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三国小驸马

作者:墨柱
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姜述篇

第422章 逼降罗马(五)

扎巴玛扑腾跪在地上,道:“将军,万请饶我一命。”
扎巴玛闭口不言。
罗马人将平民大量南迁,在城外实行坚壁清野,兵马皆往城防坚固的大城集中。许多南下剽掠的部落,在一无所得以后,开始串通起来,汇集到罗马人集中的城堡外面。
吉玛仰天长叹一声,道:“这就是大齐的厉害之处,不仅自身兵马厉害,还洞悉人心,让我们与这些部落自相残杀,真是个麻烦的对手。在这样的对手面前,罗马……”
对付这些可恶的小部落,只能使用间壁清野的对策,将田间所有烧个一干二净,让他们在长途奔袭以后毫无所得。人可以靠携带的食物支持,若是田间空无一物,战马需要消耗草料,难道都从北方运来不成?
“该死,这帮可恶的北方蛮,赶紧捞出来烧掉。不,别管它了,直接填土埋上,我们打扫完战场,也该撤回去了。”吉玛想了一会,又下令道:“回军之时,奉行坚壁清野,小城堡全部弃掉。”
伤员、家中独子优先上船,由资深老兵断后,老兵们拖延阻滞一会,最后登船撤退。虽然撤退途中,不可避免遇到追击,在河道狭窄处,一旦进入马弓射程内,也会受到远程攻击,但对不习水性的游牧部族来说,河道就是一道天堑,用来阻扰骑兵突击效果最佳。
此语一出,室内顿时鸦雀无声,寂静得让人感到不安。这位军官补充道:“我们只是想让陛m.hetushu•com下和军衙知道我们的心意。”
从北逐渐往南,战况更是惨烈,数支甚至十余支部族联合,对大城发动攻击。罗马中部战区北部,有一小城战略位置十分重要,其内储存着大量物资,吸引了不少部族贪婪的目光。
罗马人虽然因为各种原因实力大降,但是底蕴依存,想趁机沾便宜的小部落,吃了不少苦头,这才明白罗马虽然落魄,也不会任由小势力肆意欺凌。
“这些小部落都疯了么?”前来增援的中部战区第四军军长吉玛,脸色铁青地望着余烬袅袅的小城,远方小部落士兵正被追得四散奔逃,亲兵跟在吉玛身后,看着这令人惨不忍睹的人间惨状。
邓艾道:“你因为什么升职的?”
扎巴玛颇为自豪地说道:“第一次大比时荣获全营个人第三名,升什长;第二次大比,我什荣获全营第四名,升都伯;协助非州官衙抓获逃犯三名,升队长;第三次大比我队荣获第二名,升部司马;一月前带兵首先攻进敌城,因功升校尉。”
邓艾让王升坐下,道:“我军升迁皆有规制,扎巴玛,你比起王升功劳如何?资历如何?背景如何?能力如何?”
“说,反正都说出口来了,凭什么不说?”方才说话的那位利比亚族军官道。
当初为了防备日尔曼人,北方城堡都是依靠地势进行规划,大多数依河而建,此时优势充分体现出来。罗马人多m.hetushu.com数集中在围墙坚固的大堡里,附近设置了大量峰火台,可以根据烽火数量知晓来敌的情况,若是来敌人多势众,罗马人就会毁掉带不走的物资,将军械消耗得差不多后,在城堡陷落以前撤退到船上。
一位利比亚籍军官说道:“凡是部司马以上升迁,必须入国学深造,这不是刻意为难人么?我们汉话都说不了几句,汉字更是大字不识,不是照样领兵杀敌?到时候只要一句考评不足,我们拼死拼活挣出来的前程,就这么没了?”
吉玛还未来得及感慨,一位团长上前报告,道:“将军,所有水井皆发现有不少尸体。”
“兵谏,我想听听你们要谏些什么?”从帐外昂首进来一员大将,中等身材,年纪二十开外,留着黑色短须,说话有些结巴,正是第十七军主将邓艾。
“司马,这日子越来越不好过,军中将校多是汉人,位子都让他们占了去,我们族人如何升迁?”
这些奉行强者为王的小部落,原本依附罗马或者日尔曼,若非宗主国召唤,平常不敢踏出领地一步,如今就像吃了春药的野狗,根本不理前方的庞然大物是否与其匹配,只管拎着脑袋凑上前来。
这位军官说到最后,脸上满是愤怒,一下子站了起来,呼道:“兵谏!”
此时罗马全境已经乱成一锅粥,大量北方附庸部落转投大齐,带领族人向罗马人建立的城堡关隘发起猛攻。他们www.hetushu.com投靠大齐之时,已经得了许诺,他们攻下的城堡军寨,财富都归他们所有。此时正值初秋,各地城堡军寨,堆满了刚刚上缴的夏赋,让异族人贪婪的目光闪闪发亮。一时间罗马境内遍地烽火,处处都在被动挨打,求援的告急信不断从各地送往朝堂。
不待这位努比亚籍校尉说完,另一位努比亚籍校尉道:“军中这些繁文缛节的规制,不准这个不准那个,族人们过惯了苦日子,拼命打了胜仗,还不准抢夺百姓财物,光凭军饷奖赏,什么时候能在开罗置上大房子?”
邓艾在前方案几后面坐下,众人齐起敬礼,邓艾道:“礼毕,全部坐下。”然后招呼那名军官道:“扎巴玛,你上前来,我听听你的意见。”
邓艾指着一名汉人校尉道:“王升,你说你是如何升职的?
情报官道:“大齐人许诺他们,只要他们攻下的城堡,可以带走一切可以带走的东西,除了金银财宝还有人口。大齐还许诺他们,只要他们获得足够的战功,不仅族人可以落籍大齐,首领还可以安排到军中为将。”
第三集团军所辖第十七军,已经踏入罗马中部战区,攻破一座小城后,全军在此城扎营休整。接到主将邓艾传下的开会通知,全体军官都聚在帅帐内。
此时残破的火焰已经熄灭,从墙根到城墙上,密密麻麻堆满了异族小部落战士的尸体。越往上越是惨烈,许多身穿短甲的罗马民夫,直接和-图-书与侵犯者拼死纠缠,乃至许多尸体根本无法分开。
有与扎巴玛交好者,欲上前为他求情,但看到邓艾冷冷的目光,都把话咽到肚子里。邓艾环顾众人,道:“扎巴玛军中言语无度,牢骚满腹,已犯‘乱军心者,斩!’之律。鉴于扎巴玛异族出身,首次可以原谅。但扎巴玛收受罗马人贿赂,与人串通,欲带兵谋反,罪不可恕,扎巴玛可有不服?”
邓艾冷冷一笑,道:“拖出去斩首示众。另外,传信给非州兵曹,扎巴玛通敌谋逆,诛三族。”
王升道:“最初跟随陛下保卫东莱,营救百姓百余升伍长;攻打琅琊时杀敌六人升什长;参加彭城战役,我什杀敌五十余众,因功升都伯;洛阳战役率军杀敌三百余,俘虏敌军五百余,升部司马。后跟随周瑜将军征南,大小二十余战,累功升校尉。共荣获个人三等功四次,二等功一次,集体功……”
邓艾喝道:“来人,将扎巴玛拿下。”
月亮城确实是个极好的地方,原波斯萨珊王宫修得金碧辉煌,又没有遭到大的破坏,姜述将月亮城定为陪都以后,派人维修宫殿,里里外外重新整理一遍。许多苗木还未运来,园内花草基本还是原样,到了秋天,百花开始调零,菊花却刚刚开始绽放。
扎巴玛眼神稍微有些慌乱,磨蹭一会,硬着头皮走到中间过道处立定,定定神道:“将军,我们军中利比亚人接近两万,但是只有三名校尉,努比亚人比我们还www•hetushu.com多,也只有一位司马和三名校尉。为什么汉人将校如此多?而我们军官名额如此少?”
“大齐人到底给了他们什么,让他们丢弃了草场,甚至不惜族人生命,与我大罗马帝国为敌。”吉玛低沉的声音在死寂的空间里飘荡,与远方传来的惨呼声融合,让人从心底里产生一种莫名的恐惧。
亲卫拖扎巴玛下去,邓艾环视众人,道:“你们之中有与扎巴玛串通者,但未有什么行动,没有造成严重后果,也没有收受罗马人贿赂,希望扎巴玛之死让你们警醒,如若执迷不悟,下次决不轻饶。”
管家还在喋喋不休地说着,身为纯正罗马人的希勒,心中忽然涌现一种深不见底的悲哀。就在这时,外面突然传来声声巨响,继而城中示警的钟声大作,有人开始沿街高喊:“敌袭!备战!”
这些黑人口头上喊得响亮,但是骨子里对汉人充满畏惧,发发牢骚可以,但若涉及到大逆不道的话题,好多人露出慌乱悔恨的表情,生怕被牵连进去,落个满族诛灭的下场。
“大人,城中守兵不足三万,大齐人正在聚集兵力,很快就会发起强攻。此时投降还可以保全富贵,再晚些的话,怕是要成为俘虏了。大人的好朋友罗斯,听说与拉乔和费拉一道投了大齐,已成了大齐的将军,正随大齐第一军团往西杀来。大人,你是贵妃娘娘的弟弟,现在皇后掌了大权,传言已将贵妃娘娘软禁在内宫,大人若是不降,又能到哪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