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三国小驸马

作者:墨柱
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夺谪篇

第7章 纵马故意撞皇子!

熙倩见张靖悠然神往的神色,接口说道:“身边再有无数美貌侍妾,就是神仙般的日子了。”
熙倩琢磨一会,点头道:“理性自由恋爱,加上这两个字,果然十分贴切。清平师兄,你父亲在哪里高就?”
熙倩听得很认真,也很认可张靖的话,接着问道:“你反对包办婚姻吗?”
张靖摸了摸鼻子,道:“理性,道理的理,性格的性。”
转瞬间只听人呼马嘶,继而鲜血迸溅,一颗硕大的马首直飞往路中央。凶悍健壮的马夫还未反应过来,只觉车驾忽然矮了下来,原来是那匹无首健马仆倒在地,激起无数浮尘。车夫还未看清眼前景象,只觉一股寒意袭来,定睛看时,却见眼前不知何时,忽然出现一名十二三岁的少年,持着一柄寒光闪烁的宝剑,衣服上面溅有数道血痕,如点漆的双眼狠狠盯着他,锋利的剑锋冒着一丝寒意,正抵在他的脖子上。
这时车驾上的主子总算回过神来http://www.hetushu.com,厉声叫道:“张靖,你这个白痴,你……你敢杀我的健马,你……”此人眼光显然有限,根本理解不了张靖一剑断马首的意义,车夫却是一头冷汗,心里暗自担心,若是少爷惹恼眼前这位少年,再来这么一剑……
那马车却也作怪,到了路口之时,车夫猛勒惊马,马匹掉转方向,来了一个高难度的拉弧转向,又朝着张靖疾快撞来。张靖方才以为恰巧遇上惊马,现在才意识到有人故意为之,内心不由大怒,又往后暴退十余步,将熙倩送到墙边,然后气沉丹田,举步上前,腰间长剑瞬间出鞘,在众目睽睽之下,剑随身动,一道寒光迅猛地劈向马匹。
熙倩将手中樱花放飞,望着片花随风飘远,笑道:“你有雄厚的经济基础,果然有做隐士的条件,不过你若归隐山林,不是浪费你这身才华了吗?”
张靖笑道:“包办婚m.hetushu.com姻讲究父母之命,媒约之言,大部分父母出发点是为了子女好,挑选儿女配偶时考察得很细致,认为子女按照他们的思路婚嫁,日后一定会幸福。也有不少父母为了攀附荣华富贵,或是因为其他世俗原因,将儿女婚姻当成一种交易。包办婚姻并不是完全错,还是要具体人具体分析,若是单纯地只讲对与错,世上哪有绝对的事情?”
熙倩没有接话,偷偷看了张靖一眼,正好张靖也望过来,四目相视,熙倩俏脸没来由地一红,脑中顿时有些迷糊,要问的话题不由忘在脑后。张靖见熙倩脸色发红,正要开口询问,忽听马蹄声响起,一看已是到了十字路口,一辆马车不偏不斜,对着张靖、熙倩直撞过来。
张靖见熙倩落在后面,驻足等她,道:“如今国力蒸蒸日上,朝廷不断对外拓展,正是男儿建功立业时,待到功成名就,那时再归隐山林不迟。到时我选处山清水秀之所,http://m.hetushu.com背山面水,修建一所木居,每日烧些山泉,喝着山茶,弹着小曲,身边……”
熙倩这话实则已经漏了底,说明她在背后打听过张靖的情况。张靖心中一动,望了一眼熙倩美丽诱人的丽容,笑道:“每个人的理想不一样,大多数人执着于权势富贵,我父亲属于少部分人之一,认为当官只是济世的手段,无论处于那个位置上,都要仰不愧于天,俯不愧于地。人生在世,心胸坦荡天地宽,即使不居高位,活的一样十分幸福。我们兄弟从小受父亲教导,可能与常人想法不一样,就说出仕,我也不很看重。我最希望做一位隐士,青山流水,琴棋书画,来往数人皆知己,寓情山水之间,这才是一生最大的享受。”
熙倩顺手从空中捞起一片樱花,托在手上,笑道:“师兄年纪不大,语气却是老气横秋,世外隐士的确不错,但身为隐士不能没有经济基础,否则每天困于柴米油盐,又怎能潇洒http://www.hetushu•com起来?”
车夫即使再浑,也知遇上了硬茬子,望了一眼断口整齐的马脖子,不由惊得目瞪口呆。将疾驰的健马一剑断首,需要多锋利的剑?需要多大的力气?需要多高超的武功?
张靖点点头,道:“我父亲曾经说过,世上没有绝对的对,也没有绝对的错,不同的人身处不同的立场,对同样的事情看法是不同的。自由恋爱不是全对,青年男女社会经验少,被爱情冲昏头脑时,会做出不理智的决定,这样的自由恋爱婚后并不一定幸福。我父亲认为国学弟子提倡自由恋爱不对,应当加上两个字更贴切。”
张靖笑而不答,道:“不论父亲身份贵贱,在我心目中,父亲都是一个伟人,我们兄弟这一生都不会达到父亲的高度。”说到这里,张靖又补充道:“我是说思想方面。”
张靖才华横溢,在熙倩印象中是个很骄傲的人,如此推崇父亲,这让熙倩十分好奇,不由开口问道:“你父亲学识很高,为什么不和-图-书出仕?”
熙倩无言地笑笑,道:“新思想提倡自由恋爱,也不是全对,是吗?”
被熙倩一言说中心事,张靖不由有些尴尬,习惯性地摸了摸鼻子,摇头道:“拥有无数美婢,这是土豪的想法,我从未生过这样的心思,彼时身边若有红颜知己相伴,那就是神仙般的日子。美女不在于多,而在于精。”
荀熙倩已经隐隐觉察张靖不平凡,但也没想到张靖有这么变态的武功,一招斩断马首,这就是天生神力吗?张靖看起来温文尔雅,没想到发起飙来,竟有如此阳刚之气,熙倩一双美眸崇拜得全是小星星。
熙倩好奇地问道:“两个字?那两个字?”
张靖眸中蓦然闪过一丝寒光,倘若真被这辆马车撞中,张靖、熙倩不死也得重伤。张靖拉着熙倩的小手,脚底十分利索,往左后方暴退,虽在猝不及防之际,但是速度快得惊人,身影也十分飘逸。
张靖略想一想,道:“这点没有问题,家堂继承外公不少遗产,我此生钱财应是无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