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三国小驸马

作者:墨柱
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姜述篇

第398章 波斯灭国(一)

姜述也被这份真情感动,上前搂住这对母子,道:“睦儿,你还要知道一件事情,除了姜家子女,你幼时的伙伴刘中和刘可皆是你的哥哥。”
原先的海贼大多是海边的强横渔民和犯法汉人,如今国内大力发展渔业,渔民收入提高很多,早就衣食无忧,谁愿再行犯法之事?犯法汉人又可以军功赎罪,到海上以命搏命,还不如去敢死营以军功赎罪,说不定那天立了大功,还会被朝廷封爵,得以光宗耀祖。
地中海附近有不少海贼,这些海贼大多也是汉人,但是这些海贼与以往海贼不同,装备精良,战斗力很强,这些都是水军暗自收编经过秘密训练的专业海贼,主要抢劫扰乱罗马沿海城镇,但绝不会抢劫汉商船只。
大齐数路大军齐发,郝昭统领光明护教军为前锋,周瑜部为中军,李继宗为左军,右军则是公孙瓒、庞德、高览三路重骑兵。郝昭部得光明信徒之助,势如破竹,所到之处守军非降即溃,间接影响了波斯萨珊其它方向的守军。
中央两个最大的驼帐,一顶是黑色,一顶为白色。黑色驼帐之中,一位二十余岁的贵族正不停地咒骂:“该死的光明教,该死的大齐人!还有这烦人的黄沙,这恶毒的太阳,伟大的光明神呐,你怎能抛弃我们,乃至你的信徒都成为我的敌人。”
一赔十的大额保险金,让遇到风暴损失惨重的探险队,有了卷土重来的可能。遍布沿海各港的大齐和-图-书银行,除了货币的兑换周转,还提供高利率的探险基金。情报司下属的邮政公司,以低廉的价格为探险队提供消息和情报。
大齐此时实行内圣外王,百姓历来讲究仁义,这些奴隶身份虽低,但在富庶的汉人家中为奴,衣食不缺,甚至还有工钱。大量原为贫农的奴隶,生活比起以前要好得多,产生“宁为大齐奴”的谚语便不足为怪。
青年男子神色大变,推开身边那名侍女,急道:“母后,我不想变成俘虏,也不想变成奴隶,我们赶快启行吧。”
苏珊太后连续接到前线溃败的消息,计算目前战力,知道绝无抵挡之力,当下以皇帝西巡为名,携带大量银钱物资,在忠心的三千侍卫保护下西逃,将守卫重任委托给首相安不拉那和战神约途。
冯思担任董木的副手,又被神鸟机构相中,除了武艺高强,还是为数不多的文武全才,相当知情凑趣,也很健谈,道:“海贼已经成了历史名词,原本横行海上的几股海贼不是被我水军剿灭,便是转行当了佣军。敢于将手伸到大汉内州的海贼,我敢说有生之年不会见到。”
董木参观南海城的同时,心中生出无数感悟,说道:“南海体现了我大齐的繁荣,这些繁荣建立在强大的军事基础上,若非大齐军队无人敢惹,南海这座富庶的城市将是海贼最是惦记的地方。”
大齐朝廷根据归附部落的现状,将温顺的部族迁至南方新http://m.hetushu.com下诸州,蛮勇的部族改为军屯,分散在边关各地,以国家薪俸供养,使他们变成大齐对外的打手,还有一些人口众多向心力又强的部族,迁到与罗马和波斯萨珊临近的地区以为缓冲。
周瑜见光明教人心所向,索性让光明护教军分出两路偏师,为左右两路大军的前锋。分兵之后,奇效立现,左右两路大军速度顿时提了上来,诸军如同几支巨大的箭头,迅速杀向波斯萨珊王城。
大齐强硬的对外政策,是经济繁荣的保证,因为军事上不断取得胜利,汉商成为世界上最具影响力的经济团体。胡商无论规模还是理念,皆被汉商远远抛在后面。随着大齐捷报频传,接连开疆拓土,大齐人的地位随之水涨船高,甚至不少地方传出“宁为大齐奴,不为异族民”的谚语。
海商并非大汉独创,其实波斯人、贵霜人、罗马人、埃及人很早以前便有海商,只不过因为船只的原因,航线里程较短,载货量很低,贸易额度不高而已。自从威海船厂建成,姜述灌输的先进知识,促成了先进的造船业和海航业,船舶越造越大,航线越行越远,载货量越来越多。
大齐新兴行业不少风险很高,与其相应的新行业——保险业应运而生。凡是高风险的行业盈利很厚,保险公司收取一定费用,确保此人若遇意外其家人可得到一笔丰厚的钱财。这更让一些喜欢冒险的大齐子弟没了后顾和-图-书之忧,以年轻人为主组成的探险队伍越来越多,甚至有人组织船队,开始寻找传说中的东方美洲大陆。
话音未落,青年男子从门中走了进来,“母后,还要走多久?这里除了沙子还是沙子,该死的光明教叛徒,该死的大齐人……”
大齐以战俘和占领国百姓为奴,从政治体制上来讲算是倒退,但是大齐目前经济发展太快,无论是农民还是工匠,甚至力工都出现紧缺,这些奴隶恰好补充了这点。
董木参观完保险公司、邮政公司、探险基地,不由对父皇更加佩服。这些新兴行业,皆是父皇提议创建,父皇近年并没有多少精力过问这些,却能根据各地汇集上去的情况,分析出这些新兴行业的风险和变化,提前制定相关制度予以约束。先知先觉开创事业,并能预知以后发生的变化,光凭这一点,就让董木对父皇充满敬畏。
青年男子坐在贵妇人身旁,一位侍女用浸水的纱布帮他擦拭面部,另一位侍女打开一瓶水送到他的嘴边。贵妇人目不转睛地盯着青年,眼神里满是失望之色,语气严厉地说道:“皇帝陛下,如果你不想变成大齐的俘虏或是奴隶,就请你马下停下牢骚,要知道我们不是出来游玩,而是逃亡。”
青年男子便是波斯萨珊最后一任皇帝启非,贵妇人则是一直执政的苏菲太后。在波斯萨珊王城被围以前,苏菲太后带着忠心的侍卫逃了出来,担心被大齐人追上,不敢经过人hetushu.com烟稠密之处,而是沿着荒无人烟的沙漠穿行。
大齐海外势力的崛起不过十余年时间,依靠来自内州源源不绝的人力财力,逐一蚕食周边蛮人占据的区域,通过文化和武力征服,触角越伸越长。在相对平静的西北部,大齐的势力发展也很快,通过文化侵略和宗教侵略,近年归附大齐的西北部落归附者已达上百。
董木泣道:“母亲,我知道您和父皇的苦心,原本我以为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儿,因为命好被您收入重义孙,以顶董家之祠。现在我终于明白当年父皇为何如此严厉,也明白父皇为何关心我的上进。我不愿再想过去,我只想告诉您和父皇,有父母的感觉真好。”
大漠黄沙,一支庞大的驼队蜿蜒而行,组成人员迥然各异,既有身体强壮的黑奴,也有深目高鼻的波斯萨珊护卫,周边还有十余名身材窈窕、布巾掩面的少女。
大齐钱粮富足其实并没有多少年,自姜述出仕东莱,重视种肥水土,鼓励百姓精耕细作,农业产量大幅度提升,百姓家中才开始有余粮。与大齐相比,西方许多小国和部落,生产力并未得到多大提升,大多数底层百姓还是看天吃饭,一旦出现天灾,无论是农耕部族还是游牧部族,百姓还是饥寒交迫,流离失所。
近年主动投奔大齐愿为附庸的部落越来越多,即使号称盛产勇士历来十分强硬的小划羌,也甘心屈从于大齐。为了保住遇到天灾面临人祸的族人性命,小划羌hetushu.com王流离普亚自愿到洛阳为质,而小划羌勇士自愿从军者占了小划羌青壮的大半。
周瑜统军进入波斯萨珊境内,前军郝昭部所向披靡,进军速度虽慢,过程却异常顺利。光明教徒数量多的地区,光明护教军所到之处,信徒纷纷响应,几乎没有遇到成编制的抵抗。甚至许多信徒拿着简单的武器,尾随其后,随着大军不断深入,这些志愿者越来越多,最终迫于粮草压力,郝昭不得不采取限制措施。
驼队停了下来,护卫们临时建好一处可以遮蔽阳光的营帐,一位身材火爆的贵妇人头戴面巾,侍女上前扶她从白色驼帐中下来。贵妇走进营帐,对身边侍女道:“你去看看,皇帝陛下怎么还没过来?”
苏珊太后与启非出城不久,安不拉那与约途接连数日召集朝中众臣商议对策,内有光明教众响应,外有大齐雄兵压境,众人早已人心惶惶。太后与皇帝双双出走的消息,带走了众人最后一点希望,就连一向不服输的约途将军,也悲观地表示,与有大齐精兵相助的光明护教军作战,没有一点取胜的可能。
董木想到这里,不由露出幸福的微笑,望着父皇少年时的雕像,心中暗自发誓,一定凭借个人能力建功立业,不坠皇室子弟的威名。
夜幕除临之时,军港号声不断,各军正在集结部下,换上军装的水军士兵,贯甲跨刀,目不斜视,露着精壮的手臂,排成整齐的队列点名,不需看其战斗,便是军容也显示出绝对的强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