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三国小驸马

作者:墨柱
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姜述篇

第402章 兵进安息(二)

乌兴拉道:“我军兵马怕已全军覆没,估计不出一个时辰,齐军前锋就能赶到城下。”
如果乌德拉能够理事,则会从种种迹像中发现阴谋的影子,可惜两位儿子没有乌德拉的精明与阅历,陷入他人精心设计的陷阱而不知,一个自相残杀,引起战端,另一个引狼入室,自毁家园。
可惜大齐反应太快,根本未给安兴拉的政治后盾罗马人一点反应时间,未等罗马帝国得到消息,大齐兵马已经取得大胜。安息横在步步外拓的大齐中间,已经妨碍了大齐的西进,大齐不会容许这个潜势力极大的国家安心发展,从这个方面来讲,大齐进兵安息只是缺少一个理由。
周瑜、张辽策马赶到,正在仔细询问马岱,亲卫报有使者求见。周瑜、张辽、马岱等人一同来到军前,见一位身材瘦弱的文臣正在阵前等候,此人见诸将过来,连忙上前见礼,道:“安息国内务大臣拉无灯,奉陛下之命特来通传,陛下亲临迎接诸位入城。”
周瑜看了张辽一眼,见张辽轻轻点了一下头,笑道:“我军若是入城,恐惹起纠纷,贵国国王身体又虚弱得很,入城之事且缓缓再说,我军只在城外驻扎。贵国国王既然已经出城,我们这就去问候一番。”
马岱不由一愣,道:“是乌兴拉?”
乌兴拉也有自取死路的原因,虽然安德鲁兹等人多次提点篡位继位的利害得失,和图书但他无法遏制住欲念,过高估计了罗马人的支持,低估了大齐的反应速度,从而走上了这条危险重重的道路。
乌德拉半躺在床榻上,眯着双眼听着众人逐一汇报,听到拉无登说话,双眸忽然睁开,似有一道精光爆出,但是很快又重新闭上,徐徐说道:“接着讲。”
得侍卫拼死冲杀方才逃脱的乌兴拉,麾下精兵几乎全失,依为臂助的安德鲁兹将军和七弟乌逢战死疆场,军中实力一战尽丧。忧心忡忡的乌兴拉逃回王宫,神色恍惚间并没有发现宫内气氛大不寻常,下意识走到乌德拉卧病的宫室,见到室外侍奉的医师和侍者,乌兴拉神色一肃,问道:“父王病情如何?”
所幸众臣皆知晓今日乌兴拉领兵阻击齐军,拉无灯见乌兴拉脸色苍白,便知战局不妙,小声插了一句,道:“陛下,二王子领兵与大齐兵马相战,也不知战局如何。”
乌兴拉此时又喜又惊,喜得是安息国面临危难,或许只有父王才能扭转时局;惊得是父王病情转好,前期所为怕是要遭到责罚。他见父亲正在聚精会神听大臣汇报前期发生之事,虽然急于告知父王兵败之事,但又不敢开口,只好在门口处坐立不安地焦急等待。
周瑜、张辽各点数千骑兵相随,驰往安息王城。
乌兴拉本以为利用自己在军中的地位,和近年费心发展的潜势力,不等大http://m.hetushu.com王子做出反应,就可以安定全境,但他想的过于天真。他被大齐列为重点监视对象,身边早已安排了神鸟机构的内线,他不知不觉成了一枚棋子,他急于继位的野心,轻易将他拉入陷阱之中越陷越深。
乌兴拉连忙擦去眼泪,将战况逐一道来,乌德拉脸色逐渐凝重起来,道:“大齐兵马何时能到?”
周瑜与张辽得知这一意外情况,皆感觉有些出人意料,会同一起商议,饶是周瑜足智多谋,张辽阅历过人,一时也有些不知所措。张辽默想一下,道:“乌德拉既然已经清醒,应是神鸟机构计划出了意外,立乌备会斯为傀儡的计划已不能行,还是请示陛下为好。”
乌兴拉能够说服忠诚于乌德拉的安德鲁兹将军,也可以看出乌德拉早有安排,本就有意让乌兴拉继位,未来联合罗马,共同抗衡大齐。否则在乌德拉还未故去的情况下,安德鲁兹怎会将屠刀伸向同样是乌德拉的亲生骨肉的乌会也和乌冯加?
张辽点头道:“此事真假一观便知,我等不如过去看看,再作商议。”
马岱急传随军情报官,道:“情况有变,你火速向周瑜将军、张辽将军报告:乌德拉国王要亲自出城,迎接协助安息平叛的大齐将领。”
周瑜皱眉苦思,道:“乌德拉若能理事,今日之战定可避免,以我看来,此事或是安息人的计谋。和_图_书根据最新消息,乌德拉前日还在昏迷之中,即使清醒也是昨天和今天之事,若是昨天醒来,定可避免今日之战,即使此事是真,最早也是昨夜或今晨醒来。长期昏迷之人,身体定然虚弱不堪,怎有气力出城迎接?”
拉无灯道:“陛下不能理事,并非患病,实乃中毒,所幸请了一位神医解了此毒。陛下昨夜神智刚刚恢复,已经查明下毒之人是伪诏继位的乌兴拉,幸得贵国大军随大王子入境平叛,吸引叛兵主力出城,陛下乘城内防守之际,重夺朝堂大权,并擒获乌兴拉等一班逆党。为了表达我国对盟国的感激之情,陛下不顾身体虚弱,亲自出城来迎接诸位。”
等到乌兴拉战败,才多少想通这个道理,但此时已经没有回头的余地,或者说他从选择反对大齐的那一天,就已经失去退路。大齐除了强大的军队,手中还握着一张王牌,在国民中口碑不错的大王子乌备会斯。
医师并非以前所说的那位巫医,而是乌兴拉重金从罗马请来的名医,并未因乌兴拉现为安息国王而刻意巴结,语调未有任何异常,道:“尊敬的国王陛下,我三天前曾经跟您说过,您的父亲并非得病,而了中毒所致,现在服了我的解毒药物,今天已经恢复神智……”
乌德拉一行刚出城门,只见城东大齐精兵列阵以待,还未等与此军主将说话,只见正东方尘土大起,大批http://m.hetushu•com骑兵迅速赶来,正是周瑜、张辽引兵来到。此时涉及安息合国安危,乌德拉在轿中养了会神,又吸食些福寿膏,脸上稍微有了一丝血色,唤来拉无灯仔细嘱咐一番,便在轿内继续养神。
说完,周瑜又对马岱说道:“我与文远将军前去拜见安息国王,请伯瞻约束兵马,以免造成误会。”
“什么?父王醒了?”乌兴拉不待医师说完,推开宫门径直闯了进去,打眼往里面一看,十余位朝中重臣肃立在病榻前面,正在小声向乌德拉汇报情况。
大败之后的乌兴拉,前期赖之压服众臣的兵权已经失去,眼见大势不妙的朝臣,为了家族的生死存亡,定然不会继续跟随乌兴拉与大齐敌对,这场战争已将乌兴拉推到绝境,即使想要逃到罗马,此时也成为一种奢望。
乌德拉身体很弱,勉强吃了一点流食,又服用少许福寿膏提神,感觉身体恢复一点力气,随即让人将自己搬到大轿上,带着自缚的乌兴拉出城。
周瑜脸露疑色,道:“听闻贵国国王患病长期不能理事,诸子争储生出纷争,国王身体何时恢复的?”
乌德拉闭目默想一会,道:“我要出城与大齐主将见上一面,你自缚到室外待罪。”
众臣闻言皆扭头去看乌兴拉,乌兴拉扑腾一下跪在地上,膝行至乌德拉床榻前,泣道:“父亲,儿臣无能,不幸战败,二十万精兵凶多吉少。”
通译道:“是乌德http://www.hetushu.com拉。”
乌德拉掌控帝国多年,即使发生一系列变故,次子已经继位为王,依然难以憾动乌德拉无人可比的地位。甭说乌兴拉兵败而归,即使手握重兵,只要乌德拉露面一声令下,安息兵将十有八九都会反戈相击。
乌德拉怒道:“你是我的儿子,战败一场怎能这般窝囊?我只有流血的儿子,没有流泪的儿子,你站起来,将战况详细说一遍。”
汉人自古重礼,一国之君亲自出城迎接,周瑜、张辽也不能失了礼数,与亲卫一同牵马而行,随着拉无灯前去拜见乌德拉。行至乌德拉乘坐的大轿前面,拉无灯道:“陛下刚刚解毒,全身虚弱无力,不能出轿相见,委屈两位了。”
乌德拉睁开双眼,望着乌兴拉,缓缓说道:“安息本非大齐对手,你以卵击石,怎能不败?”
乌兴拉叩首道:“儿臣罪不可赦,请父王降罪。”
“陛下,二王子来了。”乌德拉最宠信的大臣拉无灯听到门响,扭头一看是乌兴拉,及时向乌德拉报告。
半个时辰以后,马岱统领前锋部队抵达安息王城东门时,只见城门大开,数十名身着官衣的安息大臣站在门外,不似两国交兵,倒像是迎接贵宾。马岱年纪不大,处事却是沉稳有度,让大军在距城门五百米处停下,安排一位通译上前询问。不久以后,通译回来说道:“安息国王乌德拉听闻我军入境协助平叛,要亲自出城迎接诸位将领入城款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