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三国小驸马

作者:墨柱
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姜述篇

第394章 营救姜现(四)

吕蒙攻下巴塞罗那港,文钦即刻分派部下,在姜现部下引领下,三千精兵从密道潜入巴塞罗那。此时罗马人以为抢占巴塞罗那军港的是托马斯残部,却不知危险已经悄然降临。
只见罗马中军后面突出一支人马,分成两股从军阵间隙穿行上前,撞进正面大齐兵马军阵,手执长剑一阵猛攻,一下子稳住了前方战线。罗马人士气大振,但是本的心反而沉了下来,第三骑兵营是第二军团主力军的主力营,是用来压后轴的定海神针,此次终级主力亲自出阵,还是不胜不败之局,敌军援军若再上来,还有什么后手可用?
姜现笑道:“还好,让陛下挂心了。莫非还有一路兵马进入西班牙?”
望着前方十分熟悉的军阵,与西班牙人以前所列军阵并无不同,却有一股巨大的震慑力,让人自然而然产生一种压抑感。本内心也非常疑惑,但是为了稳定军心,故意大声说道:“这些就是托马斯最后的依仗,勇士们,打败这些西班牙叛军,此战就结束了。”
史密斯身先士卒,此时身上染满了血水,在数次进攻不利之后,引领部下退到中军,对本大呼道:“军长,我看这是大齐正规兵,并不是佣兵,否则战斗力怎会如此强大?”
内附部落兵马战斗力很弱,西部元帅府也无意让他们强大,装备器械皆是淘汰之物,日常训练也不看重,作战时给口粮兵饷,除了部落首领亲卫和_图_书,士兵平常皆在部落为民。这些内附部落士兵的战斗力和作战意志,比起大齐正规军的坚韧能战,几乎没有可比性。
“城中援军呢?”
这次大齐兵马突然发力,诸军皆以雇佣兵为名,打着西班牙人和不列颠人的旗号,既让罗马帝国高官判断失误,又让罗马找不到借口宣战。
不待本回话,前方突然骚乱起来,大队敌军开始列阵,站在军阵中央的正是西班牙大首领托马斯。本连忙下令,道:“命令各军向中军靠拢。”
卡特此路兵马连战皆败,数月西班牙行省已经全部丢失,防守更加薄弱的不列颠也不能幸免,随着西班牙人、不列颠人宣布归附大齐,大齐已经实际占据两地,拥有了随时向罗马帝国发起进攻的两个重要基地。
西班牙人并无水军,罗马水军并非作战主力,来巴塞罗那参战的水军士兵不足三千,只有三艘主力舰和数十艘小船。吕蒙部水军倾巢而出,又得了托马斯的提供的情报,途中已做好完全准备。此战是大齐与罗马水军首次对决,一个时辰内便已决出胜负,罗马水军战船全被击伤,为首数名罗马军官见大势已去,为了保全部下士兵性命,下令全体归降。
如今托马斯身边亲卫早换成了新募的西班牙人,因为西班牙人在前期损失惨重,托马斯从汉商手中还购买了大量黑奴,经过训练的黑人虽然还未见血,但http://m.hetushu.com是人强马壮,显得颇有煞气。
“水军已在直布罗陀建设炮台,派了不少兵马驻守,罗马水军主力就出不了地中海,不列颠防守应该没有问题。西班牙驻军除了我部、子龙部、次骞部,近日山地营也会赶到,有二十余万大齐野战军驻守,罗马能有多少正兵?”文钦说完,将西部元帅府传来的军令递给姜现。
一位西班牙骑士,在最后一抹夕阳将要落下之时,寻到托马斯,急报:“罗马皇帝听说西方战场失利,已派使者与日尔曼人谈判,估计北部战区主力,近日将会南下。”
在遥远的西方,除了正规野战军以外,大齐在西班牙和不列颠新设地方军,一种就是驻屯耕战相结合的农建兵团,主要招揽汉人青年和自愿迁来的汉民。另一种是以内附部落为单位的地方军,太平年景是羁縻藩属的助力,战事发生可为前方屏障。
“这次出兵分为明暗两路,这一路兵马为明,吸引罗马人注意。子龙将军已经统领部下,从直布罗陀海峡入境,如今想是势入破竹,西方诸城应该已经拿下。”
半天之后,巴塞罗那城内城外,满地尸骸狼藉,夺来的战利品堆挤如山,代表军团长的红色战旗放在最上面。文钦等将策马入城,望着前来迎接的姜现,道:“总算不辱使命,按时赶到。”
本神色凝重地看着前方损失惨重的部下,自言自语道:“难道http://m•hetushu•com这些人都是东方佣兵?东方人怎会有这么多佣兵?”
望着整齐压上的敌军,罗马人也摆起军阵迎上,托马斯带领一彪骑兵率先冲阵,这场大规模战斗正式爆发。两支世界上最强大的军队正式碰撞在一起,以血腥的硬撞拉开了大战的序幕。
卡特闻知军港失守,便命本统领四个军团从陆路发起进攻,但是这些打着托马斯旗号的兵马,战斗力十分强悍,认为此战必胜的四个罗马军团轻敌,从三个方向分别发起进攻,但是守军却像刺猬一般,收缩防守,间或突袭,一旦展现出尖锐的毛刺,立时就会夺走无数罗马人的性命。
本看到两冀已经不稳,急道:“骑兵呢?为何还不到位?”
本果断地下令道:“撤,撤回巴塞罗那!”
传令兵答道:“骑兵与迂回的敌军骑兵正在缠战,无法脱身援救战场。”
“第三骑兵团已经抵达。”
这次对付以步卒为主的罗马人,这些擅打顺风仗的部落兵表现不差,这些士兵皆习骑射,在追击溃逃的罗马人过程中,立下了许多功劳。
“此役以后,罗马或与日尔曼人和议,调集重兵西上。我军目前兵力不足,防御战线又长,恐怕顾此失彼。”姜现年纪虽然不大,但是大局观不错,此时居安思危,所言正说到点上。
一名浑身浴血的军官来报:“西班牙叛军反水了!”
托马斯战事初起时抢了不少金银财宝,但如此坐吃和*图*书山空,又要维持缴头令,支撑不了太长时间便感觉财政十分窘迫。无奈之下,托马斯向姜现求教,姜现笑道:“钱财不足,可以向地中海商社借贷,以未来税赋作为抵押,我想地中海商社不会拒绝。”
为了报复罗马人屠杀西班牙人,托马斯以西班牙大首领的身份发出缴头令,只要证明是正宗罗马人,一颗人头可以换取十只羊。此令一下,罗马溃兵便倒了大霉,沿途的穷困部落纷纷出手,每日送到托马斯营中的人头或俘虏源源不断。
文钦部下皆由各族战俘组成,多是身经百战的精锐,经验非常丰富,配备大齐制式兵甲,操练军阵已有数年,彼此间配合十分默契。西班牙人也习大齐军阵,但与正宗的祖师爷相比,只是学了些皮毛,罗马人这次终于尝到了真正的大齐军阵之威。
本厉声喝道:“史密斯,不得胡说,你看那不是托马斯叛军的旗帜吗?还有远方的战舰,都是咱们大罗马帝国打造的商船,与大齐水军船舶外形完全不一样,怎会是大齐的正规军?”
托马斯残军此时只余不足百人,对战事起不了太大作用,但他们熟悉环境,是最佳的向导。托马斯兵败以后,部下四散,早没了往昔的雄心壮志,甚至不再考虑独立,只想借助大齐兵马复仇。
巴塞罗那城平静下来,官邸内的东方人和包围在外的罗马人默契地各守防地,此时海上战事又起。侥幸逃脱的托马斯路遇大齐www.hetushu.com水军,引领吕蒙部重新杀了回来,为了确保制海权,大齐水军一到,便对巴塞罗那港发起强大攻势。
文钦也不知道全盘计划,除了赵云、文钦两路兵马进入西班牙,甘宁已经率领水军主力,通过尚未峻工的苏伊士运河进驻开罗港,马超统兵进入不列颠岛,文鸯部也尾随文钦部之后,将于数日后抵达巴塞罗那。
兵败如山崩,罗马人在前拼命逃命,敌军在后紧追不舍,眼看城门在即,刚刚喘了一口粗气的本忽见城门大开,一彪罗马人护着卡特退出城中。本连忙迎上前去,卡特见本领兵败回,大呼道:“东方雇佣兵趁城中防御空虚,已经夺了城池,赶紧招呼士兵们,退往多不拿科。”
正在此时,后阵突然出现细微的骚动,像是平静的池塘投下一块石子,水波飞快荡漾开来。罗马军阵顿时混乱起来,有些人往前,一些人则往后退。
史密斯道:“军长,我们与西班牙人交手多次,怎能不知他们的底细?这些士兵战斗力太强了,不可能是托马斯部下,只有一个可能性,就是大齐参战了。”
姜现迎接诸将至官邸,文钦悄然对姜现道:“陛下虽在洛阳,却挂念身在异境的将士们,罗马境内带甲士兵数百万,全面开战尚不是时机。为了避免全面开战带来的负面影响,陛下命令我等统兵前来,以托马斯旗号吞食西班牙。为了击败罗马此路兵马,力求一举成功,不得不拖到现在,连累你等苦战数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