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三国小驸马

作者:墨柱
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姜述篇

第389章 罗马内乱(四)

姜现见两人已被捆得五花大绑,道:“人生在世上不易,活到现在也不易,两位牵挂的事情肯定不少,我们东方人讲究仁义,可以再给你们一次重生的机会。”
两人跟着引路士兵进去,却未到后院正厅,被引到左侧偏房。刚进屋门,淡淡的血腥味顿时扑鼻而来,亚塞、马基罗心理素质再好,此时内心也紧张起来。几案后面坐着一位脸色冷峻的年轻人,两人认得此人便是东方雇佣兵首领姜现。
赛特双手高举,原地转了一圈,示意自己身上并无武器,士兵轻蔑地一笑,指着他的腰间,道:“武器,交出来。”
戒备森严的气氛让亚塞一阵战栗,心中忽然涌出一种不祥的预感,甚至有一种步入监牢的错觉。亚塞的心一下被提了起来,悄悄摸了摸藏在腰间的短匕,传来的冷硬触感让他稍微安心一些。身经百战的亚塞心理素质过硬,在进门以前及时调整好心态,跨进庭院之时,亚寨步伐异常稳健,脸上带着淡淡笑意,似是凯旋而归的大将。
交接防务之前,开罗由文钦部下控制,汉商早已参与进来开发建设,汉教典籍将埃及王宫和金字塔描绘成汉教圣地,吸引信奉汉教的信徒前来朝圣或定居,让开罗这座失去大量人口的城池,开始重新涣发出勃勃生机。
匆忙中又是一天过去,公议所宽敞的庭院十分平静,刑讯时的惨叫已经消失,辛勤的奴婢已经清理掉所有沾染血腥的痕迹。姜http://m.hetushu.com现踱步出室,身后跟着一位毕恭毕敬的大汉,正是变节不久的马基罗。根据姜现的计划,马基罗将秘密出城,不久将出现在罗马军营中。
茂盛的法梧树掩映下,数十名样貌各异的东方雇佣兵屹然而立,带有一股浓郁的杀意。一名士兵见赛特、马基罗进门,上前拦住两人,用手示意一下,两人心中明白,将长剑等武器交给士兵。士兵并未立即放行,冷冷的目光打量两人一眼,又示意一下,两人不明其意,正要开口询问,士兵用蹩脚的西班牙语道:“身上,武器,交出来。”
两人一时间慌了手脚,还未来得及回答,姜现又道:“两位认得这个人吗?居然偷出城外给罗马人传递消息,此人应是两位的朋友吧。”
根据两人的交代,城中罗马人内线相继被挖了出来,被东方人雇佣兵秘密抓捕。亚塞、马基罗为了获取姜现的信任,自请交出手下,由姜现统一管理调配,并接受新任命的官职,成为东方雇佣兵西班牙小分队的一员。
这是一场先哭后笑的戏剧,一半是地狱,一半是天堂。亚塞、马基罗仿佛如梦初醒,互视一眼,争先恐后表示归顺,以祖先的名誉宣誓示忠。姜现笑着点了点头,对两位手下耳语一番,继而有人上前为亚塞、马基罗松绑,将两人分别带去审讯室进行问话。
地中海南岸,周瑜统兵正式进驻开罗,士和-图-书兵按照上级军令,依序接管城池的攻守要害。大齐兵将南征北战,适应这种环境很快,统治异族人实则十分简单,只要足够暴力,无人敢伸出头来。
议事所建在北城高处,其内临时修建了一座高塔,当作了望塔使用,站在塔上可以俯视城内城外。从汉商手中购买的物资器械大都聚集此处,防守十分严密,守将是托马斯嫡侄奥托,部下多是托马斯的近支族人。亚赛、马基罗的目的地就是议事所,这是城中最宏伟的建筑,前后左右皆是西班牙精锐,核心处由托马斯亲卫和东方雇佣兵负责。
“鉴于你们在这次保卫巴塞罗那的战斗中,并没有给托马斯大首领带来实际危害,我决定给你们一个赎罪的机会,并让你们得到精神和物质上的褒奖。至于褒奖的数量,视你们的行动所带来的收获计算,只要你们真心赎罪,我想你们耗尽所有的力气,也无法把金币一次性搬走。”
马基罗心领神会,笑着对士兵道:“很幸运,我赢了与亚塞的赌约,我相信私藏武器者肯定过不了你们这一关。”
两人之所以替罗马人卖命,也是贪图罗马人的金钱,又被罗马人开出的委任状诱惑,因此冒险进城担任内应。两人身为雇佣兵首领,最终目的就是盈利,既然可以避过一死,又可以获取更大的利益,即使丢掉被拘在罗马城充为人质的妻子性命也在所不惜。
基督教尚未走向强盛,就被蕴含强大融合力和_图_书的汉教替代,被罗马帝国定为邪教的基督教神职人员,因为生活窘迫和信仰危机,不少人开始改奉汉教。利孔诺就是其中之一,在改奉汉教以后,利用原来的影响和资源,吸引了无数信众,汉教左护法于吉封其为开罗城主教。
姜现声音不紧不慢,却让人感受到强大的压力,甚至有一种近乎窒息的感觉。姜现打了一个手势,很快两位士兵费力地抬进一个大箱子来,姜现踱步上前,掀开沉重的箱盖,室内顿时耀动着闪烁的金光。这是一整箱罗马金币,实打实摆在面前,可以轻而易举唤起人的贪欲。
关押亚塞、马基罗的家人,用空白任命书和金币收买两人,战前安排两人投奔托马斯,成为罗马人在城中的内线,都是本的主意。本看着马基罗送来的情报,主要是守军的防御现状,还有城中各种消息,前期付出终于获得了回报。本十分满意,对着马基罗点了点头,道:“你们做的很好,大罗马帝国最需要你们这些勇士,只要你们尽心为帝国效力,即使你不是罗马人,以后也会在帝国拥有远大的前程。”
于吉、左慈等人依照姜述指示,将儒佛道以及后世诸大宗教的教义精华融合成汉教,将诸族信奉的大神变成汉教的护法神,宗教出自东方的传说开始传遍诸国,汉教信徒渐自增多。姜述将汉教定为国教,又在诸州和邻近诸国成立汉教救济所,以强大的经济支撑吸引信众,汉教不仅在大hetushu.com齐境内风行,罗马、安息、波斯萨珊境内也有大量信众。
姜现见两人进屋,并未说话,而是打了一个手势,只见一位士兵拉开左侧帷幕,露出几个被拷打的血肉模糊的人。见到这骇人的一幕,亚塞、马基罗两人脸色大变,互视一眼,皆露出戒备的神色。
亚塞、马基罗心知不妙,还没来得及试图反抗,就被房内的东方士兵用武器逼住,在寒光闪闪的利刃面前,两人脸如土色,沮丧地放弃了对抗,任由东方人捆住手脚。
士兵上前收起亚塞交出的短匕,围着两人又转了一圈,对着门岗点了点头,从左侧队列出来一名士兵,对两人道:“请随我来。”
本所言并非信口应诺,他是科索沃人,与罗马帝国许多文武官员一样,属于被罗马人征服的外族后代。本拍了拍马基罗的肩膀,显得慈祥而亲切,像是马基罗的长辈,接着说道:“攻克马塞罗那,我会给尊贵的皇帝陛下上书,表奏你们冒着生命危险建立的功勋。”
汉教负责新下诸州教务的是于吉弟子风行子,得知利孔诺在非州拥有不小影响力,就让利孔诺担任助手。耶路撒冷是诸多教派的圣地,即使被大齐占据,朝圣者依然如潮云集,利孔诺在耶路撒冷传教如鱼得水,尤其是基督教众,改奉汉教者无数。耶路撒冷教务稳定以后,利孔诺因功升为开罗主教,正式成为汉教高级神职人员。
利孔诺原是基督教中东区主教,十二大主教之一,原来长驻耶m.hetushu.com路撒冷,负责中东、埃及等地教务,调解和仲裁信徒之间的纷争,并对教义分歧进行解释。大齐攻下耶路撒冷以后,利孔诺逃亡途中遇到一帮汉教传教士,为了保命不得不自愿奉教,在与这些传道士传教过程中,被汉教教义折服,认为基督教教义主纲与汉教类同,相信了东方大神女娲派儿子基督到西方传教的汉教典籍故事,利孔诺这位虔诚的基督信徒转变成为坚定的汉教信徒。
波斯萨珊人、努比亚人、利比亚人、贵霜人、中东人,从来没有如此多民族,聚集在开罗这座古老的城池和谐共处。大齐宣布成立非州,确立了大齐在埃及周边区域的统治地位,不仅仅是开罗城,中东、埃及的各座城池,都有势力较大的汉商涌入,通过拍卖地产、房产或者行业准入证,成为这些城市的新居民。拥有异族奴隶的汉人地主,购买城池附近的大量良田耕种,不断涌来的东方人,已经成为这块土地的主人。
姜现用流利的西班牙语说道:“敌人无所不在,两位认为呢?”
赛特尴尬之余想出一招,摇了摇头,竖起大拇指对着士兵晃了一晃,对马基罗笑道:“亲爱的马基罗,我承认我们的赌约最终是你取得了胜利。”
马基罗满脸恭谦,惶恐地接受着这位罗马高官的善意,他的内心却在叹息,本提前筹划的布局和推心置腹的拉拢已经失去作用,在那位年轻的东方人筹谋下,这位罗马帝国的杰出将领,终究会成为悲剧式的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