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三国小驸马

作者:墨柱
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姜述篇

第417章 最后一战

光明军二十万大军损折惨重,但也给罗马人带来很大的麻烦,东部战区主力和第三军团主力损失惨重,最为富庶的中部战区也因为此次战事,经济受损严重,难民如潮,地方财政吃紧。
约途虽是名将,但是政治敏感性不足,大威摇摇头,道:“以目前形势来看,大齐征服罗马只是时间问题,彼时周边只余大齐一个超级大国,边远小国和部落,与大齐相比实力相差悬殊。我军因为历史原因组建,后来征服西北诸族符合大齐利益,因此大齐默认我们护教军。一旦罗马战败,我军就失去存在的意义,再想招募士兵,无论阿州还是朝廷,皆不会批准。我军要想继续存在,要迅速抢夺一批财富,去非州南部发展,招募当地土人入伍。只要我军不在大齐境内,财政又自给自足,大齐朝廷就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依我之见,我军应趁粮草充裕之时,迅速进军,抢夺都灵财富,即刻南下,穿过非州到非洲中南部发展,建立一处不在大齐境内的基地,才是我教生存长远之计。”
现在执事房当事的都是些年轻人,其余皇帝亲侍要么在宫里当差,要么远远躲了出去。当值执事见塞时亚进来,连忙上前问好。塞时亚说要出宫,一名执事连忙从墙上摘下一个小牌,在小牌后面添上字。这时塞时亚看着墙上的牌子,见车驾牌子少了一些,心想上午皇帝都在宫里,是谁在用御驾和图书?问道:“今天宫里谁出门了?”
不说塞时亚回去如何折腾妻妾,再说光明护教军大败罗马人以后,不知谁的消息,说都灵城光明教众遭到罗马人驱逐,财产皆被抢夺,身无分文被驱出城市,景状十分凄惨。这个消息并未被证实,鉴于光明军最近大败罗马人,光明教高层认为这个消息应该属实。
宫门侍卫认得塞时亚,恭声问道:“大人,请出示您的执令。”
星辛次日与姜智等人及友老族众人告别,带领光明左右两军,向西南行军进攻都灵。大威其余方面预测得不错,但没想到进攻都灵绝非简单之事,都灵地处罗马中部战区,罗马中部战区十分繁华,人口众多,驻军兵力最是集中,怎能任由光明军长驱直入?光明军往前厮杀,大小数十战,九万余士兵消耗大半也未到达都灵城,无奈只得引领残兵后退,兵马只余三万余。
大威出身波斯萨珊世家豪门,眼光很毒辣,看问题十分精准,西部元帅府已经定好方略,只等光明军返回,就会撤去光明军番号,分其众于各军。星辛一生致力传教,对于治政治军可谓一窍不通,但执掌光明教多年,也非易与之辈,想了半晌,道:“我军若在非洲建立基地,就可以迁总坛过去,以后号召教众迁移过去,或可立国。”
约途不知教中财务情况,见星辛并未否认,知道大威所言非虚,沉思片刻,http://m.hetushu•com道:“友老族已经宣布归附大齐,罗马人肯定不会沉默,我认为罗马近期应会宣战。到了那时,大齐主力杀上罗马境内,我军可以浑水摸鱼,攻克都灵积攒财富,再招募士兵,增强实力。”
光明兵身着大齐淘汰下来的甲衣,配备朴刀、圆盾、骑弓和重武器锤或锥,虽然没有驽机、投石机和火器,但是凭借火油,也让沿途罗马守军吃尽苦头。
中部战区主力尾随在光明军后面,指挥官詹姆斯看着光明军轻松突破地方军队的阻截,不由感叹道:“怪不得第三军团折在他们手中,这些士兵配合娴熟,而且甲衣十分坚固,兵器也很锐利,确是劲敌。”
大威摇头道:“第三军团是罗马主力军团,东部战区士兵也是罗马精锐,与我军相战皆非敌手。前去都灵一路关隘不多,即使有地方兵马阻拦,也不是我军对手。我军速战速决,完全有能力在罗马主力聚集以前,退回大齐境内。再说此战损耗积蓄太多,所得又少,根本不能补充损耗,即使招募士兵,以目前财力根本无法聚众训练。都灵城虽然不大,但是十分繁华,应该尽快起兵,夺取其城中财富养军,才是长久之道。”
塞时亚摇摇头,虽然他也对金钱眼红,但看不惯这种滥用权力的行为。菲宾斯比他要得腐败得多,内侍之中以菲宾斯最是炙手可热。内宫中也有不少人公器私用,身为和图书皇帝亲侍,偶尔动用一下御驾,去为国内贵族或是汉商充一下门面,换取不菲的金银,是没本的暴利生意。不过要是认真起来,也算掌握了菲宾斯一个小小的把柄,若是把握好时机,会换一个不小的人情。
大威连忙说道:“大齐建国以来,何时容忍异族建国?可以利用大齐的城邦制度,抢占地盘后,以建立城邦为名上报,只要城主是我光明教众,皆奉总部号令,与建国有何区别?我认为我军不宜在罗马境内逗留太长时间,若是罗马人集兵来战,我军战还是不战?战则损失力量,不战就会士气大失。何况我等与罗马人奋战,粮草士兵未动大齐分毫,战败于大齐无损,战胜于大齐有利,还是速走为好。”
姜述以前到欧洲旅游时,曾经参观过诸多历史军事类博物馆,那些中世纪流传下来骑士板甲外表美观,威风十足。长山岛工坊按照姜述所绘图样试制成功,板甲光鲜威武,但是份量很重,限制人的关节挥动,虽然防御力大增,但是影响武器攻击效率。优点明显得很,除了防御出色,也比较简单,只要批量产出铁板,熟练铁匠很快就能锻打成型,比后期研发的鳞甲、叶甲、环甲、锁甲等省工省力,成本也低得多。
分管车驾的执事拘谨地答道:“是菲宾斯大人吩咐的,小的没敢多问。”
情报官利物亨道:“这些甲衣是由大片板甲制成,在大齐都是最www.hetushu.com简陋的甲衣,只配发给民兵或附庸兵。”
菲宾斯也是皇帝近侍之一,负责皇帝出行诸事,既然是菲宾斯安排,想必是皇帝让他去接宫外某人或者送某人出宫,这在菲宾斯职责范围之内。塞时亚想到这里,打住话头,扭头又看了看,大约记了个数,然后大摇大摆地出宫。
“走得匆忙,将这事给忘了。”塞时亚打个哈哈,转身往后走去。侍卫身份虽然很低,但是仍然不能随便得罪,宫内人际关系很复杂,谁知道这个小虾米后面藏着什么大鱼?再说,塞时亚这般小心谨慎的人,怎能公然违犯宫规?
光明军严明的军纪和奋勇向前的作战精神,令罗马人又恨又怕,想起那些士兵如怪兽一般横冲直撞,奋力砍杀的景象,罗马人还是心有余悸。光明军左军擅长平原作战,以军阵正面对敌,而右军擅长山地战,左右两军配合默契,虽然最终被逼退回,却让罗马人信心大跌。
消息一传出来,自信心爆满的光明军士兵一致请战。星辛虽然身为教主,但是不通军事,就来回珊与约途和大威商议。约途道:“此次光明军虽然取胜,但是士兵折损一半有余,目前左右两军合计只有九万余众。都灵在罗马腹地,一旦被截断后路,则有全军覆没的危险。我认为应该返回麦加总部,动员教众参军,迅速补充士兵,抓紧训练,再做出兵打算。”
姜述最初起兵之时,青州军普通官兵所用的皆是m.hetushu.com这种板甲,因为甲衣结构需要有大块铁板,重量直接作用在人体四肢关节,负担很重,对士兵的体能和技艺都是一种考验,加上铁板对身体的磨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承受,而且穿上和脱下板甲,皆需要有人协助。
将到宫门时,一阵风吹过来,只觉身上一阵凉爽,看着守在宫门前的侍卫,塞时亚挺了挺腰杆,大摇大摆地上前走去。
所以板甲不能整天穿在身上,为了节省体力,行军时一般都放在马背上。古代所说劫营、埋伏之所以能够能少胜多,大多是因为马不及鞍,将不及甲的缘故。因此,这种铁罐头很快就被姜述否定,自从长岛基地研究出第二代战甲鳞甲以后,板甲就被汉军淘汰,后来配发给民兵或附庸兵。
出城只拐了一个弯,塞时亚忽然看到街角处拐来一辆御驾,好奇地望了御驾窗户一眼,临近窗户的却是一名大齐人。塞时亚想了一想,心里暗道:“菲宾斯这个老东西,也不是个安分的人。”
塞时亚忽然记起,方才慌忙出宫,竟然没去执事房开具出宫的执令。塞时亚身为皇帝近侍,本身就有开具执令的权力,让执事填个条子,他盖个章就可以自由出入宫门。
看着左边去年开挖的人工湖,阳光下闪烁着鳞状的光亮,水下养着金鱼,水质并不是很清澈,看不清金鱼究竟是多是少。塞时亚摇摇头,现在大齐的东西都是好的,连修个池子,养的金鱼品种,都要模仿大齐皇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