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三国小驸马

作者:墨柱
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姜述篇

第373章 野田来归

野天王子道:“启非自小懦弱,在苏菲王后羽翼下长大,就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如何能承担治国重任?不仅诸将不服,就是里德手下也多有不服者。我此次失败,并非败在王后和里德手中,而是败在安不拉那手上。”
野天王子长叹一声,道:“约途将军是安不拉那家将出身,对上这位军神,我就难有取胜之道,也是约途将军手下留情,方让我等能够安然脱身。”
关羽、姜珍接到批复,不由心怀愧意,皆上书自责,自承目光浅薄,却不知此策非姜述否定,而是郭嘉之意。
郭嘉沉思一会,道:“立国不论大小,涉及利益皆不小,以目前来看,野天王子与苏菲母子势不两立,确实可以充分利用。若我预判不错,此次安息国必会重兵出击,波斯萨珊实力大减,肯定抵挡不住。苏菲母子亡国以后,首先逃亡之地就是埃及,其次便是野天。野天与我国有杀父夺地之仇,与启非却是打断骨头连着筋的亲兄弟,有了苏菲为媒,未来野天倒向埃及的可能性很大。我认为野天立国之举不妥。”
郭嘉道:“根据情报分析,埃及依附罗马以后,军政被罗马人控制,横征暴敛,国力日损,比起波斯萨珊多有不及,必不敢主动寻衅我国,设附庸国防御埃及大可不必。野天文武双全,有王霸之姿,久后必会叛乱。以我之意,此人不可久留,当果断除之,以绝后患。”
姜珍道:“陛下当初细问此案www.hetushu.com,认为金毅、柳舞虽然为袁家做过事,但皆属被逼无奈,人品尚算不错,便免了两人死罪,让两人投入情报部门立功赎罪。”
姜珍急忙来到营前,见来人果然是金毅、柳舞,身后数人衣着鲜亮,应是波斯萨珊贵族。金毅、柳舞虽属情报部门,但以前直属齐隶,并不认识姜珍,见出门迎接者年纪不大,身着将官军装,胸章标有情报司暗记,知道是情报司高官,引领众弟子上前施礼。
此言一出,降将陡然变色,那位年轻将领却并不在意,笑道:“听说大齐帝国将星璀璨,独领一军者皆非俗辈,如今看来,传言果真属实。将军猜测得对,本王子正是野天,此次战败来归。”
姜珍随即开始策划此事,先以需要向导为名,索来不少降兵,又择地让野天统领旧部另建新营,授权可以招募新兵。暗地里却派人秘密前去萨珊王城,向苏菲太后举报野天王子下落。
姜珍道:“以方才行止对答来看,野天在国内甚得人心,此人思路清晰,行止果断,是位不可多得的人才。野天与我军有杀父之仇,不能使用。”
对待涉及亲生儿子之事,女人心眼最小,苏菲听说与儿子争夺王位的野天王子下落,急忙寻找里德一起商议。里德与野天王子不睦,是拥立启非王子的核心力量,听闻野天王子投了大齐,自是建议斩草除根,与苏菲太后设想不谋而合。
野天王子点头http://m.hetushu•com道:“不错,原本乔装来到贵军军营,以观传言是否真实,若是传言属实,则会择机离去,若是传言有误,则会寻将军说明真相。阿赛伊与我自小交好,被我以言语挤兑住,并非故意欺瞒诸位,欺瞒之罪,责任皆在本王子身上。”
新王启非继位以后,里德担任中战区长官,除了王宫侍卫,还负责驻守王城附近的重步兵军团、轻骑兵军团、新组建的卫戍军团等,是波斯新朝极有份量的武将。
“这次成功刺杀波斯王和首相,情报部门居功甚伟,以数人之力,竟能完成如此大事,实在让人振奋。约途是块难啃的硬骨头,若非波斯内部有变,部下军心惶惶,此次战事必定损伤不少。于敌国要害行刺敌国首脑,胆量实在够大,是哪位大侠出的手?”关羽说到最后,对刺客身份十分好奇,出言问道。
姜珍望着地图静思片刻,笑道:“野天与苏菲王后不共戴天,不可能与埃及议和,令他把守西部门户,替我们防备埃及人。此地多是贫瘠之地,所产不能自给,人口很难扩大,军供也得依仗我军援助,将军之策一举多得,正是绝妙之策。”
正说话间,忽有情报员进帐,道:“门外数名汉人,引领大批波斯萨珊人来到营门,求见姜大人。”
关羽问道:“诸人可都全身而退?”
关羽走到行军地图前,指着一地道:“我欲上报陛下,奏请在西部与埃及接壤处划出一地和图书,让野天王子建国。”
关羽笑笑,接着问道:“王子得到人多势众的卫戍军相助,为何会败给启非王子?”
姜珍道:“出手者是金毅和柳舞,余者皆是两人弟子。”
郭嘉笑道:“只须以练兵为名,择一地使他练兵,暗中通知苏菲,自有人替我等除去此人。”
关羽担任此次攻伐波斯萨册的主将,按照朝廷军令,在击败约途将军之后,占据南下要地,分兵清理后方。
关羽异道:“金毅、柳舞原是袁家死士首脑,陛下怎会放过彼等?”
关羽道:“安不拉那是文官,其子虽然掌兵,但是距离京师甚远,如何能左右胜负?”
姜珍道:“诸人奉命保护城中一名暗桩,波斯萨珊王城局势渐已明了,暗桩接到命令撤回,想必很快就会归营。”
里德在某些方面,性格与姜述比较接近,办事扎实,不愿冒险。里德奉命回去,当即集合轻骑兵军团、卫戍军团和王宫待卫所属大半骑兵,也未说明具体作战任务,只说南下与敌军作战,让诸军做好准备。
金毅道:“宫中暗桩掩饰得极好,目前来看没有什么危险,自愿留在宫中继续效力。阿塞伊担心遭到新皇清算,此次随同我等一道过来,卫戍军此次争位战败,余部也被阿塞伊游说过来。”
姜珍设计坑了波斯萨珊二十万精锐,是情报系统的传奇人物,金毅、柳舞声名虽大,官阶却不高,听闻姜珍通报姓名,连忙重新见礼。姜珍轻声问道:“城内和图书暗桩可曾安全接出?”
与安息结盟,对于大齐来讲,变敌人为盟友,会极大地节省朝廷财力和管理精力,节省下的财力和精力进行内治,会使国内更早出现盛世。其次,攻下波斯萨珊以后,西南方邻近埃及,西方与罗马帝国接壤,北部紧临安息,三国皆是世上的超级大国,若是三国结盟共同对付大齐,大齐漫长的防御线处处都有漏洞,所谓久守必败,又不可能损耗国力集结重兵防御这些地区,因此让出与罗马接壤的波斯萨珊北部地区便是神来之笔。若是安息王不背盟,只需在西南部布置重兵防备埃及,大齐帝国后方根本不需防御。再说,安息与大齐结盟之后,必会引起罗马帝国的警惕,久后说不定引发战端,无论战争结局如何,两国皆会耗费大量国力,身为超级大国的大齐帝国坐观形势发展,进可攻退可守,待两国国力衰竭之时,那时便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有消息证实,波斯萨珊王城两子争立的结果出来了,苏菲王后得到安不拉那、侍卫长里德的鼎力相助,已经召开群臣聚议,推举启非王子为新王。国内部分贵族和部落头领仍在观望,并未向新王宣誓。”已经因功升为西部战事总情报官的姜珍向关羽汇报道。
姜述缓缓说道:“斩杀降将,于理不合。”
姜述看完关羽与姜珍的联名上书,在地图上观察一会,笑谓郭嘉道:“设此附庸之国与埃及缓冲,以粮草物资扼住其发展喉咙,和_图_书又不用担心彼国依附埃及,云长之策十分巧妙。”
姜述批复关羽、姜珍联名上书,言:“大齐尚武,不需设立附庸防御敌国,彼若敢来,我大齐就敢灭其国。自征战域外以来,尚无降将建国之先例,可效李继宗、索马胡等故例,用之为将。此人有王霸之姿,与我国有杀父夺地之仇,势弱无奈而投奔我朝,久后必会择机自立。可将其安置于边境之地,招纳族人重新建军,暗自通报苏菲太后,借刀杀之,以绝后患。”
关羽叹道:“陛下识人之明,天下无人能出其右。当年赦免纪灵,纪灵屡立大功;免了于禁的罪,于禁也以军功升了上来,如今都是朝中重臣。赦免金毅、柳舞,今又立下如此大功。诸人回营了吗?”
姜珍道:“撤退时宫中人心惶惶,又有人接应,数人身手高绝,有惊无险,安然脱身。”
姜珍闻言大喜,让降兵另外立营安置,请降兵将领同到关羽帐中说话。关羽与众人问答数句,忽然对一位穿着千人将甲衣的年轻将领道:“莫非是野天王子当面?”
姜述静思片刻,道:“依奉孝之意,该当如何?”
关羽笑请诸人落座,道:“王子莫非听信传言,以为投降大齐王朝的异族,若非成为炮灰便是贬为奴隶?”
关羽静思片刻,先让左右引领野天王子到新营休息,召姜珍一同商议,道:“以你之见,当如何安顿野天王子?”
关羽笑道:“想必是金毅、柳舞等人回来了,说不定此次又有大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