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三国小驸马

作者:墨柱
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夺谪篇

第5章 张靖同学,我爱你!

第一位向张靖主动示爱者也是一名美女,姓崔名颖娟,人如其名,长相娟秀,十分聪颖,出身清河崔家,其父是颖川太守崔林。崔颖娟受女性解放思想影响很大,坚决抵制包办婚姻,不受家族断绝金钱的威胁,毅然出籍,在同学接济下继续学业。
进入国学就读期间,张靖遇到的头桩麻烦事,与学业没有关系,而是男女关系的困扰。姜述所娶诸妻相貌皆好,也许因为基因遗传的缘故,诸子英俊潇洒,女儿美若天仙,姜中、姜华、姜逆,包括刘中、刘可、董睦在国学,都十分吸引女性的眼球,张靖也不例外,遇到多名少女主动示爱。
自打这一天起,张宁发现张靖很有主见,不像十岁少年,有些想法比她还要成熟,试探几次以后,张宁索性放开了手。张靖受张角影响,自理能力很强,十分自律,每日忙忙碌碌,清晨修练道法,白天上课,晚上练武,在国学成绩十分优异,这让张宁夫www.hetushu.com妇十分宽慰。
张靖提出疑问,纯属学术研讨,并没有大出风头之意,但却引起两波人关注,一波人是爱心泛滥的女弟子,另一波人则是忌妒羡慕恨的男弟子。
女子分院的女弟子家境都很好,不是达官贵人之女,就是出身巨商或是世家嫡女,相貌特别出众者虽然不多,但是正当妙龄,体态风流,肤色嫩白,非常抢人眼球。
张靖对历史上的著名战役有许多独到的心得,与国学授课老师的思路有时不一致,国学讲究百家争鸣,心中猜疑可以在辩论课时公开提出。张靖在辩论课时提出不少疑问,与同学和老师当堂辩论,他的口才很好,多次舌辩群雄,脑中又有张角这个作弊器,多数时候大占上风。
张靖与张角合魂,道法精进,筑基很快成功,张角道心坚固,不好女色,间接影响了张靖的爱情观,再说张靖年纪很小,还未发育成熟,所以对女http://m.hetushu.com子分院的女弟子,向来敬而远之。
张宁摸摸张靖的头,眼睛有些湿润,感慨万千地说道:“靖儿悲天悯人,是件好事。你自小承继你外祖父之祀,就要担起肩上的责任,无论何时,都不要忘了这些先烈的后人遗孤。”
车驾停在大门口,一名千娇百媚的美妇下了车驾,领着一位少年沿阶而上,走到最高处转回身来,高声说道:“诸位弟子起身,排成队列,随我祭奠先烈。”
其实皇家推迟子女大婚年纪,除了担心少女大婚太早,产子容易难产之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修炼琅琊宫道法,要在筑基完成前保持纯阳或纯阴之体。皇家对外公布推迟大婚年纪时,这个原因无法对外界解释,主要阐述两个理由,一是大婚太早,学业未成,对以后事业不利;二是大婚太早,产子时容易难产,尽量避免喜事变丧事的惨局。
黄巾烈士陵园周围种满树木,夏日时郁郁葱http://www.hetushu.com葱,在这北风呼啸的季节,却是黄叶飘零,只余黑干枯枝,显得十分萧瑟。这日陵园门前十分热闹,天色刚刚放亮,周围陆续有人来到,旭日高挂半空时,已经聚了不少人。这时,一批人簇拥一辆车驾遥遥赶来,众人看清旗号,不顾地上是否干净,全部拜伏于地,口称:“祝大娘娘身体康健……”
张靖年纪虽小,但因承继张角宗祀,自六岁时,祭祀之时就担任主祭,往年还需有人在旁指点,这次已能独立完成。张宁看在眼中,倍感欣慰,陪祭众人也觉得张靖少年老成,聪慧伶俐,未来一定能担当起黄巾少主的责任。
为首女子正是张宁,身侧少年就是张靖,左右除了负责保卫的虎卫和女卫,都是附近的黄巾系将士代表,还有部分在渤海郡安置的黄巾子弟代表。
国学开班在即,张宁母子归京途中,顺道前来拜祭张角。张靖此时与张角合魂,对这次拜祭的感觉与往年大不相同,和-图-书步入陵园时,望着两侧耸立的雕像,不由潸然泪下。两侧皆是已经牺牲的张角弟子雕像,张角七十二名小弟子,除了存世的十九位,其余五十三名已经牺牲,雕像摆在陵园近门道路两侧。再往里走,是除管亥、程远志等六人以外,三十名大弟子的雕像。张靖目前虽然只融合了张角小部分神念,但那种同生共死、血浓于水的感情,就是残存一点也会催人泪下。
张宁无意间见张靖面露悲容,泪流满面,又不似作伪,不由十分疑惑,悄声问道:“靖儿为何如此伤感?”
张靖英俊的外表,潇洒的举止,渊博的学识,邪魅的眼神,很快征服了同堂的兵科女弟子,成为女弟子们公认的校草。崔颖娟相貌并不特别出众,因她传奇的经历,却是女子分院风云人物。这日辩论课结束后,崔颖娟又行惊人之举,走到张靖面前,在老师和同学们的目光中,大声说道:“张靖同学,我爱你!”
张靖回过神来,平复一下思绪,道:http://www•hetushu•com“儿臣以前不懂事,现在到了这里,遥想外祖父当年起兵时,甲衣不齐,武器落后,不习军阵,黄巾子弟不怕牺牲,浴血奋战,如今天下太平,百姓安居乐业,皆是这些子弟牺牲性命换来的。身临其境,感念万千,故而有些失态。”
女子分院在国学大院隔壁,平常学习生活皆隔绝,唯有一个群体除外,就是选修兵科的女弟子。女院兵科弟子不多,老师配备也少,不少科目没有老师,女弟子要与国学兵科合堂,上课时女弟子坐在第一、二排,男弟子坐在后列。
姜述金手指挥动下,国学习气与传统学院不同,学术开放,弟子思想十分新潮。国学第七期弟子毕业时,校内男女学生兴起反对包办婚姻的浪潮,响应皇室规定的结婚年纪,男子大婚年纪从十四岁推迟到十八岁,女子大婚年纪从十二岁推迟到十六岁。在这种思想解放浪潮推动下,国学每年都有弟子自由恋爱结合的楷模,更是助长了国学弟子上学期间的恋爱风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