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三国小驸马

作者:墨柱
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姜述篇

第390章 扎根非州

冯义武艺不错,人也机警,因为战功分了不少田地,每年皆有不少盈余,又娶了一位漂亮的贵霜大族女子为妻,他对目前现状十分满意,望着对岸悲惨的场景,因为见得多了有些麻木,问话之时语调十分平和。
军堡面积很大,设计十分合理,外侧圈着三米高的高墙,这是军堡的第一层防御,由守兵负责警戒外敌,防止奴隶逃亡。外墙内是一圈低矮的建筑,是战俘和仆役居住的奴工营。其内菱形堡是军堡最核心处,守军家小皆在此处居住。
采取指婚方式将女人留在屯田之所,曾在朝堂上引起很大争议,姜述也是犹豫再三,才批准了这个提议,但在批示中说明一点,军营与屯田之所隔离,放假时可以居住于屯田之处,平常将士们都在军营轮值操练。
轮值伍长答道:“这已是第六拨了,对面的西班牙部族基本完了。前日斥侯去对面打探消息,凡是被罗马人攻破的城镇,无论男女老幼皆被杀害,场面十分悲惨。”说到这里,伍长叹息一声,道:“我军只有数只小船,来往海峡之间打探消息,来回一次只能接送二十余人侥幸得逃者,不如张罗些渔船来回救应,也可多救些西班牙人。”
一旦产生同业竞争,大齐银行顿时感受到了巨大压力,大齐银行董事会数次开会,商讨增加经营项目和提升服务质量诸事,主动修改银行章程,以适应不断变化的新形势。
姜述下朝以www.hetushu•com后,刚刚返回御书房,甄清送了一本册子进来。甄清是甄姜之侄,国学三期弟子,专习钻研经济学,对金融事务领悟最快,目前是银行的副主事。因为银行主事糜贞很少出面,银行日常事务基本都是甄清主持。
布莱克十分幸运,刚转成正兵不久,便赶上军中大规模指婚,娶了一位美丽的埃及女奴为妻。苏伊士运河督工部隶属非州兵曹管辖,沿苏伊士运河设计路线建成大型军堡十二处,完全可以容纳督工部守兵和奴工,其内还建有储存大量粮草物资的大型仓库。
垄断的危害姜述最是清楚,大齐银行一家独大,对于帝国经济长远发展并非好事。前段时间,姜述又新批了三个银行,命名为汉商银行、发展银行、农业银行,皆归银行司管理,国家控股一半,其余股份公开向社会发售。
望海堡是非州最西的据点,建立在直布罗佗海峡南侧,这处军堡并非大型军堡,而是非洲兵曹属下的峰火堡,由一位都伯统领。经过非洲兵曹特批,在附近耕种的数百名汉民也居住其内,编为一个民兵大队。
利孔诺望了望天上的太阳,与两名传道士继续赶路,很快到达目的地。这是苏伊士运河西段,大约两万奴隶在此劳作,几名大齐士兵望见利孔诺过来,一名黄色头发的士兵微笑地招呼道:“利孔诺道长,这次来要住上几日?”
并非所有西班牙人都集中www.hetushu•com在巴塞罗那城,本统领部下精锐攻打托马斯的同时,罗马帝国的地方驻军同时奉命剿除西班牙人。这些逃亡的西班牙人并非托马斯的属下,甚至有的部落首领还与托马斯不合,托马斯举事之初,曾经派人前去联络,但是这些西班牙人嘲笑托马斯以卵击石,并未响应,甚至有些部族首领还将使者押送到本地官府。不幸地是,这些西班牙人并未看到托马斯人亡族灭,自己的族人反而遭到这种悲惨的下场。
金融行业兴起的背后,也有利益集团的争斗,如以糜家为首的印刷集团和航运集团、张世平、苏双为首的养殖集团和矿业集团、甄家为首的纺织集团、臧家为首的外贸集团、以及各大家族把持的贩奴集团等等,这些集团有广阔的人脉资源,拥有大量资金,注资银行就是想用资本的力量创造更大的利润。
野战部队与兵曹属下性质不一样,选择土地肥沃之地修建了十五处大型军屯,无战事时士兵除了操练,务农所得皆归自己支配。野战部队官兵待遇最高,无妻者或妻子在内州者,由部队为官兵配备女奴,可以为妻也可以为妾。
这位士兵名叫布莱克,原是耶路撒冷之战的战俘,听说凭战功可以脱籍,自愿加入敢死营,因功恢复平民身份,现在担任伍长,随军看押挖掘苏伊士运河的奴隶。一般战俘很少有人如布莱克这样幸运,加入敢死营以后,承担hetushu.com最危险的作战任务,说白了就是大齐野战军的炮灰,死亡率极高,但是一旦立功,立时可以恢复平民身份,对于众多自谓勇猛的西方勇士诱惑力极强。也正是因为这些战俘充入敢死营,让大齐正兵战损率极低,人员相对稳定,始终保持着强大的战斗力。
原埃及居民大多被贬为奴隶,新迁来的新居民种群繁多,信仰不一,管理难度很大。利孔诺担任开罗主教以后,募款建立救济院和孤儿院,分派上百名传教士四处传教,成绩斐然。
传教不能影响施工,现在不是工休时间,利孔诺一行先到军堡休息。新下诸州的军堡与传统军堡不同,内堡是依照西部元帅府的图样修成的菱形堡,菱形堡比起传统军堡防守威力更大,无论敌军从何方发起进攻,守兵至少可从前后两个方向威胁敌军。
驻守非州的夏侯淳十分注重地中海沿岸的防御,非州行政官员注重吸引移民、产业经营和海上贸易,还要兼顾苏伊士运河工程,文武官员并没有太多精力参与宗教事务管理。汉教弟子在政府管理范围之外,在思想层面制定新秩序,为稳定和繁荣非州经济发挥了重大作用。
银行自成立以来,逐渐展现出强大的吸金功能,短短数年,已经赚取了巨额盈利。在利益面前,名门大族或是地方富商纷纷要求入股,息了念想之后,便纷纷成立钱庄效仿,但在市场占有率和政治背景方面,先行一步的大齐银和*图*书行占尽先机,在竞争中被打得落花流水,暗自联合起来,想合力阻击大齐银行。
站在军堡北墙了望塔上,可以望见对岸的滚滚烟尘中,不断有男女老幼被追兵砍杀,然后被无数马蹄践踏成肉泥。这是罗马轻骑兵在追杀逃亡的西班牙族百姓。只有部分逃得快的精壮,得以逃到海边,争先恐后登上数只小船,渡过海峡来到望海堡。
布莱克的族人大多在苏伊士工地上,能够吃饱穿暖,除了暂时失去人身自由,生活用度甚至比以前更好。布莱克有时甚至在想,其实成为大齐人不错,若是肯出力,至少不会再为饥寒发愁。
姜述上次参加大齐银行董事会,指出:一个没有竞争存在的行业大鳄,于国于民于己均无好处,有序地良性竞争,可以提升行业的服务质量,丰富行业的服务内容,提高员工的服务素质等。大齐银行章程修改草案就是依据这个讲话,在此基础上进行了不少延伸和拓展,已有了几分现代银行的影子。
南州、印州、贵州、阿州距离大齐内州路途遥远,非州更是远隔万里,为了让这些远征万里的士兵安心,征西元帅府允许士兵家小随军,没有婚配者由分管军官指一名女奴为妻。
“这是第几拨了?”冯义问道。
短短年余时间,非州整体防御线已经十分完善,大齐兵将使用屯田制和军户制,以指婚方式让数十万兵马安心在非州驻扎,还吸引了数十万兵将家属迁来,在不减弱部队和*图*书战斗力的同时,汉人在这块土地上彻底扎下根来。
冯义摇了摇头,道:“西班牙人又非汉人,多救些除了耗费我们的钱粮,对我们益处不大。这些异族不好驯服,救得多了,以后管理也是大难题。渔户皆从内州迁来,落脚时间不长,船只皆是购买罗马人的小船改造,即使参与救应,又能救多少人?几艘小船罗马人可以不理,大规模组织船队营救会惹恼罗马人。苏伊士运河尚未通航,水军目前入不了地中海,我们只能守不能攻,惹恼罗马人挥兵来攻,非州海岸线如此漫长,即使军堡无忧,军堡以外的百姓可就遭殃了。这些异族人不值得我们如此出力。”
大齐兵马对于战俘和奴隶,待遇不是很差,起码吃住无忧,战俘和奴隶在编管下劳役,刺头大多自愿去了敢死营,这些余下的战俘和奴隶很快接受了现实,依照军中规矩适应各种习惯,学习汉语等等,在这种生活方式下,用劳役年限赎买自己,年限到达之后,分派到大齐诸州成为新移民。
冯义是夏侯淳部下都伯,也是望海堡的最高军事长官,是征战黄巾的老卒,后来被分到郭汜部下,长安归降以后,他被编在夏侯淳部下,夏侯淳改任非州兵曹,他被派来负责望海堡的防务。
“校长,这是银行修改后的章程草案。”国学弟子习惯称呼姜述为校长,姜述并未因此不悦,因为某方面的恶趣味,反而有纵容之意,姜述示意甄清坐下,接过册子翻看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