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三国小驸马

作者:墨柱
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姜述篇

第380章 征伐中东(一)

众人势力皆在附近,菲亚特所言确实听说过,但克里克是文官,官职不高,并未引起过多重视。特里屋是正宗的罗马人,熟悉罗马高官的出身,轻声对索坦塔说道:“城主不知道克里克大人是拉乔长官的父亲?”
众人也纷纷表态,特里乌道:“我能感受到诸位的热情,也会向总督大人转述你们的诚意。诸位城主、首领,你们派出最健壮的勇士,随我去其它城邦传达大罗马皇帝的旨意。”
室内的诸位城主、首领,十分畏惧庞大的罗马,听说菲亚特有位强势妹夫,都各自转着心思,听索坦塔所言有理,不由皆点头称是。
特里乌笑着从怀里拿起两份空白的任命书,道:“我得总督大人授权,今任命菲亚特为红海行省十城赋税吏,索坦塔为十城防御吏,原先城主任命不变。”
特里屋被客气地迎入公所,让到主座上坐下,几名眼睛红肿、瑟瑟发抖的女子进来侍候,从衣着举止来看,应是被俘的贵族女眷。陆续进来十余名身着兵甲的壮汉,经索坦塔介绍,都是附近的城主或部落首领。
特里乌又道:“菲亚特,此次事件你们损失不少,除了诸位给你的赔偿,我会建言总督从税赋中取出部分财物,拨给你做为补偿。”
“吹号,召集士兵。”一向十分自信的索坦塔脸色十分难看,强自掩饰住内心的惊慌,命令号手传达军令。
骑兵簇拥上前,半是押送半是护送,半个小时以后和*图*书,特里屋一行终于到达玻利灭城。残破熏黑的城头上插着十余部族的旗帜,城内行人稀少,很难想象这里原本是中东最富庶的城市。
几个小时以后,一队骑兵将特里屋一行包围起来,特里屋见骑兵并非东方人,从怀中举出一块令牌,大呼道:“我是大罗马帝国抚慰使者特里屋,给你们城主带来新的命令!”
没等特里屋回话,索坦塔忽然仰头大笑,良久才说道:“菲亚特,不要妄想以谎言欺骗我们,拉乔长官若真是你的妹夫,为何周围城邦皆不知道?”
被五花大绑的男子名叫菲亚特,见特里屋身着罗马官衣,本已绝望的心顿时燃起希望,不由大声疾呼道:“尊贵的长官,我并没有与东方人勾结,残暴的索坦塔及其邪恶的伙伴,羡慕玻利灭城的人口与财富,编造借口来攻打我们。尊贵的使者,我是大罗马皇帝陛下御封的城主,我的妹妹是大罗马东部战区长官拉乔的妻子,请长官为我做主。”
基怛城主索坦塔野心勃勃,但是合城兵力不足一千,原先在强大的罗马、波斯萨珊面前,根本不敢兴风作浪。大齐兵马西进,依附罗马、波斯萨珊的大部落纷纷败退,索坦塔获得天赐良机,利用附近城邦对大齐的仇视心理,联合不少小势力,又吞并不少城邦,竟然形成不小的势力。
赋税吏分管税收,防御使分管军事,都是实权职位,菲亚特与索http://m.hetushu.com坦塔接过任命书,认真地看了又看,确认此事是真,皆面露喜色。
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耶路撒冷守军当中,希伯来人和贝贾人占了很大比例,他们希望阻止大齐人西进的步伐,期望从汉商手中夺回失去的资源。希伯里人曾经建立所罗门政权,最终消亡在波斯萨珊、埃及和罗马的交替征伐之下。目前中东各城镇基本以城邦为单位,由效忠波斯萨珊或者罗马的城主代行权力,以希伯里人和贝贾人为主体的城镇,是阻击大齐兵马的主力。
菲亚特换好衣服回来,索坦塔已经下令释放战俘,追回部下抢夺的财物。特里乌见索坦塔服软,菲亚特也未揪住不放,从中说合道:“索坦塔城主,既然是一场误会,你要归还菲亚特城主一切战利品,再与参与此战的诸位共同赔偿损失,这件事情到此为止。”
因为大齐本土远在东方,以索坦塔为首的反齐联盟信息不畅,根本不知道大齐比日落西山的罗马更加恐怖。索坦塔认为大齐兵马与波斯萨珊或罗马一样,不可能长期驻留此地,只要势力够大,即使大齐占领本地,也会委任他来管理附近区域。因为按照惯例,无论是埃及、波斯萨珊或是罗马,对这些鞭长莫及的地区,都会委任实力较强的城主或首领,来管理周围城邦和部落。
城中心公所还残留着激战的痕迹,特里屋看了几眼站在门口的卫士,腰间不伦不类地系m.hetushu.com着玉器古玩,显然是缴获不久的战利品,特里屋不由一阵鄙视,希伯里人虽然有过所罗门王朝的辉煌,但与优雅文明的罗马人相比,这个族群只能算是野蛮的猴子。
一些有见识的罗马大臣,在大齐占据波斯萨珊南部以后,建言成立红海行省,有效管理中东地区,以免被大齐乘虚而入,兼并红海东部的诸多部落和城邦。新委任的总督名叫维利,行至罗马东部战区,不知中东区域虚实,派佐官特里屋担任抚慰使者先行。
在大齐帝国的屠刀下,敌视汉商或在大齐西下损失惨重的部族联合起来,不敢与大齐主力交战,集兵攻打依附大齐的附庸部落,袭击大齐的后勤供应体系。这次反扑席卷整个西亚,中东北部的基怛城,坚守希伯来传统文化,城主兵强马壮,自然而然成为反齐联盟的盟主。
在基怛城主的指挥下,不仅攻掠东南方依附大齐的部落,同时向北向南劫掠其余城镇,甚至连不听号令的希伯来部落也不放过。在凶残的反齐联盟威胁下,势力较小的城镇纷纷派人至大齐军营效忠,期望得到大齐兵马的保护。
索坦塔确实可称为枭雄,能屈能伸,急忙上前为菲亚特松绑,道:“可怜的菲亚特,我们皆被坏人蒙蔽,若是早知道你与拉乔长官的关系,又怎会被谎言蒙蔽,导致双方子民死伤无数?”
众人急忙来到城墙往东望去,只见一股溃兵后面,是打着红底黑字大旗的大齐骑兵和-图-书,这些骑兵全身覆甲,气势十分骇人。一队队骑兵轮番加速,轻易在狂奔的人群中,撕开一道道红色的缺口,所过之外血雨腥风,鲜血飞溅。
“拉乔长官?”不仅仅是特里屋,就连索坦塔也是心头剧震。要知道,战区长官如同大齐一州兵曹,东部战区又是罗马帝国的大区,麾下十余万精兵,又邻近这片区域,拉乔若真是菲亚特的妹夫,听说这里的情况,必会率兵前来复仇,等待索坦塔等人的必是城毁人亡的下场。
苏伊士地区与中东相仿,埃及数次占据此地,多次修建苏伊士运河,由于埃及王影响力很弱,罗马附庸势力在此地占得上风,此地名义上属于埃及,但来自埃及的命令基本无人理睬。
菲亚特死里逃生,虽然怒火冲天,但因新败实力不足,又畏惧索坦塔兵威,大度地说道:“索坦塔城主既然说是一场误会,又赔偿我们财物,有长官在此作证,我怎会再与诸位计较?”
菲亚特大声说道:“你们难道没听说年初的玻利灭城狂欢?难道不知道克里克大人派人迎娶我妹妹?”
菲亚特连忙说道:“我的城邦此刻正式成为总督的部属,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大齐兵马浩浩荡荡,顺着溃兵逃窜的方向掩杀过来,杀气冲天,令人窒息。见到这一幕,特里乌心头不由升出一股无力感,这些雄壮如罗马禁卫军一般的精锐之士,又岂是这些乌合之众的希伯里人能够抵挡?
希伯里人在所罗门政权和*图*书消亡以后,部众散居于西亚、北非及南欧各地,后来与各地民族融合,形成一些新的地方势力。从沙漠绿洲走出来的贝贾人,近百年来人口增长很快,这些游牧民族散居在西亚和北非,周旋于罗马、波斯萨珊、埃及等大势力之间,影响区域也不小。
“尊贵的使者,玻利灭城主菲亚特与邪恶的东方人勾结,我召集周围城邦的勇士,刚刚攻破这座城池。依使者之见,应当如何处置此人?”说完,索坦塔双手连拍几下,数名卫兵将一位五花大绑的男子押了进来。
一位随员望着空荡荡的城镇,对特里屋说道:“听说大齐人所到之处,物资人口皆掠劫一空,这座城镇想必遭了兵灾。”
在中东荒芜的半沙漠地带,罗马人艰难地挽着马匹,越过荒漠和低矮的山地,终于到达广阔的亚里平原,却惊讶地发现附近城镇毫无生气,显然不久前经历过战乱。
就在此时,突听有人匆匆进来,道:“东方出现大批兵马。”
特里屋原本还有些忐忑,见索坦塔承认罗马册封的城主身份,又亲自出门来迎,顿时放下心来,优雅地拿出一卷公文,用标准的拉丁语念道:“尊贵无上的大罗马皇帝陛下谕:红海行省辖红海以东五百里范围,各城镇、部落、村庄百姓悉听红海行省管理,听命于维利总督。”
城市公所内迎出一群人,为首中年壮汉是标准的希伯里人,大步上前,道:“我是基怛城主索坦塔,是附近十一个城邦的盟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