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三国小驸马

作者:墨柱
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姜述篇

第421章 逼降罗马(四)

炮手驽手隶属卫戍第七师直管,按一定比例配置各主力军和警卫军,战时听从各军将领指挥。日尔曼人方才发箭伤人,关上炮手便看不过眼,早将炮口对准他们,此时闻令而动,瞬间一溜小炮开始连续发射。
法兰西行省中心巴黎,刚下过一场小雨,天气已经有些寒意。路边的树木似乎并未觉察到秋意临近,叶面不仅没有发黄,反比昨日欲显得葱绿。太阳于午后拨开云雾,整个城市瞬间敞亮起来,就连愁云密布的行省总督府,阴郁的气息也淡了许多。
“总督大人。”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这是总督府管家,也是自小侍奉希勒长大的老仆。
徐腾见状,知道已经吓破日尔曼人的胆子,吩咐打开关门,让士兵帮助汉商将货物伤者接进关里。关墙外陆续赶来的日尔曼人见关门大开,以为守军出城迎战,连忙拨马回撤。往后跑了两个马程,却没听见追杀之声,扭头往后看时,并非兵马列阵迎战,而是有人出关抢救伤者,还将遗在城外的物资搬入城中。
徐腾在关墙上喝道:“车辆物资弃了,带上银钱细软速速进关!”
右德人此次失败,最大原因是评估不足,以平时熟悉的罗马人评估大齐人,不知大齐人对外政策十分强硬,对付异族人比文明的罗马人不知要狠多少倍。
右德人这才尝到踢到铁板上是什么滋味,不少族人看见城墙上亲人被押上城头斩首,控制不住情绪,拔刀策马冲上前去,这是蚂蚁http://www.hetushu.com憾山的游戏,除了成为箭靶以外,起不到任何作用。
这些异族壮汉都是右德人,之所以不进关,一因为身上藏着刀剑,一经搜查肯定露馅;二来就是想拖延时间,等待后面主力杀上前夺门。这些异族人万万没有想到,汉人军官竟敢如此草菅人命,比罗马人还要凶恶一万倍。
士兵闻令上前,弓驽奔着没有披甲的右德人呼啸而来,只听关下阵阵惨呼,数十名右德人顿时死于非命。关外的汉商护卫也上前帮忙,拦截追杀想要逃走的右德人。
还未等右德人从悲伤中反应过来,文聘统领大军从后边包抄上来,三千余部落兵如何会是对手?不到一个时辰,三千右德人全军覆灭。周边的右德部族也跟着受了连累,接下来一段时间,只要是右德人部族,都被大齐人斩草除根。
日尔曼人此次出兵十万,在两万大齐人防守的铁关面前,损失惨重而未得寸进。若让日尔曼人得知,两万守兵防守之余,还分兵灭了无数右德人部落,或许早就知难而退。
“您醒了就好。”管家扶起希勒,喂他喝下一杯牛奶,又按住欲挣起身来的希勒。
望着日尔曼人的坚毅面容,徐腾没来由地火气上来,下令道:“迫击炮,将那些蛮人灭掉。”
“伟大的神灵保佑我们右德人,那些东方恶魔终于北上了,看来我们的计划成功了。”铁关东边三十里外一处草原上,右德人首领多亚听http://www.hetushu•com到探子的报告,兴奋地向北方隆重地叩了一个头。
士兵闻令而动,将出关的人都隔离到一旁,呼喝着进关的人抓紧时间。一群异族壮汉却堵在关门,城外一批汉商一时进不得关。徐腾下来一看,指着那些异族人,道:“杀了!”
徐腾疾快地登上西城墙,已能隐约看清日尔曼人前锋的面目,关下一批汉人商队未曾入关。负责西城门的是位汉人校尉,此时满脸焦灼,虽知当下应该关闭关门,但又担心汉人商队百十条性命。
希勒捂着嗓子,艰难地下令道:“巴黎守不住了,马上下令集结人马,护送粮钱兵甲撤往中部战区。”
日尔曼人没有想到此次兴兵最后竟是这个结果,更没有想到因为前锋射杀了一名汉人平民,日尔曼人已被大齐列入黑名单,迎接他们的将是灭族之祸。
希勒身为皇亲,自以为武勇,听说东方人犯境,没有遵从罗马军务部发来的命令,集合兵马西上,欲与东方人野战,不料陷入了重重包围,在将士们的奋勇拼杀下,突出了东方人、西班牙人和英吉利人的围追堵截,杀散一批邀功媚敌的法兰西小部族,但最终还是栽在另一拨东方人手中。谁会想到东方人的精锐骑兵,竟已深入到法兰西腹地,距离巴黎只有五十里之遥?
周瑜听说日尔曼人犯境,暂时停下攻伐罗马的脚步,调兵前来,一战而定,斩级六万余首。此战过后,日尔曼人才知道大齐人比罗马人厉和图书害得多,不由心怀敬畏,听说入了大齐诛族黑名单,连忙派人到周瑜军中认输求和。
周瑜机智多谋,正值与罗马攻伐之时,当然知道如何利用日尔曼人,写信急报姜述。姜述下了一道特赦令,可以暂时饶恕日尔曼人,但是需要日尔曼人以战功恕罪,效仿光明护教军之例,大齐不为他们提供物资粮草,但所下城池的财富归他们支配。日尔曼人得了特赦,盘算一下又有利可图,便尽起大军,从北方进攻罗马。
希勒昏昏沉沉中醒来之际,心中充满悔恨和痛责,前方将士因为他的武断,被东方人杀得大败,他身边由族人和亲信组成的亲兵队伍,为了掩护他杀出重围,也全部捐躯,最后逃到巴黎的只剩下他一个人。
日尔曼人欲待上前,却被迫击炮吓破胆子,欲待后退,又有些不甘。正在犹豫之时,只见士兵们护着汉商,早将人货抢回关内。正想着守兵定会闭关,未想到关内又出来一队骑兵,却是上前打扫战场,将受伤倒地的战马拖进城中,凡是日尔曼族伤兵,一刀一个,干净利落。看着大齐人最后竟然连尸体上的战甲、遗落在地的兵器也不放过,不慌不忙,打扫完战场,大摇大摆重回关去,日尔曼人愣是无一人敢于上前。
希勒忽然感觉很奇怪,对这位自小在身边的管家感觉十分陌生,这位平常沉默寡言的人,绝非表面看来这么简单,十分明晰当前局势,判断也十分准确。
徐腾紧接着招呼一声,委任一和图书位校尉负责东墙防御;又让亲卫队长领兵上街,关内戒严;自带亲兵火速赶往西关门。铁关是处有名大关,纵向很长,从东门到西门距离不短,未等徐腾到达西门,西门守兵已经发现敌兵,开始鸣号示警。
希勒吃力地想要喊人,却发现喉咙痛得发不话来,似是火烧一般,根本无法发不出声来,浑身上下无处不痛,轻绵绵地提不起一点力气。之前的记忆,又像一场噩梦重新涌上心头,虽然不愿去想,想忘却偏偏忘不掉。
右德人付出极大代价,自然不会只有这些手段,将希望寄托在了混进关去的族人身上,不料大齐人在关闭东门的同时,就在关内戒严,将所有异族人按照族群分别关押,就连不是同一部族的右德人也全部集中起来。因为日尔曼人在西城射伤数人,其中一名汉人护卫伤重身亡,按照大齐的对外政策,日尔曼人和右德人这次倒了大霉,不单纯是青壮年,就是老弱妇幼,统统押到东关墙上,一刀一个,斩首示众。
铁关是门户之地,人来人往,出入关的人络绎不绝。一位青年将领站在城墙上,此人名叫徐腾,是徐晃的族侄,国学二期弟子,跟随周瑜南征,因功升为校尉,组建第十六军时,升任中军司马,文聘率领主力北上剿灭右德人,现在他是铁关的最高长官。
日尔曼人眼看快要赶到,关门正好关闭,不敢继续上前,打个回旋,在距离城墙一箭之地外停下,一刻时间前后左右就聚集一大群人。这下迫击炮发和*图*书威,对着人群密集处一阵猛轰,一阵震耳欲聋的炮声过后,关下千余日尔曼人前锋,已经去了半数有余,其余人吓得失魂落魄,跟着惊马往后就跑。
汉商虽然有些舍不得,但是看见身后汹涌而来的日尔曼人,也知道关上守将纯属好意,打个招呼,众人收拾细软银钱,往关门处急奔。可惜此时日尔曼人已经冲将起来,骑弓开始发力,数人后背中箭,虽然还在拼命前进,但有伤者有心无力,终于扑倒在地。
地面开始颤抖,徐腾大声呼喝汉商进关,东方出现大批骑兵之时,关门已经徐徐合拢。徐腾站在关墙上面瞭望,见来人兵力不过三千左右,不可能给关城带来什么威胁。皱眉一想,急忙对身侧传令军道:“火速传令,关闭西门!”
右德人与日尔曼人勾结,想突袭铁关以后,放日尔曼人入关,跟在后面浑水摸鱼,壮大自身势力。这次弃了牧奴老弱,引诱铁关主力出击,就是存着一战必胜的念头。但右德人错估了大齐人的实力和决断,百余条性命问也不问,直接歼灭,这让右德人抢夺关门的计划落空。右德人未抢得关门,日尔曼人又不善攻城,这伙右德人就倒了大霉。
管家缓缓说道:“想走也来不及了,大齐人已经包围了巴黎,几条要道都驻有重兵。大人,还是投降吧。皇帝失踪,皇后执政,您的长姐一向与皇后不合,回去皇后一定会降罪你的。”
东方忽然升起三颗信号弹,徐腾面色一变,立即下令道:“敌袭,速闭关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