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三国小驸马

作者:墨柱
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夺谪篇

第9章 甄家人被捕入狱!

张靖望着熙倩,疑惑地问道:“你是荀家人,难道不知大齐两大情报巨头都是女子吗?”
张靖不由有些吃惊,心道这少女外表天真无邪,其实是位有心人,否则怎能观察得如此仔细?张靖摸了摸鼻子,道:“那人与我认识,绝对不是坏人,这事顺利解决,说不定还是沾了他的光。”
负责张靖安全的暗卫名叫郭理,是王越弟子,也是姜述的师兄,名号挂在情报司,直接向姜述负责。郭理见关建要寻张靖,连忙拿着令牌上前,道:“有机密事情要见上官。”
应当说姜述穿越,影响了方方面面,无论大案小案都讲究证人证据。关建看了一圈,又去询问几名旁观者详情,心中大约有了底,让书吏依照众人描述画出当初图像,连同询问笔录一同让旁观者签字。
张靖担心熙倩再问漏了底,说到这里转个话题,道:“我看你观察力十分敏锐,若是进入情报系统,定www.hetushu.com是一把好手。”
张靖声色不露,笑道:“荀家大名鼎鼎,令校尉大人折腰,是我们的荀大小姐的身份不简单。”
张靖大略看了看,见数份证词皆有人签字画押,上面都有附图,基本将案发经过还原,张靖按实补充几句,又递给熙倩看了一遍。没有多久,熙倩看完,说没有异议,书吏递上笔录,让张靖、熙倩签上名字。
熙倩为人精细,张靖与关建耳语之时,她表面上漫不经心,实则十分注意两人举动,关建临行前行的这个军礼,让她感觉有些不正常,暗自猜测张靖身份应该不简单。
张靖笑道:“情报系统人员很杂,三教九流都有探子,怎会没有女子?”
熙倩注意力果然转移,好奇地问道:“情报系统有女人吗?”
说完,熙倩不等张靖回话,在树丛掩遮下,往后面一家铺面走去。张靖中午与凤舞单独谈话,http://www.hetushu.com对凤舞很有好感,好远望见凤舞身影,一颗心便砰砰直跳,像是魂儿被凤舞勾去,熙倩说了什么话,什么时候从身边离开,竟然毫未察觉。
关建心头疑绪更重,见张靖神色郑重,不似说笑,又扭头看郭理时,见郭理微微点了点头,又做了一个十分隐秘的动作,向上指了指天,关建见状忽然触及一事,心神俱震,朝着张靖点了点头,举步向郭理走去。
那边凤舞无意中瞧见张靖,不由面露喜色,迎着张靖小跑着过来。待到眼前,看清张靖身上沾有血迹,不由吓了一跳,上前扯住张靖,关切地问道:“你这是怎么了?没有受伤吧?”
张靖见凤舞说话时真情流露,不由有些感动,道:“谢谢你的关心,衣服上沾了些马血。下午没有课吗?你怎有时间过来?”
关建诸事处理完毕,便让部下撤了警戒线,喝道:“将甄若及车夫押去和_图_书衙门,马车及马尸也一并带去。”说完,不理甄若大叫大喊,向张靖两人行个军礼,大步流星离开现场。
关建眉头一皱,心道这两人真是不通情理,即使无错,也该等到案情处理完毕再走,冷声下令道:“将那两人追回来!”
郭理将关建拉到一旁,两人小声说了一会,关建擦擦额头上的汗珠,与郭理一同回到场上,拿着证词递给张靖,温言说道:“你们两人是当事人,看看当事者、旁观者所言有何遗漏之处?”
熙倩点了点头,忽然感觉不对头,疑惑地问道:“这些秘事向不外示,你怎么知道的?”
熙倩正要说话,见张靖愣愣地望着前方,顺着他的目光看时,却是凤舞站在国学大门前,正与站岗的士兵说着什么。熙倩毕竟是少女,单独与张靖约会有些害羞,不想让别人知道,小声说道:“师兄,马上就到国学门口,我去那边买点东西,有时间再有看你。”
熙倩摇手www.hetushu.com道:“你说的是两位娘娘,我说的是情报系统的属吏。”
张靖暗道这位少女真是不好对付,摸了摸鼻子,道:“我有位朋友的父亲在情报司,从他那里听说一些事情,只是些概况,详情我也不知。”
关建部下将张靖、熙倩带回现场,关建见两人如金童玉女,穿着国学弟子衣装,举止言谈不俗,走上前问道两人名字。张靖说出籍贯姓名,关建皱眉细思一会,未想出有什么特殊的来历背景。听到熙倩籍贯名字,立时便知是荀家女。关建在场中来回踱了几步,脑中思索处理方案时,张靖行到身旁,小声问道:“大人为何不见那人?”
熙倩展颜笑道:“我可没这么大面子,那位中年男子是谁?我们离校时他就跟在附近,事情发生前后,这人一直待在现场,不会是你的朋友吧。”
关建正在观察现场,见士兵拿着情报司令牌过来,说有人求见,有机密事情陈述。甄姜兼任情报司统领,hetushu.com关建以为来人是为甄家人撑腰,冷冷一笑,道:“案情简单明了,不需情报司插手。”说完,将令牌还给属下,自个儿又去辩认车轮痕迹。
向后走的路上,熙倩不经意的说道:“那位关校尉真有礼貌,临行还和我们行军礼。”
京城人自尊心最高,又好打抱不平,大齐重视法令,不怕牵连报复者不少,与后世人的冷漠大不一样,旁观者据实而言,并不理甄若的恐吓吓唬,诸人签字画押,证供很快充实完毕。
张靖往前走了十余步,这才发现熙倩不在身边,回头一看,见她已经往后走出好远。张靖待要喊时,望望那边的凤舞,又闭上了嘴,整理一下衣服,向着凤舞走去。
关建顺着张靖手指看时,正是方才持情报司令牌求见之人,不由狐疑地望向张靖,不明张靖这是何意。张靖又附耳说道:“大人还是见见此人好。”见关建脸色更是疑惑不解,忽然触起一事,小声说道:“此人与甄家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