇抵抗,但是收效甚微,各路兵马在击溃以后,纷纷逃入王城。
这位年轻军官说话时用的是标准的波斯萨珊语,这让易蓓王后诧异之余倍感亲切,她不由自主地点点头,用波斯语答道:“不错,我是易比拉易蓓,贵霜帝国王后。”
句水营、胡山营士兵见状,知晓进宫也不能建功,分兵前去劫掠城内王公贵族,只听城内四处传来凄惨的号叫,整个城池淹没在屠杀与暴行之中。
关羽追随姜述最早,又是姜述岳父,身为辅国将军,隐然是诸军将领之首,此话说出口来,诸将再无多言者。厮杀将近两个时辰,攻守双方几乎杀红了眼,士兵减员多达四成,众将这才默契地下令,汉军炮兵、掷弹手在军阵掩护下,开始向城内推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