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三国小驸马

作者:墨柱
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姜述篇

第377章 大齐甲衣

安息王闻言大怒,道:“这些汉商真是钱迷心窍,军械物资怎能卖给敌国?你立即派人前去洛阳,送去国书,请大齐皇帝严查此事。”
安息王点头道:“如此也好,正好让使者催促大齐用兵。”
使者道:“大齐诸营皆列兵边境,但未闻有战事发生,我曾问过关将军。关将军回答:‘陛下曾有口令,波斯萨珊不堪一击,今与安息已是兄弟之国,安息国力强大,足以征平波斯萨珊余孽,让我等轻易不要动兵,不然安息国以为我国与他们抢夺财货之利,落下口实,于两国友谊不利。’”
使者道:“听说这位公主是关将军之女所生。”
福寿膏很快风糜罗马全境,成为罗马贵族们的最爱,帝国中央和地方大员皆以服用福寿膏为时尚。负责种植提练福寿膏的印州皇庄,以及负责销售福寿膏的汉人商社——地中海商社大发其财。
安息王默算一下,道:“大齐在阿州驻有四十余万兵马,即使攻伐埃及用去十万,可动用的兵马至少还有二十万,难道都按兵不动?”
安息王让左右传使者进来,问道:“见过关羽将军了?”
安息王看着手中的战报,内心十分焦虑,拉无登进来禀报:“前线传来消息,波斯萨珊人所用器械与我军相仿,怀疑是汉商偷卖过去。”
不里大城内,利用安息兵停止进攻的空当,大批民夫正在修筑千疮百孔的城池。再差三天,就是不里大城抵挡安息侵略的http://www.hetushu•com二百天,在这半年多时间里,波斯萨珊守兵充分利用地势,成功抵挡住了安息人的疯狂进攻。
拉无登道:“自大齐攻打贵霜开始,我就研究大齐战法,其军行军甚少正面硬冲硬打,以奔袭战居多,善于以压倒性兵力剿杀一部,分割包围,又众击寡,因此损失少,战果显著。”
不里大城北的安息军营,身着便衣的斥侯频繁出入营地,带来各种消息;四散抄掠的军队,发泄了精力和暴虐之后,带着各种各样的战利品满载而归。
使者道:“已经见过,关将军还赠送给大王一车礼物。”
使者道:“是追风营和攻坚营,共计十万兵马。”
波斯首相安不拉那身上的压力,并不比安息王轻松,这位重臣为了波斯王朝的前程,殚精竭虑,身体开始出现不健康的征兆,为了有足够的精力处理公务,安不拉那开始服用从汉商手中高价购买的福寿膏。
此时左右送来安息王的金甲,与拉无登的甲衣并放在地板上,安息王拔出所配利刃,猛然劈在甲衣上,厚重的金甲虽然没有损伤,但是明显变形。安息王又用力猛劈拉无登的甲衣,只听一声脆响,这身不起眼的甲衣几乎没有损坏,而且震得安息王手臂发麻。
安息王道:“大齐军情如何?”
使者道:“西部元帅府并未向北用兵,反而向西用兵,听说是大齐帝国一位公主要见识一下人面狮身像,hetushu.com关羽将军派人去讨,与埃及王起了争执,因此派兵前去攻打埃及。”
安息王沉思一会,问拉无登道:“我军与波斯萨珊兵马战损率如何?”
拉无登负责情报,十分关注大齐的相关消息,对大齐军队了解颇深,道:“战法只是一个方面,兵甲器械兵阵诸方面都会影响战斗力。给我国提供物资的汉商曾讲,汉商卖给我们的甲衣器械,皆是大齐野战兵的淘汰品。我身上这具甲衣,是汉商送给我的,说是蛮兵校尉配甲,属于大齐四等甲衣,我曾经试过,坚固程度确实非常一般。”
安息王静思一会,道:“大齐西行军多少人马?”
拉无登见安息王脸上并无怒意,小心答道:“倘若使者方才所言数字为实,我军比波斯萨珊人强不出多少。”
安息人并不禁止附庸军到波斯境内劫掠,但决不允许他们在安息境内胡作非为,这些阿萨人骑兵便是以打猎为名,实则去猎人的违纪者。这些骑兵不愿绕远去波斯境内,就近寻找偏僻村落烧杀抢劫一番,最让人生气的是他们竟然打着波斯萨珊人的旗号。
非常奇怪的是,这种服用后感觉非常舒适的福寿膏,在大齐境内根本见不到,只有部分汉商在境外见过此物。很快,汉商人群里就流传开一个传说,说福寿膏含有魔鬼的精血,而这个魔鬼恰是东方人的死敌,汉人若是服用福寿膏,将会变成不人不鬼的怪物,还会遗传给后人。hetushu•com
拉无登道:“听说汉郎将以上为一等甲衣,汉校尉为两等甲衣,汉卒与蛮郎将以上为三等甲衣,蛮校尉与农建兵团为四等甲衣,蛮兵与民兵为五等甲衣。甲衣外观看来大同小异,但是坚韧程度却大不一样。”
军官道:“王族长老从祖先祭坛下面挖出一件古物,证明王族乃是汉人李耳之后,李耳正是东土道教的创始者,在东方被尊称为老子。王族长老会议决定,合族正本清源,重溯始宗。”
威严的安德鲁兹将军是总军纪官,此时押送着数百名骑兵回营,数位亲卫提着十几个血淋淋的人头,这是严重违反军纪被安德鲁兹亲手砍下头颅的倒霉鬼。
拉无登道:“前番派去协调的使者刚刚返回,正在门外等候。”
安息国宗教自由,王族人信仰也不相同,安德鲁兹一听更觉新鲜,又问:“我国并不限制宗教,难道要让全国奉行汉教不成?”
安息王利刃归鞘,道:“看来大齐帝国国力远超我国,往常自谓安息兵精甲利,可与罗马、大齐三足鼎立,如今看来,安息不如大齐多矣,罗马也肯定不是大齐的对手。”
安息王兴趣大起,让拉无登脱下甲衣,又让左右去取他的金甲,然后仔细翻看拉无登的甲衣,问道:“大齐甲衣分为多少等?”
拉无登道:“此去洛阳路途遥远,来回需要数月,等大齐回信,战事或已结束。大齐西部军事皆由西部元帅府节制,不由派使去麦加城,和图书与关羽将军沟通协调此事。”
与波斯萨珊人的战争,不仅安息王感到郁闷,就连前方指挥的将领也有些束手无策。波斯萨珊人越打越多,新兵不断送上前线,只受过基本训练的波斯萨珊新兵,经历几场战役之后,就会成长为老卒。
使者道:“此事我曾问过关将军,随行司马所报数字为:俘虏波斯萨珊兵马计三十一万六千余众,杀死波斯萨珊兵马九万五千余众,大齐战死二万九千人,伤者一万七千余众,失踪七十四人。”
安息王站起身来,怒气冲冲地说道:“都说关羽用兵如神,怎能为了奉承公主而耽误军国大事?!”
在这场损失惨重而所获无几的战争中,无论是安息正规部队还是附庸军,厌战情绪开始漫延。安息请求大齐出兵的国书已经送去洛阳,而派往麦加的使者团接二连三遭到波斯萨珊人狙杀。面对如此糟糕局面,安息王这时真正体会到了欲罢不能的滋味。
拉无登道:“我军以攻为主,波斯以守为主,我军吃亏不少,战损率基本是一比一。”
情报司成立地中海商社的主要任务,就是将福寿膏在罗马帝国境内销售出去,换回大量物资运回阿州。姜述十分重视此事,后来调姜珍前去负责。地中海商社几乎搞垮了罗马帝国的经济,为大齐赚取了无数金币,在日后大齐与罗马的战争中发挥了重要作用,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罗马帝国此时已经进入后期帝国时期,或称为危机时期。罗http://www.hetushu.com马帝国皇帝康茂德,是安东尼王朝最后一位皇帝,国内面临混乱与衰落,罗马帝国贵族们终日沉迷在声色犬马的奢侈生活中。
在营门外交割完毕,一名军官上前,帮助安德鲁兹下马轻装,经过重重岗哨,前往中军大帐复命之时,却发现大帐左侧新立了一座大帐,从帐门望去,里面坐着许多头盖道冠,身穿道袍的东方人。
安息王打发使者下去,皱眉想了一会,道:“拉无登,你认为我军与大齐交战,战损率应是多少?”
大齐帝国发布法令,严禁国民接触福寿膏,违令者严惩。出入境的汉商过边关时,会得到边关官吏的再三警告,而诸大汉商的家主也联合发出家令,明令家人和手下严禁接触、贩卖、吸食福寿膏。
军官道:“大王要立汉教为国教,但没有下达强制信奉汉教的命令。听说还要颁布命令,国内贵族子弟皆要学习汉文,数年以后在全境推行汉字,官方语言也要改成汉话。”
这些人相貌各异,但皆黄色皮肤,黑眼黑发,是标准的汉人。安德鲁兹心生好奇,问道:“东土道士来干什么?谁请来这些道士?”
安息王道:“如此说来,十余万大齐兵马就能敌得过我国合国之兵?”
安息王有些哭笑不得,又问使者道:“大齐与波斯萨珊相战,战损率如何?”
安息王略想一会,道:“是我军战法陈旧所致?”
安德鲁兹道:“为了什么原因?”
在前引领的军官答道:“是大王请来的传道道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