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三国小驸马

作者:墨柱
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姜述篇

第405章 兵进安息(五)

周瑜、诸葛亮、姜维等姜述看重的弟子,少年时皆在姜府居住,与姜述诸子皆熟,但又不属任何一子母族势力,在立储问题上有很大的话语权。姜中等皆心知肚明,对周瑜等人十分尊重,但是诸子皆十分优秀,各有各的优势,让周瑜等人实在难以选择。
姜中道:“内行仁义之道,外行霸王之举,国内富国强兵,对外开疆拓土。中谢过叔父教导。”
姜中正在阅读情报官送达的情报,姜述忙中偷闲,去了新建的青岛商埠视察,万年公主、甄姜、张宁诸妃皆随行。现在郭嘉、贾诩、姜战坐镇洛阳,后宫由步练师掌管。姜述出京视察,亲卫、虎卫、女卫、刀锋等诸营各出一半兵马随从,南军三千精骑在前开路,一队火器营士兵与两千重骑兵押后。
姜中道:“父皇天纵奇才,治政治军治国皆十分优秀,历世帝王无人能与父皇相提并论。我自谓文武全才,但一身所学不及父皇十之一二,只求为国为民做点实事,让父皇肩上担子轻些,并未妄想大位。”
周瑜道:“你虽是长子,但非嫡出,诸弟才学并不差于你,你的竞争优势不很明显。陛下将你等放在地方或军队任职,我以为这是十分重要的考察,一是让你等兄弟能够体验下情,二是考验你等的处事能力。还有一点十分重要,就是要考察你等兄弟的胸襟与德操。”
姜中闻言心中连呼糟糕,连忙起身客气地行礼。原来张辽驻守边关多年,纳了数名hetushu•com胡女为妾,后来正妻病故,便将最得宠的乌兹族公主德佳扶正,得了一品夫人的诰命。张天怡便是张辽与德佳的女儿,虽是混血,却是张辽嫡长女身份。张辽跟随姜述多年,素为姜述倚重,前年回京述职之时,随口向姜述提出,欲将张天怡许给姜中为妻。
姜述的用心,姜中亦能体味十之八九,周瑜所言胸襟与德操,却颇有新意,姜中不由问道:“胸襟?德操?”
周瑜哈哈笑道:“能在数年时间想通这些,说明你已经十分成熟。那些请求朝廷休养生息的建议,也并完全有错,但是他们所处的位置和立场,根本不可能站在陛下的高度看待问题。常人只是站在个人或是家族上看待问题,部分人才站在一个行业或一个方面看待问题,只有陛下才有资格站在国家百姓这个层面上看待问题。你如何考虑此事?”
姜中道:“不错,国学部分老师也认为一味重视武力,于国并非一件好事。我以前也认为父皇重武之举有些偏颇,但在任职军队和地方以来,我认为保持强大的武力,虽然耗费钱粮,但于国于民却是一件利事。”
姜中正在想像父皇仪仗威风,一名黄发白肤的胡族丽人进来,穿着从去年开始流行的旗袍,娇躯显得窈窕修长,面容又秀美动人,勾勒出一个极美的轮廓,让人顿觉耳目一新。
周瑜道:“最近是否有人对你说过,天下已定,还要增加军队编制,加大军队和图书开支,不如关注国内民生,于民休养生息。”
张辽本是无意之举,并未将此事放在心上,后来此事传到张天怡耳中,却生出不少波澜。张天怡在洛阳国学女子分院就读之时,就是艳名远播的校花,一幅大姐大派头,一向心高气傲,听说姜中拒婚一事,带着一帮小姐妹便去寻姜中理论。
“你是谁?”姜中左右防卫紧密,此女能够安全进帐,说明本身并不具备威胁,虽然如此,但是左右不先行禀报,放任此女入帐,仍让姜中有些不悦,不客气地出言询问道。
周瑜赞赏地点点头,道:“大齐兵将骁勇善战,装备先进,这其实只是国家富强一个方面的体现。诸州稳定的财赋收入,不断增长的户口百姓,不断完善的精良装备,不断扩大的国学兵科教育,上下运转调度自如的朝廷管理体系,这些才是强军背后的支撑力量。如何最大效能地运用直接资源和间接资源,为国家获取最大的成果,这才是上位者需要考虑的大事。”
周瑜问道:“你认为能胜任大位否?”
新朝成立以后,传统世家大族势力更弱,但又出现了新的大族,如孙坚一族,其弟孙静、孙羌、其子孙策、孙权、孙翊、孙匡等,皆任文武要职。还有马腾一族,其子马超、马铁、马休、其侄马岱、心腹庞德等,官职最小者也是郎将。
姜中背后打听,听说张天怡相貌虽美,却是标准的混血儿,内心有些不乐意,想个法子和*图*书让母亲推了此事。姜述向来不勉强儿女婚姻,因此便以姜中年纪尚小,不宜过早婚配为由,婉拒了这门婚事。
姜述此时威望如日中天,世家大族话语权又弱,实行科举制度阻力不大。但是众臣还有一个摆脱不掉的烦闹,就是立储站队问题,姜中、姜华、姜逆等年纪相仿,母亲背后皆有一股势力,都有继承大位的可能,一旦站队失误,合族都可能被清理出政治舞台。
政治资源有限,对于这些有限资源的争夺,才是官场残酷的源头。从积极意义上讲,普及教育,实行科举制度,将使官场竞争变得更加激烈,有利于官场更新换代,保持血液循环和活力,不会象汉末时期,各种弊端和问题不断积累,最终如恶性肿瘤附体,最终拖垮整个大汉政权。官场竞争激烈还有一点好处,在竞争对手的注意下,一定程度上可以抑制贪墨发生。
姜中消化一会,道:“如果站在国家立场上,考虑的不仅是一场战伇,如何赢得战争是兵将的事情,而统筹全局者,要在动用一切力量取得胜利的同时,还要设法稳固后方,平衡内部各方关系,以最小的成本进行有效调度,还要考虑战后的长远之计。听闻叔父一言,胜读三年之书,应付安息国的策略我要重新考虑一下。”
姜中一愣,道:“请叔父教我。”
科举制与世袭制并非不可并存,姜述此次调整政治制度,将世袭爵位与军政官员剥离,身份荣耀的继爵者每年会有m.hetushu.com固定收入,但不再拥有辖地的管理权,这种调整能够限制无能的继爵者胡作非为,还不影响有能力的继爵者通过科举担任文武官员。
姜中认真思索一会,道:“近年军中开支虽然增长,但是比起国库收入的增幅,增长幅度其实不大。我大齐自立国以来,不断对外拓展,开拓疆域的同时,能借此保持野战部队强大的战斗力。父皇曾说,战争表面是兵将交战,权谋、奇计都是辅助手段,最终取胜的关键是投入资源的多少。我国相继灭了身毒、贵霜、波斯萨珊,再兼并安息以后,便可全力与罗马征战,以目前势力比较,我国优势可以彻底压倒罗马。一旦罗马战败,周边再无与我大齐抗衡的力量,那时才是真正休养生息之时。”
“妾身姓张名天怡,家父是征北将军张辽,有话要问你。”女子眼珠是黑色的,是位绝美的混血儿。
周瑜道:“陛下心怀仁义,除了异族,对国内政敌很少斩尽杀绝。我认为继承大位者,必须有容纳政敌的胸襟和以恩报怨的德操,陛下百年以后,可以放心其余子女和后妃的安危。朝堂最近全力编辑《大齐法典》,确定治国治民的法则,只要能力不错,又体贴下情,只需依法行政,国家就会大治。你等兄弟文学武功都优秀,我认为才学并不是陛下考察你等的重点,最重要是你们的德操。”
宴会结束,姜中与周瑜单独密谈,问道:“我与诸弟年纪渐长,父皇久不立储,后宫与朝堂暗http://www.hetushu•com流汹涌。此事拖得时间太长,会影响兄弟及后宫的和谐,于国于家皆非好事。请叔父指点一二。”
姜中默想一会,点点头道:“父皇常说,叔父有经天纬地之才,今日我受益不浅,日后还望叔父不吝赐教。”
周瑜笑道:“我只是告诉你这个道理,至少处理问题的方式和角度,还需你自己完善,这次外交成败,要看你自己的本事和手段。”
周瑜道:“大齐继承古齐国,古齐之地基本属于青州,陛下自小在青州长大,事业又起步于青州,新政也源于青州,对青州感情最深。之所以封你为齐王,便有立你为储之意,你只需小心办差,再记牢‘内圣外王’四字,便可立于不败之地。”
周瑜笑道:“你莫要捧我,我对你兄弟一视同仁,凡来求教者我来者不拒。与诸弟相比较,我断定陛下属意于你,你莫要辜负陛下厚望才是。”
谈判劳心劳力,姜中虽然急于建功,但知心急容易暴露弱点与底线,躲在周瑜军营并不露面。大齐大军兵临城下,东方诸城皆为大齐占据,安息君臣寝食难安,皆心急如焚。
从某种程度说,姜述虽然出身豪门,但自东莱任职以来,一直站在世家大族的对立面上,所行新政皆以百姓受益为要,很少考虑世家大族的利益,甚至背后策划或默许对世家大族的屠杀。姜述主政洛阳以后,任人虽独断专行,但唯贤是举,世家大族子弟出任高官,姜述都会进行训诫谈话,世家大族对军政事务的影响力十分微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