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三国小驸马

作者:墨柱
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姜述篇

第400章 波斯灭国(三)

刘中此次请命前来,关羽十分为难。关羽知晓刘中底细,此次出使危险系数很大,尽管可以确定罗那希人会全力保护齐使的身份,但是数千波斯萨珊精兵驻扎在其部落内,消息一旦泄露,南轻也难以确保使者安全。
望着处于绝对劣势的安息人,周瑜轻松地笑道:“安息兵马虽然不弱,但是战术陈旧,装备落后,又不善依托地势,只凭残酷的军纪约束兵将,并非我帝国雄兵的对手。”
“大家不要紧张,应该是南轻来了。”年轻人说道。
张辽部下多数是正宗汉人,配备顶级武器兵甲,兵马多数是前朝边军出身,皆身经百战,属于野战军中战斗力排前的部队。张辽御下极严,军令所至,无敢不从者。周瑜直属部下虽然成军时间不长,但随军参战者一半是新式轻骑,穿着黑色板甲,一人双马,使用马槊或朴刀,身着套甲和护马,威力虽然不及重骑兵,但是战斗力亦不可小视。
乌备会斯闻知消息时,还在西州境内,随即向西州刺史士燮求援,土燮急报洛阳,姜述调兵遣将,调周瑜统领本部后马,会合张辽、黄盖、张百阳、潘凤四部,护送乌备会斯杀入安息境内。
话音未落,担任岗哨的白胡进帐,相貌衣着与罗那希人十分相像,禀告道:“约翰在外求见。”
安息人反抗最激烈的地方,在强大的轰鸣声中安顿下来,被火炮密集击中以后,即使www•hetushu.com有些幸存者,也被轰鸣声震得头昏目眩,被触目可见的惨状吓得目瞪口呆,多数已经失去战斗力。
安息国近期祸事不断,乌德拉已经病重不能理事,重臣波弟皆、割杰相继病故,国内又起天灾,千里赤旱,除了临近河流的区域,大部分土地颗粒无收,随之又出现病瘟,人畜死亡无数。大王子乌备会斯出使大齐求援之际,二王子乌兴拉拉拢安德鲁兹,发动军事政变,杀死三王子乌会也和四王子乌冯加,奉乌德拉为太上皇,随即宣布继位。
张辽在旁说道:“儿郎们平昔演练的对手,皆以我军战力为标准,遇上这些战斗力稍差的对手,显得轻松许多。安息人的战阵也有可取之处,但过于死板不知变通,又排列得十分紧密,损伤惨重在所难免。”
黄盖等重骑兵部全部由体格魁伟的精锐组成,部下除了配备锋利的神刀和坚固的盔甲,还有手驽和火器,进攻锐不可当。安息人行军打仗与波斯萨珊相仿,又综合一些东方人的特色,军阵颇有特点,中间步兵排起密集的长枪阵,两冀是骑兵主力,看起来威风凛凛,但比起根据战场形势发展随时可以变幻的大齐军阵,显得已经落伍。大齐重骑兵冲阵并非只是蛮横冲撞,先是利用手驽发起远程攻击,临到眼前之时,特制的锐利神刀开始逞威,安息国兵马在这削铁如泥的神兵和图书利器面前,很快变成一堆堆残肢断躯。
用大量金钱堆砌出来的大齐精兵此战人数虽少,但是占得绝对上风,在骑兵冲击和火炮轰击下,安息兵马减员严重,战损率数十倍于大齐兵马,人数优势不到一个时辰便已丧失。
安德鲁兹将军领兵迎战重骑兵时被一刀两断,乌逢被火炮弹片击中当场毙命,乌兴拉见大势不妙,拼死突出重围,这场战役已经再无悬念。乌备会斯远观让人触目惊心的战场,看着安息精兵悲壮地消失,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策马去见周瑜,求周瑜下令受降。
此次大战大齐兵马兵力略少,但是众军皆是百战精兵,安息军阵将乱之际,驽炮营火炮开始轰击安息兵马密集处。安息兵马被重骑兵连番冲击,已是处于下风,在火炮密集轰击下,安息军阵很快乱成一团,被大齐兵马分割包围,逐步歼灭。
年轻人道:“告诉约翰,只许要紧人员入内。”
苏菲面容憔悴,数年手握权柄,如今四处飘零,巨大的心理落差使她寝食难安。女人的直觉十分敏锐,苏菲从南轻的目光里,看出这位忠心耿耿的附庸部落首领,对启非万般厌恶,所谓“知儿莫若母”,启非的种种恶劣言行,让苏菲既忧心又无奈。
护教军大军掩至,苏菲为了激励部下士气,与启非同时出现在战场上,两军厮杀激烈之时,大齐三千精锐突然从背后杀奔过来,南轻m.hetushu.com又统领部下临阵反水,苏菲手下三千精锐非死即降,启非被约翰活捉,苏菲被刘中亲卫生擒,作为战利品送入月亮城。
光明护教军西进的消息传来,兵力虽然只有两万,但苏菲目前实力早非执政之时,手下只有三千人心动摇的侍卫,根本没有一战之力。若是启非厚待南轻,汇合南轻部落数千精壮,再号召邻近的忠诚部落,未必没有一战之力。但是启非的所作所为,已让南轻失去信心,加上大齐使者的承诺,南轻已经离心,苏菲如今算是众叛亲离。
珜亭平原开阔的土地上,尘烟滚滚,人呼马啸,大齐兵马在周瑜指挥下,重骑兵长驱突进,冲破安息军阵,其余兵马趁乱出击,迂回包抄。参战的大齐兵马,潘凤部、黄盖部、张百阳部皆是人马披甲的重骑兵,所到之处,安息兵马无人能够阻挡。
关羽考虑再三,最终还是答应了刘中请求,为了确保刘中的安全,关羽安排身边最得力的亲卫随身保护,又暗派三千精骑尾随,随时做好接应准备。
刘中担任西部元帅府外曹,职务虽然不高,却能接触高层机密,又有权询问情报司,对附近异族十分熟悉。动身以前,关羽曾经召集幕僚,分析罗那希部现状,认为说服受过波斯萨珊先王恩惠的南轻难度很大,说服已被明确为部落继承人的约翰难度要小得多,根据这个现状,制定了详细而周密的计划。
和*图*书将安息人分割包围以后,大齐驽炮营开始前移,对着安息人马密集的区域开始狂轰滥炸。军械司近年研发出无数新型火器,此次随军作战的火器多是前些年的产品,在此战大量消耗以后,再补充的火器会先进许多。
除了两万护教军,潜伏于附近的三千大齐精锐也在虎视眈眈,在这种恶劣情况下,苏菲想逃往罗马也为时亦晚。苏菲虽然精明,但是不通军务,启非更是一个草包,闻知护教军杀来,苏菲可以依仗的除了侍卫长那不索亚,只有南轻可以信任。已经暗地投靠大齐的南轻,将苏菲的方案全然泄露出来,这就注定了苏菲一行的悲惨命运。
罗那希整个部落的生死存亡,此时都系于南轻一念之间,即使身受先王厚恩,南轻也不得不面对现实。在残酷的现实面前,南轻将部落存亡放在了个人恩怨前面,向刘中宣誓效忠以后,秘密召集心腹将领,开始着手布置擒拿苏菲母子。
大将军府贯彻姜述意图,如此行为虽然偶尔会有损伤,但在战事不起的和平年代,却能保持军队的战斗力。张辽部近年并无战事,却在这场大战中发挥出色,便是得益于这种体制。
大齐自立国开始灭国无数,半数以上的小国灭国原因只有一个,汉人在境内得到不公平待遇或遭遇抢劫等凶事。大齐强硬的外交政策,让行走诸国的汉人地位暴涨,异族轻易不敢招惹汉人。刘中身为大齐使和-图-书者身份,一般国家或部落应该不敢加害,但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因为刘中身份特殊,所以关羽犹豫不决。
大将军府派到各军的督导官和军纪官,平常不断组织各种演练,不时会弄一出突击和夜袭,部分不注重营寨防守的大齐精锐,常常被突袭得手,不少军官因此被撤职、降职。
一批又一批重骑营精兵前赴后继,狠狠撞进安息人的军阵,撕开一道又一道血淋淋的口子,场面让人惨不忍睹,安息士兵虽然惧怕异常,但在森严军纪下依然能保持阵形,不得不说这是一支劲旅。
安息人从一个部落拓展到现在庞大的疆域,除了族人骁勇善战以外,还得归结于残酷的军纪。没有接到撤退的军令,安息军队即使减员过半,兵将也无人敢后退一步。安息人以往凭着这种顽强,有过多次以少击多的战绩,但是这种实力过于悬殊的战争,这种顽强只能白白葬送兵将的性命。
年轻人的身份十分特殊,他就是前朝皇帝刘中,与姜述其余诸子经历大略相同,自小接受姜述亲自教导,国学结业后在西部元帅府任职。西部元帅府只有少数人知道姜述与他的关系,但是大多数人知道他以前高贵的身份。
乌备会斯身为大王子,为人仁孝,甚得民心,又有十余万大齐精兵威慑,所至城池大多不战而降。大军杀到安息王城,乌兴拉集兵二十万迎战,自领中军,安德鲁兹领左军,七王子乌逢领右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