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三国小驸马

作者:墨柱
三国小驸马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夺谪篇

第15章 胆大加上脸皮厚!

张靖并无惧色,道:“儿臣不敢说两位姨娘存心不良,但考虑事情要全面细致,既然想到事情存在隐患,最好的办法就是防患于未然。倘若情报系统负责兄弟姐妹的安危,不说两位姨娘心意如何,若是别人利用这一点发难,两位姨娘皆有皇子,如何能解释清楚?”
张靖见姜述杯中水不多,上前加满热水,一边忙活一边说道:“姨娘们也是关心则乱,如果重惩甄若,甄家人脸面大失不说,还会影响皇贵妃的威望。大哥威信很高,是否也会受到影响?娘娘们建言有情可原,建言的臣子不通律法还是居心叵测?”
张靖摸了摸鼻子,道:“司徒是皇族近支,又无子女,为人公正,品德高尚,事务也不是很多,可以为主。姜丁将军家生子出身,对父皇忠心耿耿,办事踏实,又领外城兵马,可以为副;司徒和姜丁将军忠心没有问题,但是智谋弱些,六师兄熟悉往常暗卫安排,心细如发,虑事周全,又多急智,三人m.hetushu•com相互弥补,可谓最佳组合。”
姜述抬眼看着张靖,道:“你以为当立何人为储君?”
姜述喝了一口茶,忽道:“我下旨让你归宗,可愿成为储君?”
张靖也不讳言,道:“那是当然。高高在上的君和匍匐在地的臣,是不同的两个概念,凡是皇子都会心动,对那些想借拥立之功欲得富贵的臣子更有吸引力。儿臣建言父皇,宜早立储君,断了某些人的念想为上。”
姜述眼露欣慰之色,笑道:“我想让你归宗,你却以黄巾少主自居,小小年纪便有明哲保身的念头,也算是黄巾一脉的福气。但若新君继位以后,让你去杀害你的兄弟,你该如何处理?”
姜述目光冷厉,缓缓说道:“莫非你认为两位姨娘存心不良,要对你们兄弟姐妹不利?!”
姜述满意地点点头,道:“近年长进确实不小,懂得举一反三了。立储之事还要缓缓,你大哥他们还未踏上仕途,只凭学和图书业优异看不出综合能力,未遇到挫折也看不出品行如何,若是立了储君,日后感觉能力品行不够,更换储君波折更大。”见张靖若有所思,姜述又问道:“你们兄弟见了我又敬又怕,不敢多说多问,为何你见了我没有惧意?”
张靖脸色如常,道:“大哥为皇长子,三哥为皇嫡子,学业优异,能力都好,只要多些历练,都会是一代英主。”
姜述沉默不语,暗思诸人立场,脸色逐渐发青,道:“靖儿方才提醒,我才注意这个情况,难道储君之位这么有诱惑力?”
姜述眼神一亮,目视张靖,生出考究之心,道:“为何?”
张靖摸了摸鼻子,脑子打了几个转,道:“兄弟们畏服君威,儿臣也一样,不过儿臣的胆子大些罢了。兄弟们有胆色的也不是我一个,但是心里多存着念想,想给父皇留个好印象,或能当上储君,或日后能谋个好差事,拘谨也在情理之中。儿臣上面有个好母亲,钱财够用,又有个好m•hetushu.com父亲,至少也能得个太平爵位,人生富贵儿臣都有了,还有什么念想?所谓无欲则刚,只想当个好儿子,所以心态平和,即使说错话,也就是挨几句训斥。总结起来,儿臣胆大加上脸皮厚而已。”
张靖摸了摸鼻子,借着这个空当,组织一下语言,道:“父皇致力追求法制治国,难道我犯法便要轻纵或是赦免?同样一个道理,我在国学隐姓埋名,甄若不知我的身份,否则怎有这么大的胆子?”
姜述点点头道:“所谓关心则乱,当初听说甄若对你行凶,又有不少人建言重惩,刚才还在思考这件事情。靖儿说的好,追求法制治国,就要王子犯法,与民同罪。只是……后妃也皆言应予重罚,若是如此处理,怕会引起后妃不满。”
姜述点点头,笑道:“这几年在国学长进不小,眼光也很独到,父皇依你建言,在宗正府下设立安全保卫司,专门负责近支皇族的安全问题。”稍微一顿,姜述又道:“你再说说如和*图*书何处理甄若一案?”
张靖略顿一下,道:“我是此案当事人,原本不该建言。父皇让我说我便说,大齐律法严谨,只须依律审案,何必小题大做?”
姜述双目凛然有威,盯着张靖看了一会,良久才道:“为何?”
张靖摸了摸鼻子,道:“父皇所言极是,儿臣武艺不错,有没有护卫关系不大。但兄弟姐妹在国学就读者不少,年纪小的武功还低,平常只派一名暗卫,遇到突发事件怕应付不了。儿臣认为应该加强护卫力量,以防不测。”
张靖坦然道:“情报机构是两位姨娘负责,宗正府和内府是皇家族人负责,立场不一样。”
张靖苦笑道:“消除威胁的办法有许多种,如何只选择这种方式?我会竭力保全兄弟的性命。我想父皇也不会选择这样的储君,连兄弟都容不得的人,如何容得下天下子民?”
姜述闻言,脸色缓和下来,道:“也有道理,情报机构担子不轻,但是此事关系重大,让谁负责好呢?”
姜述点头表示认可,和*图*书道:“所谓居安思危,这些年洛阳无大事发生,治安一直不错,你们都在校内居住,一些细节忽略了。这次事件已经让我警醒,我让情报机构研究方案,确保你们兄弟姐妹的安全。”
张靖摸了摸鼻子,心思急转,认定这是父皇试探之语,道:“若说对储君之位没有一点念想,那是骗人的鬼话。但我现在没有想通一个问题,争储怎能保全兄弟之义?若是一人上位,血流成河,这储君不当也罢,免得日后天天噩梦。我近期还在思考一个问题,我现在继承外祖父宗祀,就要承担起相应的责任,为了免除站队失误可能引发的灾祸,我向父皇郑重承诺,黄巾一脉绝不参与争储之事,无论何人担任储君,我们都是坚定的保皇派。”
姜述盯着张靖看了一会,道:“真无重惩甄若之意?”
张靖摸了摸鼻子,道:“儿臣以为此事不宜由情报机构负责,应由宗正或内府打理较为妥当。”
正在姜述斟酌之时,张靖道:“司徒姜战、六师兄和姜丁将军。”