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三国小驸马

作者:墨柱
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姜述篇

第385章 谋夺埃及(二)

战前罗马人强行征集各种物资,让埃及贵族们蒙受了巨大损失,又因守军人数不足,强令各家护卫上城,最后强征青壮劳役协守,诸事积累早已形成不小的矛盾。并非所有人都顾全大局,在外敌格外强大时,顾忌身家性命的贵族最容易成为墙头草。
与埃及的炎热相对,洛阳正值温度适宜的春季,树木刚刚抽出新芽,触目皆是欣欣向荣的嫩绿。姜述看着从西方传回的战报,对数位重臣道:“水利司经过实际测量,已经形成详细的施工方案,埃及奴暂且不要拍卖,皆发至苏伊士地区修筑运河。”
其实姜述来自现代,对盟约看得不是很重,此次让西部元帅府兼并埃及,而未让诸军攻打波斯萨珊,是因为区域拓展太快,边境线很长,用于防守的兵力太多,兵马分散,一旦罗马宣战,兵力不足将是极大的制约。安息垂诞波斯萨珊这块肥肉,若能得到大齐承诺,必然出兵与战。大齐兼并红海这一争议区域,已让罗马脸上无光,兼并埃及又给了罗马一记响亮的耳光,倘若再让安息撕毁四国和议,罗马脸面丧尽,定然忍耐不住。大齐实力太强,对大齐宣战要犹豫再三,但是安息在罗马看来,只是一个弱国,一旦波斯萨珊告急,罗马定会出兵援救。如此一来,主战场将从地中海中周边区域转移到波斯萨珊境内,此地距离大齐本地比埃及要近得多。如此一来,安息就变成主战国,只能与大齐共同进退。
姜述道:“努比亚人、利比亚人的胜利,足以让日尔曼这些部族信hetushu.com心大振,罗马将迎来叛乱的高峰。从黑人手中接管埃及,又非我国公然侵占,罗马人四处峰火之时,不敢在此时与我国宣战。贵州、阿州已经安定,十万建设兵团已经到位,还有近百万汉人迁去,除了驻守阿州的五十余万精锐汉卒,还有大量后备兵源,我们现在不怕与任何国家交战。”
虽有火焰阻挡,加上烟雾笼罩,仍有潮流一样涌动的叛军士兵冒死从门洞突入,看到胜利已经近前,努比亚人和利比亚人不由大声欢呼,虽然其间死者无数,但是仍有大批黑人进城,沿着铺满尸体的大路往里冲击。
“全军退往军港。”范加尔十分盼望大齐战旗从东方闪现,他遥望空寂的东方一会,不甘地下令道。
范加尔趁叛军午时息战的时间,思虑此次战事,心头更加不安,心思一会,下令道:“召集城中贵族首领议事,违令者合家斩首。”
关羽表情却很凝重,起身盯着室内悬挂的地图,道:“我军宣布占据埃及,与以前兼并红海地区,性质截然不同。埃及虽是一个国家,同时也是罗马帝国一个行省,我军侵占了罗马固有利益,罗马君臣不会善罢甘休,即便明里不敢翻脸,暗里也会有种种手段应对,我等绝对不能掉以轻心。波斯萨珊与我国与夺地杀王之仇,因势弱无奈委曲求全,若是罗马人主动结盟,波斯萨珊人必会趁机结连,成为罗马人的忠实附庸。罗马想要与我朝一战,就要清除后患,设法安抚日尔曼、西班牙等敌对族群,后http://www•hetushu•com方稳固之时,便是起兵与我朝相战之时。”
“陛下当初担心罗马、波斯萨珊、安息三国形成同盟,刻意加强与安息的同盟关系,未想到地中海商社竟然能有如此大能量,不仅促使罗马后方不稳,还间接操纵罗马经济,一旦罗马与我朝对立,罗马经济将会遭到毁灭性打击,物资极度匮乏。陛下认为即使夺了埃及,罗马帝国君臣也不敢宣战。”周瑜说到这里,稍顿一下,又接着说道:“罗马帝国实力强大,周边诸国无人能敌,这是数年以前的事实,无论是神鸟机构还是情报司,都认为罗马是唯一可能战胜大齐的国家,就算陛下本身也是如此认为。未想到罗马帝国内部如此糟糕,真是始料未及,不过对我咱们是件好事。”
“大人,暂且退到军港吧。”忠诚的罗马卫兵在旁急促的催促。
在无数惊慌失措的喊叫声中,尤自坚持战斗的埃及士兵已经动摇,他们绝望地丢下武器,不顾罗马督战队的砍杀,纷纷逃离自己的防区。
随着时间推移,城中悄悄发生着一些诡异的变化,抛开寻常百姓不说,贵族们眼看局势不好,开始秘密串联,虽然不敢公开与叛军勾结,但私底下却通过各种渠道,与叛军首领开始秘密接触。
姜述道:“让努比亚、利比亚上表称臣,以为附庸,不予立国,效索马胡故例,授努比亚、利比亚大头领为郎将,授诸小族首族为校尉,分南三州良田给其部落军属。诸头领心忧罗马报复,估计他们不敢不从。”
老天并没http://www.hetushu.com有眷顾罗马英勇的战士,东门危险还没有排除,西城门又因内应献门失陷。传令兵冲近南城墙,对着正在城墙上指挥作战的范加尔大喊道:“努比亚人从东门攻入城中,利比亚人攻陷西门。”
罗马人最后一支预备队终于堵了上来,凭着一腔热血,将涌入城中的叛军断成两截。这些冒死入城的黑人,身上着甲,武器锐利,面对这支突然涌出的生力军,并未如同以前那样各自为战,而是排出圆形阵,以守为主,掩护战友从城门中继续进入。
关羽摇头道:“我等所虑之事,陛下怎会想不到?我认为此次战事陛下碍于四国和议,担心辱及大国名誉,不想明里参与。目前形势不宜再留下波斯萨珊,陛下必会鼓动安息寻隙进兵,若是罗马参战,我朝再以援助安息为名,出兵便占了大义。”
国渊立起身来,道:“喏,只是埃及刚经战乱,城镇农田破坏甚是厉害,黑人又不习耕种,埃及人皆贬为奴,粮草诸物严重不足,须从南三州征运。”
亲卫还未下城传令,只听东北方向传来一阵鼓号争鸣之声,继而数道烟柱袅袅而起。随即一位浑身伤痕累累的骑士急奔而来,道:“轮替东门的埃及贵族率部突然叛乱,杀死督守城门的水军官兵夺门献敌。待卫军大量官兵战死,副统领下令点火焚烧城楼阻敌。”
西部元帅府,关羽将军令放在案几上,对周瑜、姜维说道:“陛下已经做好与罗马交战的准备。”
要依常人看来,大齐留下残破的波斯萨珊,就是避免与罗马对立http://www.hetushu.com,但是时也势也,相隔不足数年,各国情况已经发生很大变化。安息王十分精明,明晓大齐的实力以后,已经息了与大齐为敌的念想,神鸟机构与情报司通力合作,经过周密策划,以古帛遗书让安息王族认为祖先是出关赴西胡的老子之后,安息国内宗教文化经济皆向大齐看清,若是安息王继续执政,安息国十年之内就会全部汉化,逐渐成为大齐的附庸。波斯萨珊国历经大战,经济几乎崩溃,若非大齐当时顾虑因拓展太快后方不稳,早已难保国祀。罗马在地中海商社的操作下,不仅获得大量贸易顺差,而且成功挑拨诸族与罗马人的对立,致使罗马内忧外患,无暇顾及边远之地,甚至埃及短期都难以恢复。
范加尔内心有些不甘,但埃及人既然不能信任,只凭数千罗马残部,就算他们甲坚刀锐,面对数十倍的敌军,终究只是血肉之躯,此时浴血奋战的意义,只是为战友争取撤退的时间而已。
若是大齐宣布努比亚、利比亚两族归附,埃及全境已经并入大齐疆界,更会鼓舞罗马境内敌立诸族的士气,从而牵扯大量罗马正兵。如此恶性循环之下,罗马根本无力与大齐交战,威慑力下降,附庸部落也会阳奉阴违,罗马将会实力大降。罗马正兵是绝对的劲旅,无论器械装备还是士兵素质,明显优于波斯萨珊、安息两国军队,但与大齐正兵比较,无论正规军数量还是官兵装备、器械、战斗力,罗马帝国皆处于下风。从两国国内形势来看,大齐近年不断拓展,但是步步为营,根据国力规和_图_书划军事行动,后方十分稳定。而罗马恰恰相反,尾大不掉的地方势力、境内想要自立的诸族、北方虎视眈眈的日尔曼人,对罗马后方形成强大压力。
郭嘉道:“努比亚、利比亚不是小族,部下皆习战阵,又配以制式兵甲,后期或有后患。”
排好军阵的黑人前锋,竟然凭借圆阵之威,挡住了一向自信的罗马正兵,随后在随军进城的汉人校尉指挥下,组成由盾兵、长枪兵和弓兵的立体攻击阵形,罗马人的损失迅速增加,被压制着步步后退。
姜述道:“近年国内实行精耕,内州皆有余粮,南三州粮食盈余更大,前番还卖给安息一些陈粮,阿州、南州两地余粮足矣。陆路道路不平,由甘宁部水军征调商船负责运输。”
姜维道:“波斯萨珊虽然失去大片国土,但现在占据之地人口不少,又多产粮良田,实力恢复很快,不若现在寻个借口,先灭了波斯萨珊再说。”
郭嘉道:“前番兼并红海诸族,罗马人已有敌意,如果公然占据埃及,罗马人是否会与我国开战?”
罗马人以传播谣言为名,处理了一些行止可疑之人,其中包括数名埃及贵族,如此难免激化了他们与贵族们的矛盾,但在生死存亡之际,罗马人对于细节已经无暇顾及。在叛军一波强于一波的攻势下,守城的罗马人损失几乎达到一半,城墙防守已是捉襟见肘,怎有精力监视城中贵族?
从城墙上环顾全城,叛军如同决堤的洪水沿着开罗的大道,凶猛快速地在城中蔓延开来,饱受埃及人和罗马人欺凌的努比亚人和利比亚人,开始了疯狂的复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