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三国小驸马

作者:墨柱
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姜述篇

第383章 提前布局(二)

麦加城中,一名将领带着部分校尉,正在送别即将归乡的将士。这些将士分为数类,或是超过服役年龄,或是因伤退伍,或是水土不服,或因为思乡情重申请回乡。此次退役的上千名将士,大半人选择留在本州,他们依照军功,将得到丰厚的封赐和土地,部分士兵退役以后,将在本地官府民兵司或贼曹衙门任职。
各族生死存亡之际,十分珍视外援,西部元帅府派出的小分队皆被奉若上宾,参与诸族军事筹划,在小分队穿针引线下,诸族从地中海商社采购到大批军械物资。
开罗城外遮天蔽日的旗帜随风飘扬,守军士气低沉,若不是紧急前来救援的数千名罗马水军登上城头督战,只怕负责城市防卫的埃及贵族们早已经弃城而逃。
贵州、阿州皆属西部元帅府辖区,参与肃清的兵马分为三类,一是隶属元帅府直辖的野战军团,如关羽直辖的征虏营、赵云统领的追风营、马超统领的攻坚营、徐晃统领的护北胡营、姜维统领的山地营、周瑜统领的南洋营等,这些部队皆是大齐正规序列野战营,装备齐整,士兵皆是百战老卒,战斗力十分强大。二是两州兵曹管理的军团,田畴统领的贵州军团、夏侯渊统领的阿州军团以及境内的建设兵团,除了夏侯渊部原是正规野战部队,贵州军团和建设兵团组建时间不长,但将校皆是汉人老卒,军纪严明,令行禁止,战斗力也不容小视。三是拔那族、律衍族、月城族、克族等很早依附汉军的部落,按照人口比例,征发随军http://www.hetushu.com的兵马夫役,这些部落人马装备落后,不通战阵,自由散漫,只能用为辅兵。
地中海商社的主要任务,是给罗马帝国制造障碍,库房储存的大量兵器军械,本就为了援助罗马境内的反政府部族,当然不会放过这种一举多得的好事,卖给西班人的物资中,甚至还有大齐军械司新近仿造的“希腊火”。
往西攻找红海东岸区域的军队,奉行速战速决之策,所有敌对势力皆被迅速清空。敌对部落和城镇受到致命打击,短短月余时间,占领区南至大海,西至苏伊士地区,罗马新建的红海行省区域基本被大齐占据。
赵云、马超两将主持中东之战,获得了足够的战功,部下也缴获价值不菲的战利品,但是并未让他们停下脚步,两将从南往北、从东到西,渐次攻打城邦与部落,直到与罗马东部战区接壤,这才暂且休兵。
罗马帝国调兵遣将的同时,在大齐特遣小分队的引领下,日尔曼人、不列颠人、高卢人、法兰西人、毛里塔尼亚人、达西亚人、亚美尼亚人、波西米亚人,陆续派人到耶路撒冷与地中海商社联系,购买了大批兵甲。这些大齐特遣小分队,以汉人雇佣兵的名义进入各族军队,帮助各族训练兵马。大齐帝国虽然没有正式介入,但是这种物资支援和人员支持,给罗马帝国带来严重骚乱。
甘宁部水军扩编以后,在南州、印州、贵州、阿州陆续建立十余座军港,继而又沿非洲海岸往南拓展,在非洲东海岸择和-图-书地建立大型港口两处,水军补给点十余处。汉商跟随水军在驻军旁侧建设城镇,与附近部落通商,在非洲海岸自发形成十余座汉人城镇。因为黑奴较为驯服,体质又好,还能吃苦,在大汉诸州很有市场,汉人捕奴营开始大量进入非洲,捕捉黑奴贩运回国。
大汉内州原本多是黄种人,现在田地里耕种的农民,工坊里劳作的工人,港口里的搬夫,黄种人的比例越来越低,贵霜人、波斯人占据比例很高,黑种人所占比例也迅速增加。
罗马朝堂接到消息,对于是否因此与大齐开战形成两派:一派认为大齐侵略红海行省,严重侵犯了大罗马帝国的利益和尊严,不战会使名誉扫地;另一派认为红海地区本非罗马本土,是波斯萨珊的传统势力范围,城邦、部落大多依附波斯萨珊,大齐兵马占领波斯萨珊南部地区,兼并这些附庸城邦和部落是顺其自然。
贵族们压榨和剥削而来的大量财富,换回福寿膏和大汉奢侈品,而工坊和农庄无法自行消耗的产品,在大齐产品的冲击下,只能大量积压,最终不得不低价卖给汉商。在这个大背景下,姜珍只用了一个冬季,便用福寿膏、军械物资和大量汉商工坊的工业品,获取了让人不可置信的惊人收益。
地中海商社总部原来设在开罗,赵云、马超引兵攻占红海地区,便迁至耶路撒冷。姜珍刚送走前来拜访的西班牙人特使,对方希望高价购买大批长兵器、弓箭,至于投石车、马匹等紧俏物资,直接由地中海商社开价。m.hetushu.com
因为西部元帅府新建,军团之间相互比较陌生,通过此次肃清地方,磨合各军团各兵种,找出不足之处加以改进。这次肃清成绩不错,不像军事行动,更似军事演练,基本完成了行动前制订的各项任务。
因为其中利害关系,康茂德最终决定暂且忍耐,除了在北方留下大量兵马防备日尔曼人,调集重兵往剿蠢蠢欲动的西班牙、高卢、不列颠等族。
因为大齐异族政策十分强硬,顺从者也要听从大齐征召,成为没有自主权的附庸,敌对者下场只有一个,就是族灭人亡。在大齐兵威之下,中东范围内的许多地方势力,已经失去与大齐为敌的勇气,许多百姓对城主或首领失去信心,开始向罗马境内逃亡。
忠于波斯萨珊散落在阿州境内的溃兵,在四国和议之后皆被召回国内,隐藏在荒芜之地消息闭塞的部分溃兵次第被寻找出来,通告之后依然敌对者皆不赫,生俘者皆贬为奴隶。
贵州、印州和阿州境内,山林或荒芜之处还藏有不少成建制的败军,当初无暇剿灭,这些败军也知道汉卒厉害,根本没有胆子与汉卒正面为敌。大量汉人平民迁来以后,败军成为地方隐患,近一段时间,各营汉军和建设兵团,集中精力剿杀败军,肃清地方治安。在归附部落协助下,各地肃清任务进展顺利,捷报频传,败军主力几乎全部剿除,只有少数溃兵逃亡山林之中,已不足以给汉人村落造成威胁。
肃清过程中,一些溃兵对周围汉人村镇或异族部落发起进攻,但是规模很hetushu.com小,并未造成太大的损失。由于外部战事结束,内州十分安定,这次行动整合了西部元帅府绝大部分资源,其间虽然有些波折,但是效果十分显著。
忠于贵霜王室的地下势力此次被连根拔起,除了溃兵,窝藏者、知情不报者皆被扣上谋逆的大帽子,贵州境内受到牵连的异族部落多达二十余个,除了军属之外,余者皆贬为奴,被贩卖到内州。
其实无论是灭贵霜还是战波斯,杀戮皆不是很重,数次包抄围歼,最后也以逼降敌军为目的。百姓若不反抗,汉卒基本不会伤其性命,因为在汉卒眼中,青壮年或少年都可以卖钱,算是值钱之物。
康茂德是位侵略性很强的皇帝,但与大齐争夺红海区域时却犹豫不决,北方日尔曼人虎视眈眈,内部西班牙、高卢、大不列颠等地叛乱不断,与大齐帝国开战,若胜则诸事大吉,诸族在威压之下不敢异动,但是万一失败,内忧外患则会一旦迸发,若是处置不当,大罗马帝国会有四分五裂的危险。
康茂德是罗马历代皇帝威信最低的皇帝之一,御下相对宽松,从而导致管理混乱,地方上文武重臣多有阳奉阴违者,罗马朝堂对边疆的影响力已经减弱。康茂德就任皇帝以来,只是在文学艺术方面有所振兴,从福寿膏进入罗马境内开始,只有短短一年时间,与大齐贸易已经出现大量逆差。随着地中海商社知名度的提升,罗马商人开始衰败和萎缩。地中海北岸沿海港口,成为汉人商品的倾销地,实行工厂化生产的各种物资,成本明显低于罗马本地和图书产品,低成本倾销让罗马本地工坊遭受毁灭性打击,罗马境内城镇失业者渐多。福寿膏在罗马境内风行,换回了大量金币,让罗马金币的流通严重停滞,甚至金币在市面上出现紧缺,大汉纸币开始出现在罗马境内。
两派争论的焦点从是否占据大义,拓展到两国实力对比,当一系列数字摆在罗马帝国君臣眼前之时,众臣集体失声,与大齐帝国相比,罗马帝国无论是人口、财富、装备、兵力皆明显落于下风,这给不可一世的罗马人当头一棒,罗马皇帝也在朝堂上说,与大齐交战罗马或会失败。
努比亚人军营的旗帜都是金黄色,这是汉教传道士为其占卜的吉祥色,而利比亚人军营的旗帜都是草绿色,也是依照传道士占卜的吉祥色制成。为了获得汉人支持,努比亚人和利比亚人皆奉汉教为族教,传教士并非完全摒弃两个部族原先的宗教,而是将原来宗教信仰略做改变,其信奉的太阳神和火神皆成为汉教的护法大神,不过祭祀仪式与以前大不相同,改为更为隆重的道家祭祀大法。
此时肃清地方,仅动用的附从异族人马数量就多达十万之众,在指挥协同上有很大难度,但因西部元帅府准备工作充分,派遣老卒到异族人中担任军官,一边执行任务一边训练兵马,效果虽不尽如人意,但至少未拖后腿。
大齐军队早在要道上设立军卡,一是征收商税,二是隔绝罗马与境内部落、城邦的联系,三是抓捕逃亡的溃兵。逃亡百姓没等进入罗马境内,大半做了大齐俘虏,企图反抗者则沦为刀下之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