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三国小驸马

作者:墨柱
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姜述篇

第369章 波斯萨珊(一)

可以说,整个中央情报中杻,南州、印州、贵州等地军政班子,以及贵州各部驻军,在关羽全面主持下,都在围绕着这个计划行动。国学医科为了配置大量无色无味的麻醉剂,会同医督司劳心劳力,上月初才配好大量麻醉剂,水军快船依令马不停蹄急送贵州,又由关羽派兵趁夜间悄然送入城中。
贵霜新王逃到波斯萨珊,又从波斯萨珊领兵杀回贵霜,波斯萨珊虽然未与大齐帝国正式宣战,但资敌也脱不了干系。继与身毒、贵霜宣战之后,大齐帝国再次发布战争令,宣布禁绝汉商、资助吐火罗人叛敌、收容并资助贵霜余孽的波斯萨珊为敌国,冻结波斯萨珊商人在境内的资产,下令抓捕在大齐境内的波斯萨珊人。
波斯萨珊王慢慢坐下,低头沉思一会,脸色稍霁,转头对里德道:“将逃回的士兵押上殿来。”
索马胡这番动作,逃不过大齐情报机构的眼睛,姜述听说索马胡十分识相,传令将此军编入序列军,配置参照赎罪营。句水营从贵霜郡出发之时,装备十分简陋,甲衣大半是汉军淘汰下来的旧货,兵马临近波斯萨珊,良弓利箭已经增补过半,器械甲衣也更换完毕。
站在殿内的文武重臣也不例外,皆惊得张口结舌,朝堂之上鸦雀无声。待卫长里德此时进殿,大踏步走近波斯萨珊王,附耳嘀咕一会,这才打破了这种诡异的寂静。波斯萨珊王一边听,望向首相拿不莂和次官安不拉那的眼神变得犀利起来,还不待里德m.hetushu.com说完,波斯萨珊王忽然暴跳起来,怒骂道:“拿不莂首相,安不拉那次官,我们王族待你等不薄,为何联合敌人谋害我们的勇士?!”
波斯萨珊人并不好蒙骗,贵霜残兵重入故境开始,军团就有波斯萨珊王朝派来的督导队。但姜珍所行之事,连大齐人都骗得团团转,部下兵将皆不知底细,督导队怎能看出不妥之处?
这名侥幸逃回的士兵名叫拉难,是色姜族人,色姜族与婆湿族源于一个种群,长相十分接近。当初士兵就食之时,拉难因为胃病在营内休养,逃过了被俘虏的命运,听着就餐士兵喧哗声渐次消失,身为久经沙场的老兵,他嗅出了阴谋的味道,不由起身去前营探望,远远望见就餐的本营官兵皆被迷翻于地,便意识到不妙。拉难担心被人发现,不敢上前,当即悄然起身,寻找地方躲藏,恰好碰到一名杂役,寻机将其打昏,换上杂役衣装溜出军营。
波斯萨珊首批二十万大军紧急援救岫兰,称为援贵志愿军,后续动员的二十万大军也在集结。波斯萨珊王朝为贵霜残部坚持奋战的消息所迷惑,认为以二十余万兵马对上万余贵霜残部,即使贵霜残部依托城市防守,也说明汉军的攻击力不过如此,从而坚定了与大齐帝国一战的决心。
噩梦从志愿军进入岫兰城开始,志愿军将领照例前去拜见贵霜新王,竟被护卫扣押在官衙改成的新王行宫。被安置在城中军营的志愿军将士,吃m.hetushu•com过一顿守军精心准备的大餐后,一小时内相继昏迷。
波斯萨珊王听到消息以后,脸色变得煞白,嘶呼道:“难道神灵要遗弃我们?士兵们怎能抛弃家人投降东方的魔鬼?”
拿不莂和安不拉那不禁面面相觑,互视一眼,连忙出列向波斯萨珊王叩首。拿不莂道:“我身为本国首相,已是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下,如何会与敌人联合?就算我品行不端,敌人拿什么代价收买我为他们效命?尊贵的大王,请您设身处地为我想想,我投降大齐能得到什么?又怎会投降大齐?”
波斯萨珊朝会上,首相拿不莂力主请战,次官安蓓之父安不拉那更是积极响应。原本不想与大齐帝国兵戈相向的国王朝也,见大齐已经宣战,众臣又如此群情激昂,当朝决定发兵援救贵霜新王,又派使者说服安息共同出兵。
按照大将军府军令,因为索马胡不熟悉军阵,两员副将除了日常训练,还有临阵指挥的权力,这无形之中剥夺了索马胡的主将权力。索马胡内心不服,欺负新来诸将年轻,想使个法子折腾一下诸位汉将,以显示自己的存在,还未来得及折腾,心腹查出诸人来历,不由把索马胡吓了一跳。副将文鸯是大齐帝国陛下的亲传弟子,其父是赎罪营主将文钦,另一位副将关索也是陛下弟子,其父是大名鼎鼎的关羽。就连其余三位部将来历也不简单,士颂是西州刺史士燮之子,曹彬是车骑将军曹操族人,夏侯惠更是国舅身份。索马和*图*书胡听闻诸人来历,不敢再有任何动作,忽然领悟到其中关节,不怒反喜,打定主意,只须与诸将处理好关系,做好挂名主将,以后定会跟着这些年轻人沾光。
预测志愿军何时入城,何时朝拜新王,何时何地以何种名义扣押志愿军将领,如何防止志愿军将领亲兵回去报信,如何让志愿军士兵同时进食,以及志愿军官兵昏迷后如何应对,这对身边缺少亲信的姜珍来讲,任何一点疏漏都可能导致失败。最后的结局十分圆满,在关羽在协调指挥下,情报机构、各军及相关职司全力配合,此举竟然大获成功。
昏迷的志愿军官兵,被守军分批送到大齐军营,可怜这些身经百战的战士,还未与大齐勇士一较长短,便不明不白成为大齐帝国军营中的俘虏。
这是一个不详的征兆,各种谣言也迅速蔓延,波斯萨珊境内无论军民,心头都笼罩着不祥的阴影。虽然以军管名义暂时封锁了城市,但是试图带着金银细软、逃向西方避难的百姓迅速增加,大有愈演愈烈之势。
使用药物同时迷昏二十万精锐,与在战场上俘虏二十万兵马难度等同,除了严密的组织与准备,敌我双方的所有变化都要计算在内。化名卑珍的姜珍做到了,从扶持安蓓王后逃难波斯萨珊开始,策划了一整套规模宏大的方案,贵霜南方部落、倭人千人队的叛变,攻打岫兰等原贵霜城池,不仅成功骗过了波斯萨珊朝野众臣,就是不知内情的大齐高官也被骗了不少。汉人和-图-书围困岫兰,就是引诱波斯萨珊出兵来援,为了能让志愿军放心入城,自从贵霜残部重占岫兰开始,姜珍便以复国为名,发动民夫重修城池,加大城池面积,又不惜花费重金积蓄粮草。
拍卖期间,此起彼伏的叫声甚至在远处城中亦有耳闻,为此好多波斯萨珊人似是传染上了恐惧症,听到类似拍卖会的叫标声,便会飞也似地逃走,仿佛叫标价码的对象是自己一般。
这些来自东方的大汉骑兵,甚至敢在界河西岸扎营,四出搜捕没有逃走的居民,耀武扬威地绑成一串串送进对岸大营,在声势浩大的拍卖会上,将波斯萨珊百姓拍卖为奴,似是在嘲讽蜷缩在西岸自称强军的波斯萨珊守军。
按照大齐帝国大将军府的军令,补充到句水营的士兵是从南州招募的二万四千名蛮人,分为三路兵马,将领士颂、曹彬、夏侯惠皆是汉人。军令上同时派来两员副将,文钦之子文鸯和关羽次子关索,两人还带来不少汉人将校。
大齐帝国主力军以及句水营等胡兵营的暴行被刻意夸大,坚定了守军死守的决心,同样也有负面效果,汉人的恐怖被添油加醋过度渲染,不可避免地影响到守军士气。甚至因为风吹草动的惊吓,过于紧张的军营竟然发生营啸,一夜之间死伤无数。
为了荣誉的波斯萨珊骑兵,自知兵力不足,却自杀式地渡河发动反击,但是他们的性命也到此为止,这些轻骑兵深入之时,大齐骑兵早已绕路包抄过来。没有足够数量步兵的掩护,这些骑和*图*书士除了少数见机快掉头回走,大部分被大齐骑兵绊住手脚,在火焰尘烟和箭雨中发起决死的冲击,最终为数众多被俘虏的波斯萨珊骑兵被剥光,沿河象畜牲一样跪成一排,就地拍卖为奴。
关羽望着眼前年轻的姜珍,心中暗自赞叹,这位姜家家生子,设计放翻了二十万精兵还不肯罢休,正在琢磨如何继续利用此事,设局继续给波斯萨珊下套。
迷翻千人以上兵马的故例,史上从未有过,关羽最初听姜珍汇报的时候,好似在听神话故事,若非姜珍策划案写得十分细致全面,关羽也不会同意实施这个计划,从而构勒出如此环环相扣,杀人于无形的诱敌之计。
姜珍并未就此收手,对外散布消息,称波斯志愿军在岫兰发生内讧,士兵串联杀死将领,集体投降大齐。波斯萨珊情报部门还得到消息,贵霜残部为了阻止志愿军投降,与志愿军发生大规模械斗,损伤十分惨重。
关羽、姜维、周瑜、赵云、马超五路主力军,加上文钦所辖赎罪营、索马胡所辖句水营,四十余万大军兵围贵霜新王所在的岫兰城。只有数万残兵的贵霜残部不敢出城交战,固守城池,派出信使向波斯萨珊国王紧急求援。
自从大齐帝国宣战以来,并未派兵强攻岫兰,而是派出轻骑劫掠波斯萨珊境内,界河对岸被点燃的城市村庄的尘烟,在天晴的日子好远就能望见。骑着高头大马的波斯萨珊骑士,和骑着矮小精悍草原马的大齐骑兵,不时发生遭遇战,附近众多的波斯萨珊城市一日数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