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三国小驸马

作者:墨柱
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姜述篇

第419章 逼降罗马(二)

太阳还有一个时辰就要落山,文武官员两侧站立,琼斯坐在高高的御座上,大声说道:“在皇帝没有回归以前,我,大罗马皇后琼斯,代表皇帝陛下行使权利。”
这一耽搁,只见大船那边早已准备好搭板,接应小船上的人马上船。罗马士兵不敢放箭,又没有船,只能在海边眼睁睁地看着。有位军官忽然说道:“走,我们快去水军,通知水军截下他们。”
“皇后,叛党攻打长老院甚急,长老院派人前来求援。”
诺大的罗马帝国,一个女子在这里撑着这片天。皇后脸色依然平静,环视一下四周,说道:“慌什么,就凭这几千人,能反了大罗马帝国吗?铁血警卫团露面,局面就会改变。”
铁血警卫团一声不发,只是齐齐行了一个军礼,然后踏着叛兵的尸体,大步走出宫门。宫外叛军还未来及反应,便被突然涌出的士兵杀了个措手不及,宫外很快传来了杀戮的声音,惨呼声由近而远,渐渐扩大到外城。
“皇后,外城四门都被叛党所据,进城平乱的卫戍师一时攻不进来。”
“城中武库告急。”
那人在城门楼上大喊大叫,很快引来不少人过来探视,见南城门城墙上面一个守兵也没有,所有人都意识到事情不正常。有人听此人说出详情,不管事实如何,这个消息不得不让人重视。其中有认识官员的,一溜烟前去报信去了http://m.hetushu.com。很快,一些纯种的罗马官员赶了过来,问明情况以后,不敢怠慢,一面让人通知皇宫和长老院,一面集合兵马往南追去。
长长的宫墙只有半个团的防御力量,因此捉襟见肘,能帮得上忙的还有勋贵子弟组成的宿卫,人数不多,而且战斗力有限,只能和执事、内侍做为辅兵使用。宫女也已经动手,搬运各种易燃的火烛油脂等物,用能够找到的器具盛满,送上墙头。
“本呢?还没找到?卫戍师三团是他的旧部属,只要他出面,三团反正,放卫戍师进来,局面就会大改。”王后冷静地说道。
快到海边之时,远远望见海上泊着数艘大船,一艘艘小船在近海装满人马,继而迅速驰向大船方向。
铁血警卫团是一支很隐密的部队,与姜述组建的少年营有些相似,是罗马皇帝的一记杀招,军官都是皇族子弟,在各军只是挂职并不就职。士兵都是孤儿出身,从十岁上下就养在宫中,经过成年累月的洗脑,忠诚度极高。这支部队平常就在皇宫禁地训练,军规很严格,训练时也不准发出声音,这不但有利于保密,而且无言的杀意更让人感觉可怕。
东城门楼上,拉乔和费拉正在劝说罗斯出逃,罗斯嘶吼道:“我们的子弟会抵挡住的,我们一定能取得胜利!”
“肯定是,那支兵马绝对不http://www.hetushu.com是罗马人。”塞那亚肯定地说道。
传来的几乎都是坏消息。皇后琼斯虽然面不改色,但是紧握着的拳头微微颤抖。
拉乔看着欲来欲近的铁血警卫团士兵,与费拉使了一个眼色,费拉朝罗斯后脑勺猛击一下,继而和拉乔拖着罗斯下城,在一帮亲卫簇拥下径往东方奔去。
王后并没有感到意外,这是罗马皇家最后的杀手锏,经受过最残酷的训练,也拥有最坚强的意志。王后站在宫墙上,大声说道:“你们,大罗马帝国最坚强最勇敢的你们,走出宫门,将所有叛乱者的头斩下来。”
皇后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只可惜陛下费了无数心血调理的铁血警卫团,本想在战场上与大齐亲卫军一决高低,没想到今天用在内斗上,那些铁血勇士们,不知要砍掉多少同胞的脑袋,也不知有多少人还能见到明天的太阳。
塞那亚突然记起此人与他不一样,是一名纯正的罗马人。塞那亚不管心腹疯子一样的大喊大叫,一路疾奔回到家中,迅速收拾细软金币,喊上护卫仆人,道:“快,赶快从北门出城。”
塞那亚忽然想到什么,沿着城墙、过道,迅速来到城楼上四下张望,见城墙上一个守军也没有。抬眼向南看去,只见南方远远来了一队骑兵,皆配备双马,与御驾汇合以后,一部分士兵将副马让了出来,众人纷纷上马,http://m•hetushu•com簇拥着车驾向南疾驰而去。
心腹见塞那亚脸色大变,在旁问道:“大人,那些人都是全身甲衣,只露出眼睛,不是侍卫军士兵,也不似卫戍师部下……”
罗马水军启航来到附近海域之时,哪里还能找到半点影子?此时长老院和军务部命令几乎同时到达水军,命水军不惜一切代价,寻找皇帝下落,并且要求参与将校们严格保密。
皇帝失踪,长老院和军务部虽然发下保密通知,但是罗马城内早已流言四起。前第三军团军团长费拉、前东部战区指挥官拉乔统领亲兵上街,要求长老院推举军务部长罗斯接任皇帝,此举得到卫戍师第三团官兵拥护,费拉随即带兵包围了长老院和皇宫。
巨大的撞木一次又一次重击,南宫门终于承受不住,轰然倒了下来。尘烟未落,急于建功的叛兵将士冲进门来,迎接他们的是一片沉寂的杀意。根本听不见没有任何号令,只听一阵箭矢声响过以后,涌进来的叛军再无一人站立。外面的叛兵以为这是第一团士兵出手,毫不犹豫紧接着冲进门来,然后一阵箭矢声。等到叛军指挥官意识到不对之时,叛军已有千余倒在南宫门内侧前后左右,尸体密密麻麻,好大一片区域几乎已无容脚之处。
弱弱的心腹猛然爆发,大吼大叫道:“尊敬的陛下被劫走了!来人哪!陛下被人劫走了!”
皇后身后那些随从、内hetushu.com侍,早已脸色发白,手足发颤,他们平常所见的都是太平盛世,叛乱和战争虽有耳闻,但距离他们太过遥远,见到这种场面,全都感觉手足无措。
罗马骑兵疾驰上前,一位校官下令道:“射击!”
“不能怪你。”皇后淡然说道。
心腹弱弱地问道:“皇帝陛下被人劫走了?”
自从得知皇上失踪,皇后琼斯就发出紧急召集令,铁血警卫团立即进入皇宫,到禁区集合点名,披挂整齐,随时待命。一位内侍出示皇后的手令,这支披挂整齐的军队,迈着整齐的步伐,奔向叛军主力所在的南宫门。
虽然只有这一段时间,但是足够何仪部下在道路上做很多文章,追兵往前奔行不长时间,遇到陷马孔折了不少马匹,避开主路从旁边走,又触动一些布置巧妙的机关,伤了不少人,不敢飞马疾驰,只能小心翼翼向前行进。
北城兵营忠于皇室的卫戍师全军皆动,正在北门焦灼地喊门,可惜城门已被忠于罗斯的部队掌控,卫戍师急忙让人回营搬取攻城器械,然后在城下无奈地等待着。
士兵们还未来得及引弓,一人连忙阻住,道:“伤了陛下怎么办?”
“让铁血警卫团出战!”皇后最后下了决断,这支队伍是皇室的最后力量,是由皇族子弟和孤儿组成,忠心耿耿,毫不畏死,装备精良,可以轻松完胜第三团。
罗马城防守的主要力量是卫戍师和侍卫军,卫戍师和-图-书主力被隔在城外,负责皇宫外围安全的是一团轮值官兵,不到一半兵力,此时已经悉数上了宫墙。因为今日长老院质询皇帝,为了保证会议安全,三分之一侍卫军被派了过去,而另外几乎所有的侍卫军已经出城营救皇帝。今天负责外城防御的是卫戍师第二团、第三团,第三团已经叛变,第二团呢?
罗马城大半已经被拥护罗斯的士兵控制,罗马皇后琼斯此时站在皇宫宫墙上,看着城中炽亮的火光和喊杀声,面沉如水。城中已经混乱,喧嚣声此起彼伏,宫门前专供皇帝出行的大道上,支持罗斯的军队象丛林一样,不断从城市的四面八方汇集过来。叛军高喊着让罗斯继位的口号,推着房梁和木门临时搭建的云梯,冒着漫天的箭矢,不断逼上皇宫城墙。
担任军官的皇族子弟平常给人的印象,与纨绔子弟一样,孤儿随在他们身边,对外只说是随从,无人能够从表面上看出这些人组织在一起,会是一支战斗力十分强大的军队。除了皇帝和皇后,只有长老院几个皇族长老,知晓这支队伍的存在。
“陷陛下于险地,致国家于危难,叛党死不足惜。臣等守护不严,罪该万死。”卫戍一团团长邦德沉着脸说道。
“罗马哪支部队?没听说有如此装备,莫非不是罗马的军队?”塞那亚想到这里,不由傻了,他忽然说道:“快,回家收拾东西,赶快逃,天塌了,再不逃就来不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