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三国小驸马

作者:墨柱
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夺谪篇

第8章 关羽族人刚直汉!

大齐立朝时,贾诩升任丞相,诸葛亮接任司隶校尉,军中日常事务皆由副将姜丁打理。司隶校尉共辖五万兵马,中军两万驻守洛阳,负责洛阳外城防卫,包括治安巡逻缉盗等。
大齐立朝以后,洛阳经过重新规划建设,旧城改为内城,在外围又新建城墙,圈起诺大的外城,国学新校就在外城。执金吾负责内城巡街,司隶校尉负责外城治安巡防。
熙倩不知张靖的真实身份,担心张靖吃亏,说出这话完全是一番好意。张靖清楚熙倩的背景,知道她说的大兄是太仆荀攸。荀攸身为荀家子弟,又是九卿之一,若给国学打个招呼,即使教育长郑玄也会给个面子。张靖笑着摇了摇头,道:“若是惩治胡作非为的恶少,国学会将我除名,这国学不上也罢。再说朝廷吏治清明,不是指鹿为马的旧朝廷,此事旁观者众多,很快就能查明真相,到时受到惩罚的不会是我。如果真的遇到和图书麻烦……我再请你帮忙。”
甄若与张靖同级,选修文史,兼修医科,功课十分糟糕,平常仗着甄家之势,在国学拉起一批小弟,平常横行霸道,曾被张靖狠狠教训过一次。甄若年纪虽然不大,但是发育得早,已懂人事,对女子分院几位美女垂涎三尺,刚才望见张靖与熙倩同行,说说笑笑显得十分亲密,不由妒火中烧,又加上些别的原因,命令车夫驾车直撞过去。
张靖一听,感觉声音很熟,一脚将车夫踹下车来,一剑挑开门帘,剑尖指着车内那位张狂的少年,冷哼一声,厉声说道:“我以为谁这么张狂,原来是你这个垃圾!当街纵马,蓄意伤人。甄若,你以为甄家就能护得住你?皇贵妃会任你胡作非为?”
这下人没撞上,马匹反而被斩,车夫被扔得远远的,甄若在张靖手下吃过苦头,嘴上虽在装腔作势,心中委实吓得要命。张靖此时身上http://www.hetushu.com沾着马血,宝剑上面血迹尚存,一幅杀气腾腾的样子。甄若被这股威势所慑,不由战战兢兢,但又不想丢了面子,故作转松,冷笑道:“张靖,你杀了我驾车的马,这事官府定有决断,若是你乖乖认个错,我可以饶过你,只要你赔我些金钱,然后将……”说到这里,甄若显得洋洋得意,似乎张靖的命运捏在他手中一样,指着荀熙倩,轻佻地说道:“这位师妹让给我。”
张靖苦笑一声,对熙倩说道:“看来麻烦真的来了。”
国学附近治安属于第四校尉辖区,校尉名叫关建,国学首批弟子,关羽族侄,原在益州担任郡尉,因功调至司隶校尉辖下,享受副营将级别。关建国学弟子出身,十分关注国学附近的治安,此案发生不久,巡街士兵便匆匆赶到现场。洛阳兵将眼光很毒,一看车徵知是甄家人,听说甄家人吃了亏,猜测另一方也应是牛和_图_书人,不敢自处,迅速汇报上去。
大齐实行的新军制,官职多沿用旧朝名字,但是做了许多改变,职级与军权不重叠,类似现在的军衔与实职。大将军、骠骑将军、卫将军、四征四镇及杂号将军,类似现代的元帅、大将、上将、中将、少将等。职级高的未必有军权,军权掌握在军将、营将手中,军主将类似现在的主力军军长,军长史、司马相当于副政委、副军长,营将相当于师长,校尉相当于团长。
张靖说完,利剑归鞘,朝着围观人群中的一位中年男子隐秘地打个手势,拂拂衣裳,再也不理甄若,拉着熙倩的小手,往国学大门方向走去。熙倩边走边偷瞧张靖,崇拜得五体投地,忽然间想到什么,道:“清平师兄,甄家势力不小,甄若吃了亏,不会善罢甘休,我可以让大兄帮你说句话,免得国学在甄家压力下,真会为难你。”
说到此处,甄若脸色又是一变,阴狠地m.hetushu.com说道:“否则,你等着被国学除名吧!”
甄若与张靖年纪相仿,生得一幅好相貌,只是脸色苍白,身材瘦弱,即使未受惊吓,也是一幅病容。甄若父亲是甄家商铺二掌柜甄荣,甄荣是皇贵妃甄姜远房族人,曾经在甄姜百货担任管事,与姜述相识多年。甄荣为人圆滑,人也精明,这些年打理商铺,为甄家立了不少功劳,不久前升为二管事,是甄家重量级的高级管理人员。
司隶校尉麾下相当于京师驻军,两万中军驻守洛阳外城,相当于现在的卫戍师,其余营将分守城外门户要道。姜丁类似常务副军长,主持日常军务工作。中军下设六部,由各部校尉统领,每部三四千人不等。
关建公房离案发现场很近,没用多长时间来到现场,见甄若正眼含泪花,向巡兵讲述他的悲惨遭遇。关建不理甄若,先唤属下了解详细经过,带人观看现场。发案时间不长,事发现场破坏不大,关建仔细问完目www.hetushu.com击者,判断应是甄家人有错在先。关建环视国周,见只有甄若一方,询问另一方时,有位属下指着远方的一对少男少女,道:“正是那两人。”
甄若似变色龙一般,片刻已经换了数种表情,真是做演员的天才。张靖不屑地笑笑,轻蔑地说道:“想当我的对手,你还不配!”
刚走出没有多远,身后响起整齐的脚步声,张靖双眼开合之间,掠过一丝寒光,回头一瞥,只见一支官兵追了上来。张靖再往后张望,见随护自己的那名暗卫,也就是张靖向他打手势的中年汉子,此时也被一队士兵围在核心,正在匆忙着解释着什么。
关建为人刚直,背后又有关羽这棵大树,调任以来不畏权贵,出了名的不好说话。关建听说案情发生在国学附近,疑是国学弟子内部冲突,一方是甄家人,另一方虽然不知底细,应该也非常人。关建明白这种案子,若是处理不当,将会无端得罪人,不放心属下处理,带人匆匆赶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